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24 頭可斷血可流面子不能丟

蘇雪和王蠢面面相覷,不過,他們很快就弄明白,問題不是出在他們身上,而是這張桌子的另外三個人身上。
  原來,王蠢和蘇雪兩人落座的桌子,是三個老外,從他們高大魁梧的身材和所穿的毛皮大推測,應該是來之于俄羅斯。
  老毛子!
  安東尼!
  黑拳之王!
  王蠢心神一震,立刻明白了這張桌子為什么只有三個人,是因為大家都不敢招惹這三個家伙。不過,讓王蠢感覺奇怪的是,這三人雖然是滿臉橫肉,但是,并沒有那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暴虐之氣。
  “來來來,為我們來之遠方的客人干杯!”王蠢雖然上不了臺面,但是,應付這種事情卻是得心應手,隨手高舉手中的茶杯敬酒,試圖打破這種令人窒息的氣氛。
  “干杯!”
  立刻,一群新東方武校的管理層在錢伯的帶領下,紛紛站起,一些江湖門派和武林人物,也都舉起手中的杯子,畢竟,吃別人的喝別人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慢!”就在眾人舉杯的時候,坐在中間的俄羅斯人站起,說了一句不倫不類的中文后,提起胸前的兩瓶白酒,不徐不疾的走到王蠢面前,把兩個大茶杯清空,然后,慢慢倒上白酒。
  “喝!”俄羅斯人端起兩杯白酒,一杯遞給王蠢。
  “喝!”
  王蠢二話不說,接過茶杯,仰脖子一飲而盡,然后,把茶杯放下,一臉惡狠狠的盯著老毛子。此時,王蠢把老毛子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個遍,要知道,他這輩子喝的白酒,加起來還沒有這一杯多。
  “好!”
  老毛子朝王蠢豎起大拇指,然后,仰脖子把一杯白酒一飲而盡。
  “奶奶的,果然是戰斗民族!”看著對方一臉從容的樣子,胸腔如同烈火焚燒的的王蠢恨不得一酒瓶把對方的腦袋打開花。
  直到這個時候,王蠢的眼睛余光才發現,那兩個酒瓶居然和其它桌子上的酒瓶不一樣,很顯然,這兩瓶酒是三個老毛子從俄羅斯帶過來的烈性酒,估計就是傳說中的伏特加,據說,伏特加可是把老毛子這個種族都快喝殘了,近數十年的出生率為負數。
  難怪肺里面就像火燒。
  王蠢被燒得說不出話,也不理對他翹起大拇指的老毛子,接連喝了幾杯水,又催動靈氣煉化身體里面的酒精,這才舒服了一些。
  “喝!”
  讓王蠢吐血的是,他剛感覺好一點的時候,老毛子居然又倒滿了兩杯烈性酒。
  “我操,喝酒喝,老子還怕了你不成!”眼看著周圍數百雙眼睛齊刷刷的盯著他,王蠢也怒了,接過杯子,一腳踏在椅子上,一飲而盡。
  “好!”
  老毛子似乎只會說幾句簡單的中國話,等王蠢喝后,他立刻仰脖子一飲而盡,然后,又把兩個杯子倒得滿滿的。
  此時,老毛子面前的酒瓶,已經變成了六個,王蠢猜測,這應該是老毛子帶來準備自己喝的,三個人每人兩瓶。
  難道要喝光這六瓶酒?
  王蠢有點慌了,他很小的時候,和那個吸毒死的發小一起喝酒喝醉之后,他就對白酒有點恐懼了,剛才硬著頭皮喝了兩杯,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喝!”
  老毛子又把酒杯倒滿了,示意王蠢喝酒,這一下,王蠢不能充英雄了,腦袋搖得像撥浪鼓。
  “你不喝,女士喝!”老毛子端著酒杯,一雙眼睛咄咄逼人。
  “我喝。”
  一臉淡然的蘇雪伸出雪白的柔荑,接過老毛子手中的酒杯,立刻,惹得另外兩個老毛子呱呱大叫,一臉興奮的樣子,而周圍的人也跟著起哄喝倒彩,畢竟,讓女人擋酒,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我來!”王蠢深深呼吸一口氣,抓住了蘇雪的手臂,接過她手中的酒杯。
  “王蠢……”
  “不用擔心,我可是修真者。”王蠢嘿嘿一笑,靠近蘇雪,附耳輕輕說道,說完之后,還伸出舌頭在蘇雪的耳朵上面輕輕的舔了一下,饒是蘇雪從容淡定,但當著這數百雙目光,頓時羞得面紅耳赤。好在的是,因為兩人靠得很近,沒有人發現王蠢舔了蘇雪的耳朵,加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王蠢和老毛子身上,也沒有注意到一臉霞紅的蘇雪。
  “喝!”王蠢哈哈大笑,豪氣干云,一飲而盡。
  “再來!”
  老毛子也立刻喝完,又把杯子倒滿。
  “好好,今天不醉不歸!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王蠢把他壓箱底的絕招都拿出來了,為了能夠在某些場合裝文化人,王蠢當初可是下了苦工,花了整整一周的時間把李白的這首《將進酒》背誦,為的就是這輝煌一刻。
  果然!
  一群大老粗硬是被知識“淵博”的王蠢驚得一愣一愣的,先是一陣極度的安靜,然后,又響起如同雷鳴一般的掌聲,一些和尚道士紛紛叫好,各路武林人物更是高聲吶喊。
  “拿酒來!”王蠢振臂一呼,立刻,偌大的大廳里面又安靜了,數百雙眼睛看著王蠢,不明白王蠢什么意思。
  “奶奶的,到了我們中國還這么囂張,叔能忍,嫂嫂不能忍!今天不喝死這幾個老毛子我王蠢名字倒著寫,服務員,搞兩箱茅臺……咦,北京二鍋頭就可以了。”王蠢想到自己可是買單的冤大頭,立刻把茅臺改成二鍋頭。奶奶的,一瓶茅臺買一箱二鍋頭還有多,沒有必要讓老毛子這種野蠻人喝好酒,二鍋頭已經很對得起他們了。
  三個老毛子聽著王蠢又說又唱,周圍的人又紛紛鼓掌,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面面相覷。
  人們自然是不知道,王蠢就是欺負三個人中文不好,估摸著三人應該是聽不懂他這語速極快的中國話,現在看三人一臉茫然的表情,算是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兩大箱二鍋頭很快就搬來了,有幾個好事者立刻跑過來為王蠢開酒。
  很快,數十瓶二鍋頭齊刷刷的立在了桌子上,密密麻麻,無比的壯觀。
  此時,周圍的人都無心吃飯,一個個紛紛站起走到王蠢飯桌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有幾個花和尚嫌桌子礙事,直接就搬走了幾張桌子,弄把椅子坐下,手里還端著一盤花生米,整就是一副看戲的節奏。
  看著桌子上密密麻麻的二鍋頭,三個老毛子總算是弄明白了。
  “好吧,老子今天就送佛送上天,把你們三個都送上西天算了。”王蠢又清空了兩個茶杯,倒滿二鍋頭,立刻,有人把兩大杯二鍋頭送到了另外兩個老毛子面前。
  “喝!”王蠢端起杯子,當先一飲而盡。
  “喝!”
  三個老毛子互相看了一眼,發出一聲囂張的大笑聲,然后,齊齊仰脖子一飲而盡。
  就在眾人等著王蠢繼續喝的時候,突然,王蠢當著數百人,一把摟住蘇雪的脖子,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附耳輕輕道:“乖雪兒,快去幫我灌點白開水在酒瓶里面,懂嗎?”
  一臉通紅的蘇雪立刻會意,微微的點了點頭。
  “喝!”
  王蠢松開蘇雪,拒絕了別人倒酒,立刻又為三個老毛子倒滿二鍋頭,此時,不停的有人放大杯子在王蠢的面前,根本就不用等杯子。
  就在喝得熱火朝天的時候,蘇雪離開了一會,給酒店的服務員叮囑一下,酒店的服務員干這事兒是輕車熟路,不一會兒,兩件二鍋頭就放在了蘇雪的腳下,其中一件是灌的白開水。
  原本是王蠢倒酒的活兒神不知鬼不覺的由蘇雪接手。
  美酒佳人,沒有人懷疑王蠢喝的是白開水了。
  理論上,喝白開水其實比喝白酒更痛苦,因為,白酒很快就能夠融入身體里面,而白開水則是脹肚子,不過,這對于王蠢這個修真者來說沒有問題,用靈氣化解白開水要比化解白酒容易得多。
  一杯!
  兩杯!
  三杯!
  四杯!
  ……
  三個老毛子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已經喝得兩眼發直,手腳不聽使喚的發抖,而王蠢卻是越喝越來勁,整個人是意氣風發,神采奕奕。
  圍觀的人從起哄變成了敬畏。
  新一代的酒神誕生了!
  從此,江湖上多了一號高手——酒神無敵!
  “呯!”
  “呯!”
  “呯!”
  一個老毛子終于不勝酒力,直挺挺的倒在地下,另外兩個老子見已經倒下一個,也不硬撐了,直接軟在了地上。
  又到了裝逼的好季節!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王蠢的壓軸《滿江紅》脫口而出,金戈鐵馬,意氣飛揚,豪氣萬丈!
  一陣驚天動地的掌聲響起。
  此時,王蠢的勝利,已經不是斗酒的勝利,已經拔高到了民族勝利的高度,每一個江湖人物都是自豪和感動,有幾個懂些詩詞的家伙更是感動得熱淚盈眶,恨不得化身岳飛在戰場上奔馳,痛殺外地。
  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之下,王蠢攬起雍容華貴的蘇雪揚長而去,看得一群土包子羨慕不已。
  在臨去之際,蘇雪還不忘交代服務員,把那些沒有喝完的白開水收拾好,免得穿包之后影響中國人的民族氣節和國際形象。
  頭可斷血可流,面子不能丟!【PS:月票啊月票,為什么沒有月票?!】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