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49 心動期最后的障礙


  “怎么辦?怎么辦?!”
  王蠢也慌了手腳,手忙腳亂的抽出雙手。如果讓歐陽卿卿知道他和歐陽媚媚有“一腿”,歐陽卿卿肯定會殺了他,雖然他并不是真的有一腿,但一旦穿包,歐陽媚媚為了保護自己,肯定會栽贓嫁禍,以歐陽媚媚的人品判斷,這是不用懷疑的。
  “我問你怎么辦啊!這是你的房間好不好?!”歐陽媚媚拉著王蠢就像無頭的蒼蠅一般在幾個房間里面亂竄。
  “你找什么?”
  “我看有沒有地方出去。”
  “窗戶都有防盜網。”王蠢搖頭苦笑,“不如,你就隨便藏一間房吧,你姐姐不會查看的。”
  “嗯……不行不行,這幾個房間都沒有住人,空蕩蕩的,萬一我姐閑得無聊進來看一眼,我一下就暴露了……咦,這個房間有床單,我可以藏床底下。”
  “啊……”
  王蠢還沒有反應過來,歐陽媚媚已經爬進了王蠢睡的床下面,垂落的床單恰好遮擋住了她的身體。
  “小姐,這是我的床,萬一你姐姐到我房間里面來咋辦?”
  “你快點去開門啊,再啰嗦,我姐會懷疑的。”歐陽媚媚探出腦袋壓低聲音催促道。
  “……好吧。”
  王蠢硬著頭皮走到門口,打開門。
  “王蠢。”歐陽卿卿站在門口,雖然是穿著臃腫的大衣,卻其高挑的審身材依然給人一種亭亭玉立的感覺,渾身散發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氣質。
  歐陽卿卿的美麗與歐陽媚媚的美麗是截然不同的——兩人雖然長得很相似。
  歐陽媚媚有著一種青春的朝氣,且帶著一股子叛逆期的妖冶,就像一株盛開的罌粟花,讓人想親近又怕中毒。
  而歐陽卿卿則是成熟,理性,有一種書香氣質,屬于知識女性。
  毫無疑問,兩姐妹是各有千秋。
  看著門口站立的歐陽卿卿,王蠢一陣發怔,腦瓜子里面居然把兩姐妹互相比較起來,腦瓜子里面甚至于出現齷齪的畫面,比較著兩姐妹的身材誰更好,很顯然,成熟的歐陽卿卿更出色,歐陽媚媚太過青澀,感覺好像沒有發育完全。
  “我們就這樣站在門口聊天嗎?”歐陽卿卿微笑道。
  “啊……請進請進。”滿腦子齷齪畫面的王蠢赫然驚醒,連忙把歐陽卿卿讓進來。
  “喝點什么?”王蠢把歐陽卿卿帶到歐陽媚媚坐的地方坐下,隨口問道。
  “咖啡。”
  “啊……忘記了,咖啡喝完了,綠茶紅茶也沒有,只能喝白開水。”王蠢一個激靈,就像機關槍一般連忙道。
  “嗯,那就白開水好了。咦……有客人嗎?”歐陽卿卿看著兩杯還冒著熱氣的白開水。
  “沒有……哦……有個朋友,剛走了。”此時此刻,王蠢想死的心都有。
  “如果不方便,我可以走的。”歐陽卿卿站起,深邃的目光盯著王蠢,仿佛要看穿王蠢的五臟六腑一般。
  “咳咳……真走了,走了……你不信是不是?”王蠢生怕言多必失越描越黑,使出了他的絕招,放下手中的電水壺,走到歐陽卿卿的身邊,一把把歐陽卿卿摟抱在懷里。
  “王蠢,別這樣……”歐陽卿卿頓時渾身無力的軟在王蠢的懷里,欲迎還拒。
  “卿卿……”
  王蠢為了不讓歐陽卿卿有胡思亂想的時間,顧不得房間里面有歐陽媚媚偷聽,抱住歐陽卿卿不松手,大嘴已經覆蓋了上去。
  “唔……唔……嚶……”
  在歐陽卿卿的掙扎之中,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直到王蠢因為呼吸不暢換氣的時候,歐陽卿卿才趁機推開王蠢,而此時,王蠢的一雙手,已經探入了歐陽卿卿的衣襟,萬幸是冬天穿得厚實,解個衣服扣子都要費很多手腳,要不然,此時歐陽卿卿恐怕已經失守了。
  “卿卿……”
  “王蠢,別……我找你有正事的。”一臉羞紅的歐陽卿卿阻止著王蠢的雙手繼續入侵。
  “什么正事?”王蠢見已經岔開了話題,自然也就放心了。
  “這是我們這段時間計算出來的最新數據……你有時間仔細看看,和以前的數據差不多,但有些時間出現的細微的變化……”
  歐陽卿卿打開自己的包,從里面拿出一大疊的資料。
  “嗯嗯,太好了,早就想去你那里拿的。”王蠢大喜,隨手翻閱起來。
  “對了,你代表柳大比賽,可要小心點。”
  “放心,沒有問題的。”
  “這次你的對手可不是一點點的強,聽說,有個歐洲的地下拳王,還有美國的世界拳王都參加了這次比賽……”
  “放心,實在是打不過,我認輸就是,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王蠢嘿嘿笑道。
  “嗯,這個我倒是放心。”歐陽卿卿微笑點頭。
  “……”王蠢無言以對。
  “很晚了,我要回家了,媚媚一個人在家里呢。”歐陽卿卿站起來。
  “哦……我送你。”
  “才幾步路有什么好送的,你早點休息吧。”
  “嗯嗯。”
  王蠢打開門,把歐陽卿卿送到門口。
  “小心點,別逞英雄。”歐陽卿卿回眸一笑。
  “我知道……卿卿,謝謝你關心我,親一口。”王蠢被歐陽卿卿那驚心動魄的笑容惹得色心大起,拉住歐陽卿卿胳膊。
  “別這樣……有人……”歐陽卿卿低垂著頭,一臉嬌羞。
  “那進來親,就親一口。”
  看著歐陽卿卿那嬌羞的模樣,王蠢色授魂與,把歐陽卿卿往房間里面拉,歐陽卿卿居然迷迷糊糊的被拉了進來。
  “呯!”
  房門關上,兩人在門后擁抱在一起熱吻起來,王蠢一雙手攻城略地,探入了歐陽卿卿的衣襟。
  王蠢與歐陽卿卿并不是第一次,雖然歐陽卿卿想要擺脫王蠢,但是,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她根本無力抵御厚顏無恥王蠢的攻勢,也正因為這種原因,歐陽卿卿盡量的避免著與王蠢單獨相處的機會。
  不僅僅是歐陽卿卿,韓冰也是如此,她最怕的就是與王蠢單獨相處,沒有人能夠在一個單獨的環境下抗拒厚顏無恥的王蠢,唯一的辦法就是不給王蠢機會。
  其實,對于任何一個單身的女人來說,拒絕心儀的男人本身就無比的困難,何況本身就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啪!”
  就在兩人意亂情迷的時候,突然,房間里面砸出一個枕頭落在椅子的茶杯上,茶杯摔落在地上,發出一聲刺耳的脆響。
  “啊……王蠢……我要回家了,很晚了……”歐陽卿卿赫然驚醒過來,推開王蠢,手忙腳亂的整理凌亂的衣服。
  “嗯嗯。”
  王蠢瞄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枕頭,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剛才意亂情迷,居然忘記了自己床下還趴著歐陽卿卿的妹妹歐陽媚媚。
  “好險!”把歐陽卿卿送走之后,王蠢背靠著房門,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哼!”
  滿腦袋蜘蛛網的歐陽媚媚早已經從床下鉆出來了,潛伏在房門里面,等王蠢返回,立刻冷哼一聲走到大廳,清理著身上的灰塵。
  “大姐,你沒事砸我的杯子干嘛?”王蠢郁悶的撿起濕漉漉的枕頭,打掃地上的玻璃碎片。
  “我不打破你的杯子,等一會你們就會跑到床上折騰。打破杯子總比看你們av表演的好。”
  “你……”
  “你什么你,別掃了,快點幫我治療!”
  歐陽媚媚一把奪過王蠢手中的掃帚,把王蠢拖到沙發上,迫不及待的解開自己的衣服。
  “你你……”
  王蠢還沒有反應過來,歐陽媚媚已經抓住他的雙手往自己衣服里面塞了。
  “你奶奶……”
  想到今天如果歐陽媚媚沒有來的話,今天就可以與歐陽卿卿共度良宵,王蠢越想越恨,一雙手胡亂的揉捏著……
  ……
  “你干嘛?”歐陽媚媚一臉通紅的看著王蠢。
  “咋了,我在給你治療。”王蠢耍無賴,天下無敵。
  “你……你……你以為我不知道……”歐陽媚媚結結巴巴道。
  “我怎么治療關你個屁事!”王蠢肆無忌憚的揉捏著,“如果不是你,你姐今天肯定會睡我這里……”
  “啊……糟糕!我姐回家了……不行不行,今天不能治療了,我要回家了……放開,我要回家了……”
  歐陽媚媚掙扎著想穿衣,王蠢卻是不松手,一臉得意洋洋的揉捏著。
  “放手!”歐陽媚媚眼眶里面的淚水直打轉。
  “哼,你以為我想幫你治療啊!”
  王蠢自然是不想歐陽媚媚哭哭啼啼的回家,見好就收,收回了雙手。
  “下次你有時間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歐陽媚媚急于回家,一邊慌慌張張的扣衣服,一邊往門外走。
  “愛來不來。”王蠢心中正不爽被歐陽媚媚撞破了好事,自然不會答應。
  “好……好吧……我找你。”
  歐陽媚媚瞪了王蠢一眼,狠狠的頓了一腳,開門出去了。
  “什么玩意兒!我呸!”
  王蠢對歐陽媚媚的印象已經壞到了極點,如果不是歐陽卿卿,他早就不顧一切的上了再說。
  王蠢堅信,像歐陽媚媚這種綠茶婊,如果想上,對方絕對不會拒絕。
  打發走了歐陽卿卿兩姐妹后,王蠢也無心睡覺,干脆盤坐在沙發上修煉。
  “心動期”宛若一道大山一般盤橫在他的修真之路前面。
  心動期是修真的第一個危險階段,心靈出現悸動。蓮花開始結出獨有的心臟,兩顆心的跳躍和對真意的迷茫,是心動期的特點。
  目前,王蠢已經經過了筑基,開光,融合,一直以來都是順風順水的,進來心動期之后雖然進展也很快,但實在是無法突破臨界點。
  所謂的心動,其實就是迷茫。
  王蠢與一般的修真者不一樣,并沒有出現兩顆心臟,但是,其迷茫卻遠遠的超越了普通的修真者。
  從廣義上來講,迷茫是對真意的迷茫,而狹義上講,迷茫其實是指意志力,而所謂的意志力,也是泛指,并非指人的決心之類的,而感情對忠誠度,也是意志力的一種。
  毫無疑問,王蠢對感情絲毫談不上忠誠,他是一個不羈的浪子,一個在花叢中尋覓的蝴蝶。
  如果王蠢純粹的浪子也無所謂,這也是一種意志力的一種,可謂是收放自如,問題是,王蠢有自己的底線,譬如,因為家族的原因,王蠢就不敢上蘇雪;因為歐陽卿卿的原因,他就不敢上歐陽媚媚;因為忌憚老偵察兵,他就不敢親近葉蘭。
  各種各樣的原因,造成王蠢舉棋不定,優柔寡斷,做不到收放自如,而這些,對修真的心動期造成了巨大的影響,讓王蠢在心動期的臨界點遲滯不前……
  ……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