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319 歐陽媚媚的央求


  雪心一襲雪白的大衣,長長的脖子上圍著一條墨綠色的圍巾,凈的有些扎眼,這也倒可以反襯出她豪無表情的臉上的一絲紅暈。
  這是熱情的徐芯嗎?
  徐芯一如既往的漂亮,小巧的鼻子,玲瓏的嘴,合適而有當。眼睛倒是不小,卻被刻意瞇著,分明流露出冷峻的傲慢。這份傲慢使得她眉宇間烏黑濃密的的絲發所彰顯的嬌柔之美似乎很是不合時宜。
  這真的是徐芯嗎?
  雖然王蠢從呂嬌那里知道徐芯已經把以前的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了,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當他看到徐芯之后,王蠢依然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以前的徐芯,雖然也安靜,但是,卻很友好很善良,并且很熱心,而現在的徐芯,那揚起的玉面和俯視的目光,顯得有點格格不入,特別是那恨天高的高跟鞋,越發讓他原本高挑的身材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在讀書的單純學生。
  “徐芯。”王蠢一臉媚笑的迎了上去。徐芯的表情雖然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王蠢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她喚醒遺忘的記憶。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徐芯停下,皺眉看著王蠢。
  “我……”
  “你認識徐芯?”就在王蠢剛準備說話的時候,一個口音有點別扭的女生走到了王蠢的身邊,王蠢這才意識到,徐芯身邊還有女伴。
  “是的,我認識她。”王蠢目光落到徐芯身邊的女生身上,眼睛頓時一亮,這絕對是一個漂亮的女生,明媚皓齒,一雙大大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般,最為特別的是,她的臉蛋有點嬰兒肥,令人莫名的親切。
  “你好,我是艾薇兒。”女生主動的伸出一雙雪白的柔荑。
  “你好你好,我是王蠢!”王蠢有點受寵若驚,連忙雙手握住女生的手,他感覺這雙手好像沒有骨頭一般,極為舒服,都有點舍不得松手,忍不住輕輕的捏了一下。
  “你就是王蠢?!”艾薇兒感受到王蠢手指的用力,眼神有些調皮的看著王蠢。
  “是的。”王蠢一愣,他想不到對方居然認識他。
  “我聽徐芯的弟弟說過,你曾經救過徐芯。”
  “湊巧湊巧。”王蠢咧嘴直笑,眼睛余光看著徐芯,他發現,徐芯聽到他和艾薇兒的對話,居然沒有絲毫反應,很顯然,她已經完全忘記了他這個曾經救過她性命的恩人。
  “徐芯現在還在恢復期間,希望你能夠體諒,我替徐芯感謝你了。”艾薇兒朝王蠢鞠躬感謝。
  “你是日本人?”看著鞠躬的艾薇兒,王蠢脫口而出。
  “你真了不起,一下就被你看出來了。”艾薇兒瞇著眼睛嘻嘻笑。
  “以后多多交流。”
  王蠢笑得合不攏嘴,奶奶的,難怪感覺有點熟悉,原來,這妞身上有av女身上的氣質,特別是一顰一笑和鞠躬的時候,不就是活脫脫的蒼井空吉野琴絵之流么!
  莫名的,王蠢一陣可惜,如果石小寶在這里就好了,石小寶有一個夢想就是看看傳說中的日本av女郎,而且,石小寶已經不止一次和王蠢提到過要去日本見識見識。
  “再見!”
  艾薇兒朝王蠢甜甜的一笑,揮了揮手,和徐芯往學校里面走了。
  自始至終,徐芯都沒有說話,下巴微微昂起,一雙眼睛冷漠得不近人情,她甚至于連正眼也沒有看一下王蠢。
  莫名的,王蠢有點難受。
  王蠢與徐芯之間,與其她的女人不一樣,是非常純真的友誼,沒有絲毫的曖昧,而現在,這個唯一的女性朋友,卻失去了記憶。
  在王蠢的腦瓜子里面,從未曾把呂嬌葉蘭歐陽卿卿和韓冰她們當成朋友,當然,從現在開始,韓冰也變成朋友。
  想到韓冰,王蠢又是一陣莫名傷感。
  王蠢雖然從不把自己當好人,但是,他從來也不會去刻意的傷害某一個人,特別是女人,在王蠢看來,如果另外一方不愿意與他交往,他也會選擇好聚好散,絕不會真的死纏亂打。
  王蠢死纏亂打的時候,也是看女人的臉色,如果非常堅決的拒絕,他絕對是知難而退。
  用王蠢的話說就是,對女人的尊重就是最大的不尊重,一個男人如果能夠用理智克制住對一個女人的**,那只能說明,那個女人沒法吸引男人。
  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女人愿意承認自己沒法吸引男人……
  ……
  因為錢伯那把躺椅已經被壓碎了,王蠢想睡也沒有地方睡,坐在保安室百般無聊,渾身不自在,便自告奮勇的出去巡邏。
  在這大冬天的,誰都不愿意巡邏,保安們多是在保安室享受暖氣和烤火爐的雙重福利,王蠢自告奮勇的巡邏,對于一群保安來說,絕對是喜聞樂見。
  c市的冬天通常就是三、五度之間,偶有零下幾度,但是,卻與北方的干冷不一樣,而是濕冷,很多北方人在c市,都會冷得受不了,而且,c市可不像是北方城市有暖氣,都要空調制熱,制熱效果令人無力吐槽。
  走在冷冷清清的校園,孤身一人巡邏的王蠢踢著一塊小石頭,慢慢吞吞的走著,當走到那片小樹林的時候,停頓了一會兒,在那小樹林里面,有太多太多的記憶了。
  王蠢走進樹林看了一下,他在一棵樹上留下的痕跡清晰可見。
  當初,王蠢是無意之間通過玉扳指激發了身體里面潛伏的力量,在樹干上留下了痕跡,而現在,王蠢已經隨時都能夠在樹干上留下印記了,無需玉扳指激發能量。
  玉扳指。
  想到玉扳指,王蠢又嘆息了一聲,那玉扳指已經送給了許纖纖,也不知道變成吸血鬼的許纖纖現在怎么樣了。
  少年是個很靠譜的人,想必已經照顧了許纖纖的家人。
  經過保安宿舍的時候,王蠢發現,他已經沒有了房間鑰匙,不知道他的床鋪被別人睡了沒有?
  現在,王蠢已經決定搬回保安宿舍了。
  曹酥酥那里,是絕對不能招惹,她就是一顆誰是都會爆炸的地雷。
  “蠢哥,是你嗎?”就在王蠢無聊的往回走時候,背后,傳來了歐陽媚媚的聲音。
  “唔……這么冷你出來干嘛?”王蠢回頭一看,只見歐陽媚媚身穿著一件厚厚的羽絨服,圍了一條長長的紅圍巾,還戴了一定只看得到眼睛的帽子,整個人就像一具金字塔的木乃伊。
  “買點吃的啦。”歐陽媚媚縮了一下微微發紅的鼻子。
  “哦,去吧,別瞎跑。”
  “蠢哥,今天下午我姐姐連上三節課。”歐陽媚媚靠近王蠢,附耳神秘兮兮道。
  “你想干嘛?”王蠢嚇了一跳,連忙與歐陽媚媚保持距離,他哪怕是饑不擇食的時候,也不想招惹這個小妖精。
  “喂,你可是答應過我的好不好!”歐陽媚媚急得連連頓腳。
  “我答應你了什么?”王蠢一臉茫然。
  “你說過幫我療傷的……”歐陽媚媚一臉通紅。
  “啊……哦,我想起來了,我要幫你治小籠包。”王蠢一拍腦袋,恍然大悟,他居然把這事兒忘得一干二凈了。
  “明明很大好不好。”歐陽媚媚怒視著王蠢,她覺得說小籠包對她是一種人身的攻擊。
  “好吧,別鬧,我給你治就是。確定下午你姐上課?”王蠢遲疑了一下問道。
  原本,當初王蠢是計劃讓歐陽媚媚去他的出租屋治療,現在因為和曹酥酥之間不明不白,肯定是不能去了,以曹酥酥的火辣性格,肯定會和小太妹歐陽媚媚干起來,畢竟,兩個人都不是怕事的主。
  為歐陽媚媚療傷,除了她家里,似乎也找不到適合的地方了。
  “肯定,我有她的課程表。”
  “我先考慮考慮。”王蠢想了想,總覺得去歐陽卿卿家里太危險,本來是學雷鋒做好事,別干成一件壞事,到時候,可就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起了。
  “蠢哥!”歐陽媚媚可憐巴巴的看著王蠢,眼淚在眼眶里面打圈圈。
  “喂喂,別動不動就哭鼻子,我說考慮考慮是看今天有沒有時間,我現在可是在上班!”
  “蠢哥,我知道你們保安上班,不都是窩在保安室烤火么?”
  “咳咳……”
  “下午我在家里等你,對了,這是我姐姐的課程表,以后,你方便的時候就過來,好嗎?”
  “好吧。”
  “那我走了。”歐陽媚媚頓時眉開眼笑,擦了一下還沒有滴落的眼淚,蹦蹦跳跳的跑了。
  “奶奶的,搞得像偷情似的。”
  王蠢看了一眼歐陽媚媚那臃腫的背影,罵了一句,把課程表折疊好,放進口袋。
  王蠢可不敢完全相信歐陽媚媚,他要核實一下歐陽卿卿的教學課程,務必第一時間掌握歐陽卿卿的動向,萬一為歐陽媚媚療傷的時候歐陽卿卿突然回家,事情可就大條了。
  對于王蠢來說,要核實歐陽卿卿的課程很容易,畢竟,他在學校也算是個名人,很多人也知道他和韓校長的關系不錯,都會給幾分面子的。
  核實了歐陽卿卿的課程表后,王蠢回到了保安室,還有一會兒,就要吃午飯了。
  冬天的白天很短,一晃,半天就過去了。
  王蠢端著盆子去食堂吃飯的時候,碰到了五個人——柳大五虎。
  柳大五虎就像五座雄偉的大山一般聳立在王蠢面前,充滿了壓迫力。
  氣氛突然變得緊張起來,落針可聞。
  周圍的學生紛紛圍攏過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圈子。
  “呵呵,行啊!忍了這么久,終于忍不住了吧!”王蠢端起飯盆,趕緊扒了幾口,挑出幾塊肉吃掉,他知道,一旦動起手來,這飯,可就別想吃了。
  “我們想請你吃飯。”大錘虎甕聲甕氣道。
  “行,換個地方老子照樣打趴你們。”王蠢現在可是今非昔比,自然沒有把柳大五虎放在眼里,而且,理所當然的把大錘虎請他吃飯當成了挑釁。
  “不,我們不會與你在學校打架。”大錘虎搖了搖頭。
  “在校園外面也可以,總之,放馬過來就是,這一次,不把你們打得滿地找牙,老子王字倒著寫。”
  王蠢語言里面充滿了挑釁。柳大五虎自然是不知道,王蠢因為韓冰和曹酥酥的事情心情非常不好,加上又要操心歐陽媚媚的破事,柳大五虎撞上了槍口,正好可以讓他發泄發泄心中的郁悶,自然是極盡挑釁,希望當著一干學生把柳大五虎,讓柳大的學生知道,他王蠢縱橫柳大,可不是靠的人多勢眾。
  王蠢的挑釁起到了作用,但是,柳大五虎似乎真不想打架,雖然一個個拳頭捏得咕咕叫,一臉憤怒,卻沒有動手的跡象。
  “我們想參加太陽山武林大會!”柳大五虎一字一頓。
  “你們參加不參加關我屁事。”
  王蠢看出柳大五虎沒有戰意,也懶得和他們啰嗦,端起飯盆就朝保安室走去。
  “希望你能夠幫我們。”大錘虎擋住了王蠢的路,與此同時,另外四個人也繞了過來,站在一排,仿佛是一道雄偉的人肉城墻。
  “有誰愿意幫我拿飯盆?”
  王蠢瀟灑的朝周圍看了一眼。
  “我我!”
  “我我……”
  ……
  立刻,有幾個看戲不怕班子大的學生屁股顛顛的跑了過來,搶著要幫王蠢照看飯盆。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