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417 野性與文明的對撞

“黃蓉是女的,而我是男人,所以,我不是你的土地蓉兒。”王蠢靜靜的看著糟老頭。
  “什么?!”
  糟老頭怒發沖冠,一雙小眼睛兇光四射。
  “我不是你的徒兒,你的徒兒是女人,而我是男人!”王蠢一字一頓,在這偌大的體育館,如同鐘聲一般,充滿了穿透力。
  “昨天你明明是我的徒兒,今天為什么不是了?蓉兒,是不是……”
  “昨天是我騙你的。”王蠢淡定從容。
  此時,擂臺下面成千上萬雙目光看著王蠢,他們發現,今天的王蠢和昨天的王蠢判若兩人。
  如果說昨天的王蠢行徑有些卑劣無恥,那么,今天的王蠢則是光明正大坦坦蕩蕩,當然,讓人感覺不一樣的并不只是王蠢光明正大的態度,而是不怒自威的儀表。
  王蠢在地球上雖然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是,他在異空間可是千千萬萬野蠻人的黑暗之神,他走到哪里,都會有無數的野蠻人跪拜,在這種氛圍之下,王蠢有意無意之間,氣質已經發生了變化,舉手投足之間,隱隱露出上位者的氣勢。
  吳雄皺眉看著王蠢,他總感覺有點不妥,他對王蠢算是比較熟悉的人,因為,從王蠢一開始與禽獸和柳大五虎發生矛盾,他就開始關注王蠢,而現在,王蠢似乎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正所謂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會變,但其本質是不會變的,問題是,王蠢的內在氣質,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漢朝也是饒有興趣的看著王蠢。
  對于王蠢的表現,王漢朝并不覺得太意外,因為,當初他去血族古堡搶該隱左手的時候,就見識過王蠢的厲害,要知道,他當時可是被血族親王格殺當場,而王蠢則是逃走了。
  只從上次的血族古堡遇上王蠢之后,王漢朝一直認為王蠢是在扮豬吃老虎,王漢朝并不知道,王蠢只是走狗屎運,恰好碰上了數百年一遇的最佳修煉時間,要不然,王蠢早就在血族古堡中死于非命。
  當然,沒有數百年一遇的最佳修煉時間,以王蠢的性格,也不會去血族古堡涉險,如果有非去不可的理由,王蠢也會尋找其它的方式解決問題,因為,他是個怕死的人。
  “你騙我?”
  “是的,很抱歉,我騙了你,我向你道歉。”王蠢很鄭重的向糟老頭鞠躬道歉。
  “我最恨別人騙我了!”糟老頭咬牙切齒,一雙小眼睛里面仿佛冒出怒火一般。
  “我最喜歡騙人!”王蠢目光盯著那雙仿佛燃燒起來的目光,從容不迫。
  “啊啊啊啊啊……我要殺了你!”糟老頭猛然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咆哮,和身向王蠢撲了過來。
  眼見糟老頭撲過來,王蠢一聲暴喝,先下手為強,一拳向糟老頭迎面擊去。
  讓王蠢意外的是,糟老頭看起來胡亂的架勢,此時居然一變,立即出右掌向左、向上攔切截擊王蠢的拳頭。
  “迎風穿袖!”
  幾乎是同時,擂臺下面傳來異口同聲的驚呼聲。
  稍微有點武術常識的人都認識這一招“迎風穿袖”,因為,這是太極拳里面非常有名的一招。
  因為太極拳已經淪落為了老人養生拳,所以,這些實戰的拳術,也成為了一種公園鍛煉身體的套路,很多人都認識,只是,沒有人想到會用來實戰,當糟老頭使用出來,人們本能的喊了出來。
  這電光火石之間,擂臺下面的人都是一臉震撼之色,因為,這糟老頭把迎風穿袖這一招使用得恰到好處,沒有絲毫的生硬,最重要的是,它的確化解了王蠢那剛猛之至的一拳。
  高來全和東門的竹竿都互相看了一眼,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慚愧之色,他們畢生修煉太極拳,但是,在實戰的時候,還不如一個神經病得心應手,這讓兩人唏噓不已。
  王蠢一拳無功而返,連忙疾退,就在此時,那糟老頭一個箭步跨上,在地上拍了一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
  “赴步拍掌!”
  擂臺下面又是一陣驚呼,旋即,又是一陣笑聲,高來全和東門的竹竿也是會心一笑。
  這赴步拍掌可是太極拳里面極為實用的一招。
  在古代,一些鏢頭在保鏢的時候,最擅長用這一招了,遇到打劫的匪徒,一個赴步拍掌的動作,先聲奪人,然后,在地上抓一把沙土灰塵什么的,迎面撒過去,敵人中招之后,立刻沖上去一頓亂拳打倒在地上。
  赴步拍掌這一招只能在古代用,因為,古代到處都是沙土地,隨便一抓都是東西,而在現代,到處都是水泥地瀝青路面,這一招已經失去了實戰意義,最多也就是嚇唬嚇唬人。
  不過,一些武林人物仍然忍不住贊嘆有加,因為,那一招迎風穿袖之后,再來這么一招赴步拍掌,在此時絕對是神來之筆,如果沒有千錘百煉,這動作不可能用得如此嫻熟。
  王蠢再退!
  那糟老頭在地上抓了一把朝王蠢揮去,然后,就靜等王蠢倒下,然后再沖上去一頓老拳,但結果是,那巨大聲音的一掌把王蠢嚇了一跳,見糟老頭突然停住身體,正呆呆的看著他。
  “你為什么不倒?”糟老頭大吃一驚的看著王蠢。
  “我為什么要倒?”王蠢一臉莫名其妙。
  擂臺下面,不明就里的觀眾們都是一臉呆滯的看著擂臺上面,他們都不知道兩人在干什么。
  當然,一些明白赴步拍掌那個動作的高手們,一個個捧腹大笑,笑得臉上的肌肉都變形了。
  一向嚴肅的高來全大師和東門的竹竿因為強忍笑意,臉上就像抽風一般的抖動。
  看來,這糟老頭腦子真是有些毛病。
  “奇怪,再來!”
  糟老頭一臉疑惑的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朝手掌吐了一口吐沫,原地震右腳,左腿屈膝向左側上步,右腿伸直成左弓步,兩拳自腰間,同時候雙拳朝王蠢沖過去……
  ……
  “當頭炮猛-撞雙拳!”少林寺的一個大和尚一聲驚呼。
  少林寺的大和尚驚呼還沒有落音,糟老頭那枯瘦的身體打出了一套簡潔、粗壯、剛猛、連貫的拳法。
  “封喉勢截手鎖喉,窩心腳直踹心窩,硬拉弓馬步側擊,連珠炮急打三拳……”少林大和尚一臉呆滯的喃喃自語。
  糟老頭就像有魔力一般,吸引了所有高手的目光,因為,他不僅僅是用太極拳和少林武功,還有散打泰拳什么的亂七八糟。
  讓人們奇怪的是,這糟老頭拳法雖然是亂七八糟,卻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剛猛的與陰柔的變化如同行云流水,沒有絲毫的阻滯。
  最為難得的是,這些平時人們掛在嘴上的招式,他都一一用在了實戰上面。
  昨天糟老頭也曾經和武林人物動過手,他雖然贏了,但是,當時他不沒有現在這么生猛。
  今天的糟老頭,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當然,這只是大部分的想法,真正的高手,已經看出了端倪,很多人臉上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昨天糟老頭沒有露出真功夫的主要原因是上臺和他較量的人都不堪一擊,和他根本不是一個級別,而今天,糟老頭的對手變成了王蠢,他的戰術也變了……
  ……
  懂得一點武術的人都把目光落在了糟老頭身上,驚為天人,而真正的高手,則把目光落在了王蠢身上。
  在層出不窮的殺招面前,王蠢看起來很從容,但是,仔細看,會發現,他從容的只是表情,他的反擊的動作卻是非常兇悍,充滿了一種原始的野性。
  正是因為王蠢的狂野戰斗方式,讓糟老頭不得不頻繁的換拳法來對付王蠢。
  毫無疑問,糟老頭是個高手中的高手,他融合各家之所長來對付王蠢那充滿了原始野性的兇猛戰斗方式。
  逐漸,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蠢的身上。
  如果說糟老頭和昨天比起來完全是兩個人,那么,王蠢的變化更大,他的動作狂野快捷,幾乎沒有套路,完全是靠速度和兇悍的力量來逼迫糟老頭不停的換招。
  剛猛!
  迅速!
  快捷!
  狂野!
  ……
  王蠢的戰斗方式和糟老頭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一個是有著淵博的搏擊技巧,一個有著豐富的戰斗經驗。
  王蠢所使用的招式,都是從異空間學習和實戰所獲得的經驗,而糟老頭則是無數武術大家千百年來的智慧結晶,理論上來說,這是野蠻與文明的對撞,但是,武術的本質就是戰斗,而戰斗意味著血腥,自然也就談不上文明。
  事實上,糟老頭所使用的功夫,都是歷代無數士兵在戰場上用生命所獲得的寶貴經驗,然后,由一些專業的宗師錘煉出來的招式,這些招式,通常是無懈可擊,而王蠢的招式,完全是**裸的殺戮,每一招都有摧枯拉朽玉石俱焚的豪邁之勢。
  兩者之間,談不上誰更強,但是,不得不說的是,現代武術已經不是用來殺死敵人,更多的時候,是自保,而王蠢的技巧,主要是殺敵,他的每一招,都在異空間殺死個不計其數的狼人,已經用狼人的生命反復驗證過……
  ……
  兩人的戰斗控制了整個體育館的氣氛,沒有人喊叫,沒有人喝彩,幾乎是所有的人都盡量的屏住呼吸,看著兩人戰斗。
  擂臺上面,兩人肢體接觸時候,不停發出的悶響令人心悸。
  人們發現,無論是王蠢還是那瘦弱的糟老頭,兩人的力量都大得驚人,那堅固的擂臺在他們腳下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驚心動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