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408 高級狼人

荒野之中,陷入了一陣的極度的安靜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這是耐力和意志力的較量,這是生與死的較量!
  王蠢已經完全屏住了呼吸,他并不知道狼人發現了他的位置沒有,但是,他要搏一搏。
  王蠢不僅僅是屏住呼吸實際上,他已經收斂了所有的氣息,他相信,只要他不動,狼人是不可能發現他的具體位置,他要給狼人造成一種錯覺,覺得他已經悄然遠遁了。
  哪怕是不能讓狼人產生錯覺,也要讓狼人感到疑惑,只要狼人靠近,他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擊即中……
  ……
  因為要屏住氣息,無法用鼻子呼吸,王蠢不停的催動靈氣來維持身體機能的運轉。
  萬籟俱靜。
  狼人在數十米開外,他在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身體,不時前進,又不時后退,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好聰明的狼人。”
  王蠢發現,這狼人的智商遠超普通狼人,因為,他不僅僅會故意扔石頭來探路,而且,他還擁有其他狼人沒有的寶貴耐心。
  通過數次的交鋒,王蠢對狼人這個種族,已經有了一個長足的認識,他們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嗜血,殘暴,沒有耐心,富有冒險精神。在過去的幾天,王蠢能夠不停的反復找到狼人修煉,其主要原因是因為狼人上述的缺陷作祟,他們總會抱著“不見棺材不落淚”的精神飛蛾撲火,最終成為了王蠢手下亡魂,成就了王蠢恐怖的戰斗力,喚醒了他的第六感。
  而現在這個狼人,卻極為穩健,一點風險都不肯冒,這顯得很不正常。
  正是因為不正常,王蠢才堅定了殺死對方的決心。
  無論是狼人還是王蠢都沒有想到的是,這種潛伏,居然過了十一個小時,在這十一個小時的時間里面,王蠢自始至終都是紋絲不動,如同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
  慢慢的,慢慢的,王蠢感覺到了狼人變得焦躁起來,他開始圍繞著王蠢潛伏的地方轉圈圈,一點一點的靠近,偶爾會突然后退數十米,然后再一次一點一點的靠近,如此反復數十次……
  ……
  “奶奶的,浪費我的時間!”
  卷縮在石頭縫里面的王蠢暗中破口大罵,恨不得沖出來把那狼人挫骨揚灰,但是,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很清楚,在這種環境之下,只要他暴露身體,那狼人立刻就會逃之夭夭,到時候,要想再讓狼人上當就不可能了。
  又過了兩過小時。
  在不知不覺中,王蠢與狼人膠著在一起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十三個小時,此時王蠢已經是心急如焚,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會為了一個狼人耗費如此漫長的時間。
  意志力的較量已經達到了臨界點,王蠢能夠感應到那狼人越來越躁動不安。
  “這廝估計以為我早就走了吧,如果我突然冒頭,他會不會嚇得一跳?”王蠢壓制住焦躁不安的心,自娛自樂的嘿嘿暗笑。
  王蠢的阿q精神在此時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要知道,王蠢也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不過,他有一個強項就是能夠讓這種乏味的戰斗方式變得有趣,他會反復的幻想著狼人的心理活動,這種自娛自樂的方式讓王蠢能夠支持得更久。
  甚至于,王蠢開始計算身邊巖石的重量,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繁復龐大的計算過程……
  十四個小時!
  終于,那焦躁不安的狼人失去了耐心,正如王蠢所推測的那樣,他懷疑王蠢已經遠遁了,而他還傻兮兮的守候在這里。
  荒原上和風習習,開始緊張的氣息早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得一干二凈,周圍蚊蠅飛舞,一派祥和。
  二千三百噸!
  當狼人躡手躡腳靠近的時候,王蠢終于計算出了身邊巖石的重量,當然,這重量準不準確,王蠢就不負責了。
  狼人開始在王蠢潛伏的范圍內小心翼翼的搜索。
  或許是因為漫長的時間讓狼人身心有些疲憊,或許是因為沒有發現讓狼人的警戒變得松懈,總之,狼人雖然是如履薄冰,但與一開始比起來,動作和反應明顯遲滯了很多,沒有了開始絲毫風吹草動便遠遁的敏捷。
  三十米!
  二十五米!
  十米!
  五米!
  ……
  就在狼人繞過一塊石頭的時候,王蠢出手了,他手中的長刀,就像幽靈一般刺入了狼人的胸腔。
  狼人一臉呆滯,一雙不可思議的目光盯著王蠢。
  人類!
  看著眼前和地球人一模一樣的人類,王蠢大吃一驚,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跟蹤他的人會是人類。
  不!
  不是人類!
  立刻,王蠢就否決了自己的想法,因為,這個人類除了樣子和地球人類一樣身體上沒有什么毛之外,基本上還是與狼人差不多,特別是手足,有著非常明顯的狼人特征,其原始的氣息也是畢露無疑。
  難道這是進化了的高級狼人?
  “嗷嗚……”
  就在王蠢呆滯之際,那被長刀洞穿了心臟的狼人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一雙強勁有力的腿猛然在地上一蹬,身體居然倒飛而起,因為其身體倒飛,王蠢手中的長刀居然抽了出來,狼人胸口噴出大量的鮮血,不過,這并不影響狼人的動作,落地之后,立刻狂奔。
  “去死!”
  眼看狼人遠遁,花了十四個小時守株待兔的王蠢自然不甘,想也沒有想,一聲暴喝,氣運丹田,手中的長刀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射向狼人的背心。
  “嗤!”
  一聲悶響,鋒利的長刀夾帶著狂野的沖擊力量,居然透過背心,從胸口飛了出來射向前方,在長刀的周圍,是被雄渾力量絞碎的內臟血肉。
  “撲通”
  狼人摔倒在了地上,四肢動了幾動,便沒有了聲息。
  王蠢撿回長刀,在經過狼人尸體的時候,背脊突然一陣發寒,因為,他看到,狼人那與人類差不多的肌膚已經覆蓋了一層毛發,而且,其傷口正在緩慢的愈合,說是緩慢,其實并不緩慢,因為,肉眼能夠看到的愈合速度都不能用緩慢來形容。
  “刷!”
  王蠢毫不考慮,手中的長刀在空中掠過一道光影,狼人那碩大的腦袋立刻飛起,與此同時,那原本正在愈合的身體也停止了愈合。
  “奶奶的,還真以為你是殺不死的小強!”
  王蠢得意洋洋的把長刀在狼人的身體上擦拭干凈,然后,從巖石縫隙里面取出自己的行禮大步上路。
  剛才,王蠢能夠一擊即中,主要是行禮散發的氣息起到的迷惑作用。
  王蠢知道狼人的嗅覺相當敏銳,所以,他把行禮與自己分開,讓行禮與自己躲藏的地點處于兩個死角,只要狼人靠近行李,他就可以雷霆一擊。
  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其實,剛才長達十幾個小時的伏擊,不僅僅是一場意志力和耐力的較量,也包含著很多智慧,譬如,王蠢為了尋找合適的伏擊地點,沿途不停的計算著一些巖石的視線角度,他要考慮方位,避免讓自己陷入絕境,還要考慮風向,避免讓嗅覺敏銳的狼人察覺具體位置,最重要的是,他還要讓狼人在靠近他的時候,沒有第二條路選擇……
  毫無疑問,王蠢已經成功了。
  不過,王蠢并不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因為這個高級狼人的出現,王蠢覺得這荒原上太過危險了,決定上刀刃峰上去。
  刀刃峰雖然也是危機四伏,但是,因為有鎧甲龍,那些危險都可以無視,而且,刀刃峰的視線非常開闊,對王蠢有利。
  鎧甲龍在黑暗世界并不是頂尖級的獵食者,不過,哪怕是頂尖級的獵食者,也不會把鎧甲龍這種強大的生物放在自己的菜譜里面,和鎧甲龍在一起,安全是有保證的。
  其實,別說是鎧甲龍,哪怕是驅鬼獸那樣的動物,都能夠為王蠢提供安全保障。
  鎧甲龍、驅鬼獸這樣的猛獸,在黑暗世界類似于地球非洲大草原的獅子老虎豺狼之類的存在,什么狗熊大象鱷魚都有可能打敗它們,但是,沒有誰會去主動挑釁它們。
  在黑暗世界,強大的生物都有自己固定的菜譜,除非是餓極了,通常是不會為了一頓不好吃的晚餐而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一頭比鎧甲龍更兇猛的食肉動物殺死了鎧甲龍之后,它有很大的幾率受傷,而在黑暗世界,受傷很可能就意味著生命的終結,任何一頭動物,都不愿意冒這樣的風險,就像獅子不會捕獵豺狼一樣的道理……
  ……
  當王蠢爬上刀刃峰后,身軀龐大的鎧甲龍便屁股顛顛的跑了過來。
  一番親昵之后,一人一獸繼續向東進發。
  第二十三天的時候,一人一獸終于到達了那風高浪急雄奇險峻的海峽。
  眼前的一幕,讓站在刀刃峰上的王蠢整個人都傻了。
  在刀刃峰下面,是綿延不見盡頭的簡易帳篷,而在風高浪急的險峻海峽之中,是密密麻麻的木排,木排之上,是層層疊疊的狼人和野蠻人。
  遠眺海峽對面,大片大片的森林都被砍伐矣盡。
  “嗖嗖嗖嗖……”
  就在王蠢發呆之際,突然,黑暗之中鋪天蓋地射來一陣箭雨,王蠢定睛一看,只見刀刃峰的一些動物巢穴里面,居然冒出數百狼人。
  “我操,走!”
  眼看著如同蝗蟲一般的利箭射下來,王蠢大喝一聲,鎧甲龍立刻朝西發瘋的狂奔。
  “噼里啪啦……”
  鎧甲龍渾身覆蓋鎧甲,自然是無懼利箭,但是,王蠢可是血肉之軀,面對從天而降的利箭,他只能用長刀格擋,但是,利箭數量太大,王蠢的長刀還做不到密不透風,還是被射了幾箭。
  足足被追殺了五分鐘的時間,鎧甲龍才逃出狼人的埋伏圈。
  一支!
  二支!
  三支!
  四支!
  ……
  王蠢忍著撕心裂肺的劇烈疼痛把射入身體的利箭一一抽了出來,他數了一下,居然身中九箭。
  “奶奶的,再遲一點,就要成刺猬了。”
  疼得死去活來的王蠢越想越生氣,他在異空間來了這么多次,從未曾吃過這么大的虧。
  “此仇不報非君子!”王蠢咬牙切齒盯著遠方狼人的營地,一臉兇狠之色。
  王蠢雖然不是石小寶那種睚眥必報的主,但是,在吃了大虧之后,也是屬于那種寢食難安的人。
  王蠢不知道,當他殺死了那個高級狼人之后,整個狼人部落都瘋了,因為,那是狼王之子。
  斷了一條腿的狼王一臉悲戚的看著地上身首異處的兒子,逐漸,那悲戚之色變成了令人背脊發寒的兇殘之色,周圍的狼人都是噤若寒蟬……r1058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