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45 從此君王不早朝

“我還遇到過一次石小寶?”
  “啊……這么巧?”王蠢目瞪口呆。
  “一次我去血族古堡打聽消息,他正在古堡里面當廚師。”許纖纖抿嘴笑道。
  “他當廚師?!”王蠢徹底石化,他實在是無法把石小寶與一個廚師聯系在一起,不過,很有可能英國的中國廚師吃香,石小寶從良改行也不是沒有可能。
  “是啊,我裝成一個貴婦人的女伴到一座血族古堡參加宴會打探消息,結果看到他了,當時我也很驚訝的,不過,后來我就明白了。”
  “明白什么?”
  “第二天,古堡里面一幅名貴的油畫作品丟失了,而且,還不見了一個東方廚師。”
  “……”王蠢無語,這廝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還是干他偷雞摸狗的老本行去了。
  “不久,就查到了下落。”許纖纖繼續道。
  “身份暴露了?!”王蠢身軀一震,精神立刻緊繃。
  “那倒沒有,只是說有一個跨國盜竊組織,人數眾多,分工明確,具體情況誰也不zhīdào,總之,媒體是大肆報道,把石小寶一伙人描敘成了一個跨國盜竊集團,很多博物館和私人收藏都遭到了洗劫,現在,整個歐洲都是草木皆兵。”
  “牛!”王蠢嘖嘖稱贊,他想不到石小寶只是數月之間,居然干出這么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纖纖,我前幾天殺了五個吸血鬼。”
  “啊……五個?!”許纖纖嬌軀一陣顫抖。
  “別怕,我已經幫你殺了他們。”王蠢樓抱住許纖纖柔軟溫暖的身體,輕輕安撫道。
  “五個……這么多……居然五個了……”許纖纖身體依然微微的顫抖著。
  “五個有什么問題嗎?”
  “在沒有特殊的情況下,吸血鬼一般是不會成群結隊出現,因為,成群結隊也就意味著需要大量的食物,而需要大量的食物,也就意味著要獵食大量的人類鮮血,這會給人類社會造成恐慌,會影響到血族的生存環境……”
  “也就是說,他們一次出動五個吸血鬼,也就意味著他們志在必得?!”王蠢問道。
  “是的。”
  “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奶奶的,這里是中國,我就不信他們還能上天!”王蠢惡狠狠道。
  “謝謝蠢哥,蠢哥最好了,不過,我的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許纖纖溫暖柔軟的身子緊貼著王蠢,吐氣如蘭。
  “為什么?”
  “我是吸血鬼,你不是。”
  “……”
  “蠢哥,春宵苦短,難道我們就一直聊天到天亮嗎?”許纖纖一臉羞怯,聲音微不可聞。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王蠢哈哈dàxiào,手指輕輕一彈,一縷língqì熄滅了燈光,房間里面陷入了一陣黑暗之中。
  在黑暗之中,王蠢摸索著脫掉了許纖纖原本就少得可憐的內衣。
  逐漸,窗外的月光照射進臥室,讓房間里面有了一絲朦朦朧朧的光線。
  許纖纖身材高挑修長,或許是因為吸血鬼的原因,皮膚越發白皙滑嫩,青春的色澤具有象玻璃一樣的透明質感。
  脖子十分秀美挺拔,細細的皮膚緊蹦著身體。她吹氣如蘭,清粉撲面,即使看著她手腕上肌膚,王蠢都有熱血沸騰的感覺。
  許纖纖變成吸血鬼后,渾身透露出遙不可及的神秘。
  此刻她正躺在那里,身體一切的一切,無論是多么神秘誘惑,對王蠢來說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一種渴望已久的、即將來臨的、那種觸摸的感覺,象閃電一樣激蕩著王蠢全身的神經。望著她凹凸起伏的身體,王蠢覺得一陣陣眩暈,黑暗之中,他已經看到了她那一絲不掛身體的輪廓。
  王蠢緊緊擁抱著許纖纖豐腴的上半身,讓她的臉挨著他的臉。一股女人身上特有迷人的氣味,立刻就溶化了他。他貪婪地用臉和嘴唇撫摸著她臉上、脖子上滑嫩的肌膚。當王蠢的嘴唇挨著她的嘴唇的時候,他的感覺怪怪的,他覺得用舌頭添她的嘴唇、還有鼻子、長長的睫毛以及清澈的眼睛是最美妙的。
  舌頭的感覺和嘴唇的感覺是不同的,各有特色。她臉上每一個部位讓王蠢的感覺都是不同的……
  ……
  “嚶……”
  房間里面響起一陣蝕骨銷魂的呻呤。
  一個干柴,一個烈火。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
  第二天,天色大亮,通宵達旦的王蠢才醒來。
  當然,累得半死的王蠢可不是自己醒來的,而是被柳大五虎叫醒的。
  柳大五虎在校門口等了王蠢一會兒,沒有等到王蠢,便撥打電話,結果王蠢的電話也關機了,五人沒有辦法,只好跑到保安宿舍尋找王蠢。
  被一陣劇烈的敲門聲驚醒后,赤身裸體的王蠢一下就從床上彈起,聽到爬山虎曾兵的聲音之后,這才放心下來,應了一聲讓他們稍等之后,又連忙鉆進暖和的被窩。
  “唔……蠢哥……這么早干嘛?”許纖纖慵懶無力的舒展玉臂,攬住王蠢雄壯的身體。
  “我這些天都有任務,要帶一幫子學生比賽。”王蠢嘿嘿笑著抱住許纖纖嬌柔的身體。
  “那你先去吧,我還睡一會兒……啊……”許纖纖感覺到了王蠢侵入,發出一聲銷魂的聲音。
  “還早,別急。”
  “蠢哥,你真壞……”許纖纖嬌喘連連。
  “沒事,我很快的。”
  “不行,不能快!”許纖纖媚眼如絲,伸展一雙光滑玉臂環抱住王蠢寬厚的肩膀。
  “……”
  ……
  “你搞什么鬼?我們都遲到了!”看著頂著兩個黑眼圈的王蠢,等得火冒三丈的爬山虎曾兵沒好氣的吼道。
  “酒是穿腸的毒藥,色是刮骨的鋼刀……”
  王蠢嘀嘀咕咕自言自語跌跌碰碰的沖出門,感覺雙眼發黑,雙腿發虛,連忙催動língqì運轉了幾個周天,這才好一些。
  柳大五虎自當王蠢是在胡扯,簇擁著王蠢一路急急忙忙的趕到馬路邊,攔了兩輛出租車直奔C市體育館。
  等六人趕到體育館的時候,體育館已經是人流如潮。
  和昨天的比賽比起來,觀眾多了幾倍,草坪周圍已經站滿了人,很多人站在遠遠的觀眾席看,很顯然,C市的百姓都被電視上面轉播的一些畫面所吸引了。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是第一屆太陽山武林大會,為了一炮打響,這次太陽山武林大會除了半決賽和決賽是要門票的之外,其余的比賽都是免費參觀的。
  六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jìnqù,坐到選手的位置。
  此時,比賽正在進行,三座擂臺上正打得熱火朝天,不時響起驚天動地的掌聲。和昨天的掌聲比起來,根本不是一個位面,在王蠢看來,這種氣氛,已經快趕上中國足球隊世界杯進球了。
  “你們怎么才來?”王蠢剛坐下,蘇雪就走了過來,緊皺眉頭的看著王蠢。
  “我……我……”王蠢老臉一紅,一時之間不zhīdào如何回答。
  “幸好你們上午沒有比賽,要不然,直接就開除你們的參賽資格了。”蘇雪自然是不zhīdào王蠢昨天晚上和一個吸血鬼通宵達旦的“戰斗”,低聲抱怨。
  “下次不會了,下次不會了。”王蠢訕訕道。
  “王蠢,有好消息。”蘇雪傾下身子,附耳道。
  “什么好消息?”感受到蘇雪身上的馨香,王蠢心神一蕩,暗自遺憾,如果是夏天,蘇雪這個姿勢,恰好可以看到頸下風光,可惜可惜!
  “學妹,請坐。”王蠢身邊的大錘虎很禮貌的起身讓開,卻是不zhīdào,王蠢已經恨得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操了一遍。
  “謝謝。”蘇雪微微點頭,很坦然的坐下。
  “快說快說。”心里罵著大錘虎的王蠢一把抓住蘇雪的柔荑問道。
  蘇雪微微掙了一下手,奈何王蠢死死的抓住,臉上一紅,也懶得掙脫,任憑王蠢握住自己的手。
  “昨天的比賽效果非常好。”蘇雪聲音之中有一絲興奮。
  “我zhīdào。”王蠢看了一眼周圍狂熱的觀眾。
  “政府決定追加資金,而且,已經有很多廣告商贊助商正在聯系新東方武校了。”
  “啊……哈哈哈……那我們可不是發財了……咦,對了,太陽山武林大會可是由吳雄他們主持的,我們新東方武校有好處嗎?”
  “笨蛋!他們只是主持,又不是法人代表,組織的法人還是新東方武校,要簽什么廣告和贊助什么的,還不是要找我們學校?”蘇雪有點高興過頭,親昵的戳了一下王蠢的額頭。
  “哈哈哈……對對,我們可是法人,嘎嘎嘎嘎嘎……”王蠢興奮得手舞足蹈,雙手捧住蘇雪的臉,狠狠的親了一口。
  “你干什么啊!”蘇雪拍了一下王蠢,把王蠢推開,一臉羞紅。萬幸,此時人們都盯著擂臺上,沒有人注意到兩人的親昵動作,就連身邊的柳大五虎也因為太過投入看比賽而渾然不覺。
  不過,有一個人看到了這一幕——王漢朝。
  王漢朝坐在吳雄的另外一側,中間是政府的一些重量級人物。
  當王蠢坐下之后,王漢朝自始至終都盯著王蠢的一舉一動,王蠢對蘇雪的每一個動作,包括蘇雪對王蠢的親昵動作,都落入王漢朝的眼里。
  王漢朝一臉平淡,一種令人發冷的平淡。
  “王蠢,別亂動,這里很多人看著呢。”蘇雪抓住王蠢的雙手,壓在自己的腿上。
  “嗯嗯。”王蠢趁機在蘇雪的腿上磨蹭。
  “目前,已經有三十多個品牌正在與新東方武校洽談合作。”
  “三十多個?”王蠢瞪大眼睛。
  “是啊,有運動品牌的衣服,鞋子之類的,還有形象發型化妝之類……”
  “暈死,運動品牌的衣服鞋子還說得過,形象化妝來湊什么熱鬧?”王蠢一臉茫然。
  “蠢哥,拜托,你可是奸商!你想想,這么多的武林人物比賽,如果給他們化妝,道士更像道士,和尚更像和尚,會有多大的傳播效果?”
  “……”
  “除了化妝,還有很多呢,有地板磚,室內設計,工藝品設計,譬如,什么佛珠,發髻,如意,桃木劍這些小玩意的公司,他們都可以借助這次比賽挖掘市場……”
  “這么牛叉!”王蠢大張著嘴。
  “牛叉的還有很對了,慢慢的,商機只會越來越多,等到半決賽和決賽的時候,那才是搶錢的時候。這一次,真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哈哈哈哈哈……我們發財了發財了啊,吳雄那廝如果zhīdào了,恐怕要氣個半死啊……哈哈哈哈……”王蠢得意忘形的dàxiào,萬幸此時掌聲如雷,沒有人注意到他,哪怕是看到,都以為他是因為看比賽而失態。
  “你先別得意太早。”蘇雪似乎覺得自己也有點失態,收斂心神,松開王蠢的手端坐。
  “怎么啦?”王蠢一愣,生怕蘇雪一盆冷水把他的發財大夢給潑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