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81 徐芯的殺氣


  姓王。
  王家的人!
  王蠢咬了咬牙,莫名的,他感覺到了一種沉重的壓力,壓得他喘不過起來,而這種壓力,居然因為一個“王”字。
  正如蘇雪說的,他姓王,而不是隨媽媽姓蔡。
  “王蠢,我好累了。”
  就在王蠢心思百折千回的時候,蘇雪突然輕輕說了一句,朝王蠢點了一下頭,便飄然而去。
  “不一起吃飯……”
  王蠢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感覺到,蘇雪并沒有絲毫留下來陪他吃飯的意思,蘇雪雖然人背朝他,但他能夠感覺到蘇雪的去意。
  蘇雪的心莫名的焦躁,這對于道心深厚的她來說,是不可想象的,她不明白為什么會突然變得浮躁。
  一直以來,蘇雪在王蠢面前都能夠做到游刃有余,哪怕是她為了執行蘇家任務的時候,也是一樣,但今天見王蠢母親蔡曉琳的面,讓蘇雪亂了方寸……
  ……
  王蠢并不知道蘇雪想什么,實際上,他壓根就沒有想過帶蘇雪見母親,帶上蘇雪,只是因為蘇雪恰好在他身邊,對于他來說,帶蘇雪和葉蘭韓冰歐陽卿卿沒有任何區別。
  “哎……找個吃飯的人都沒有……”
  “滴滴滴滴嘀嘀嘀……”
  就在王蠢唉聲嘆氣的時候,突然,手機的電話鈴聲響起,打開一看,是艾薇兒的電話,這電話,是上次和歐陽媚媚一起買東西的時候遇上艾薇兒留下的,兩人曾經約好過幾天看徐芯,絕對不是今天。
  “王蠢同學,恭喜你贏了。”
  “你看了比賽?”王蠢一愣。
  “當然。有時間嗎”艾薇兒電話里面的聲音甜膩無比,令人莫名的想入非非。
  “有。”王蠢果斷回答。
  “徐芯最近有些反復,我想帶她去車禍的地方看看,我希望你能夠陪她一下,或許能夠喚醒她的記憶。“
  “好的,你在哪里?我馬上就來。”
  “我們就在車禍的地方會合,咦,對了,徐芯說是希臘神話KTV,是嗎?”
  “是的,等會就在那里見吧。”
  王蠢掛斷電話之后,立刻攔了一輛的士直奔希臘神話,此時正是午時,塞車嚴重,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趕到希臘神話KTV。
  當趕到希臘神話KTV的時候,艾薇兒和徐芯并沒有到,王蠢便到報亭找劉伯,不過,讓他意外的是,劉伯并不在報亭,一打聽,才知道一個多月前,劉伯腦溢血已經過世了。
  “死了……”
  當聽到報亭新老板說劉伯腦溢血過世后,王蠢一陣難過,在他的記憶里面,劉伯雖然有些固執之類的,但卻是個正直富有正義感的人,在希臘神話上班的時候,兩人經常聊天,可以說是忘年交,當時,劉伯總是會啰啰嗦嗦說教,和他說一些大道理,現在想來,卻是莫名的親切。
  一個活生生的人說沒就沒了。
  或許是因為晚上太冷,平素晚上才活動的一些算命先生,中午的時候就已經出攤了,而其中,除了幾個數年如一日的瞎子,大半都換了新面孔。
  只是數月之間,已經是物是人非。
  王蠢蹲在報亭一邊,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人生這一輩子,到底是為了什么?
  能夠留下什么?
  偉大如秦始皇,幾千年過去了,原本保家衛國的萬里長城了也變成了一處風景區,而升斗小民的劉伯,則是連自己的一個小報亭也保不住,只是才去世一個多月,這報亭便易主。
  有幾個人還記得劉伯?
  還有誰還記得劉伯曾經在劉伯手中接過報紙?
  或許,偶爾有人買份報紙,會“咦”一聲,發現報亭換了老板,但僅僅只是“咦”一聲,沒有人會關心劉伯的死活,對于絕大部分的人來說,劉伯只是人生的一個過客,一張熟悉的面孔而已,沒有人會追尋他的足跡,也沒有人會關心他的過去。
  近些年,劉伯的親屬可能會經常提到劉伯,但若干年后呢?
  一代一代的下來,誰還記得劉伯曾經的歲月?哪怕是記得,也是對時代的感嘆,而不會去想到一個老人花了一生的時間在這個繁華的社會拼搏、活著。
  寒風席卷著街道上稀稀落落的枯黃樹葉,一個環衛工人正弓腰拉著垃圾車在蕭殺的街道上前行……
  ……
  “王蠢。”就在王蠢胡思亂想的時候,背后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
  “啊……徐芯。”王蠢連忙站起。
  “謝謝你。”徐芯冷冰冰的眸子盯著王蠢,嘴里雖然說著感謝,卻是沒有絲毫的謝意。
  “……不用。”看著徐芯那冷冰的面孔,王蠢突然意興闌珊。
  “蠢哥,我們剛才堵車了。”艾薇兒似乎看出王蠢的不悅,連忙在一邊扯了一下王蠢的衣袖,附耳低聲說:“她還是個病人。”
  “明白。”王蠢敷衍的點了點頭,他只想快點結束這次見面,因為,劉伯的死讓他有一種時間上的緊迫感,現在正惦記著異空間的野蠻人。
  現在,已經到了下午,王蠢想盡快采購一點物資,在天黑之際早點趕往異空間。
  如果在天黑之際趕往異空間,那么,他距離上次也就是一年三百六十天左右,如果滿了二十四個小時,那就是四百八十天了,時間相差一百二十天,要知道,現在的野蠻人應該處于一個極度危險的時期,別說是一百二十天,哪怕是十二天都極為兇險。
  “你為什么救我?”就在王蠢胡思亂想的時候,徐芯突然問道。
  “我知道你會被車撞……”王蠢退口而出,等他說出口,已經遲了。
  “你知道我會被車撞?”徐芯一愣,臉上眉頭緊皺。
  “是啊,我看一輛渣土車來了,你又在接電話,估計你會被撞。”王蠢說謊堪稱為一絕,立刻臉不紅心不跳的掩飾。
  “哦……”
  看著徐芯那一臉釋然的表情,王蠢長長松了一口氣,不過,他光顧著觀察徐芯臉上的表情,卻沒有注意到艾薇兒臉上一絲令人心悸的目光稍縱即逝。
  “呂嬌是我的朋友嗎?”徐芯突然又問道。
  “……你……你不記得呂嬌了?”王蠢一臉呆滯,他一直以為徐芯已經恢復了對呂嬌的記憶,因為,當初他記得呂嬌特意給他打電話叮囑王蠢配合治療徐芯的病情,卻是沒有想到,徐芯居然連呂嬌也忘記了。
  “我必須要記得她嗎?”徐芯眉頭一皺,一雙明亮的眸子盯著王蠢,犀利無比,仿佛要刺穿王蠢的五臟六腑一般。
  “她是你最要好的閨蜜。”王蠢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發現,徐芯壓根就沒有想起他,她應該是聽到了一些自己過去的事跡,所以讓艾薇兒安排見面。
  看來,自己對徐芯的病情并沒有什么幫助。
  “嗯,我明白了。好吧,麻煩你現在把你救我的過程告訴我一次,謝謝。”徐芯言語雖然禮貌,但是,那聲音之中,總是有一種令人絕望的冷漠。
  王蠢也懶得啰嗦,把那天的過程復述了一遍。
  “謝謝你救了我。”
  徐芯朝王蠢點了點頭后,便大步離去。
  “對不起對不起,她還沒有完全康復。”艾薇兒朝王蠢連連道歉,一臉愧疚的表情,然后,加快腳步朝徐芯追去。
  “……”
  看著徐芯離開的背影,王蠢嘆息了一聲,莫名的想起了蘇雪。
  當初,蘇雪也曾經給王蠢一種高冷的感覺,有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但之后的接觸后,王蠢發現,蘇雪的冷,其實就是一種脫塵的氣質,而事實上,蘇雪是一個很熱心的人。
  和蘇雪的冷想必,徐芯感覺怪怪的。
  而和以前多徐芯比起來,現在的徐芯有著一種骨子里的冷漠,而且,那是一種不同尋常的冷,仿佛刀鋒一般的冷,隨時都有可能刺穿肌膚,穿透靈魂。
  高貴冷艷?
  不!
  幾乎是立刻,王蠢就否決了徐芯高貴冷艷的氣質。
  徐芯的感覺既不同于蘇雪的超凡脫塵的冷,也不同于高貴冷艷的冷,她的冷,很特別……
  殺氣!
  王蠢赫然一震,他突然明白,徐芯身上的冷,更多的是一種凜然的殺氣。
  為什么徐芯會有殺氣?!
  徐家雖然有修真者,但是,在王蠢的記憶之中,徐芯并不是一個修真者,她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而且,她的弟弟徐子嘯也曾經提到過徐家希望徐芯平平安安過普通人的生活。
  一個普通人的女生為什么會突然擁有令人感覺發冷的殺氣?
  只從在異世界去了幾次之后,王蠢對殺氣已經有了一些了解,通常,一些強壯的野蠻人都會擁有一種殺氣,因為,他們長期在那種環境之下生存,本身就會散發出危險的氣息,而這種氣息,也類同于殺氣。
  當然,殺氣是有很多種的,有的是高手與高手過招的殺氣,有的是在千軍萬馬里面磨礪的殺氣,還有一種乃是基因遺傳的殺氣,各種各樣的殺氣通過空氣傳播之后,給人的感覺也是千差萬別……
  ……
  王蠢想了很久,卻是百思不得其解,也懶得鉆牛角尖,便攔了一輛的士,直奔C市最大的超市“大潤發”。
  在超市里面,王蠢又購買了一些物資,特別是買了幾十斤大白兔奶糖在身上,這玩意兒,可是對付鎧甲龍的利器,只要他有大白兔奶糖在手,鎧甲龍就不得不聽從他的召喚。
  當然,王蠢可沒有忘記去一個賣保安器材的地方補充了幾瓶辣椒水。
  對于鎧甲龍那種龐然大物來說,胡蘿卜和大棍必須要同時使用,恩威并濟,才能夠達到最佳的效果。
  對于王蠢來說,他能否在異空間大殺四方,鎧甲龍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