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58 與野蠻人的戰爭


  王蠢站在山上徘徊了一會,感覺下去還是太危險,但是,強烈的好奇心又驅使著他想下去看看那些野蠻人正在忙碌一些什么。
  猶豫再三之后,王蠢想了半天,他決定先試試驅鬼符,看能不能夠召喚一點驅鬼獸在身邊保護自己。
  為了避免把小黑從地球上召喚回來,王蠢用了不同的驅鬼符。
  從山嶺上下坡之后,王蠢找了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念念有詞,開始召喚驅鬼獸。
  蓬蓬!
  蓬蓬蓬蓬!
  ……
  王蠢剛把咒語念完,身邊并沒有出現猛獸,就在他以為念錯了咒語的時候,突然,黑暗的荒原上一陣驚天動地跑步聲,大地都仿佛在顫抖一般,令人膽戰心驚。
  難道驅鬼獸不是憑空出現?!
  旋即,王蠢釋然,這里本身就是異空間,驅鬼獸不可能通過穿越的形式出現,那么,剩下的辦法就只有跑過來了。
  現在的驅鬼獸,應該已經不能稱之為驅鬼獸,應該類似于召喚寵物的形式。
  想到這里,王蠢立刻拋出數十張驅鬼符,逐漸,遠方狂奔的聲音越來越密集,仿佛千軍萬馬在大地上風馳電掣的奔馳一般,令人熱血沸騰。
  雖然早就聽到了震耳欲聾的聲音,但是,足足過了半個多小時,王蠢才看到漆黑的地平線上出現了數十頭體型碩大的猛獸,遠遠看去,就像一頭頭大象。
  其實,因為太遠太黑,又沒有參照物,王蠢是無法知道驅鬼獸的體型,他把驅鬼獸比喻成大象一般的體型,主要是從那些奔跑的聲音判斷,因為,只有體重巨大的野獸才會發出那種轟隆隆讓大地都為之顫抖的雄壯聲音。
  驅鬼獸發出的聲音驚心動魄,但是,它們的速度一點都不滿,風馳電掣,就像一支支黑色的利箭一般,駭人聽聞。
  又過了十幾分鐘,那數十頭猛獸從四面八方狂奔上了山峰的山腳下,掀起漫天的塵土,遮天蔽日的塵土被猛烈的狂風席卷上天,氣勢駭人。
  當數十頭猛獸站在王蠢面前的時候,王蠢已經變得目瞪口呆。
  這些猛獸居然比大象還大。
  當然,如果只是比大象還大,王蠢也不會覺得奇怪,但是,這些猛獸和小黑居然一模一樣,兩者之間的區別是,小黑小了不止一個圈。
  “我操,難道小黑還在處于發育期?”
  想到這里,王蠢不禁莫名慶幸,還好,他召喚的只是處于發育期的小黑,萬一當時召喚出成熟的小黑,想想也太恐怖了,恐怕每次召喚小黑,都要找個合適的地方,要不然,保安宿舍那樓房遲早也要被壓垮。
  “轟轟轟轟轟……”
  在一陣驚天動地的奔跑聲中,數十頭比大象還大一個圈的驅鬼獸跑到了王蠢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圈,每一雙小眼睛里面,都是無比興奮的光芒。
  好威猛啊!
  看著那飛揚的黑色鬃毛在狂風中飄揚,王蠢贊嘆不已,這些驅鬼獸和小黑一模一樣,但是,體型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身上的肌肉一塊一塊,棱角分明,仿佛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特別是那高昂的頭顱,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王者風范。
  和這些驅鬼獸比起來,小黑實在是太嫩太小的,就像幼兒園的小朋友和成年人之間的差距一般。
  最難得的是,這些驅鬼獸雖然體型龐大,但是,并不像大象一般笨拙,身體流暢充滿爆炸性的力量,一看就是敏捷型的猛獸。
  “奶奶的,難怪每次看到小黑的時候總覺得它很幼稚,居然還在曹酥酥身上磨蹭,原來,本就是個還沒有發育完全的小家伙!”
  “你們好!”王蠢硬著頭皮和一群驅鬼獸打了是招呼。
  “嗷嗚!”
  “嗷嗚!”
  “嗷嗚!”
  ……
  一陣地動山搖的咆哮聲,整個山峰都在咆哮聲中發抖。王蠢看到,原本安靜的荒原沙礫之中,突然出現無數的野獸四處奔逃,如同潮水一般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
  我操!
  看著如同潮水一般散開的野獸,王蠢目瞪口呆。
  一直以來,王蠢都以為這死靜的荒原上沒有動物,卻是沒有想到,這看起來坦坦蕩蕩的荒原沙礫之中,居然藏了成千上萬的野獸,最讓王蠢無法理解的是,藏在沙礫里面的很多野獸并不小,它們的體型雖然比不上這些巨大的驅鬼獸,但是,比小黑也差不了多少。
  它們是如何藏在沙礫之中的?
  “嗷嗚……”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頭驅鬼獸跨前一步,低下碩大的頭顱,裂開白森森的牙齒,在王蠢面前搖晃,非常親昵,而且,一雙眼睛之中,自始至終都有一種異常高興的目光。
  難道它們希望成為修真者的寵物?
  王蠢找不到答案,不過,估計也就是這么回事。想必這些驅鬼獸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能夠與修真者的咒語產生聯系,然后借助修真者的法力突破空間的束縛,達到戰場幫助修真者戰斗。
  驅鬼獸為什么愿意成為修真者的寵物,王蠢就無從得知了,畢竟,這種可能性千千萬萬,哪怕讓他推測,都可以推測出無數種可能,譬如,這些驅鬼獸族群受到了遠古的詛咒,或者是它們愿意依附強者,能夠為它們提供保護,或者是為它們提供更好的生存環境之類的。
  無論怎么樣,這些驅鬼獸都是聽他的,這是無須質疑的!
  看著數十頭如同小山一般雄偉的驅鬼獸,王蠢不禁有些得意洋洋,有了這支驅鬼獸部隊,他就不用怕那些野蠻人了,他幾乎可以想象,當他帶著這數十頭驅鬼獸出現在那些野蠻人面前的時候,那些野蠻人會嚇得四散而逃,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走!”
  王蠢大手一揮,意氣風發,當先朝山嶺上大步走去,不過,讓王蠢疑惑的是,數十頭驅鬼獸雖然跟隨在他身后,但并沒有他想象的那種氣勢洶洶的派頭,磨磨蹭蹭,反而有一種害怕的情緒在空氣中彌漫。
  王蠢也懶得多想,在他看來,一頭驅鬼獸怕那些野蠻人是很正常的,畢竟,蟻多咬死象,那些野蠻人動輒就是數百上千,密密麻麻,而且有長矛,但是,他現在有數十頭驅鬼獸,等于是擁有壓倒式的優勢,形勢就大不一樣了。
  王蠢猜測,這些驅鬼獸肯定是吃了那些野蠻人的苦頭,所以,不敢跨越這種山峰,他從地球過來的時候,小黑也曾經提醒過他,不讓他跨越這座山峰。
  當然,王蠢現在自然是不怕了。
  終于,登上了刀刃一般的峰頂,草原上忙碌的人類如同螞蟻一般。
  狂風吹拂,驅鬼獸身上的黑色鬃毛在凌厲的寒風中出現一種極為威猛兇悍的狀態,加上那碩大的體型,令人望而生畏。
  “下去!”
  被一群重達數十噸的驅鬼獸簇擁著,王蠢有一種率領著千軍萬馬的熱血,昂首挺胸,如同那百戰百勝的大將軍,充滿了睥睨天下的豪邁。
  不過,讓王蠢還是有些郁悶的是,驅鬼獸們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威風凜凜,它們出現在山峰的這一邊后,步伐都變得沉重起來,如履薄冰,原本炸開的黑色鬃毛也軟了下來,小心翼翼的跟隨在王蠢的身后,仿佛上刑場一般。
  “振作起來,你們是驅鬼獸!”
  王蠢雖然知道它們暫時還聽不懂人類語言,但是,他還是給驅鬼獸打氣,他相信,只要他帶領著這群驅鬼獸以雷霆萬鈞之勢重現山峰,那些野蠻人必定是要鳥獸散。
  或許是聽懂了王蠢的語言,驅鬼獸們高昂其頭顱,“嗷嗚嗷嗚”的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聲,風云為之變色。
  轟轟轟!
  王蠢率領著他的猛獸大軍浩浩蕩蕩的下山,背后,卷起數十米的沙塵氣勢沸騰。
  世事總是不如人意。
  原本,王蠢以為,他率領著如此龐大的猛獸大軍下山,對那些野蠻人勢必造成巨大的心理震撼,迫使他們四散逃命,但是,事情并不是朝他想象的那樣發展,而是完全相反。
  密密麻麻的野蠻人從四面八方的涌了過來,如同潮水一般,他們似乎根本就不怕體型龐大的驅鬼獸,一個個悍不畏死的圍攏過來,王蠢站在山坡上看,有一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與此同時,王蠢感覺到了驅鬼獸的恐懼,那是一種骨髓里面的恐懼,但是,它們并沒有逃走,而是緊緊跟隨在王蠢的身后,擁擠在一起,龐大的身軀因為太近而發出令人心悸的撞擊聲。
  “奶奶的,玩命啊!給老子沖!”
  王蠢也被激怒了,大喝一聲,拔出手槍,當先往山坡下面沖出。
  王蠢相信,他只需要一個沖鋒,就能夠讓野蠻人潰不成軍!
  此時,雙方的距離已經不到二里,四面八方聚集的野蠻人已經聚集在一起,密密麻麻,就像洪流一般涌向迎面奔下來的王蠢和驅鬼獸,數量達到了數千之多。
  “我操,這是蟻多咬死象的節奏啊!”
  看著密密麻麻潮水一般涌來的野蠻人,王蠢大驚失色。
  此時,王蠢算是明白了為什么強大如驅鬼獸這樣的猛獸為什么會害怕人類,這些人類不僅僅是數量多,而且悍不畏死,最重要的是,他們手中都有長矛作為武器,更何況,他們的敏捷雖然不及驅鬼獸,但彈跳力也極為驚人,躍起兩米高之后傾盡全力投擲長矛,長矛的攻擊力和破壞力是極為恐怖的。
  王蠢相信,他此時沖鋒下去,肯定會給野蠻人造成巨大的傷亡,但是,最終輸的還是他,因為,數十頭驅鬼獸不足以打敗如此龐大數量的野蠻人。
  近了!
  越來越近了!
  王蠢必須要盡快做出決策,因為,一旦進入了野蠻人的長矛投擲范圍,到時候,驅鬼獸肯定有死亡。
  王蠢雖然與驅鬼獸剛剛才接觸沒有多長的時間,沒有建立與小黑那般深厚的感情,但是,他也不想讓一群驅鬼獸白白送死,畢竟,這群驅鬼獸是效忠于他的,哪怕它們害怕野蠻人,也沒有逃走就能夠看出這一點。
  另外,王蠢與野蠻人并沒有仇恨,犯不著犧牲驅鬼獸打一場莫名其妙的仗,而且,這是一場兩敗俱傷沒有勝利的仗。
  百米!
  五十米!
  “我們回去!”
  眼看著野蠻人沖過來,隨著王蠢放緩的腳步,驅鬼獸們也紛紛放慢了腳步,碩大的身體互相擁擠著,亂成一團,原本殺氣騰騰的戰意也消失無形,如果不是王蠢還在前面,驅鬼獸們早就四散逃命了。
  原本希望用驅鬼獸趕走那些野蠻人的王蠢沒有想到居然是這副光景。
  再靠近的,就被納入了長矛的攻擊范圍。
  王蠢嘆息了一聲,就在他準備撤退的時候,突然,眼前出現了令人驚奇的一幕,那些奔跑在前面的野蠻人紛紛放下手中的長矛,五體投地的跪伏在地上,一臉的虔誠之色,嘴里念念有詞。
  隨著前面野蠻人的跪下,后面的野蠻人也紛紛跪下,就像骨牌游戲一樣,一個接一個的趴在地上,如同湖面擴散的漣漪一般,看起來極為壯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