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33 痛打落水狗之巧取豪奪

對付吸血鬼,除了一些特別制造的武器,譬如十字軍桃木釘之類的,最好的辦法還是用火燒和割掉腦袋。
  當然,無論是火燒還是割掉腦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吸血鬼可不是吃素的,他們可不會老老實實的呆在一個地方不動讓你火燒或者砍點腦袋。
  其實,別說是吸血鬼,哪怕是你要刀砍普通人,要想砍到脖子都不容易,因為,人類的本能都會保護住這個脆弱的位置,更何況是兇悍兇猛的吸血鬼。
  “他們是吸血鬼?”老道士被王蠢提醒之后,手中的拂塵一輪,在空中形成一道屏障,硬是擋住了那凌空撲過來的吸血鬼,如同面前有一張巨大的盾牌。
  “道長,難道你不看吸血鬼電影嗎?這幾個家伙嘴里都有尖牙,而且是西方人的面孔,一看就是吸血鬼好不好!”王蠢心中一陣哀嚎,這老道士估計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老腐朽,這么明顯的吸血鬼特征都看不出來。
  “貧道不看電影。”
  “……”
  “桀桀桀桀……”
  被老道士一劍穿心的吸血鬼被拂塵揮退之后,另外四個吸血鬼同時動了,發出一陣令人膽戰心驚的笑聲,貼著地面朝道士撲了過來,那箕張的指頭在空中,居然發出尖銳的破空聲,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大膽妖孽……大膽吸血鬼,居然敢在神州大地橫行,受死吧!”
  道士一聲暴喝,手中浮塵在空中畫了一個巨大的圓,突然之間,偌大的空間,好像被一個巨大的玻璃瓶罩住一般,外面的景物,也變得虛無,有一種凸鏡的錯覺。
  一陣萬籟俱靜的感覺。
  王蠢發現,遠處的汽車鳴笛聲音都聽不到了,很顯然,這虛無的玻璃瓶,應該是隔絕外界的聲音,免得因為戰斗驚動人類。看來,這老道士很可能是專門在俗世斬妖除魔的修行者。
  果然!
  就在王蠢猜測的時候,道士右手輕輕一抖,不計其數的符箓憑空射向五個吸血鬼,發出呼嘯的破空聲,聲勢駭人聽聞。
  “轟轟轟轟轟轟……”
  一陣劇烈的轟鳴聲想起,空氣中氣浪翻滾震蕩,五個吸血鬼被炸得東倒西歪,不過。
  與此同時,道士背后的飛劍再一次出鞘,開始追割吸血鬼的腦袋。
  這幾個吸血鬼顯然是初次和東方的道士戰斗,有點不適應這種法寶的戰斗方式,被逼得上躥下跳,不過,他們見識過飛劍的威力后,都心生警惕,飛劍割到他們的腦袋并不容易。
  饒是如此,五個吸血鬼的日子也不好過,只是數息之間,身上便被飛劍刺得千瘡百孔,狼狽不堪,原本好端端的衣服上面,留下無數觸目驚心的破洞……
  ……
  “這他媽是傳說中的飛劍嗎?!”王蠢大失所望,在他的想象中,飛劍應該是千里之外取人首級如同探囊取物般容易,而現在,那飛劍來來去去的刺,效率極低,而且,速度也越來越慢了。
  速度越來越慢!
  突然,王蠢意識到有點不對,連忙朝道士看去,只見原本屹立如山的道士身體似乎在顫抖,長長的道袍就像抽風一般,而且,他那拿著拂塵的手正做著一個古怪的姿勢。
  很顯然,道士是在驅使那柄飛劍戰斗,但他似乎對控制飛劍戰斗有些力有未逮,且透支的體力,已經出現了敗相。
  正如王蠢猜測的那樣,五個原本狼狽不堪的吸血鬼似乎看出了端倪,開始悍不畏死的朝道士沖擊,道士則是不停的用拂塵在胸前布置成無形的障礙,此時,那柄飛劍已經無法對五個吸血鬼造成致命的威脅了。
  嗤嗤嗤嗤……
  吸血鬼的每一次撞擊,都讓空氣一陣震蕩,就像在撞擊一堵厚厚的城墻一般,大地都在顫抖。
  吸血鬼與道士雖然沒有接觸,但依然給人一種驚心動魄扣人心弦的感覺,因為,那震動的巨響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吸血鬼身上蘊藏的狂野力量。
  王蠢相信,一旦吸血鬼撞破那無形的障礙,頃刻之間就可以把老道士大卸八塊。
  吸血鬼強橫的身體,只是稍遜于狼人,而狼人,卻沒有吸血鬼騰空飛行的能力。
  吸血鬼與狼人之間發生了無數世紀的戰爭,但是,吸血鬼憑借著飛行能力穩穩的占據著上風,這已經足以說明吸血鬼比起狼人來說更勝一籌。
  道士在苦苦支撐。
  突然,王蠢意識到,他犯下了一個錯誤。
  如果他逃之夭夭的話,老道士肯定不會選擇這種防守的戰斗方式,而且,以老道士的法力,哪怕是打不過這五個吸血鬼,輕輕松松逃跑應該是沒有一點問題,想必五個吸血鬼也是不敢糾纏老道士。
  “施主,貧道準備施大道術,趁亂逃生吧!”
  就在王蠢想著要不要暴露身份幫老道士的時候,老道士突然道。
  “嗯嗯。”王蠢連忙點頭。
  王蠢話音剛落,道士嘴里突然噴出一口血霧,血霧落在那拂塵上,突然之間,空中一股無形的力量涌動,仿佛潮水一般澎湃洶涌。
  “敕敕洋洋,日出東方,吾賜靈符,普掃不祥,口吐山脈之火,符飛門攝之光,提怪遍天逢歷世,破瘟用歲吃金剛,降伏妖魔死者,化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道士手中拂塵一指,那把速度越來越慢的飛劍突然光芒大盛,變得雪亮奪目,璀璨無比,隱隱約約之間,似有祥云纏繞。
  咬舌噴血?!
  隱隱約約之間,王蠢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這明顯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斗方式,而且,那血肯定不是普普通通的血,肯定是人體精血之類,用這種血刺激,讓法力短時間大增,如果這么噴下去,估計要不了幾口,就沒了性命。
  飛劍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化為了一道流光。
  王蠢發現,飛劍的速度加快了,但效果并不明顯,因為,那飛劍主要是刺,而不是橫掃,問題是,吸血鬼根本就不怕刺。
  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冷兵器最致命的就是刺,街頭混混戰斗的時候,殺死人的往往是匕首跳刀一類的兇器,而不是看起來嚇死人的西瓜刀。
  在古代戰場上,立即致命的武器多是刺傷,至于長刀之類的,主要還是讓對手失去戰斗力,慢慢流血而死,在古代,馬刀的殺傷力極為驚人,因為,馬刀能夠給人體造成大面積的創傷,而在那個時候的醫療條件之間,在殘酷的戰場上受傷其實也就是意味著死亡。
  對人類致命的刺對吸血鬼并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吸血鬼有極為強悍的傷口自愈功能,如果不是特制的武器,刺閃對他們壓根就造不成威脅。
  殺吸血鬼最有效的武器就是彎刀之類的武器,這種武器,哪怕是沒有加持法力,也能夠砍斷吸血鬼的脖子,而且能夠對吸血鬼造成極大的創傷,延緩吸血鬼恢復力量的速度。
  也不知道是法力的原因還是其它的原因,道士的劍只能直來直去的刺殺,無法做到橫掃千軍如卷席秋風送了一般的砍殺,這使得幾個吸血鬼雖然被刺得千瘡百孔,但卻沒有致命的傷勢……
  ……
  “貧道和你們拼了!”
  就在王蠢準備出手的一瞬間,突然,那道士收回飛劍,發出一聲怒吼,口中再噴出一口鮮血,血霧在胸口聚而不散,同時,一道道符箓穿過血霧,朝吸血鬼點射而去。
  好多的符箓!
  看著密密麻麻如同蝗蟲一般的符箓朝五個吸血鬼射去,王蠢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蓬蓬蓬蓬蓬蓬蓬蓬蓬……”
  一連串的爆炸聲想起,驚天動地,地動山搖。
  果然是大殺招!
  五個吸血鬼被炸得衣衫襤褸,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在狼藉一般的草地上搖搖晃晃,一跟頭摔在地上。
  “老道,快用劍刺他們的脖子!”王蠢見一群吸血鬼失去了抵抗能力,頓時大喜,連忙提醒。
  “施主快走吧,等他們恢復了就走不了了。”道士聲音顫抖。
  “你不能動了?”王蠢恍然大悟。
  “施主……”
  “好吧,既然你不能動了,這爛攤子就交給我吧。”
  王蠢嘿嘿奸笑著站起來,走到道士的身后,一把抽出那把飛劍。
  “施主……”
  “借用一下。”
  王蠢提著飛劍,大步走向幾個吸血鬼。王蠢最喜歡的就是打落水狗,像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自然是不能錯過。
  五個被炸得奄奄一息的吸血鬼眼睜睜的看著王蠢提著長劍過來,卻是連指頭都動彈不了,目光之中,露出了恐懼之色。
  刷!
  刷!
  刷!
  ……
  王蠢知道吸血鬼的恢復能力極為驚人,也不啰嗦,走到吸血鬼身前,手起劍落,吸血鬼大好的頭顱立刻飛起,接連幾劍,五個吸血鬼已經是身首異處,然后,尸體冒出一陣青煙,轉眼之間,五具尸體和五個頭顱便焚為煙塵,連骨頭渣子都沒有留下,只是地上留下焦炭一般的黑土地。
  “無量天尊。”眼看著王蠢提著長劍收割頭顱,道士連連念叨。
  “道士,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如何謝我?”王蠢走到道士身前。
  “謝謝施主。”筋疲力盡的老道士勉力打了個稽首。
  “謝謝有個屁用!算了,看你一臉窮酸,身無長物,就把這劍送給我吧。”
  “施主,這劍乃道家之物,你要了也沒有用……”
  “謝啦!”
  王蠢生怕道士恢復法力糾纏不休,從道士背上解下劍鞘,一溜煙的往樹林深處跑了。
  “施主不要走……”
  道士頓時急了,提腳想追,卻是沒有發現王蠢不知道什么時候在他腳下弄了的一塊石頭,一腳踢上去,原本就身體虛弱的他立刻摔了個嘴啃泥,待得他爬起來追趕,早就不見了王蠢的蹤影。
  “貧道拼著折損陽壽,好心好意救人,斬妖除魔,卻是被人恩將仇報,搶走法劍,這俗世果然是人心險惡,還是回道觀修煉,讓肉球出山吧。”
  老道士看了一眼地上的焦黑灰燼,似乎下了什么重大決心一般,搖著腦袋,唉聲嘆氣,一臉沮喪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就在老道士剛剛離開不到五分鐘,渾身長滿了白毛的女魃虛空飛過公園上攻,仿佛一縷白煙飄過。
  白毛女魃離開不到一分鐘,嘴角流溢著鮮血的許纖纖也沖樹林里面疾馳而過。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老道士卜卦算到白毛女魃會從這里經過,卻是遇到了五個吸血鬼,而五個倒霉的吸血鬼,原本是準備在這里伏擊許纖纖,卻發現了王蠢跟蹤,然后,又被正義感過剩的老道士盯上。
  原本的兩個目標白毛女魃和吸血鬼許纖纖對前面幾分鐘發生的事情渾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