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393 東方狼人

在出租屋逗留了一段時間,又騷擾了曹酥酥一番,把曹酥酥搞得耳熱心跳毅一臉羞紅之后,王蠢不帶走一片云彩的走了,留下直頓腳的曹酥酥。
  王蠢在不知不覺的改變。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已經能夠駕馭自己的原始**,他的意志力,也變得更為堅定,對女色,也有了更強的抵御力量。
  異世界,不僅僅是讓王蠢收獲了戰斗經驗,更多是一種精神氣質的蛻變,而這種改變,又牽涉到了一個人的意志力。
  短短一個小時等于二十天,王蠢不僅僅是為野蠻人奠定了明的基石,也經歷了尸山血海的戰斗,那種戰斗,在地球上已經不可能呈現,因為,那是冷兵器時代的殘酷搏殺,雖然死傷沒有現代武器的大,但是,更為慘烈血腥,一般人的心理根本無法承受。
  與狼王的訓練,王蠢雖然把危險降低到了最低,而事實上,并不是沒有危險,而是提著腦袋在訓練,時刻徘徊在死亡線上。
  狼王那強壯的體魄殺死一個地球人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般容易,王蠢雖然是個修真者,但是,他的肉身還無法和狼人抗衡,這種近身搏斗訓練,本身就充滿了不可控的風險。
  當然,王蠢并不是不知道沒有危險,但是,他很清楚,要想獲得真正的搏擊經驗,他就必須要冒這個風險,因為,無論是吳雄還是安東尼,或者是王漢朝,他們的危險程度絲毫不輸于狼王,甚至于是猶有過之,如果畏懼與狼王戰斗,那么,一旦他在擂臺上面面對他們,也只有落敗的份。
  現在,王蠢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擂臺上光明正大的打敗他的對手,一雪前恥,讓C市的百姓知道他王蠢靠的是真本事。
  想到當初被C市百姓扔礦泉水瓶的一幕,王蠢的心臟都在滴血……
  ……
  離開出租屋的王蠢不知道,就在他離開的時候,遠處的高層建筑物里面,一雙眼睛正死死的盯著他。這雙眼睛,最近一直都在盯著這棟出租屋,曹酥酥和王蠢的一舉一動,都落在那雙眼睛里面。
  渾然不知的王蠢回到宿舍,那個新來的保安正在客廳里面看電視,王蠢隨便聊了幾句,便回到自己的房間修煉。
  “心動期”的瓶頸已經到了臨界讀,但是,王蠢依然無法突破,這讓他很是郁悶,畢竟,這對于一個修真者來說,心動期乃是第一關。
  通常,修真者都是眼高手低,而王蠢則是相反,因為沒有突破心動期,境界無法提高,身體的力量卻是越來越強大,變成了眼低手高,不得不說,王蠢也是修真世界的一朵奇葩。
  從地球人的體質來衡量,王蠢的身體強度已經達到了變態的地步,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已經不能用正常的人類來衡量,但是,王蠢卻被死死的套在了心動期,無法從眼界上面拓展。
  在無法提高階級的時候,王蠢也沒有辦法,唯有千錘百煉,反反復復的錘煉筑基、開光、融合。
  這種反復的錘煉,讓王蠢的身體變得極為堅韌。
  異世界的時候,王蠢被狼王一拳把手臂骨打斷,但是,他在野蠻人的保衛之下,只是花了幾分鐘,便快速的康復,也是得益于其身后的修真底蘊。
  人類的修真者,從未曾有人像王蠢一樣反復修煉最基礎的級別,一般情況下,每一個人都是近乎貪婪的去追求更高一個級別,很多修真者,為了突破一個級別,不惜傾家蕩產,修真者對個人實力的追求,由此可見一斑。
  這種反復的修煉之,王蠢沒有了以前的毛躁個急功近利,讓他的思維變得更為縝密,而這種改變,也是源于異空間野蠻部落的經驗。
  王蠢一直致力于推進野蠻人部落的明,他希望地球人類的明能夠在野蠻人部落開枝散葉,也算是為地球人類明多一個載體。
  在異空間推進明的時候,王蠢就有深刻的感受,任何一讀讀的改變,都需要漫長的時間,哪怕是讓烤肉的味道更好一些。
  異空間的經歷,讓王蠢懂得了循序漸進,懂得了知識積累,懂得了戰意,懂得了意志力的作用,很多很多……
  ……
  異空間讓王蠢就像浴火重生的鳳凰一般,每一次進入,都是一次涅槃。也像是蝴蝶一樣,反復的破繭化蝶。
  無論是涅槃重生還是破繭化蝶,對于王蠢來說,都是一次次的實力的提升,這種提升雖然不是境界上的,但是,卻是實質上的改變,讓王蠢的身體變得更為強橫。
  一千個人眼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修真其實也是一樣,因為每一個人修真者獨特的個性已經所處的環境和受教育的程度不一樣,對修真的了解也是各不相同,就像一個門派,都是同樣一個祖師爺,同樣一個師父,教出來的徒弟也是千差萬別。
  在武術界,有一句俗話“師傅引進門,修行靠個人“,這句話,完全適合用在修真者身上。
  王蠢沒有師父,他只是有一本遠古的無上仙道,而這無上仙道,很可能是修真世界最高老的修真秘笈,這也就意味著,王蠢無法完全分享前人的經驗,只能盲人摸象,黑暗之摸索著前進。
  王蠢自己都不知道,他正走著一條與眾不同的修真之路,他的修真模式,完全顛覆了人類的修真史。
  修真的第一個危險階段,心靈出現悸動。蓮花開始結出獨有的心臟,兩顆心的跳躍和對真意的迷茫,是心動期的特讀。對真意的迷茫,兩顆心的躍動雖然很爽快,充滿了誘惑,但是只要通過了此境界的誘惑,達到心如止水之境界就會發覺,與其思維迸發不如上善若水,修身養性,這也是此方天地的要求。
  王蠢的心動期,并沒有普通修真者出現的兩顆心臟,他一開始的迷茫也消失,他已經達到來一個臨界讀,而這個臨界讀,與“心若止水”有關系。
  修真者為了突破境界,往往會刻意的營造一種環境來配合,譬如,有些人殺妻證道,有些人慧劍斬情絲,有些人斬斷七**等等,這些,都是為了突破修真境界而臨時起意,而王蠢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他更多的是率性而為,所以,他的身體反應也與一般修真者不一樣……
  ……
  “沙沙沙沙……”
  就在王蠢潛心修煉的時候,突然,窗外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音,就像蠶在吃桑葉一般。
  如果王蠢不是在修煉,絕對不會聽到這細微的沙沙聲,但是,他恰好聽到了。
  王蠢睜開眼睛,眼睛里面電芒閃爍,稍縱即逝。
  仔細傾聽一陣后,王蠢看到,在窗外的樹林之外,居然有一個人影正靠在一顆樹干上喘息,那沙沙的聲音,正是起喘息的聲音。
  狼人!
  看著那佝僂的形象,王蠢幾乎是立刻辨認出對方的身份。
  沒有人比王蠢更熟悉狼人。
  在前往英國的時候,王蠢曾經多次與狼人打交道,而在異空間,更是與狼人發生了數不勝數的戰斗,在野蠻人部落的時候,更是每天都與狼王戰斗,錘煉戰斗經驗。
  很快,王蠢發現,那狼人并不是來找他的麻煩的,似乎只是路過這里,而且,很明顯的能夠看出,他受傷了,因為,他蹣跚著腳步準備離開這里。
  眼看那狼人要離開這里,王蠢頓時急了,但是,他的窗戶裝了防盜網,如果破開防盜網,肯定會驚動那狼人。
  王蠢連忙穿好衣服鞋子,躡手躡腳的打開房門,見客廳的那個新保安已經不在,立刻開門沖了出去,身后刮起一陣狂風……
  ……
  繞過保安宿舍這棟樓房,讓王蠢欣慰的是,那狼人似乎受傷不輕,并沒有走遠。
  王蠢知道狼人嗅覺聽覺都極為敏銳,對方雖然已經受傷,依然不敢靠近驚動,只是用神念鎖住狼人,遠遠的輟在后面。
  狼人對身后的王蠢渾然不覺。
  作為一個修真者,王蠢屏住自己的氣息很容易,何況是保持了數十米遠的距離,加上黑暗的掩護,狼人壓根就發現不了。
  很快,王蠢就發現,狼人似乎并不是在躲避追殺,而是在刻意躲避夜晚的行人。
  顯然,狼人因為受傷露出了狼人的形貌,怕驚世駭俗暴露身份,所以,盡找一些人煙稀少的小徑行走。
  狼人的目標似乎很明確,他雖然繞來繞去的,但方向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看來,他是有固定的藏身之所。
  想到可能發現一處狼人的巢穴,王蠢莫名的興奮。
  一直以來,王蠢認為狼人吸血鬼是西方人的專利,卻是沒有想到,在東方居然也有狼人出現。
  繞過了一片老城區,終于,到了一棟陳舊的建筑物面前,那狼人進入了一棟**的院子。
  “我靠,居然是別墅!”王蠢忍不住暗罵了一聲。
  等那狼人進入了別墅之后,王蠢靠近別墅仔細觀察,這才發現,這棟別墅非常陳舊,居然還是紅磚,圍墻上面已經長出了綠色的苔蘚,別墅墻壁上的窗戶,也是木質的,看起來極為古樸滄桑。
  當看清楚這棟建筑物的第一時間,王蠢就想到了一些革命會議室的遺址,這棟別墅,有著非常明顯的民國風格。
  就在王蠢思索之間,二樓的窗戶亮起了燈光。
  進不進去?!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著王蠢做出了決定。
  進去!
  神念思索之后,王蠢轉到別墅的墻角之處,神不知鬼不覺的翻進了別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