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420 洪七的情況

“咚咚咚咚……”
  就在曹氏父女爭執之際,突然,門外傳來敲門聲,然后,門推開了一道縫,王蠢鬼鬼祟祟的朝里面瞅。
  “蠢哥,你來吃飯了!”曹酥酥頓時破涕為笑,
  “咳咳……不是,我的東西忘記在這里了……”
  王蠢干咳了兩下,推門進來,在他開始坐的椅子下面找出一個喜洋洋的布偶。王蠢走出酒店沒多遠,便想起了這喜洋洋的布偶,立刻趕了回來。當時,那糟老頭的女兒把喜洋洋遞給他的時候,那依依不舍的樣子,讓單親家庭長大的王蠢心碎,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王蠢才當眾許下諾言,要把喜洋洋洗干凈還給小女孩,而正是這個諾言,感動了體育館的數萬人。
  “送給我的嗎……”
  曹酥酥一臉驚喜之色,但是,當她的目光落到了王蠢手中的時候,喜滋滋的表情頓時變成了怒火,因為,王蠢手中的喜洋洋布偶臟兮兮,就像從垃圾堆里面找出來一般。
  “我先走了,你們聊。”王蠢見三人臉色都不好,不敢耽誤,連忙閃人。
  “王蠢!”曹酥酥終于忍不住爆發了。
  “啊……”
  “你昨天答應我的!”曹酥酥怒視著王蠢,一張沒有絲毫瑕疵的臉上通紅,仿佛彌漫著火云一般。
  “我……我……”
  “坐下吃飯!”曹酥酥惡狠狠的瞪了王蠢一眼,朝身邊的椅子拍了拍,“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絕不允許別人看不起你!”
  “……”
  王蠢知道今天這頓飯吃也要吃,不吃也要吃,要不然,以酥酥的火辣脾氣,恐怕會失去理智了。
  權衡得失之后,王蠢只好硬著頭皮坐在曹酥酥的身邊。此時,王蠢悔斷肝腸,早知道如此,應該等他們吃完飯再來拿這喜洋洋玩偶的,人家正在氣頭上,這不是送上門來找抽嗎!
  “服務員!”
  突然之間,曹酥酥似乎完全控制了場面,把服務員喊了進來,之前,服務員見一家人吵架,已經逃之夭夭回避了。
  曹酥酥似乎是要發泄一般,亂七八糟的點了一大桌子菜后,把服務員打發走了。
  “我們就四個人,太浪費了……”看著服務員不停的用平板電腦下單,王蠢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又不要你買單。”曹酥酥啐了王蠢一口。
  “……”
  王蠢只能閉嘴,老老實實的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他只是后悔為什么會傻逼的回來拿一個喜洋洋玩偶,但是,后悔又有什么意義呢!
  曹父一臉冰冷的看著曹酥酥,一言不語。
  而曹母則是一會看一眼曹父,一會看一眼曹酥酥,沒有誰比她更清楚兩父女的倔強性格了。
  很顯然,曹父是動怒了,而曹酥酥那大大咧咧控制全局的樣子則是心虛的表現……
  ……
  “酥酥,你爸喜歡喝魚湯。”
  “我已經點了。”
  “呵呵,還記得爸爸喜歡喝魚湯啊!”曹父怒極反笑,呵呵諷刺道。
  “爸,你看你,像個孩子一樣,一點肚量都沒有。”曹酥酥反唇相譏。
  “你……”曹父氣得七竅生煙。
  “爸,我給你點了最喜歡吃的醋泡花生米,你也不知道感謝感謝。”曹酥酥見風向不對,不敢得寸進尺,嘟嘴撒嬌。
  “哼!”曹父臉上的表情緩和了很多,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到王蠢身上的時候,又氣不打一處來,這家伙挑起了他們父女的矛盾,卻一副局外人的樣子閉目養神,那老神在在的樣子讓他恨不得走過去抽他幾耳光。
  曹酥酥插科打諢胡扯了一會之后,終于,熱氣騰騰的飯菜上了,然后,她主動向爸爸示好,不停的為曹父夾菜,這才讓曹父心情好了一點。
  當然,曹父也只是心情好了一點,因為,曹酥酥為王蠢夾的菜更多,更勤。
  更好曹父吐血的是,王蠢自始至終都埋著頭大吃,也不說話,曹酥酥為他夾菜,他也是一副來者不拒心安理得的樣子。
  曹母原本對曹酥酥和王蠢不滿,但是,此時為了避免兩父女水火不容,她也只能委曲求全,不停的活躍氣氛。
  和曹父一樣,曹母對王蠢的印象也差到了極點,因為,這家伙壓根就沒有想過緩和氣氛,只是埋頭大吃。
  當然,王蠢的感覺也不好,如坐針氈,如果不是為了曹酥酥,他早就直接閃人了。
  這頓飯可以說是王蠢這輩子最痛苦的一頓飯,堪比上次與蔡家的人見面……
  ……
  終于,一頓飯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開始聊到了酥酥果的事情。
  關于酥酥果的事情曹家其實早就決定了,主要是問了一些法律上的問題,并且,逼迫著王蠢又答應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
  讓曹父曹母欣慰的是,王蠢雖然態度“不好”,但也算是個識時務為俊杰的人,所有的要求都點頭答應。
  曹酥酥見父母壓榨王蠢卻又無能為力,只能一臉愧疚的看著王蠢,暗中想著法兒以后如何補償王蠢。
  其實,曹父曹母沒有想到,王蠢壓根就沒有把酥酥果這事兒放在心上。
  終于,熬到了散席。
  因為答應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彼此之間的感覺好多了,一番口是心非的客套之后,王蠢立馬閃人了。
  “蠢哥,對不起。”曹酥酥把王蠢一直送到酒店門口,一臉愧疚的拉著王蠢的胳膊。
  “沒事沒事。”
  “他們以前不是這樣子的……”
  “真沒事。”
  “蠢哥……這幾天,你別去我那里……我爸媽肯定會過去的……如果……如果被他們發現我們……”曹酥酥一臉羞紅。
  “嗯嗯,我記住了,等他們走了我再去。”看著曹酥酥那嬌羞的模樣,王蠢恨不得把她攬入懷里肆意輕薄,可惜,環境不允許。
  “嗯嗯。”
  “好了,你快點回去吧,不然,他們要懷疑了。”
  “好的。”聽到曹酥酥的話,王蠢突然有想吐血的沖動,都這樣子了,曹酥酥居然還想著隱瞞他們之間的曖昧關系,真是一朵奇葩啊!
  “走了。再見!”
  “再見!”
  曹酥酥目送著王蠢上了的士之后,這才返身走進酒店……
  ……
  王蠢離開酒店之后,立刻在附近找了一家干洗店,把喜洋洋的布偶放到干洗店干洗,叮囑要以最快的速度干洗烘干,并且留下了一張百元大鈔。
  “板凳哥。”離開干洗店之后,王蠢立刻給板凳撥打電話。
  “蠢哥。”
  “幫我到體育館的轄區派出所打聽一下今天鬧事的那個瘋子的家庭地址,要詳細一點,如果順利的話,給我安排一輛車,我在育才路xx干洗店等你們。”
  “好的,我馬上去辦。”
  掛斷電話之后,王蠢直奔最近的超市,為了那小女孩買了很多禮物,衣服鞋子亂七八糟的一大堆,因為不知道準確的尺碼,王蠢也只能大約加估計,特別是鞋子,一樣的干脆買三雙,總會有一雙能夠穿上的。
  除了穿的,吃的也買了不少。
  就在王蠢買東西的時候,板凳的電話來。
  “蠢哥,我們打聽到了。”
  “詳細情況怎么樣?”王蠢大喜,他想不到板凳的效率居然如此之高。
  “他姓洪,名七,三十七歲,住在獨家村,離C市大約四十公里左右……”
  “才三十七歲?”王蠢目瞪口呆。
  “是的,我開始也不信,但是,他的確只有三十七歲,那女孩子也是他的,才六歲。”
  “嗯,你快點過來,我在干洗店等你。今天還早,四十公里的路程也不遠,我過去看看。”
  “我們已經過來了。”
  “好好。”
  掛斷電話之后,王蠢胡亂又買了一些東西結賬之后,便趕往干洗店,等他趕到干洗店的時候,板凳和一個小混混開著一輛黑色的奔馳越野車已經等在干洗店外面了。
  小混混正是上次莫書記小舅子喊來的救兵,叫何平,看到王蠢提著大包小包出現后,何平立刻下車,殷勤的接過王蠢手中的東西。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個小時的時間,喜洋洋已經洗得干干凈凈,而且已經烘干了。
  對于一個干洗店來說,洗個玩偶最多也就是十幾元錢的事情,一百元,都可以買到一個全新的喜洋洋玩偶而綽綽有余。
  一路上,板凳介紹洪七的情況,因為時間倉促,板凳打聽到的消息也不是很全面,不過,這足以讓王蠢對洪七家庭有了一個直觀的了解。
  洪七二十九歲的時候結婚,在鄉下來說,這種年齡結婚已經算是很晚了。
  據說,洪七在結婚之前就癡迷無數,經常為了一個武術動作而呆想數天,在他三十一歲的時候生下了女兒之后,因為對武術的過度癡迷引發了精神疾病,經常在周圍尋畔滋事,其武功高強,傷人后要賠錢,原本貧寒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其妻子在女兒二歲多的時候就拋下父女跑了,至今了無音信,而洪七的女兒,則是由爺爺和奶奶撫養,因為家庭貧寒,已經滿了六歲的小女孩目前還沒有上一天幼兒園,讀一天書……
  ……
  聽著洪七和他女兒的遭遇,王蠢心情莫名的沉重,感覺就像一塊千斤巨石壓在心臟上。
  一路沉默。
  開了半個小時之后,就到了一片丘陵地帶。
  王蠢自幼在C市長大,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他根本無法想象市區四十公里之外居然會有如此破爛的鄉村公路。
  公路上坑坑洼洼,已經有十來天沒有下雨了,但是,有些地方居然還有很深的水洼,就像魚塘一般。
  萬幸是開的一輛奔馳越野車,要不然,這路況,根本就沒法開車。
  想到市區的路還好好的就挖了修,修了挖,今天埋水管挖,明天埋電纜挖,后天埋天然氣管道挖,完好的水泥路換瀝青路,反觀這慘不忍睹的泥濘鄉村公路卻無人問津,王蠢就莫名的憤怒,憤怒之后,又是一陣無奈……【新的一年,祝大家心想事成,順便求幾張月票,謝謝!】
  ……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