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94 不殺同胞

別墅占地其實并不大,一側是高聳的大廈背后,一側是隔了一條馬路的早期混雜的居民小區,夾雜其中,又處于大廈的陰影之下,別墅有一種鬧中取靜的感覺。
  如果王蠢不是已經看到狼人真身,當他看到這棟別墅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會想到吸血鬼,因為,這棟建筑物極為陰森,完全被幾棟高層大廈阻擋住了陽光,這種格局,最是適合吸血鬼居住。
  當然,狼人也喜歡這種陰森不惹眼的地方。
  王蠢催動靈氣,身體變得輕盈無比,順著墻角翻進了別墅之后,沿著別墅的外墻繞到正面,讓王蠢意外的是,這棟別墅幾乎沒有防范,樓梯也是開放式的,院子里面很干凈,但是,偶爾磚縫里面長出來的枯黃雜草還是給人一種蕭瑟的感覺。
  不過,蕭瑟并不破敗,別墅的門窗都刷了油漆,就連別墅的大鐵門也很整潔精致,并沒有想象中的銹跡斑斑,只是因為年代久遠造成的滄桑感讓這里沒有什么生氣。
  靈氣催動之間,王蠢很快就弄清楚了別墅里面居住的人口。
  包括狼人總共三人,另外兩人居住在一樓。
  從兩人熟睡的鼻息判斷,應該是兩個老人。
  王蠢屏住呼吸,斂住氣息,沿著樓梯躡手躡腳的爬上去。整棟別墅沒有絲毫的聲息,落針可聞,王蠢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生怕聲音太響而驚動正在二樓療傷的狼人。
  王蠢追蹤狼人并不是因為想殺死狼人,他只是對一個東方的狼人產生了好奇之心。
  在修真者橫行的東方大陸,一個狼人是如何生存的?
  現在,王蠢已經對吸血鬼狼人和修真者等等的勢力劃分有了一個非常清晰的認識。
  吸血鬼和狼人的活動地盤主要是在西方,在千百年來,他們一直致力于把勢力延伸到東方,甚至于不惜發動戰爭,鴉片戰爭,一戰二戰都有他們的代理人在活動,但是,這種用武力開疆裂土的方式并不成功。
  另外,吸血鬼和狼人本身就是死敵,而他們,又有教廷這個強大的敵人,所以,他們更多的時候是自顧不暇,反而是教廷對東方的滲透已經初見成效,現在,在東方一些國家,包括中國,教堂的數量都快要超過中國最古老的道觀寺廟了。
  因為吸血鬼和狼人對普通人能夠造成傷害,所以,修真者對他們的防范非常嚴格,任何一個東方的修真者,遇到吸血鬼個狼人的時候,都會以斬妖除魔為己任,從而疏忽了對教廷的滲透。
  當然,教廷的滲透除了修真者的忽略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一些權貴為了錢財對本土宗教的封殺。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什么叫封殺,本土宗教不是香火昌盛好好的么?
  仔細想想,東方大地之上,稍微有點名氣的道觀廟宇和名山都被圈起來收錢,這本身就是對信仰的一種侮辱,而一些真正的善男信女,則會因為一張張的門票而無法供奉,反觀教堂,卻是普通老百姓隨意可以進去的地方。
  在這種大環境之下,東方的宗教已經式微,變得更為功利,與以前宣揚的普度眾生已經完全沒有關系。
  文化入侵信仰入侵對東方的修真者造成了巨大的打擊,但是,因為廟堂之上的無視,修真者也只能拿吸血鬼和狼人這些黑暗生物開刀,刷刷存在感。
  東方的修真者們沒有意識到,他們的正義并沒有讓他們得到好的回報,反而讓教廷節省了大量的人力無力,展開大規模的信仰入侵。
  要知道,無論是吸血鬼和狼人,都是教廷的死敵,而他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對教廷勢力膨脹的一種遏制,修真者們追殺狼人和吸血鬼,使得教廷的壓力大減,可以專心一意的在東方發展教會會員,取代東方宗教信仰……
  ……
  王蠢一點點的潛行上去,終于,上了二樓的陽臺。
  當王蠢走上陽臺,頓時一臉呆滯了,因為,那個狼人正好整以暇的站在陽臺上,一雙閃爍著綠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您好。”狼人一臉獰笑的看著王蠢,說話卻很是禮貌。
  “我不好。”王蠢尷尬的笑了笑。半夜三更的,跑到別人的家里,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
  “你有什么遺言我可以轉達給你的家人。”狼人一字一頓,森冷無比。
  “別別……我覺得,我不是來和你打架的,我們最好是握手言和……”王蠢連連擺手。
  “你不是小偷?”狼人見王蠢一點也不慌張,不禁一愣。
  “你以為我是梁上君子?”王蠢也是一愣。
  “你是什么人?”狼人垂在兩側的手慢慢箕張,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騰騰的殺氣。
  “狼人先生,要不,你睡你的覺,我回我的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當我沒來過。”
  “你知道我是狼人?”狼人身軀一震。
  “大哥,看看你那樣子,是個傻瓜也能夠認出來。”王蠢一臉無語的表情。
  “問題是,你已經來了,當你踏進這院子,也就意味著,你不能活著出去。”狼人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
  “你為什么非要逼我殺你?!”王蠢一臉苦惱。
  “你是修真者?”狼人似乎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然后退一步,臉上露出驚懼之色。
  “除了修真者,誰會半夜三更跑到一個狼人家里?”王蠢嘆息了一聲,胸膛一挺,赫然,一股鋪天蓋地的殺伐之氣籠罩住了狼人。
  “你動手吧。”狼人苦笑了一聲,閉上眼睛。
  “你不反抗?”王蠢表情一滯。
  “我已經身負重傷,不是你的對手。”狼人搖了搖頭,“下面居住的兩人是我的仆人,他們是普通人,也不知道我是狼人,希望你能夠放過他們,謝謝了。”
  “好吧,既然你知道不是我的對手就好,晚了,我要回家睡覺了。”王蠢收斂氣息,朝狼人揮了揮手。
  “你不殺我?”狼人大吃一驚,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為什么要殺你?”
  “……”狼人張了張嘴,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王蠢盯著狼人。
  “好。”
  狼人也很是大方,突然之間,那原本猙獰的面孔變成了一個書生之氣的中年男人,一張明顯的東方面孔,表情沉重冷靜。
  “有緣再見!”
  王蠢朝中年男人揮了揮手,催動靈氣,雙足一曲,突然如同一發炮彈一般射向空中,直接落在了別墅的圍墻外面,狼人眼睛一花,王蠢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黑暗之中,無影無蹤。
  “好快的速度!”
  狼人一臉震撼的看著王蠢消失的方向。
  無論是吸血鬼還是狼人,他們都是以速度和力量見長,而王蠢剛才的速度,已經遠遠的超過了狼人。
  一個修真者的速度超過狼人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但問題是,剛才那個年輕人并不是施展法術,而是憑借肉身的彈跳能力直接從二樓跳出別墅的圍墻,這就令人震驚了。
  狼人大張著嘴,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陽臺上,足足站了十幾分鐘才返回房間。
  不僅僅是王蠢的速度讓狼人驚駭,王蠢沒有殺狼人,也讓狼人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東方修真者,一直把狼人視為生死大敵,別說是狼人負傷的時候落井下石,哪怕是沒有受傷,很多修真者也會和狼人玩命。
  而剛才那個身手不凡的年輕修真者,居然就這么放過了他……
  ……
  王蠢瀟灑的閃人,不帶走一片云彩,卻是留下了風中凌亂的狼人。
  狼人無法理解,但是,王蠢的思維卻是很簡單,因為,他和那個狼人無冤無仇,沒有必要殺人。
  當然,最主要的是,那個狼人是一副東方面孔,如果長了一副西方人的臉,王蠢可就沒這么好說話了。
  一直以來,王蠢堅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回到保安宿舍之后,王蠢也懶得修煉了,蒙頭大睡。其實,王蠢這種修真者,對睡覺已經可有可無,完全可以通過打坐的方式來代替睡眠,不過,王蠢還是喜歡在暖烘烘的被窩里面睡覺,這種感覺更好。
  第二天清晨,王蠢就起床了,洗漱完畢,換了一套新的衣服,把在異世界那套損毀的衣服扔到垃圾桶后,直奔體育館。
  和以往一樣,當王蠢趕到體育館的時候,體育館已經是人山人海。王蠢發現,這體育館看比賽的人,似乎每一天都比前一天的人多,再這么下去,體育館很快就人滿為患了。
  柳大五虎已經早就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面。
  柳大五虎雖然只有大錘虎進入了第二輪選拔賽,但是,其他幾人都不愿意錯過這盛會,何況,在這里看比賽總是比坐在教室里面讀書好,何樂而不為!
  “你今天參賽嗎?”王蠢沒有問自己是否參賽,因為,西門的竹竿放棄了比賽之后,他已經直接晉級了,現在,他只關心大錘虎。
  “有。”
  “對手是誰?”因為有了第一輪選拔賽,第二輪的選拔賽大家很容易就能夠找到對手是誰了。
  “高來全。”大錘虎一臉嚴峻的看著名單。
  “高來全大師?”王蠢睜大眼睛。
  “嗯。”
  “你死定了。”王蠢嘆息了一聲。
  “你這么肯定?”大錘虎皺眉看了一眼王蠢。
  “你死定了!”王蠢非常肯定道。
  “我不信。”大錘虎咬了咬牙,冷哼一聲。
  “不信也沒用,你不是他的對手。”王蠢不以為意道。
  “我不信!”
  大錘虎一臉憤然,赫然站起,大步走向化妝間。
  “你為什么不給他一點信心?”爬山虎抱怨道。
  “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信心也沒有用。”
  王蠢搖了搖頭,敷衍了一句之后,目光朝遠方的蘇雪望去,平素一臉淡定的蘇雪似乎心事重重,低頭正在思考著什么。
  王蠢的目光又看向王漢朝,而恰好,王漢朝的目光正看向他,立刻,王漢朝嘴角泛起一絲獰笑,王蠢立刻朝他豎起中指回應。
  從王漢朝臉上移開目光,又看了一眼吳雄和安東尼。
  安東尼正專注的看著擂臺上,而吳雄正和旁邊的一個人低聲說話,一雙眼睛陰晴不定,不停的四處巡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