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85 狼人的攻防戰

王蠢立即從野蠻人的臉色看出空中的呼嘯聲意味著重大情報,連忙示意眾人迎戰。冰火中文www.booksrc.net
  得到了王蠢的指示后,原本簇擁在他身邊的野蠻人一哄而散,王蠢立刻變成了孤家寡人。
  王蠢雖然被冷落,但是,他自然不會和一群野蠻人一般見識,何況,他并不喜歡這種前呼后擁的排場,他更喜歡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觀察這個野蠻人部落的發展。
  很明顯,開始圍繞著王蠢的都是野蠻人部落的首領,他們一哄而散之后,并沒有一窩蜂的涌上城墻,而是分工明確,有的人開始負責補給,有的人開始負責巡邏,有的人則是聯絡一些機動部隊。
  王蠢也登上了城樓。
  當王蠢登上城樓的時候,不禁大吃一驚,因為,草原之上是密密麻麻的狼人,至少有二千,他們排列成陣型,舉起盾牌,一隊一隊的走了過來,隊伍雄壯無比。
  仔細觀察之下,王蠢發現,這一年來,狼人的發展也非常迅速,他們也用于了弓箭皮甲,只不過,他們的弓箭和皮甲遠遠比不上野蠻人的制造工藝,無論是御敵效果還是精致程度,都無法與野蠻人相提并論。
  王蠢估計,狼人的武器工具無法做到與野蠻人媲美,主要還是狼人的先天性不足,因為,狼人的五指并沒有完全進化成指頭,也僅僅只是能夠握住工具和武器,而不像野蠻人那樣靈活,制造的武器和工具有些粗制濫造就理所當然了,或許是這種獸性還沒有進化,狼人比野蠻人更強壯,單兵的殺傷力更是野蠻人望塵莫及。
  野蠻人似乎意識到冷落了王蠢,就在王蠢在城樓上觀察的時候,一個看起來很伶俐的野蠻人走到了王蠢身邊。
  這是一個中國話說的非常好的聰明野蠻人,雖然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溝通,但是,王蠢完全能夠理解他的肢體和口語所要表達的意思。
  阿達!
  這個野蠻人的名字叫阿達,阿達的意思就是“向往黑暗”,王蠢至今無法理解野蠻人為什么會要向往黑暗。
  其實,王蠢并不知道,哪怕是地球的人類在遠古的時候,也是對黑暗敬畏有加,人們雖然向往光明,但是,更敬畏黑暗,深邃的星空,能夠讓原始人類展開飛翔在翅膀,幻想的世界,讓人類步入文明的世界,這異世界的野蠻人崇拜黑暗向往黑暗就理所當然了,何況,在這異世界,人類的食物主要來源于黑暗世界……
  ……
  從阿達嘴里了解到,只從狼人改變了策略之后,幾乎是每天都會有狼人騷擾野蠻人的城池,試探弓箭的射程之類的,不過,數量大多只是幾百,像這種超過兩千數量的大規模入侵極為罕見。
  “難道是因為自己出現吸引了狼人的進攻?”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的時候,攻防戰開始了。
  這一次,狼人似乎有備而來,當靠近城墻的時候,前一排狼人突然把隱藏在隊伍里面的一些東西舉起,居然是一塊快巨大的木盾,木盾高達三米多,中間也有一排舉著巨大的木盾,仿佛兩座移動的城墻一般,形成極強的視覺沖擊力。
  兩千多狼人一步一步的逼近城墻,因為木盾的掩護,哪怕是城墻上面居高臨下的野蠻人,也無法看清楚木盾后面的狼人,只能把目光投到更遠的后面。
  他們在干什么?
  站在城墻的王蠢隱隱有點不安,他已經意識到,狼人正在依靠巨盾的掩護刻意的靠近城墻。
  靠近城墻有什么意義?
  王蠢很清楚,狼人沖到了城墻之下其實也沒有什么意義,他們無法突破堅固的城墻,因為,狼人的跳躍能夠無法翻越高達七米的城墻,哪怕是跑到城墻下面,也只是野蠻人的靶子。
  他們有什么目的?
  王蠢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兩排巨盾后面的狼人,他總感覺今天的狼人有點不對勁。
  到底哪里不對勁?
  “他們沒有帶長矛!”就在王蠢絞盡腦汁的時候,身邊的阿達突然手舞足蹈道。
  長矛!
  王蠢身軀一震,在他的記憶之中,長矛目前是野蠻人和狼人的主流武器,相信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長矛都將是異世界的主流武器,而今天,狼人居然沒有攜帶長矛這種武器,難怪顯得詭異。
  長矛屬于長武器,在戰場上素有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的說法,在古地球上,長槍經歷了長達數千年的時間考驗,足以說明,在冷兵器橫行的戰場上,長矛長槍之類的武器,一直是主流武器。
  如果狼人沒有攜帶長矛,那么,必定是短刀短劍之類的武器。
  短刀短劍!
  王蠢明白,狼人是要攻陷城池,因為,短刀短劍是近戰武器,適合狹窄的城墻上混戰,不過,讓王蠢不明白的是,狼人如何攻上高達七米的堅固城墻?
  木質的巨盾!
  赫然,王蠢想到了那些高達三米多的沉重巨盾,如果那些巨盾的背后有攀爬之處,那么,只要靠在城墻,立刻就變成樓梯,以狼人那驚人的彈跳能力,爬上了三米多高的巨盾之后,就可以輕易的跳上城墻。
  如果單兵戰斗力驚人的狼人跳上了狹窄的城墻,對于野蠻人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很可能會因為恐慌而引起雪崩效應。
  “我要一支以長矛為武器的機動部隊!”
  王蠢立刻對阿達道。
  “他們都很忙。”阿達不明白王蠢的意思。
  “立刻!”王蠢已經沒有時間解釋了,厲聲道。
  “是!”
  阿達顯然不敢違逆王蠢的命令,立刻喊住一個野蠻人,一通指手畫腳之后,很快,一支五百人的機動部隊風馳電掣的出現在了王蠢的面前。
  毫無疑問,這是一支精銳的野蠻人部隊,每一個人都是牛高馬大的,看起來無比的威猛,而且,他們身上有藤甲,一些重要的部位還鑲嵌有金屬部件。
  “跟我來!”
  王蠢暴喝一聲,狂奔向城門。
  在王蠢嚴命之下,用裝了滑輪堵住的城門被打開,在轟隆隆的巨大聲音之中,王蠢帶著五百野蠻人殺了出去,旋即,城門關上。
  城墻上的野蠻人都是一臉不解的看著王蠢率領五百野蠻人殺出去,顯然,在野蠻人看來,他們占據著地理優勢,沒有必要和狼人硬碰硬。
  不過,當狼人的巨盾靠近城墻的時候,野蠻人才發現,堅固的城墻并不是絕對保險的。
  “吼吼吼吼吼……”
  在驚天動地的咆哮聲中,如同移動城墻一般的木質巨盾靠在了城墻之上,果然如同王蠢所猜測的一樣,巨盾的背后,是一排樓梯,狼人依靠這些樓梯,健步如飛的攀向城墻之上,那矯健的動作,如履平地。
  城墻之上的野蠻人想不到狼人居然能夠攀上城墻,加上弓箭無法近距離對狼人形成致命的防線,射殺了一些狼人之后,還來不及彎弓搭箭,立刻就被幾個狼人攻上了城樓,一時之間,城樓上面陷入了混亂的苦戰之中。
  最致命的是,此時城墻上多是弓箭手,并沒有長矛手對付狼人兇殘的攻擊,只是數息之間,城樓上已經是血流成河,尸積如山,而城墻內的野蠻人則是前仆后繼的撲上去,試圖遏制住狼人的勢頭。
  如同螞蟻一般的狼人紛紛沿著巨盾往城墻上攀爬。
  弓箭手已經失去了優勢,笨重的弓箭反而成為了累贅,狼人們的鋒利短刀短劍收割著野蠻人弓箭手的生命。
  城破在即。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王蠢率領的五百長矛手風馳電掣的趕到了城墻之下,利用武器的優勢攔截攀爬的狼人,此時,狼人爭先恐后的往城墻上爬,壓根就沒有提防沿著城墻根殺過來的野蠻人,猝不及防之間,一下就被殺得人仰馬翻,被長矛戳得紛紛滾落在地上。
  不過,狼人的戰斗力極為強悍,他們很快就扭轉了逆勢,紛紛圍剿王蠢率領的五百野蠻人。
  王蠢和五百野蠻人陷入了浴血奮戰之中。
  與兩千個能征善戰的狼人比起來,五百野蠻人雖然強壯,但是,先天性的劣勢讓他們很快就處于了下風。
  “殺!”
  看著身邊的野蠻人一個一個倒下,手拿長矛的王蠢殺紅眼了,一向怕死的他已經忘記了死亡,一雙手臂只是機械在空中飛舞,每一次落下,鋒利的矛尖勢必帶走一個狼人的生命。
  王蠢的勇武似乎感染了野蠻人,尾隨在王蠢身后,奮不顧身悍不畏死的搏殺……
  ……
  在這個時候,王蠢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他的目光之中,只有一個點——喉嚨。
  王蠢的長矛就像死神的鐮刀,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死亡的線條。
  這是舍生忘死的戰斗。
  王蠢的目的很簡單,攔截住攀爬上狼人。
  野蠻人的傷亡慘重,但是,卻為城墻上的野蠻人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弓箭手紛紛后撤到兩邊射殺狼人,而巨盾樓梯邊,換了長矛手。
  長矛手密密麻麻的鋒利長矛形成了死亡的防線,哪怕是狼人跳上了城墻,也無法突破那鋪天蓋地的鋒利矛尖。
  如果說長矛形成了最后一道無法逾越的防線,那么,撤退到兩邊的神箭手,則是給狼人造成了沉重的打擊。
  此時,城墻下面的狼人正與王蠢率領的五百野蠻人苦戰,根本無暇防御城墻射殺下來的利箭。
  往往,狼人剛準備殺死與之對戰的野蠻人時候,一支利箭發出尖銳的呼嘯聲音射穿了他們的頭顱……
  ……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