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21 面對瘋子

七彎八拐,一路打聽“洪瘋子”的下落,短短的一截鄉村公路,因為太過破爛,足足開了一個小時才找到洪七的家。
  王蠢在路邊問一個務農的老伯,在老伯的指點之下,還在數百米之外,就看到了洪七的房子。
  洪七的房子不是紅磚瓦屋,遠遠看的時候,環繞在綠色的植物之中,還有一點意境,但車開到門口之后,王蠢呆呆的看著房屋,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紅磚瓦屋應該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修建,紅磚裸露在外面,青瓦已經變成了黑色,很多地方已經破落,露出了很多殘缺不全的地方。
  房屋收拾還算干凈,但是,因為收拾干凈,那修修補補衰敗破爛之象越發不堪。
  當車停在洪七屋前的時候,兩個老人和一個小女孩從屋里走了出來,小女孩藏在老人的身后,怯生生的偷看,而兩個老人臉上則是露出驚慌失措之色,顯然,他們認為洪七又在外面闖禍,找麻煩的上門了。
  “小朋友!”王蠢下車,把那洗干凈的喜洋洋布偶拿在手中,彎腰朝那藏在老人身后的小女孩招了招手。
  小女孩看了一眼,眼睛一亮,不過,她反而躲在了老人的身后,警惕的露出一只眼睛。
  “您好,我們是%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來看看洪七的。”王蠢知道小女孩認生,沒有強求,起身對兩個老人道。
  “我們沒錢……”那顫顫巍巍的老頭木訥的吐出了幾個字,而那老嫗則是緊張的抓著老人的胳膊。
  “你們放心,我們不是找洪七麻煩的,洪七也沒有欠我們的錢,我們只是來看看洪七,還有他的女兒。”
  “你們是領導嗎?”老人那原本木訥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倔強之色。
  “啊……不是……不是……”王蠢連連搖頭。
  “哪你們……”
  “老伯,我們真只是來看看的,想幫洪七治療治療,另外,我們希望洪七的女兒能夠讀書。”
  “讀書!”那小女孩子一下探出了腦袋,驚喜的看著王蠢。
  “是的,如果你愿意讀書,大哥哥可以隨時讓你去讀書。”王蠢肯定的點了點頭。
  “真的嗎?”小女孩興奮的站了出來,卻被那一臉提防的老嫗拉到了身后。
  “真的,要不,我們拉鉤!”王蠢微笑著蹲下,伸出自己的小指頭。
  “奶奶,我要讀書,我要讀書!”小女孩一臉乞求的看著老嫗,搖晃著老嫗的胳膊。
  老嫗的眼神有一絲動搖,然后,目光落到了老頭身上,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點了點頭。
  得到了老頭的同意之后,老嫗松開了小女孩。
  小女孩到底是小孩心性,聽到讀書,一下就忘記了提防陌生人,蹦蹦跳跳的跑到王蠢面前,伸出小指頭與王蠢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兩人勾住手之后,異口同聲道。
  “來,這是你喜洋洋,我幫你洗干凈了,還有這些,是我買給你的禮物,希望你喜歡。”
  王蠢把手中的喜洋洋遞給小女孩后,有接過何平手中大包大包的禮物,放在小女孩的胸前。
  “你為什么要送我禮物?”
  小女孩驚喜的結果王蠢遞給她的喜洋洋后,反而退了一步,看著地上幾大袋禮物,目光之中露出疑惑之色。
  “因為,我喜歡你。”王蠢微笑道。
  “但是……但是,我爸爸說,不能接受陌生人的禮物。”小女孩搖了搖頭,不停的看著那些禮物,心理似乎在激烈的斗爭。
  “你爸爸說的?”王蠢一愣。
  “是的,我爸爸可厲害了,什么都懂,他說,做人要有骨氣,廉者不受嗟來之食!”
  “你爸爸會教你識字嗎?”王蠢一臉驚訝,因為,小女孩子的話,已經不像是一個七歲孩子的話。
  “嗯。”
  “但是,你爸瘋了。”
  “不,我爸沒瘋,他只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世界。”
  “你怎么知道?”王蠢又是一愣。
  “他自己說的,他說,他腦瓜子經常會幻想一些武術,不受控制。”
  “是的,你爸爸是沉浸在幻想的世界之中不能自拔,但是,這也需要治療,你想你的爸爸變成一個正常人嗎?”
  “不想。”
  “啊……為什么?”王蠢目瞪口呆。
  “我爸爸告訴我,每次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就是不停的給他吃藥,讓他的腦瓜子變得更笨更蠢,所以,他不愿意治療。”
  “這樣啊……對了,你叫什么名字?”王蠢轉移話題。
  “我姓洪,名飛燕!馬踏飛燕的燕!”小女孩一本正經道。
  “好名字!”王蠢狠狠的點頭道:“洪飛燕小朋友,你爸爸在哪里?能夠帶我們看看嗎?”
  “當然可以,不過,你們不能露出同情的樣子。”洪飛燕抬頭看了一眼奶奶爺爺。
  “為什么?”王蠢突然發現,這小女孩子的智商非常之高,她能夠從爺爺奶奶臉上的表情做出決定。
  “我爸爸說,他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嗯嗯,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們不會同情他的。”王蠢一臉嚴肅的點頭同意。
  在洪飛燕和兩老的帶領之下,一行到了紅磚屋的當頭,當頭是一個用石棉瓦拖下去的豬圈,才靠近,就聞到了一股惡臭味。
  當王蠢走進去,整個人都石化了。
  這是一個十幾個平方的低矮豬圈,豬圈里面沒有養豬,在中間,有一個和水泥澆灌在一起的粗大鐵環,鐵環上面,是一根銹跡斑斑的鐵鏈,而鐵鏈鎖著的人,就是洪七。
  洪七躺在一堆干草上面,卷縮著身體,正睡得酣。
  “為什么要把他鎖在豬圈里面?”
  “他要砸房子里面的東西。”洪飛燕沖正在酣睡的洪七喊道:“爸爸,爸爸,有人來看你了。”
  “滾!”
  干草堆上的洪七翻了一下身,眼皮都沒有眨一下,直接就罵了一聲。
  “是我,洪七,我是打敗你的人,我姓王,名蠢!”
  “啊……蓉兒……是你!”洪七猛然翻身,一雙鋒利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王蠢,仿佛是一頭隨時暴起傷人的猛獸一般。
  “是我。”
  “你來干什么?嘲笑我嗎?”洪七一臉猙獰之色。
  “你很清楚?”王蠢一愣。
  “桀桀桀桀……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洪七發出一陣刺耳的怪笑聲。
  “你真瘋了。”王蠢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轉身朝外走去。
  “我沒瘋!”洪七歇斯底里的沖王蠢的背影大聲咆哮。
  “正常人會住在豬圈里面嗎?”王蠢冷哼一聲。
  “我……”
  “我知道你有骨氣,我知道你心比天高,但是,你命比紙薄!這是事實,我不會同情你,我只是替洪飛燕不值,她很聰明,她這個年齡,應該是坐在課堂上聽老師講課,應該是穿著暖和衣服,吃著可口的零食,而不是整天呆在家里拿著一個臟兮兮的喜洋洋!”
  “我用不著你教我做人!”洪七冷笑一聲,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戾氣。
  “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我教你做人又怎么了?我比你年輕,我比你有錢,最重要的是,我比你厲害,你自以為天下無敵,還不是被我打得鼻青臉腫!你在我眼里,算是什么東西?是個乞丐,是個瘋子,是一個可憐必有可恨之處的蠢貨,對于你這種人,我從來不會同情可憐,我只會厭惡,如果不是你的寶貝女兒用喜洋洋交換,我就打破你的腦袋了,在我眼里,你還不如一個臟兮兮的喜洋洋布偶!”王蠢冷哼一聲。
  “滾!”洪七仿佛被針刺一般,一雙眼睛里面射出野獸一般的光芒。
  “你有什么資格叫我滾,你是這間屋子的主人嗎?你為這個家庭做過貢獻嗎?你為洪飛燕提供了一個溫暖的環境嗎?你有權利叫我滾嗎?”
  “你……你……”洪七氣得渾身發抖。
  “洪七,看在洪飛燕小朋友的面子上,我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王蠢冷冷的看著洪七,一雙眼睛如同刀鋒,仿佛要刺穿洪七的五臟六腑一般。
  “我是洪七,洪七就是我,我命由我不由天!”洪七又是一陣刺耳的桀桀怪笑。
  “你要不要改過自新的機會對我不重要,我要的是洪飛燕!”
  “洪飛燕姓洪,是我洪七的女兒,誰也要不走她!”洪七的思維很清晰很頭條理,絲毫沒有神經病的樣子。
  “呵呵,你錯了,你是神經病,一個傻子,而你的父母已經老了,他們沒有能力撫養洪飛燕,我可以通過政府,通過慈善機構,通過法院,通過很多種方式讓你失去洪飛燕的撫養權,明天,你們就會收到法院的傳票,希望你能夠出庭……哦,差點忘記了,你是神經病,你都沒有資格站在法庭上和我對話。”王蠢一臉陰森森的笑容。
  “啊……”洪七一臉殺氣騰騰。
  “大哥哥,大哥哥,我不要跟你走,我不要!”洪飛燕淚水漣漣的搖晃著王蠢的胳膊。
  “洪飛燕,我知道你爸爸不是瘋子,但是,他的所作所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他只管自己開心,不管爺爺奶奶的死活,也不管你的未來,這種爸爸太自私了,你不能跟著他,要不然,你這輩子就毀了!”
  “大哥哥,我是不會離開我爸爸的!”洪飛燕跑到洪七的身邊,伸出小手,環抱住洪七的脖子,原本殺氣騰騰的洪七一雙眼睛立刻變得柔情似水,充滿了溺愛之意。
  “洪飛燕,不是我要帶你走,是你爸爸逼我帶你走的,如果他答應我的條件,我是不會帶你走的,而且,你還可以坐在課堂上課,每天還可以看到爸爸。”王蠢和顏悅色的看著洪飛燕。
  “你說這么多,不就是想幫我么,為什么?”洪七清明的目光盯著王蠢。
  “為了洪飛燕……”
  “開門見山的說吧!”洪七靜靜的看著王蠢。
  “好吧。”王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我小學畢業后,就輟學了,我從洪飛燕身上看到了我當年……當然,我的家庭環境要比洪飛燕好,至少,我小學畢業了,不愁吃喝,而洪飛燕,甚至于連小學都沒法進,現在正是讀書的年齡,如果錯過了,她這輩子就是個文盲……”
  “你同情我們。”洪七冷冷的看著王蠢,眼神如同毒蛇一般。
  “錯,我只同情洪飛燕,我不同情你,你是自作自受,活該被關在豬圈里面!不過,你卻連累了孩子。”
  “我……”
  “不用解釋什么,我沒有興趣聽你解釋,我只要結果,如果你不答應我的條件,明天法院里的傳票就會送你家里來,到時候,洪飛燕的爺爺奶奶作為她的監護人,會去法院的,我想,無論我最后結果怎么樣,洪飛燕都會離開這里,這是肯定的!”王蠢斬釘截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