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36 摘下眼鏡的秘書


  “莫書記。”
  “是莫書記。”
  一群保安里面有人認識莫書記,立刻紛紛打招呼,一臉諂媚之色。
  “不關你們的事,就是他!”
  莫書記指著坐在椅子上烤火的王蠢,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王蠢的身上。人們自然是不知道莫書記被王蠢扇了兩耳光之后,立刻電話召集人馬報復王蠢。。
  “咋了?猴子叫援兵來了?”
  王蠢嘿嘿笑著站起來,取下頭上的帽子,慢吞吞的走出去。
  “就是他,打死了我負責!”
  莫書記大手一揮,惡狠狠的咆哮,立刻,一群提著鐵棍的混混紛紛圍攏了過來
  “慢慢……你……你是蠢哥?”
  就在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嗎,一個穿著皮衣的混混張開雙臂,攔住眾人。
  “咦,你認識我?哦……我想起來了,你是板凳哥的兄弟,上次還幫我開過車!我記得你的名字,叫何平!”王蠢哈哈大笑。
  “對對,我是何平,謝謝蠢哥還記得我。”那混混見王蠢居然還記得他,頓時一臉受寵若驚,把鐵棍遞給身邊的混混,走到王蠢面前,親熱的握住王蠢的手。
  “當然記得,你是板凳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蠢哥,是怎么回事?”何平一臉討好的問道。
  “沒什么事,我吃粉吃得好好的,旁邊好多空位子他不坐,非要讓讓開。”王蠢聳了聳肩。
  “是這樣的嗎?”何平回頭一臉陰沉的看著另外一個混混。此時,所有的混混都垂下了鐵棍,他們都看出,今天這場架是打不起來了,因為,何平就是他們的老大,板凳哥則是何平的老大,而面前這個保安,卻和板凳哥是朋友。
  此時,所有的混混看向王蠢的目光都變成了敬畏之色,要知道,他們只是社會最底層的混混,對于他們來說,板凳就是神話一般的人物。
  “姐夫……”那混混一臉尷尬的看著莫書記。
  “喂喂,你們什么意思?管什么原因?給我打啊!打死了我負責!”莫書記見一群混混突然住手,反而攀起了親戚,頓時大怒。
  那喊莫書記姐夫的混混目光又落在了何平的臉上,一臉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表情。
  “蠢哥,只要你一句話!”何平冷冷的看一眼莫書記,對王蠢道。
  “算了,不想你們兄弟反目,兄弟們散了吧,這事兒,我自己來!”王蠢搖了搖頭。
  “好的,蠢哥,有什么是盡管說,我這一百多斤,就是蠢哥的了。”何平拍著胸膛道。
  “一定一定,那天有空了,叫上板凳哥喝一杯。”
  “好好,我等著蠢哥召喚。”何平頓時大喜,如果王蠢能夠在板凳哥面前美言幾句,他的未來將是一片光明。
  “帶你的兄弟走吧,這里是柳大,我要肩負柳大的保安工作。對了,還有,給江湖上的兄弟傳個信,別讓他們在柳大鬧事。”
  “好好,以后誰敢在柳大鬧事就是和我小平哥過不去!”何平的胸膛拍得山響。
  “先謝謝了。”
  “兄弟!”何平轉身走到莫書記小舅子身邊,壓低聲音道:“我把你當兄弟,如果你把我當兄弟,這破事兒你就別管了,如果蠢哥掉了一根汗毛,別說我何平,到時候,板凳哥和刀哥都饒不了你……好吧,告訴你也無妨,刀哥和板凳哥都尊蠢哥是老大的。”
  聽到何平最后一句話,莫書記的小舅子臉都白了。
  何平朝王蠢點了點頭,大手一揮,帶著一群混混浩浩蕩蕩的離開,留下莫書記的小舅子一臉變幻不定。
  “這就是你的一群兄弟?”莫書記一臉諷刺的看著他一臉慘白的小舅子。
  “姐夫……”小舅子緊咬牙關。
  “還知道我是你的姐夫……”
  “呯!”莫書記的小舅子突然一鐵棍打在莫書記的腿上,莫書記猝不及防,“啊!”的一聲慘叫倒在地上。
  “蠢哥,夠了沒有?”莫書記的小舅子看著王蠢。
  “……”王蠢一臉愕然。其實,不僅僅是王蠢一臉愕然,周圍圍觀的保安都是一臉目瞪口呆。
  “呯!”
  莫書記的小舅子又是一鐵棍砸在莫書記的腿上,這一棍,砸得極狠,聽到了“咔嚓”一聲骨折的聲音,莫書記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蠢哥,夠了沒有?!”莫書記的小舅子問道。
  “算了,不和他一般見識,帶他去醫院吧!”看著地上疼得打滾的莫書記,王蠢突然有點意興闌珊。
  “謝謝蠢哥!蠢哥,我是何平哥的兄弟,蠢哥有什么事情,招呼一聲就是。”
  莫書記的小舅子道謝之后,扔下鐵棍,彎腰扶起地上的莫書記,此時莫書記疼得大汗淋漓,也顧不上罵小舅子了,兩人攙扶著走到校園門口,攔了一輛的士上車直奔醫院。
  “小兔崽子,老子叫你幫我報仇,結果被你把腿打斷了,早知道,我就報警抓他了!”上了車之后,莫書記發瘋一般的破口大罵。
  “姐夫,我是為你好,我打你,最多也就是兩鐵棍,骨折了養段時間就好了,如果事情鬧到板凳哥和刀哥那里去了,你這兩條腿就保不住了。”
  “我呸,還有沒有王法,我可是柳大……”
  “姐夫,你天天上班,不知道黑道,其實,你只要隨便問一個人就知道板凳哥和刀哥是什么人了。”小舅子苦笑道。
  “隨便問一個?好好,我就隨便問一個,喂喂,司機師傅,你認識刀哥和板凳哥嗎?”莫書記氣急敗壞的問道。
  “你們是說的搞沙礫工程和酒吧看場的刀哥和板凳哥嗎?”的士司機問道。
  “是的。”小舅子道。
  “我們c市還有人不認識他們嗎?咦……怎么啦!你們惹上他們了?好吧,別人惹上一個就要燒香拜佛,你們倒好,一下就惹上了兩個殺星,別去醫院了,趕快跑路吧。”的士司機在后視鏡里面的目光充滿了憐憫之色。
  “……”莫書記張了張嘴,硬是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
  王蠢并不知道莫書記與他小舅子之間的事情,不過,他也正在回味剛才事情。
  毫無疑問,如果沒有板凳的手下何平,一場斗毆不可避免。當然,對于修真者王蠢來說,像莫書記這樣的人,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如果他不是修真者呢?
  想到這里,王蠢不禁苦笑,他想起了當初在希臘神話因為買馬而得罪陳經理的事情,那可真是如同喪家犬一般惶惶不可終日啊!
  不用猜測就可以想到結果,如果沒有板凳,他也不是修真者,那么,他今天將是一頓暴打,之后,還會被開除工作。
  第一次,王蠢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勢力的好處。
  突然之間,王蠢有一種赫然開朗的感覺,難怪那些大家族大門派挖空心思也要在世俗建立自己的勢力。
  在以前,蘇雪不止一次和王蠢提到一些大家族在俗世培植的勢力,但王蠢一直都是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只要自己有著足夠的個人實力,外界的勢力根本就無所謂。
  人是群居性動物,無論在什么時候,都需要與別人交流,而在交流之中,勢必要發生很多矛盾,而一些矛盾,如果通過勢力處理,可以少惹很多麻煩,而個人的實力,更多是最后的手段。
  在江湖上行走,有一句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其實就是勢力的詮釋,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也是有個限度的,一個人可以打贏五個人,或者十個人,乃至于百個人,但是遇到千人萬人呢?如果遇到國家的力量怎么辦?
  很多厲害的人物,在國家的機器面前不堪一擊,哪怕是能夠靠個人的實力保護自己,也不能保護自己的族人。
  此時,王蠢也算是徹底的明白了一個修真者對家族的重要性。
  一個修真者對于一個家族的作用其實并不大,但是,在生死存亡的時候,一個修真者足以拯救一個家族。
  打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有人想用卑鄙的手段打擊一個家族,那么,他必須首先要考慮這個家族背后的修真者。
  可以想象,當一個巨大的家族被人以不光彩的手段打擊而造成重大損失后,那這個家族背后的保護神修真者的報復肯定是血腥殘酷的。
  對于一些家族來說,修真者就是一顆巨大的核彈,他更多的作用是威懾敵人,讓敵人不要輕舉妄動。
  在世界上,有很多土豪因為不知道世界上有修真者而惹上一些世家,被秋風掃落葉一般鏟除……
  ……
  “滴滴滴滴滴滴……”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王蠢的遐想。號碼是韓冰的電話。
  “韓校長。”王蠢接通電話。
  “你為什么還沒有來?”韓冰問道。
  “啊……還來干什么?”王蠢一愣。
  “我們不是約好了嗎?”韓冰聲音里面有一絲責怪。
  “咳咳……我以為在牛肉粉館見到后就不用去了。”王蠢尷尬的笑了笑。
  “還有很多細節要交代。”
  “嗯嗯,我馬上就過來。”
  “好的。”
  王蠢掛斷電話后,立刻起身往校長辦公室走去,在離開之后,保安室氣氛立刻熱鬧非凡,紛紛聊到剛才的事情,言詞之間,對王蠢充滿了好奇和敬佩,畢竟,不是誰都敢得罪莫書記的。
  當然,保安們更多的是猜測王蠢的身份,最后,大家給出了一個結論:王蠢乃是某黑道大哥的私生子。
  得出這個結論后,保安們也終于明白了為什么蘇雪呂嬌這些美女都會圍繞著王蠢轉……
  ……
  王蠢做夢都不會想到一群同事的想象力居然如此的豐富,此時,他正在韓冰的辦公室里面百般無聊的等待。
  韓冰臨時開會去了,估計要一會兒回來,交代秘書讓王蠢等一會。
  “婷婷,把你眼鏡給我看看。”無聊的王蠢盯上了正在辦公室忙碌的韓冰秘書莫婷婷。
  “干嘛?”
  “我就看看材質。”王蠢一本正經道。
  “哦……”
  如果是文靜和石小寶,看到王蠢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就知道沒好事,可是,單純的莫婷婷不知道,她放下手頭的工作,一臉狐疑的把眼鏡取下遞給王蠢。
  “果然果然!”王蠢接過莫婷婷的眼鏡后,卻不看,反而盯著莫婷婷的臉贊嘆不已。
  “我臉上有東西嗎?”莫婷婷被王蠢看得忐忑不安,不停的用手摸著臉蛋。
  “不是,我只是確定一下你摘下眼鏡后會不會更漂亮,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摘掉眼鏡后,漂亮多了,你看你看,細細的柳葉眉,長長的睫毛,水汪汪的大眼睛,太漂亮了……”王蠢搜腸刮肚的用一些好聽的詞形容莫婷婷的眼睛。
  “給我。”莫婷婷頓時一臉羞紅,找王蠢要眼鏡。
  “讓我多看看嘛。”王蠢自然不給。
  “給我給我。”莫婷婷伸手奪眼鏡,卻被王蠢順勢一拉,一下就拉到了懷里,莫婷婷頓時一臉通紅,爬起來后,一把奪過眼鏡戴上,再也不理王蠢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