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39 做壞事的報應

面對死纏亂打的肉球道士,王蠢也沒撤了,老老實實的帶著肉球道士回到了學校的保安宿舍,然后鎖上房門,偷偷摸摸召喚出小黑,把劍拿出來后,立刻趕走小黑,讓王蠢奇怪的是,小黑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居然不像以前那樣磨磨蹭蹭,立刻就離開了
  “給你。”王蠢開門出來,把飛劍遞給肉球道士。
  “你是不是藏了什么妖怪!為什么貧道感覺到了一股妖氣?”肉球道士接過飛劍,立刻抽出長劍,一個箭步沖入王蠢的臥室,上上下下每一個角落都搜索了個遍,卻沒有絲毫的發現。
  “你就是妖怪。”王蠢心虛的大罵。
  “貧道以后就睡這個床。”肉球道士取下背上的包袱放到另外一張空床上。
  “喂喂,你什么意思?”王蠢一呆。
  “師父說了,讓我要盯緊你,一旦你有絲毫的風吹草動,他就會施法把你送走。”肉球道士威脅道。
  “……”王蠢大張著嘴。
  “你得給我房門的鑰匙。”肉球道士放好包袱之后,坐到床上,伸了伸懶腰,一臉疲倦的樣子。
  “大哥,這里是保安宿舍,不是我的家。”王蠢欲哭無淚。
  “師父說你的本事很大,沒有你解決不了的事情。還有,師父說你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你這是還債。”
  “師父師父……你他媽的就能不提你師父嗎?!”王蠢感覺胸腔中有一股莫名的邪火,他感覺自己是上了那老道士的當,故意讓他搶走飛劍,然后抓住把柄威脅他。
  “我師父是這么說的。”肉球道士脫掉鞋子,盤坐在床上,開始打坐。
  “啊啊啊啊……”
  王蠢感覺自己會發瘋,抓扯著自己腦袋上的頭發沖出了門。
  “你跑不掉的,如果你敢跑,師父就會花十年的壽元把你送走……”
  就在王蠢開門離開的一瞬間,背后傳來肉球道士那喋喋不休的聲音。
  王蠢出去兜了一圈后沒地方可去,又回到了保安宿舍,讓王蠢吐血的是,肉球道士已經把他床上的被子搬得只剩下冰冷的床板了,而肉球道士則是躺在床上正在呼呼大睡。
  “喂喂,你把我的被子搬走了,我睡哪里?”王蠢氣急敗壞的把肉球道士叫醒。
  “師父說,讓我對你不用客氣。”肉球道士睡眼蓬松的嘀嘀咕咕。
  “……”
  自作孽不可活!
  報應啊!
  王蠢心中哀嚎追悔不已,如果早知道這樣,打死他也不會落井下石搶走那老道士的飛劍。
  此時,王蠢嚴重懷疑,這肉球道士是那老道士派來報復他的。
  看來,江湖上流傳的三不惹要改成女人摸惹,老人莫惹,道士莫惹!
  直到現在,王蠢還不知道,他的噩夢才只是一個開始。
  肉球道士睡醒之后,開始收拾保安宿舍的衛生,這讓王蠢大是欣慰,不過,接下來,肉球道士開始把包袱里面的祖師爺畫像和一些亂七八糟的香爐燭臺搬出來后,他才意識到,肉球道士早就做好了安營扎寨的準備。
  肉球道士壓根就無視王蠢的存在,按照他的意志,把整個保安宿舍弄成道觀模樣之后,便找王蠢要了鑰匙,順便還找王蠢要了一筆錢,那要錢的動作坦蕩得讓王蠢都不好意思拒絕。
  就在王蠢琢磨著肉球道士會干什么的時候,一會兒,肉球道士就喲呵著回家了,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兩個雜貨店的老板,搬著一大堆的鍋盆碗盞等物,液化氣灶液化氣罐一應俱全,還有一些面食雞蛋植物油之類的……
  ……
  “你這是干什么?”王蠢看著忙碌的肉球道士忍不住問道。
  “做飯吃。”
  “為什么不在外面吃?”
  “外面有葷油。”肉球道士搖了搖胖腦袋,低頭安裝液化氣罐,看那嫻熟的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次干這活兒。
  “茅山道教是正一道符箓派,茅山是正一派道教的主要道場。道教分為全真道與正一道兩大系統。全真派的道士出家,在宮觀內過叢林生活,不食葷,重內丹修煉,不尚符箓,主張性命雙修,以修真養性為正道;正一派道士一般有家室,不忌葷,以行符箓為主要特征,比如畫符念咒、驅鬼降妖、祈福禳災之類的,你為啥不吃肉?”因為王蠢研究符箓,對茅山道術有些了解,從肉球道士所掛的祖師像已經可以肯定,他乃是茅山道士。
  “非也非也!時至今日,偶爾出現的所謂茅山法門多見于附道外道的民間巫術。茅山道士多是以捉鬼降妖而名聞于世的,殊不知茅山宗的教義精華卻跟這些毫無瓜葛。之所以會這樣的名聲,一則是后世弟子為了騙吃騙喝,而愚弄鄉民所至,二則是那些無知信徒們夸大其詞,以訛傳訛造成的結果。”
  “……由于清帝寵信佛教密宗,道家的傳承在此時期受到了執政者的極力排斥。尤其自清以后,近代科學的興起,更是讓道家的發展走上了絕境。道門子弟也大都由此沉淪,以至真正的道士越來越少,反而那些假道士、真神棍們卻越發的猖獗起來。導致門人不思進取,整天里只知裝神弄鬼的騙人錢財,直把個好端端的茅山宗弄的面目全非、烏煙瘴氣。”肉球道士清了清嗓子繼續道。
  “你還不是裝神弄鬼。”王蠢嗤之以鼻。
  “師父說過,貧道將會把本門發揚光大!”肉球道士一臉嚴肅,一字一頓道。
  “就你!”王蠢瞄了一眼一身肥肉的肉球道士。
  “師父說……”
  “好了好了,一句話,我晚上有沒有飯吃,如果沒有,我就出去吃了。”
  “當然有。”
  “好好……”
  王蠢頓時大喜,讓肉球道士住在這里也不錯,就當多了個廚師。就在肉球道士做飯的時候,王蠢出門一趟,買了一些床上用品,又幫肉球道士買了一些生活用品過來。
  王蠢估摸著,肉球道士應該住不了多久,干脆好好招待,免得回去了在他師父面前說壞話。
  此時,王蠢已經覺得那老道士深不可測,居然知道把他送到秦朝。
  不得不說,老道士的威脅還是很有用的。
  如果是以前,王蠢自然是無所謂,反正是孤家寡人,去秦朝就去秦朝,但現在他可是腰纏萬貫的修真者,自然是不想去秦朝亂世,與那殺人如麻的秦始皇相見。
  俗話說,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
  王蠢回來的時候,肉球道士的飯已經熟了。
  讓王蠢大開眼界的是,肉球道士的廚藝絕對是一流的,雖然沒有大魚大肉,全部是素,但是,他硬是把一桌子素菜做出了雞鴨魚肉的味道,最難得的是,不僅僅是味道好,色香也是俱全,令人食指大動,王蠢吃得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看著吃的滿頭大汗的肉球道士,王蠢終于明白肉球道士為什么這么胖了。
  “我覺得你要減肥了。”王蠢善意道。
  “我師父說能吃是福。”
  “……你師父是對的。”看著把湯湯水水都掃蕩干凈的肉球道士,王蠢無力吐槽。
  肉球道士非常勤快,吃飯完畢,立刻洗刷,把房間首飾的干干凈凈,一塵不染,就連窗戶上的玻璃都擦了一遍又一遍,幾遍下來,王蠢感覺整個房間都在散發出毫光。
  在肉球道士打掃衛生的時候,王蠢與之閑聊才知道,肉球道士是個孤兒,二歲多的時候就被老道士收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養大,因其胖乎乎的,取名肉球,之后,一直生活在道觀里面,每天就是燒香撞鐘沒呢過,做飯打掃衛生,懵懵懂懂就長大了。
  老道士并沒有讓肉球道士出家的意思,但是,肉球自幼耳濡目染,對道家修行非常感興趣,閑暇之余,便纏著老道士學習符箓道法,老道士沒有辦法,這才教了他幾招,這一教,便一發不可收拾,結果,肉球便成了肉球道士。
  王蠢發現,和肉球聊天很舒服,因為,他似乎遵循著事無不可對人言的原則,問什么說什么,坦坦蕩蕩,無一隱瞞,這讓王蠢很是慚愧。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肉球所居住的道觀并不是在茅山,只是在一間鄉野小道觀里面,周圍的供奉很少,生活艱難,老道士和肉球為了補貼生活,經常還要采摘一些野菜賣給一些飯店……
  ……
  “肉球,你的符箓和道法很厲害?”王蠢聽到符箓道法,立刻來了興趣。此時王蠢已經和肉球約好了,不用道士稱呼他,肉球也不用貧道自稱了,畢竟,肉球壓根就不像一個道士。
  “沒有你厲害。”肉球搖了搖頭。
  “你知道我厲害?”王蠢一愣。
  “我不知道,但師父說你很厲害。”肉球一臉誠懇。
  “我厲害個屁!對了,你會煉丹嗎?”王蠢問道。
  “煉過一段時間,但師父沒錢,煉不下去了。”肉球老老實實的回答。
  “哈哈哈,我們終于有共同愛好了,這樣吧,我提供藥材資金,你負責煉丹。”
  “可以,不過,你要把玉簡送給我。”肉球從窗戶上趴下來,一雙小眼睛盯著王蠢,射出狂熱無比的光芒。
  “啊……”王蠢一臉驚駭,差點從椅子上跌在地上。
  “別驚訝,師父讓我來跟著你就是為了那玉簡。師父說,我們道觀里面也沒有什么鎮觀的寶貝,如果你那玉簡送給了我們,我們道觀以后就有壓箱的寶貝了,對道觀的興盛很重要。”
  “奶奶的,厲害,厲害!”王蠢抹著額頭上的汗水。
  “師父說他不厲害,不過,剛好能夠把你送走。”
  “肉球,你要記住,蠢哥最恨別人威脅,你以后再用師父威脅我,就別怪我不客氣!”王蠢咬牙切齒道。
  “你欠我們的。”
  “我什么時候欠你們的?”
  “我師父自損壽陽救你一命,你卻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恩將仇報,所以,這是你欠我們的,你要還,要不然,你的后人會世世代代為娼為奴。”
  “啊啊啊啊啊……為娼為奴,不用這么狠毒吧!!好吧,我錯了……嗚嗚……我現在接受懲罰,這是玉簡,我送給你,你可以走了……”王蠢看著一本正經的肉球,想死的的心都有。
  肉球的一本正經和王蠢假裝的一本正經可是不一樣,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
  王蠢的一本正經和正氣凜然多是偽裝出來的,而肉球則是骨子散發出來的正氣,那看似滑稽的矮胖樣子里面,卻是散發出令人敬畏的正義感。
  現在,王蠢已經不想利用矮胖子煉丹了,只要快點把他打發走,免得看著礙眼。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