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09 猛獸兵團

狼子是狼王所有的希望,因為,他和其他的狼人不一樣,他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晉級為高級狼人,光是這種成就,就超過了狼王。
  狼子是狼人種族基因發生改變的一代,他們比老一代狼人更聰明。
  就如同野蠻人九殿一樣的精神力高手一樣,像狼子這樣因為基因突變而進化的狼人數量并不是很多,不過,這數量并不多的高級狼人,卻足以改變整個狼人種族。
  如果狼王之子不死,毫無疑問,他將是下一任狼王,而現在,狼王的夢想破滅了……
  ……
  綜合各路情報顯示,狼王很快就知道了是誰殺死了狼子。
  想到王蠢,狼王摸著一下斷腿,臉上的仇恨之色更甚,沒有人能夠感受到狼王那種被鎖在石頭上吃骨頭的屈辱。
  王蠢不知道他殺死的那個高級狼人乃是狼王之子,此時,他還在挖空心思的想著如何保護狼人。
  此時,要想回到野蠻人部落搬救兵顯然是來不及了。
  要想給狼人一個教訓,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狼人那片營地燃燒起來。現在,王蠢為了報仇,可沒有想到污染環境這么高的覺悟。
  上一次打敗狼人,也是靠縱火火燒連營,這一次,王蠢理所當然的想到了用火燒。
  無論是狼人還是野蠻人,他們在搭建居住地的時候,總是習慣混居在一起,顯然,他們的腦袋里面,還沒有意識到防火。
  其實,王蠢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因為,他一個人勢單力薄,要想對整個狼人種族造成打擊,也只有火攻,沒有選擇。
  不過,和上次比起來,這一次要想火攻可沒那么簡單,因為,上次他可是率領了五百野蠻人的精銳縱火,做了精心的準備工作,用了侵泡動物油的火箭,而這次,不僅僅是沒有了五百野蠻人精銳,也沒有縱火的物資,哪怕是有,他一個人也干不出什么大事來。
  燒營地顯然不可能了,恐怕還沒有開始點火,就被層層疊疊的狼人包圍了。
  王蠢把目光落在了遠方的森林,森林之中,是不計其數的野蠻人正在砍伐樹木,制-作木排……
  ……
  如果燒了那片森林,不僅僅是有可能讓狼人的營地禍及池魚,最主要的是,可以燒毀狼人的資源。
  沒有了那片森林資源,狼人要想度過這雄奇險峻的海峽就困難多了。
  現在問題來了。
  如何突防那片荒原進入森林縱火?
  如果王蠢有時間的話,他可以多費點功夫,繞個大圈子繞到森林那一邊,問題是,他到異空間已經超過了二十天,達到了二十三天,這已經超過了他的底線,而且,他從這里趕到小黑的巢穴,哪怕是騎著鎧甲龍沿著刀刃峰狂奔,也要超過一天的時間。
  怎么辦?
  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騎著鎧甲龍直接沖入狼人的營地,只是,王蠢可不是鎧甲龍,他的身體還沒有達到刀槍不入的境界,根本無法應付如同飛蝗一般的利箭。
  驅鬼獸!
  突然,王蠢想到了驅鬼獸。
  和笨拙的鎧甲龍比起來,驅鬼獸要靈活得多,如果驅使著數十頭驅鬼獸作為先鋒沖破狼人的營地,擾亂狼人軍心,然后騎著鎧甲龍一路長驅直入,深入到森林之后,便可以縱火了。
  王蠢發現,只從有了鎧甲龍之后,他居然忽略了驅鬼獸,其實,和鎧甲龍比起來,驅鬼獸更好用一些,畢竟,它們都可以用符箓來召喚。
  至今,王蠢還無法理解為什么符箓能夠召喚驅鬼獸,也不明白在地球時候每次召喚驅鬼獸都是小黑出現。
  似乎,小黑與普通的驅鬼獸有些不一樣,不過,具體那里不一樣,王蠢卻說不出所以然來。
  決定之后,王蠢開始召喚驅鬼獸。
  在等待驅鬼獸的時候,王蠢砍了一些木材制-作了一副最原始的鎧甲和一塊木盾。
  當王蠢穿上木質鎧甲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只縮在龜殼里面的大烏龜。
  “奶奶的,下次一定要記住,讓野蠻人打造一副頂尖級的鎧甲。”穿上木質鎧甲之后,哀嚎不止的王蠢后悔不及。
  其實,野蠻人為王蠢打造了很多各式戰甲,因為王蠢要實戰修煉,加上嫌棄其笨重穿戴麻煩,便沒有帶上,此時想起,已經是后悔莫及了。
  說到戰甲,讓王蠢想起一個狂熱的野蠻人用石頭打磨的戰甲,雕工極為精湛,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石甲的重量恐怕超過了兩百斤,如果穿在身上,別說戰斗,壓也要被壓死……
  ……
  王蠢不止一次想過把那精美的石甲帶回地球,但想到實在是太沉重了,萬一因為攜帶的重量太大而迷失在穿越的時空里面,那可就真是得不償失了,最后,只能忍痛放棄。
  一切準備就緒之后,數十頭驅鬼獸也到齊了,黑壓壓的一大片。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異世界,王蠢用無上仙道的咒語召喚驅鬼獸都是就近,召喚,而不是以前召喚過的驅鬼獸。似乎,除了小黑能夠反復召喚之外,其它的驅鬼獸并不受限制。
  “黑暗之神,萬古流芳!”
  騎在鎧甲龍身上的王蠢一聲令下,數十頭驅鬼獸形成野獸兵團,從刀刃峰上狂奔而下,如同一道黑色的洪流,掀起漫天的灰塵,一時間,飛沙走石,風云變色。
  數十頭驅鬼獸突然從刀刃峰一側沖下去,原本埋伏在刀刃峰上的狼人還來不及反應,驅鬼獸已經以勢不可擋的沖鋒了下去,騎著鎧甲龍的王蠢緊跟其后,高高的站在鎧甲龍背上,意氣風發,仿佛指揮著千軍萬馬一般。
  驅鬼獸雖然沒有鎧甲龍龐大,但對于狼人來說,它們的體型也是極為龐大,從刀刃峰上沖刺下去,一下就讓狼人的營地亂成一團。
  當然,首先亂的并不是狼人,而是比狼人數量多得多的野蠻人。
  和刀刃峰的野蠻人比起來,被狼人奴役的野蠻人智商都很低,當他們看到驅鬼獸轟隆隆的撲過來,立刻四處奔逃,而這種奔逃如同雪崩一般,把狼人的陣腳也搞亂了。
  一個野蠻人動蕩不要緊,如果所有的野蠻人都動蕩的話,狼人根本無法駕馭……
  ……
  “殺殺殺!”
  “殺殺!”
  ……
  眼看著狼人營地炸開了鍋,王蠢哈哈大笑,一路勢如破竹,長驅直入。
  沿途,雖然有狼人不停的射擊王蠢,但是,如同穿著龜殼的王蠢基本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黑暗之神,壽與天齊!”
  “黑暗之神,壽與天齊!”
  ……
  王蠢囂張至極,站在鎧甲龍上哈哈大笑,小人得志之像畢露無疑。
  “嗖嗖……”
  “嗖嗖……”
  ……
  眼看離森林越來越近,狼人們終于反應了過來,開始圍追堵截,漫天的箭雨落在驅鬼獸獸群,有些兇悍的狼人,甚至于直接沖進驅鬼獸獸群近身格斗。
  驅鬼獸雖然皮躁肉厚,但是,因為如同蝗蟲一般的利箭實在是太多了,開始有驅鬼獸受傷,甚至于有一頭驅鬼獸被射中了眼睛,一跤摔倒在地上,立刻被一擁而上的狼人剁為肉泥。
  “去!”
  為了避免驅鬼獸不必要的傷亡,王蠢下令驅鬼獸撤離。事實上,此時驅鬼獸留在這里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
  得到了王蠢的號令之后,驅鬼獸紛紛消失在森林之中。
  “吼吼吼吼吼……”
  就在王蠢剛讓驅鬼獸離開的時候,突然,背后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回頭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只見背后數百米之外,那只剩下一條腿的狼王狂奔而來,在狼王的身后,是上千體格強健的狼人,如同潮水一般。
  狼王雖然只剩下一條腿,但是,彈跳能力依然驚人,每一次躍起都是數米之高,風馳電掣,氣勢駭人。
  如果僅僅只是狼王,王蠢也不懼,問題是,此時狼王身后還跟隨著上千的狼人勇士。
  蟻多咬死象,鎧甲龍雖然所向披靡,但是,如果真陷入了狼人的潮水之中,也是扛不住的。
  王蠢還記得當初鎧甲龍可是被一群小恐龍圍住,差點被小恐龍生吞活剝,而這些狼人,比起那些小恐龍可怕多了,何況,他們手中還有遠程攻擊利器——弓箭。
  因為弓箭手的攻擊,王蠢穿的木質甲胄已經變成了刺猬,在這殺戮的戰場之上,莫名的,王蠢想起了“草船借箭”,不過,諸葛亮借箭用的是草船,而王蠢這借箭用的是身體。
  “快跑!”
  王蠢打了個冷戰,連忙示意鎧甲龍快跑進森林。
  當王蠢腦袋往前轉動之間,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此時,因為驅鬼獸的離開,狼人們已經完全反應了過來,狼人從四面八方沖過來,他雖然騎著巨無霸的鎧甲龍,但是,依然有一種在驚濤駭浪之中搖搖欲墜的感覺……
  ……
  或許是因為狼人反應過來,或許是因為有狼王在,原本亡命逃竄的狼人們開始悍不畏死的撲向鎧甲龍,哪怕是飛蛾撲火,也是在所不惜。
  面對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攔截,縱然是重達數十噸的鎧甲龍,速度也慢了下來。
  對于王蠢來說,速度慢下來是致命的。
  不計其數的狼人利用驚人的彈跳能力襲擊王蠢,王蠢拿著長刀疲于奔命,更要命的是,因為王蠢身穿著“忍者神龜”的木質甲胄,影響了肢體反應,格外的笨拙,只是數息之間,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傷口。
  “不行,如果再這樣拖延下去,可就真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王蠢看了一眼后面越來越近的狼王,猛然一咬牙,從鎧甲龍上面躍了下來。
  此時,鎧甲龍對于王蠢來說已經成為了一種負擔,因為,它的目標實在是太龐大了。
  不得不說,離開鎧甲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王蠢示意鎧甲龍離開,狂奔的鎧甲龍對狼人造成了巨大的傷亡,但因為狼人的目標是王蠢,所以,沒有狼人愿意用生命攔截重達數十噸的鎧甲龍,鎧甲龍有驚無險的離開了戰場。
  “破!”
  跳下地面的王蠢一聲暴喝,身上插滿了利箭的木質鎧甲被靈氣震為無所的碎片。
  “殺!”
  震裂了笨拙厚重的木質盾牌之后,王蠢如同脫枷的老虎,一把長刀在空中如同閃電一般掠過。
  此時,為了活命,王蠢也顧不上保留實力了,催動靈氣,整個人完全沉浸在了戰斗狀態,狂野的原始本性在此時也被發揮得淋漓盡致。
  道道刀光閃爍,一具一具狼人的尸體倒下。
  王蠢拼命地朝森林的方向逃走,而身后,狼王的身影也越來越近了。
  王蠢很清楚,只要讓狼王靠近,他就別想逃走了。
  狼王雖然斷了一條腿,但是,其兇悍的戰斗力及其凝聚力,足以把他留在這里碎尸萬段……r1058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