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99 白毛女魃回來了

王蠢趕到醫院的時候,徐芯正在昏迷之中。
  過程并不復雜,徐芯上課的時候,突然口吐白沫發瘋,把書本紙張撕碎吞吃。根據陪讀的艾薇兒說,當時情景非常嚇人。
  “她的家人呢?”王蠢皺眉看著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徐芯,他想起了灰太狼徐子嘯。
  “我全權負責照料徐芯,而且,徐芯并不記得她家里的人。”艾薇兒一臉黯然之色。
  “什么意思?”王蠢一愣。
  “徐芯已經完全忘記了她的家人,事實上,她現在的記憶,全部是自己慢慢了解的。”艾薇兒一臉苦笑。
  “也就是說,她的前半生,是一張白紙?”王蠢一臉愕然。
  “理論上是的。”
  “……她的家人要她來柳大讀書的嗎?”突然之間,王蠢感覺徐芯很可憐,她似乎被家人拋棄了,或者說是任其自然了。
  “這倒不是,徐家并不希望徐芯回到柳大,不過,徐芯在了解了一部分自己的事情之后,執意要回到柳大讀書,所以,徐家才讓我陪讀,負責照料徐芯,包括幫助她康復記憶。”
  “醫生這么說?”王蠢點了點頭。
  “醫生說她的大腦受到了不明創傷,會出現間歇性的情緒失控……”
  “間歇性情緒失控是什么意思?”
  “就是當她的記憶力在康復的過程之中,如果遇到熟悉的記憶,會刺激其大腦皮層,使其過度活躍,形成類似于精神疾病發作的一種。”
  “你的意思是說,她的腦細胞越活躍,發作的可能性更大,而這種活躍的程度,與其康復有著極大的關聯?”
  “是的,理論上,每一次發作,都會讓她的記憶康復一點點,不過……”
  “不過怎樣?”
  “不過,這種康復療法有一個弊端,徐芯會變得越來越富有攻擊性。”
  “攻擊性?!”王蠢一呆。
  “是的,攻擊性!因為,徐芯的大腦思維已經出現一種返祖現象,而返祖現象的副作用就是擁有最原始的攻擊性。”
  “……”王蠢大張著嘴,一臉石化。他幾乎立刻想起了異空間的野蠻人,如果按照艾薇兒的說法,徐芯的智力也就是野蠻人的水平了。
  “不過,你放心,徐芯的智力很高,她只是在發作的時候會出現返祖現象,平時與正常人沒有什么區別。”
  艾薇兒接下來的話讓王蠢長長松了一口氣。
  “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
  “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辦……”艾薇兒一臉憂傷。
  “你也別著急,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就是。”王蠢只能安慰艾薇兒,此時徐家的人都不在C市,作為一個女生,艾薇兒能夠求助的人并不多。
  “嗯,我在這里也不認識人,只能找你了。”艾薇兒朝王蠢甜甜的一笑。
  “沒問題!”看著那甜美的笑容,王蠢心神一蕩,連忙收斂心神。
  “我怎么在這里?”就在王蠢色授魂與的時候,突然,原本昏迷不醒的徐芯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
  “你的病情發作連”艾薇兒連忙扶住徐芯。
  “病情發作了?”徐芯一臉狐疑的看了一眼王蠢。
  “是的,你病情發作,突然昏迷,我讓王蠢過來看看。”
  “嗯,我沒事了,我要回學校讀書。”
  “……好吧,我這就給你辦出院手續。”
  王蠢見徐芯對他并沒有好臉色,也懶得逗留,跟隨著辦理出院手續的艾薇兒一次從病房里面出來。
  “蠢哥,謝謝你。”艾薇兒一臉羞紅的看著王蠢。
  “沒事,又沒有幫到什么。”
  “我……我……我可以請你吃飯嗎?”艾薇兒結結巴巴的問道。
  “當然可以。”
  “好好,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OK!”
  王蠢豎起剪刀手,然后,朝艾薇兒揮了揮手告別,就在王蠢轉身的一瞬間,原本笑容甜美的艾薇兒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之色。
  資料果然沒錯,王蠢是個好色之徒!
  在艾薇兒看來,王蠢這種貨色,只要稍微勾引一下,便會拜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供其驅使。
  當然,艾薇兒并不著急,她最喜歡貓捉老鼠的游戲,而王蠢正是她要捉弄的老鼠,她,則是一只貓。
  艾薇兒從三歲的時候就受過專業的訓練,她的訓練過程,堪比原蘇聯的間諜“燕子”,她那清純甜美的外表之下,有一顆蛇蝎心腸。
  從醫院出來后,王蠢無所事事,便到學校保安室坐了一會兒,和一群保安侃得吐沫橫飛之后,便去超市逛了一圈,又采購了一些物資。
  就在王蠢思考著把亂七八糟的物資是帶回宿舍還是帶回出租屋的時候,歐陽媚媚出現了。
  王蠢發現,歐陽媚媚就像陰魂不散的冤鬼一般,她總是會冷不丁的突然冒出來。
  “你很閑啊!”歐陽媚媚裝出一副不經意偶遇的樣子。
  “大姐,你就別裝了,說吧,去哪里?”王蠢懶得和她啰嗦,直截了當的問道。
  “去你的宿舍。”歐陽媚媚脫口而出。
  “不行,我宿舍里面來了有一個新保安,不方便了。”王蠢搖頭拒絕,他可不想在柳大鬧得滿城風雨,畢竟,歐陽媚媚只是一個高中生,他倒是無所謂,但還是要顧忌到歐陽卿卿的感受。
  “那那……那怎么辦?”
  “你姐今天好像是上下午課。”
  “可是只有一節課……”
  “沒事,我們也就一會兒,一節課的時間夠足夠了。”
  “那好吧。”
  王蠢結賬買單之后,提著他的大包小包直奔歐陽卿卿的家里。
  到了房間里面,王蠢也不客氣,直奔主題,開始為歐陽媚媚療傷。和以前一樣,歐陽媚媚就是不給王蠢看,王蠢只能摸索著治療。
  治療差不多半個小時后,王蠢結束了治療,想掀起歐陽媚媚的上衣看看治療效果,但是歐陽媚媚死死的抓住衣襟不讓王蠢看,王蠢也沒有辦法,只好作罷。
  “我走了。”王蠢看了一眼無力半躺在沙發上衣衫不整的歐陽媚媚。
  “嚶……”歐陽媚媚一臉羞紅,不敢與王蠢的目光對視。
  “快點穿好衣服吧,你姐已經下課了,很快就會回來。”王蠢看了一眼時間。
  “啊……”
  歐陽媚媚一下變得驚慌起來,仿佛被針刺一般,連忙起身站起整理凌亂的發絲和衣服。
  王蠢打開門,生怕遇上半路上回來的歐陽卿卿,不敢乘坐電梯,而是選擇了樓梯下去。
  不過,讓王蠢吐血的是,他一路盡挑近路,卻還是碰上了抱著一疊書本下課回家的歐陽卿卿。
  “咦,王蠢。”歐陽卿卿見王蠢低頭疾走,便打招呼。
  “啊……卿卿好……我還有事,先走了。”
  王蠢暗嘆一聲“倒霉”,生怕言多必失,打了一聲哈哈之后,便加快腳步跑了。
  “鬼鬼祟祟干什么?”
  歐陽卿卿看著王蠢離開的背影,一臉疑惑,因為,這不是王蠢的性格,如果是以前,王蠢肯定會口花花,甚至于會趁機吃吃豆腐什么的。
  “他提著大包小包在這里干嘛?”
  歐陽卿卿突然意識到,王蠢手中提的東西都是從超市里面買出來的,問題是,從王蠢過來的方向是學校的家屬區,壓根就沒有超市。
  歐陽卿卿百思不得其解的回家了……
  ……
  王蠢加快腳步,直接回到了出租屋。
  目前,王蠢的保安宿舍只能睡覺了,要想修煉什么的都變得不方便,至于把小黑弄出來自己跑到異空間,想都別想。
  除了曹酥酥的出租屋,王蠢已經沒有了選擇。
  出租屋里面很安靜,院子里面到處擺滿了花盆,密密麻麻,見縫插針,僅僅留了一條剛夠通過的小徑,花盆里面培育著一些已經萌芽的酥酥樹,不過,絕大部分的花盆都是空的,很顯然,酥酥果的種子數量還遠遠不夠。
  曹酥酥上課還沒有回來,她的房門虛掩著,估計她知道王蠢會回來。
  王蠢把東西放好后,摘了一顆酥酥果吞到肚子里面后便能開始整理物資。
  這次,王蠢采購的東西很多包括幾套迷彩服之類的。
  和上次一樣,因為一些東西雜亂無章,王蠢必須要逐一整理打包,“呼”就在王蠢整理的時候,突然,一股冷風在房間里面刮過,王蠢有一種汗毛倒豎的感覺,連忙站起,沖到陽臺外面。
  當王蠢沖到陽臺外面,整個人都石化了。
  在陽臺上,一個黑發如瀑的白衣女子亭亭玉立,就像一副完美的畫卷一般。
  當然,王蠢可沒有欣賞畫卷的感覺,因為,他看到了一張國色天香的臉,那張臉,讓他毛骨悚然。
  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一張國色天香的臉居然會讓人毛骨悚然,這本身就是相悖。
  問題是,那張傾國傾城的臉上,密布著細密的白毛,那白毛極為細膩,覆蓋在臉上,如果不仔細看,會察覺不到白毛,反而覺得是因為臉太白了,沒有絲毫瑕疵的雪白。
  王蠢當然不會認為那是雪白的肌膚,因為,他認識這個女人。
  白毛女魃!
  王蠢背脊一陣發冷……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