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18 我是禽獸

早晨。
  沒有日出,沒有陽光,有的,只是冰冷刺骨的凜冽寒風。
  曹酥酥一晚上過得很開心,因為,她和小黑玩了很久,她教小黑撕包裝袋,教小黑吃花生瓜子,當然,她所有教的,都與吃有關,對于吃,小黑有著驚人的天賦。
  曹酥酥雖然是凌晨才睡覺,但是,早晨的時候,她依然早起,抓住最佳修煉時間,已經成為了曹酥酥的良好生活習慣。
  讓曹酥酥驚訝的是,她脈搏上的傷口已經結痂了,身體也并沒有任何不適。曹酥酥自然是不知道,傷口愈合這么快是因為酥酥果和四相古玉的功勞,當然,也與王蠢為她渡入的靈氣有關。
  洗漱完畢之后,曹酥酥便傾聽著隔壁的聲音,她已經習慣了等王蠢出來的時候再出去,然后和王蠢打聲“早”的招呼。
  眼看著最佳修煉時間越來越近,但是,隔壁卻是沒有絲毫動靜。
  “懶蟲!”
  曹酥酥等不及了,只好開門到陽臺上修煉,畢竟,她可是非常重視早晨的最佳修煉時間。
  “早。”讓曹酥酥吐血的是,當她出門,立刻就看到了屹立在陽臺上修煉的王蠢背影,連忙打招呼。
  曹酥酥招呼一聲后,便把腳放在陽臺上壓腿,但是,她并沒有等到王蠢的回應。
  “啊……”曹酥酥忍不住側身朝王蠢一看,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在晨曦之下紋絲不動的王蠢就像廣場的雕塑,眉毛頭發上面都是白霜,特別是兩道劍眉上霜就像一道聳起的白眉。
  “王蠢。”
  “王蠢!”
  “蠢哥,你別嚇我啊!”曹酥酥連忙跑過去,幾乎是貼著王蠢的耳朵大喊,但是,王蠢沒有絲毫反應,依然紋絲不動。
  “難道生病了?”
  曹酥酥摸了摸王蠢的額頭,頓時嚇得一臉慘白,因為,王蠢的肌膚,已經沒有絲毫的體溫。
  “蠢哥,你可別嚇我……昨天是我不對,你也不應該這樣折磨自己啊……”
  手忙腳亂的曹酥酥跑回房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扒在地毯上睡的正香的小黑弄醒,一番艱難的溝通之后,小黑才算是大致明白。
  曹酥酥發現,只要是與吃的有關,小黑是無師自通,天賦異稟,很容易就學會,但是,除了吃之后,智商堪憂,那鈍鈍憨憨的感覺有點后知后覺。
  小黑的身體實在是太龐大了,好不容易才從房間里面擠出去,跑到陽臺上一看如同石雕的王蠢之后,二話不說,一只爪子輕輕一扒,王蠢倒下,然后,它的另外一只爪子接住王蠢的身體,轉身就把王蠢往曹酥酥的房間里面拖。
  就在小黑拖王蠢的時候,遠處有個晨練的老頭經過,恰好看到了如同小山一般的小黑走進房間的背影,頓時一愣一愣的,揉了半天眼睛,以為是眼花了,搖著腦袋離開……
  ……
  把王蠢弄到床上之后,小黑沒心沒肺的坐在地上開始翻它的零食,曹酥酥則是為王蠢脫掉濕漉漉的衣服,是剩下一條褲衩,又燒開水為王蠢擦拭身體。累得滿頭大汗,畢竟,她只是一個體重一百斤不到的弱女子,而王蠢的體重,至少達到了一百七十斤,翻來覆去的擦拭,可不是輕松活。
  就在曹酥酥為王蠢擦拭身體的時候,王蠢正在天人交戰之中。
  因為韓冰的刺激,處于“心動期”的王蠢終于迎來了他修真史上最大的一次挑戰。
  心動期的第一個危險階段,心靈出現悸動。蓮花開始結出獨有的心臟,兩顆心的跳躍和對真意的迷茫,是心動期的特點。
  王蠢修真雖然是無師自通,但是,因為其有著很多資料輔助,其中包括玉簡,還有從韓冰家里收刮到的一些修真秘笈和修真筆記本,這些資料,幫了他的大忙。
  就在王蠢被困心動期走火入魔的時候,他采取了補救措施,讓自己的身體處于“靜”之境,然后由內部靈氣錘煉,夯實五臟六腑。
  這是雖然修真中一種常見的方法,“辟谷修真”,讓人體處于短暫的休眠,但風險卻很大,因為,通過閉關可以極大的鍛煉身體力量,要消耗很大的體力,失去熱量,容易扭傷筋骨造成傷殘不說,不是意志力堅定的人,根本不能用這種方法繁復錘煉,因為,很可能讓人一睡不醒。
  王蠢本來也不敢貿然練習這種力量,但是進入了“心動期”之后,外魔入侵,在心臟不斷的被血液沖刷,如果不反復錘煉,終究會墮入魔道。
  浩瀚磅礴的靈氣被他靈氣錘煉,一運動,他就感覺到了靈氣和身體的結合,使得身體,全身好像泡在冰水之中,口鼻中都是酥酥果的清香。
  千錘百煉!
  王蠢不停的反復錘煉,每當他感覺到筋疲力盡的時候,那平素積累的靈氣就生出一股熱力,滋潤著最后一絲心脈,避免墮入魔道。
  錘千千萬萬次之后,王蠢咬著牙齒,絕不停留,腦海之中,又開始了瘋狂的用拳頭擊殺堅硬的幻境,斬殺心魔。
  砰砰砰!
  王蠢的拳頭,不停的砸在漫天飛舞的幻境心魔之上,一拳又一拳,兇猛暴烈,好像瘋牛一般,血肉橫飛,骨節咔嚓咔嚓作響,似乎要被打碎了!劇烈的疼痛,鉆心的疼痛,使得他快要昏死過去,但是他咬牙死死的挺住!
  一雙手上血肉模糊之后,他又飛起雙腿,狠狠的踢擊。
  嘣嘣嘣!嘣嘣嘣!
  腿踢在環境的石頭上,全部都是腫脹,烏青,皮開肉綻!
  再用身體撞擊,全身各個部位,背,膀子,腰,腹,胸,脖子,碰撞堅硬的石頭!打得遍體鱗傷,其慘烈程度,觸目驚心。
  嘩啦!
  在這種殘酷的錘煉之后,王蠢又不顧自己的身體傷勢,狠狠的跳躍到了腦海幻境的河水之中,不停的游泳,在中間的漩渦激流中搏斗。
  此時王蠢就像在十八層地獄之中,不停體驗著因為心動期而出現的幻境,用盡一切方法,高強度的訓練,摧殘自己的身體,度過心動期。
  這絕對是魔鬼一般的錘煉,就算是那些天天人參,靈藥,鹿茸的世家弟子,要進行這樣魔鬼一樣的訓練,身體上也吃不消。
  當然,這只是一種假設,地球上絕大部分的修真者,都達不到心動期,很多人,窮其一生都在筑基期徘徊……
  ……
  就在王蠢在冰河世紀中跋涉的時候,一股暖流突然涌入了他的心房。
  赫然,王蠢睜開了眼睛。
  他看到了曹酥酥那張如花似玉沒有絲毫瑕疵的臉頰,臉頰泛紅,上面一層密密麻麻的汗珠。
  “蠢哥。”曹酥酥驚嚇的看著王蠢。
  “啊……酥酥,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吧?!”王蠢彎腰坐起,卻發現自己居然睡在曹酥酥的床上,身上,脫得已經只剩下一條褲衩,而曹酥酥則是穿著極為單薄的睡衣,春光外泄,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王蠢自然是不知道,曹酥酥累得滿頭大汗,刻意換了一件薄衣服。在曹酥酥的內心世界,已經不排斥被王蠢看到自己的身體,畢竟,王蠢已經看了不止一次兩次,她都有些習慣了。
  “你……”曹酥酥眼睛一紅。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看著曹酥酥那欲哭無淚的表情,王蠢手忙腳亂的找自己的衣服,腦瓜子里面絞盡腦汁的想著昨天晚上他到底干了什么,但是,他腦子里面空空如也,沒有絲毫印象。
  “我……我……不怪你……”曹酥酥低著頭,抹著眼睛,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
  眼看著曹酥酥的樣子,王蠢頓時懵了,穿好衣服,強行把小黑召喚進異空間,一溜煙的跑了。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小黑被強行召喚進入異空間的一瞬間,它的手臂輕輕一攬,把茶幾上的零食掃蕩得一干二凈,因為太匆忙,就連曹酥酥的兩只茶杯,也一并掃走。
  等王蠢離開后,曹酥酥抬起頭,玉面上壓根就沒有眼淚,嘴角,泛起一絲狡黠的笑容。
  “啪!”回到房間后,王蠢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一邊絞盡腦汁的回憶,試圖找到蛛絲馬跡,但是,他依然沒有絲毫印象。
  “禽獸,卑鄙,無恥!”
  王蠢一邊扇著自己的耳光,一邊看了一眼窗外,還好是二樓,如果樓層高一點,他早就跳下去了,當然,如果真的樓層高,他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不行,得趕快搬走,要不然,日久生情,可就不好收場了。”王蠢做出了決定。
  王蠢最擅長的一招就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現在,和曹酥酥已經發生了關系,王蠢除了逃避,已經沒有其它的選擇了,如果繼續留在這里,日久生情,難保曹酥酥不干出什么傻事,她昨天晚上可是割脈自殺,這種女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哪怕是晚上偷偷摸摸把他的命根子剪掉也不稀奇。
  對于曹酥酥這種剛烈女子,還是敬而遠之!
  做出決定后的王蠢換了保安制服,瞅準曹酥酥沒有在陽臺上,一溜煙的沖了出去,身后,仿佛平地刮起一陣狂風,等曹酥酥聽到聲響追出來,早已經看不到影子了,氣得曹酥酥直頓腳……
  ……
  王蠢遲到了。
  當王蠢風風火火趕到保安室的時候,恰好遇到韓冰被一大群人簇擁著從學校里面出來。
  一晚上沒有睡好的韓冰越發憔悴,當她看到站在校門口王蠢時候,心臟砰砰直跳,一陣心慌意亂,下意識的低下了頭。
  “韓校長好。”王蠢點頭哈腰的喊了一聲。
  “好。”
  韓冰點了點頭,忍不住看了一眼王蠢,當她看到王蠢的表情時候,韓冰的心臟莫名的一陣刺痛。
  王蠢的表情很尊重,是的,很尊重,和所有柳大的人一樣尊重她,沒有絲毫的褻瀆。
  看著韓冰的背影消失,王蠢臉上的尊重變成了木然。
  “錢伯呢?”王蠢問同事。
  “他退休了。”
  “退休了?!”王蠢一臉愕然,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不知道。
  “聽說他最近很忙的,房子也在裝修,準備結婚呢。”
  “哦……”
  王蠢突然釋然。現在的錢伯不僅僅是要準備結婚,還是新東方武校的法人代表,現在新東方武校已經移交,他這個法人代表肯定很忙碌,沒辦法在柳大上班了。
  “哎!”
  王蠢深深嘆息了一聲,沒有了錢伯的柳大,失去了很多樂趣,而且,他翹班也沒有那么方便了。
  “要不要辭職去新東方武校混個職位?”
  王蠢只是想了想,立刻否決了這個想法。王蠢很有自知自明,他不是個管理學校的料,如果去了新東方武校,不僅僅是幫不上忙,反而可能壞事,畢竟,吳家的人還沒有完全撤離。
  理論上,王蠢其實就是新東方武校的老板,但是,因為資金是少年給的,王蠢目前還沒有老板的覺悟。
  就在王蠢患得患失的時候,傳來一陣有節奏的高跟鞋聲音,王蠢下意識的抬頭一看。
  徐芯!(每天三章一萬字,能夠獎勵一點月票嗎?謝謝!)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