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25 相悖的邏輯


  “停車停車!”越野車開出幾公里后,一直憋著不說話的王蠢突然大喊。。
  “嘎!”的一聲,蘇雪的越野車發出一陣輪胎的摩擦聲音,停在了路邊。
  “哇哇……”
  王蠢沖下車,蹲在路邊的綠化帶一陣狂吐,膽汁都快吐出來了。
  “奶奶的,這次玩大了。”王蠢用袖子在嘴上一擦,攀著車門爬上車,一下就軟在了椅子上。
  “你沒有喝多少……”
  “大小姐,我后面雖然喝的是白開水,但一開始就喝了幾杯,那可是半斤一杯的伏特加啊!”王蠢有氣無力道。
  “你是修真者。”
  “你也是修真者好不好,修真者又不是無所不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酒精融入血管的速度太快了,根本還沒有來得及煉化,就已經滲透到了每一根血管里面。”
  “我很少喝酒,也沒有試過煉化酒精,不過,你說的有道理,要不然,就不會有神仙也喝醉的傳說了。”
  “神仙喝醉那不是醉,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人家是想喝醉,要的就是昏昏呼呼那個調調那個韻味,懂不?我是不會喝酒,每一口喝下去,就像火燒一般,火辣辣的,難受啊!”王蠢哭喪著臉道。
  “不過,今天你算是出了風頭,大家都認識你了,而且,你成功的與所有中國人站在同一戰線上,同仇敵愾,等以后宣布你是替新東方武校參加擂臺賽,對新東方武校有好處,至少,你幫所有人出頭,成功的打擊了幾個老毛子的囂張氣焰。”蘇雪抿嘴笑道。
  “好說好說。”王蠢得意洋洋,“對了,那三個老毛子誰是安東尼?”
  “安東尼沒有來,那三個人是他的隨從。”
  “啊……沒有安東尼?”王蠢目瞪口呆。
  “沒有。”
  “我操,老子以為是安東尼,死撐著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想法,殺殺他的威風,居然傻兮兮的和幾個人手下拼酒……”王蠢氣得七竅生煙。
  “可別看不起他的三個手下,他們當年可都是風云人物,在巔峰時刻,都曾經橫掃俄羅斯地下拳壇。”
  “我靠,幾個隨從都這么厲害?”王蠢一驚。
  “打黑拳的人職業生涯都比較短暫,一旦被老板拋棄之后,多會攀附一些豪強或者高手,幫他們鞍前馬后混碗飯吃,其實,這還算是好的,曾經有個黑拳高手,縱橫無敵一輩子,因為腿傷退役之后淪落到街頭乞討,比喪家犬還不如,隨隨便便一群小混混路過都是一陣暴打。”
  “縱橫無敵一輩子難道就沒有積蓄?”王蠢有點不解,他雖然不了解黑拳,但是他知道黑拳的獎金可是高得嚇人。
  “打黑拳的,有幾個腦子好使!都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不會理財,有一個用兩個,拳打完了,錢也花光了,有的還該一屁股債。你看到很多拳擊賽會有一些年老體衰的拳手出現,多是因為債務壓身,不得不重返拳壇,不過,這種重返拳壇的案列,除了偶爾有幾個東山再起外,多是以悲劇收場,畢竟,他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是啊,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王蠢哀嘆。
  “是跟我走還是送你回宿舍?”蘇雪靜靜的看著王蠢。
  “跟你走……”王蠢眼睛盯著蘇雪,莫名的一陣熱血沸騰。
  “別看著我,我是認真的。”蘇雪微笑道。
  “哎……蘇雪,你變了。”
  “是嗎。”
  “你以前,是不食人間煙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現在,多了一些人味道。”
  “不好嗎?”蘇雪一臉淡然。
  “在別人看來,當然要好一些,但對我,卻非常不好。”
  “為什么?”蘇雪一愣。
  “如果你以前是為了某王家蘇家聯姻,那么,還有一定的功利性,而現在,你已經跳出了功利,看破了紅塵,無所謂自己的身體,這才是我害怕的。”王蠢苦笑道。
  “你覺得我真的會無所謂自己的身體?”蘇雪靜靜的看著王蠢。
  “我……”
  “你不會認為我會隨隨便便找個不討厭的男人上床吧?”蘇雪輕輕一笑,宛若百花盛開。
  “不會。”
  “那你為什么認為我無所謂自己的身體?這種想法不是很奇怪很矛盾嗎?”
  “……”王蠢啞口無言。
  “你想知道原因嗎?”蘇雪嘴角浮現一絲狡黠的笑意。
  “想。”王蠢老老實實的回答。
  “我知道你不敢要我。”
  “啊……”王蠢目瞪口呆。
  “正因為我知道你不敢和我上床,所以,我才敢大大方方的自薦枕席。”蘇雪吃吃笑道。
  “你就不怕我真的和你上床?”王蠢抓著腦袋,他感覺自己鉆入了死胡同里面,沒法出來了。
  “我確定你不敢。”
  “你是在逼我嗎?”王蠢苦笑道。
  “不,其實,我很怕你突然答應。”
  “既然你很怕我突然答應,為什么又要挑釁我?”王蠢感覺自己就像一條魚在網里面掙扎,他不知道是自己的邏輯出現了問題還是蘇雪的邏輯出現了問題,因為,無論是誰出現了問題,都是相悖的。
  “怕又怎么樣?真到了那一步再說,或許到時候我會拒絕你,或許你最后還是不敢要我,誰知道呢!誰在乎呢!”蘇雪打開天窗,讓凜冽的冷風貫入車內,仰望著天上的繁星,揚起脖子的她讓美好的身段顯露無遺,充滿了誘惑。
  “是啊,誰知道呢!”
  莫名其妙的,王蠢釋然,很多事情,都充滿了不確定性,何必在乎那些相悖的邏輯。
  人的感情,本身就是很奇妙的東西,特別是男女之間,可能會因為異性的一個溫柔貼心的動作而感動得熱淚盈眶,也可能因為對方的一句話而反感厭惡,很多時候,兩性之間的愛,都是沖動鑄成,而非深思熟慮。
  在人類與動物之間,對伴侶的追求極其相似,偶然性機遇性鑄成必然性,看起來千絲萬縷的關系,其實都是一些不確定因素造成,因為,人類的思維不是流水線上的機器,會根據不同的環境產生一些微妙的變化,而任何一點點的變化,都可能左右到人類的感情。
  “送我回去吧。”王蠢也滑下了窗戶,冷空氣流動,讓他的大腦思維清晰無比。
  “確定?”蘇雪啟動越野車。
  “確定!”
  “好吧。”
  越野車緩緩加速,蘇雪看著前方,臉上依然保持著微笑,看不出絲毫的情緒波動。
  “為什么不問我?”
  “我為什么要問你?”
  “可是……我想你問我。”
  “好吧,那我就問你,為什么不和我回去?”蘇雪笑顏如花。
  “我不敢褻瀆女神。”
  “我記得你以前曾經說過一句話,對女人的尊重就是最大的不尊重,我覺得,你此時就是在不尊重我,讓我總是懷疑自己的女性魅力。”
  “咳咳……你不一樣。”
  “我有什么不一樣,不照樣和你同床共枕,不照樣和你親密無間,不照樣讓你摸遍了全身。”
  “我他媽太下流了!”突然,王蠢猛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你是王蠢,如果你不下流了,就不是王蠢了。”
  “……”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也是你經常說的,而這句話,形容你最好不過了,先是呂嬌,然后又是歐陽老師,據說還與我們的韓大校長不清不楚的,現在,又和曹酥酥曖昧不清,這不就是因為你壞么?如果是個老實巴交的男人,這些優秀的女人,誰會喜歡你?恐怕連正眼也不會瞧你一下吧。”
  “咳咳……你監視我?”王蠢尷尬的咳嗽幾聲。
  “是啊,我是監視你,在我心里,你就是一個迷一樣的男人,讓我無法揣度,你總是會讓我感到意外,不停的有驚喜給我,譬如你突然就弄到了幾個億的資金收購新東方武校,而今天,只是幾杯酒,你就成了全場的焦點。”蘇雪大大方方的承認。
  “我有那么好嗎?”王蠢臉上一陣發燒,他還真是第一次受到這種表揚,而且,表揚他的人居然還是蘇雪這樣的人物。
  “不是好不好的問題,有些人,一眼就能夠知道他的一輩子,而你,別說是一輩子,哪怕是明天的事情,我都猜測不到,看不透,譬如,你和那曹酥酥同居的好好的,突然你就搬了出來,我真的很好奇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你什么時候這么八卦了?”
  “女人不就是八卦的動物嗎?我是人,還不是神仙,再說,神仙無聊的時候,也會東加長西家短的。”
  “……這個倒是。”王蠢無言反駁了。
  “對了,徐芯回來了。”
  “嗯,我已經看到了,看起來怪怪的,打扮氣質都不一樣了,已經不認識我了,聽說,她失憶了,回到柳大來,是希望借助柳大的環境喚醒她的記憶。”
  “我也感覺有點不對勁,你小心一點就是。”蘇雪提醒道。
  “我為什么要小心?”王蠢一愣。
  “按理說,徐家不可能對你不利,畢竟,你是徐芯的救命恩人,而且,你和徐家的關系不錯,不過,我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我會注意的。”
  “和蘇雪一起來的那個艾薇兒你看到過嗎?”
  “那個日本妞?”
  “咦……你知道她是日本人?”
  “感覺她像個av女郎,順便就問了她一下,結果,她就承認了。”王蠢嘿嘿笑道。
  “av女郎……你的想象力真豐富。我查過了那個艾薇兒的底細,她是日裔美國人,在醫院里面當護士,在照顧徐芯的時候,兩人建立了不錯的友誼,后來,徐芯回來,徐家就把她也帶回來了,讓她照顧徐芯,希望對徐芯恢復記憶有所幫助。”
  “沒有其它的背-景?”
  “沒有,很單純的一個護士。或許是這個原因,徐家才放心讓她照顧徐芯吧。”
  “嗯,我到了。”
  “等等。”
  “嗯?”剛準備下車的王蠢停住了。
  “王家可能會派人參加太陽山武林大會。”
  “為什么?”王蠢身軀一震。
  “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我猜應該是為了幫你。”
  “幫我?”王蠢眉頭緊皺。很顯然,這不符合邏輯,因為,他和王兆有一家的事情還沒有結束,沒道理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