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17 朋友

這都什么跟什么?
  看著眼前的一幕,王蠢有點哭笑不得。這曹酥酥的情緒變化也太大了吧,剛才還是要死要活的,只是離開了一會兒,居然就呼呼大睡了。
  難道是俗話所說的“孩子沒有隔夜仇”嗎?
  “回去!”王蠢示意小黑回到異空間。
  讓王蠢目瞪口呆的是,小黑居然一下就抱住床腿,巨大的腳掌把床底都塞滿了,一副撒潑打滾死活也不回去了表情。
  “我靠,你這是干嘛?”王蠢大怒。最近,王蠢極度討厭小黑這種潑皮態度,因為,太他媽像他了,難道寵物的性格也會隨著主人變化?
  “嗚嗚……”讓王蠢意想不到的是,小黑居然嗚咽著用碩大的腦袋拱曹酥酥,就像野豬拱白菜一般,硬是把酣睡的曹酥酥給拱醒了。
  “蠢哥,對不起,我錯了……”曹酥酥驚醒,睜開眼睛就看到王蠢,弱弱的聲音,就像犯了錯誤的小孩。
  “什么地方錯了?!”見曹酥酥居然認錯,王蠢大喜,卻是裝出一副嚴肅的表情。
  “我不應該自殺。”曹酥酥低垂著頭。
  “為什么不應該自殺?”王蠢追問。
  “我還有爸爸媽媽,如果我死了,他們會很傷心的,對不起……嚶嚶……”曹酥酥控制不住自己,輕輕抽泣起來。
  “嗯,現在明白也不遲,你想想,爸媽把你養這么大不容易,如果你有什么三長兩短的,他們怎么活下去?這事兒也就過去了,你也別胡思亂想,好好養傷。”
  “嗯。”曹酥酥連連點頭。
  “嗚嗚……嗚嗚……”小黑用碩大的腦袋不停的拱著曹酥酥,總算是把曹酥酥的注意力引到了它的身上。
  “小黑,你干嘛?”曹酥酥低頭一看,見到小黑的兩只爪子死死的抱著床腿,因為小黑的腿太粗,床下面空間又小,床腿也細,它的動作看起來無比的滑稽,就像溺水的人抓著一根稻草。
  “小黑,別湊熱鬧,快回去!”王蠢斥道。
  王蠢這一斥可好了,小黑可憐巴巴的看著曹酥酥,一雙黑黝黝的小眼睛都快流出眼淚來了。
  “啊……蠢哥,能不能讓它陪陪我?”曹酥酥央求道。
  “……可是……”
  “就一晚上,一晚上好不好?”曹酥酥伸開一雙玉臂抱住小黑碩大的腦袋央求。
  “好吧。”
  看著曹酥酥一雙玉臂抱住小黑,王蠢忍不住一陣嫉妒,恨不得化身小黑投入曹酥酥的溫暖的懷抱,當然,他也只能想想,曹酥酥這里他是絕對不敢碰了,要不然遲早有一天會鬧出人命來。
  “嗚嗚……嗚嗚……”
  小黑見王蠢同意,立刻興高采烈起來,起身在房間里面打圈圈,腦袋都快碰到天花板了。
  “奶奶的,什么時候變演技派了!”看著剛才還可憐兮兮要掉淚的小黑立馬撒歡起來,王蠢大罵。
  小黑可不管王蠢罵它,轉了一圈之后,龐大的身軀立刻蹲到茶幾邊,開始折騰那些零食了,一雙巨大的爪子變得無比的靈巧,居然會撕那些包裝了。
  暈!
  王蠢算是明白小黑為什么要強烈留下的原因了,一切,都是因為吃的。
  “該死的吃貨!”
  王蠢暗罵了一聲,眼珠一轉,他突然發現,今天晚上讓小黑留在這里監視曹酥酥最好不過了,因為,現在天色已黑,韓冰可能快要到了,讓小黑留著陪曹酥酥,分散她的注意力,免得到時候發現他與韓冰的好事。
  其實,發現了也就發現了,王蠢也無所謂,關鍵是,萬一曹酥酥又受了刺激要死要活的,那就不好收拾了……
  ……
  想到這里,王蠢安慰了曹酥酥幾句之后,便以修煉為借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給韓冰打電話。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王蠢不停的撥打韓冰的電話,但是,韓冰不接電話,王蠢不依不饒的足足打了二十多分鐘,韓冰還是沒有接電話。
  怎么了?
  到底怎么啦?
  為什么不接電話?
  難道那老巫婆在旁邊?
  ……
  王蠢的腦細胞活躍到了極限,不停的想象著各種各樣的可能。理論上,韓冰不可能不接他的電話,而事實也是如此,只從王蠢與韓冰認識以來,韓冰從未曾拒接他的電話。
  “好好的計劃不會被打破吧?”王蠢有點焦躁的在房間里面走來走去,就像一只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嘀嘀嘀……”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之際,他的電話響了,一看號碼,是韓冰的,王蠢頓時大喜,連忙接通電話。
  “冰冰……”王蠢的聲音溫柔得連自己都覺得有點肉麻。
  “王蠢,我媽開始在身邊,手機開的靜音,我不敢接電話。”韓冰的聲音很小,顯然是壓低了聲音。
  “我就知道那老巫……伯母在你身邊。”王蠢嘿嘿笑道:“什么時候出來?”
  “王蠢……你等等,我先搞定我媽。”韓冰遲疑了一下。
  “嗯嗯,我等你,你快點。”
  “好的,我掛了。”
  “親一口!”
  王蠢對著電話親一口之后,這才心滿意足的掛斷電話。韓冰既然打電話來了,那說明,他今天的良宵不會空度。
  就在王蠢熱血沸騰充滿期待的時候,韓冰正坐在書房,看著黑漆漆的窗外一陣發呆。
  “冰冰,要開水嗎?”
  “啊……不要不要。”
  韓冰聽到母親的聲音嚇得連忙藏好自己的手機。
  “早點洗澡休息吧,你看你最近瘦了好多,肯定是睡眠不好。”韓母輕輕推開房門叮囑道。
  “嗯。”
  等母親離開之后,韓冰找出一塊鏡子,看著鏡子里面的人兒,是的,真是瘦了很多,臉都小了一圈。
  如果只是瘦了,對于絕大多數女人來說都是福音,但是,韓冰的瘦,已經不僅僅是瘦,還有一絲憔悴和憂郁。
  沒有人知道韓冰這段時間所受到的煎熬。
  想到上次與王蠢在書房里面的瘋狂,韓冰一直都在自責,這不是她,只從與王蠢發生了不明不白的關系之后,韓冰發現,她整個人都變了,矜持的她被王蠢剝除了外衣,讓她變得無比的瘋狂,甚至于今天,差點就和王蠢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發生關系……
  因為王蠢,韓冰已經杜絕了一切晚上的應酬,為的就是能夠早點回來給王蠢做飯吃。
  這還是自己嗎?
  這還是柳大的校長嗎?
  韓冰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拿出手機,看著王蠢的電話號碼,一陣發漫長的發呆……
  ……
  韓冰在做出決定,一個讓她掙扎不休的決定,實際上,早在數月前,她就做出個這個決定,但是,每當她與王蠢單獨相處,她的決定立刻變得蒼白無力,沒有絲毫的約束。
  王蠢那無賴的性格,那猥瑣的笑容,那放肆的大男子主義,輕輕松松就能夠擊破她偽裝的外殼,讓她的矜持與高傲土崩瓦解。
  不行!
  不行!
  絕不能這樣下去!
  韓冰咬了咬牙,終于,她再一次做出了艱難的決定,她相信,這將是她人生最艱難的決定。
  “王蠢,我想了很久,我們不適合,我也不會嫁給你,你也不會要我,所以,我們到此為止吧!王蠢,感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付出,我衷心的感謝,如果沒有你,就沒有我重生的韓冰,是你讓我重新找到了做人的感覺,找到了做人的尊嚴!但是,這種感謝并不是愛,我想,你應該明白……我有很多話想說,但是,每次面對你的時候,都不知從何說起,說真的,我很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我喜歡抱著,喜歡你抱著我,撫摸我,但內心,我卻排斥,卻害怕,總感覺這不是真實的,我又討厭這種不真實的感覺……不說了,我有點語無倫次,無法厘清內心的想法,總之,我們結束了,我只是你的朋友,朋友你懂嗎?如果你愿意做我的朋友,那么,請你尊重我,我真的很害怕你的熱情,王蠢,我不是你的情人,也不是你的戀人,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朋友,朋友!如果你愿意做我的朋友,那么,請記得尊重我,如果你不愿意,請不要回信,謝謝你!”
  韓冰花了足足半個小時,才打出一行不連貫的信息,當她鼓起勇氣把信息發出去之后,突然感覺心里空蕩蕩的。
  等待是一種煎熬。
  就在韓冰等待王蠢回信的時候,王蠢正反反復的看著信息,這信息看起來有些混亂,不過,越是混亂,越能夠感受到韓冰的決心,那些重復的語氣之中,可以看出,她思考了很久很久……
  ……
  王蠢開始輸入信息,不停的輸入,反復的輸入和刪除,但到了最后,信息只有兩個——朋友。
  “朋友。”
  韓冰收到了王蠢兩個字的信息,雖然只是兩個字,但是,她卻反反復復看了數十遍,她試圖從兩個字里面尋找到王蠢的想法,但是,她找不到。
  韓冰認為王蠢還會有信息,但是,她沒有等到,她在床上輾轉反側到凌晨三點,依然沒有等到王蠢的信息,似乎,王蠢憑空消失了,這種消失的感覺,讓韓冰空蕩蕩的……
  ……
  這是一個孤寂的夜晚。
  這是一個寒冷的夜晚。
  王蠢很難受,莫名的難受,他很想找一個空曠的荒原咆哮發泄,但是,他找不到,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站在陽臺上,感受那冷冽的寒風吹拂,感受刺骨的霜刀。
  下雨了,C市的冬天并不陽光明媚,更多的時候是綿綿細雨。
  王蠢變成了一座石雕。
  冰涼刺骨的雨水淋濕了王蠢的頭發,衣衫,雨停了,冰霜在王蠢發絲和眉毛上留下一團團白色。
  王蠢很難受,他說不清為什么難受,一直以來,王蠢認為,韓冰只是他的一個炮友,只是他千人斬名單上的一個名額,他相信,他能夠做到收放自如,但今天,當他發出“朋友”兩字之后,他才知道,他做不到……
  ……R10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