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316 為情所困曹酥酥

“咚咚咚咚……”
  “酥酥,我能夠進來嗎?”
  “干嘛?”房間里面傳來一聲曹酥酥憤怒的聲音和摔東西的聲音。
  “我拿點東西……”
  王蠢小心翼翼的推開房間,只見曹酥酥趴在床上,雙手抓著床單,滿地都是枕頭書本等雜物,仿佛被千軍萬馬蹂躪一般。王蠢不敢搭腔,身形敏捷的跑到后陽臺上采摘了三顆酥酥后,一溜煙的跑了出來,把三顆酥酥果遞給蘇雪。
  “這是什么?”蘇雪好奇的看著掌心三顆火紅火紅的果子。
  “這是酥酥果,吃了有益于修真,記住,一天只能吃一顆,千萬別多吃。”
  “多吃的后果會怎么樣?”
  “會變成水晶人。”
  “水晶人……有沒有解藥之類的?”蘇雪一臉驚訝,她想不到這指頭大小的小果子居然這么大的威力。
  “有,我每天給你按摩,還要脫光衣服!所以,我不介意你一下吃光。”王蠢一臉猥瑣的淫蕩笑容。
  “你如何知道?”蘇雪盯著王蠢。
  “啊……咳咳……我是猜的,猜的……”王蠢老臉一紅,他自然不方便說自己曾經給曹酥酥治療過。
  “這果實的名字也挺特別的,酥酥果,嗯,很好聽,不錯。”蘇雪意味深長道。
  “蓬!”的一聲,曹酥酥房間里面傳來一聲巨響。
  “我先走了。”
  蘇雪嘴角泛起一絲曖昧的笑容,加快腳步下樓,離開了王蠢出租屋的小院子。
  等蘇雪離開后,王蠢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但是,他總覺得忐忑不安,哪里有點不對勁,特別是隔壁傳來摔東西的聲音更是讓他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在王蠢的記憶之中,曹酥酥已經很久沒有這么抓狂了,他都快忘記曹酥酥還有個“朝天椒”的綽號了。
  要不要過去看看?!
  王蠢立刻否決了自己的想法,他對付女人的絕招就是逃之夭夭,沒有道理送上門去讓朝天椒虐待。
  想到這里,王蠢便心安理得的開始打掃房間衛生,他還沒有忘記,在新東方武校的時候,可是和韓冰約好了今晚相會。
  想到韓冰今天將和他共度良宵,王蠢一陣熱血沸騰,他當單身狗可是有些日子了,這對于自詡一表人才風流倜儻的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不能容忍。
  想當初,在希臘神話當保安的時候,雖然稱不上夜夜笙歌,卻也是隔三差五的有美女共度**。
  韓冰那嬌柔雪白的身子讓王蠢心情大好,早就忘記了隔壁還有一個抓狂的女生。
  為了恭迎韓冰,王蠢可謂是下了苦工,把地板都拖了十七八遍,就連房間里面少得可憐的破爛家具都擦了又擦,讓王蠢遺憾的是,他的床有些寒酸,根本就沒法和韓冰家里的柔軟雙人大床相比,但此時買床肯定不現實了,只能先將就將就,必須要提醒自己,等會韓冰來的時候,動作不能太大,把這床個整垮了無所謂,萬一驚動了隔壁的曹酥酥,搞不好她會提一把菜刀過來搞破壞……
  ……
  “咦,酥酥那邊為什么沒有動靜了?”想到曹酥酥,王蠢側耳傾聽,原本是摔得驚天動地的隔壁居然沒有了聲息。
  “不會有什么事情吧?”
  王蠢突然有點心神不安,猶豫了一下,放下抹布,躡手躡腳的靠近曹酥酥的房間。
  曹酥酥的房間門緊閉著,壓根就看不到什么。
  血腥味!
  突然,王蠢心臟一陣狂跳,他感覺到了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他對這種味道太敏感了,當初,他在血族古堡的時候,就聞到過這種味道。
  “酥酥,酥酥,你在干嘛呢?”
  王蠢敲門,但是,里面沒有聲息。
  “酥酥,我要進來了。”王蠢突然有一絲不好的預感,連忙催動靈氣,打開門鎖,推門進去。
  “啊……你干什么?!”
  王蠢推開門一看,只見酥酥倒在床上,一只手垂落在床沿上,血流如注,觸目驚心。曹酥酥并沒有昏迷,無神的眼睛睜開,呆呆的看著王蠢。
  大驚失色的王蠢一個箭步沖過去,一股靈氣渡入了曹酥酥的身體,召喚出小黑,從小黑的熊皮里面掏出一堆的丹藥就往曹酥酥的嘴里塞。
  “我不吃我不吃……”曹酥酥掙扎著不讓王蠢靠近。
  “你神經病啊,你還有媽媽,還有爸爸,還有親人,有多大個事兒啊,動不動就要死要活的!”王蠢氣急敗壞,一巴掌甩在曹酥酥的臉上,立刻,曹酥酥的臉上留下了幾根清晰的指印。
  “你打我!”曹酥酥流著淚水看著王蠢。
  “我打你咋了,你這種的腦殘女人我看多了,不吃點虧還以為地球就繞著你一個人轉。”
  王蠢取下脖子上的玉佩戴在曹酥酥的脖子上,然后找了條毛巾把曹酥酥的手臂綁上,因為丹藥發揮了作用,脈搏上的血液已經止住。
  “好些了沒有?”
  王蠢不停的為曹酥酥渡入靈氣,護住心脈。此時,小黑還在客廳里面,它似乎意識到王蠢有事,并沒有騷擾他,而是自顧自的在狹窄的客廳里面轉來轉去,找到了幾包塑料包裝的零食,腳撕牙咬,忙得不亦樂乎。
  “沒事。”曹酥酥似乎清醒了過來,不敢與王蠢的眼睛對視。
  “為什么?”王蠢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為什么要自殺。
  “你和蘇雪……”曹酥酥聲音微不可聞。
  “啊……為了我?”王蠢仿佛被針刺一般,赫然跳起。
  曹酥酥沒有說話,緊咬著牙關,一陣沉默。對于曹酥酥來說,她實在是想不通,明明她和王蠢已經和情侶差不多的關系了,居然還光明正大的抱著別人親,最讓她發狂的是,王蠢居然還無視她的怒火,這讓一時想不通,就在手腕上割了一刀。
  “你喜歡我?”
  曹酥酥低垂著頭,依然不敢看王蠢,卻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兩行清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你喜歡我什么?!”王蠢苦笑。
  曹酥酥還是不說話,只是默默的流淚。
  “是你搬走還是我搬走?”王蠢嘆息了一聲。
  “啊……”曹酥酥一臉震驚的抬頭看著王蠢。
  “酥酥,我承認,我對你也有好感,也可以說喜歡你,但是,你要搞清楚,我不是個能夠托付終身的好男人,我只是個人渣,什么是人渣你懂嗎?!”
  “不,不……”曹酥酥梨花帶雨,無意識的搖頭。
  “對不起!首先,我要向你道歉,因為我是個人渣,所以對你做了一些人渣的事情,這里,我鄭重的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夠原諒我。”王蠢一臉嚴肅的看著曹酥酥。
  “蠢哥,為什么?”曹酥酥一臉驚慌的看著王蠢,她從王蠢的眼神里面,感受到了一種決絕。
  “我說了,我只是個人渣,而你,是個好女孩,一個冰清玉潔的好女孩,雖然我每天都想著和你上床,但我克制著我自己,我不能,我不能對這么一個好女孩下手……呵呵,有時候,我都覺得我這個人渣很偉大,但是,事實就是這樣,我不想一個好女孩子毀在我手中,就像當年呂嬌毀在我手中一樣……酥酥,對不起,我知道我不對,我不應該褻瀆你,但是,我情不自禁,我的骨子里面,就是個人渣,只要稍微有點姿色的女人,我都想弄上床,何況是你這種絕色美女,對不起……”
  “蠢哥……”
  “明天我會搬走,我們在這棟房子里面認識,也就在這棟房子里面結束,也算是好聚好散吧。”王蠢嘆息。
  “不,不……”
  “酥酥,別這樣,我不想傷害你,真的,我不想!剛才看到你倒在床上的時候,我的心臟都在流血,我寧愿千刀萬剮,上刀山下火海,也不愿意看到你受絲毫的傷害,但是,如果你和我在一起,肯定會重蹈覆轍的,我再也不想看到這種情況發生,我要杜絕這種情況發生!就這樣,我明天就搬走。”王蠢聲情并茂的說完之后赫然站起。
  “蠢哥……”曹酥酥傷心欲絕。
  “酥酥,你先安靜一會,我過去了。”
  王蠢嘆息了一聲,一臉決絕的走出去,關上房門。
  當然,王蠢可不敢真的就此離開,而是暗自叮囑正在蹲在茶幾邊折騰幾包零食的小黑,讓它看住曹酥酥,一旦曹酥酥有自殺的苗頭,立刻通知他。
  “奶奶,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我容易嗎!”
  王蠢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長呼短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曹酥酥居然真的會喜歡上他,更沒有想到曹酥酥居然剛烈到為情自殺,這讓他壓力山大,絞盡腦汁的想著法兒擺脫這個包袱。
  正如王蠢自己所說的那樣,他對曹酥酥也有非分之想,但是,他與曹酥酥不僅僅是有曖昧,還有長期同居而建立的友誼,這份友誼,讓他盡量克制著自己的沖動和**。
  如果曹酥酥是個隨便的女生,王蠢自然也無所謂,問題是,曹酥酥的表現從來就不是一個隨便的女生,她在這里居住了這么長的時間,從未曾帶一個男生過來,其潔身自好可見一斑。
  通常,王蠢認為,越是潔身自好的女人越不能招惹,現在,曹酥酥為情所困之后不惜血濺五步,再一次證實了他的判斷。
  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全的擺脫曹酥酥,既不讓曹酥酥產生自殺的傾向,也讓曹酥酥不再糾纏他,大家好聚好散。
  對于男女之事,王蠢是個殺伐果斷的人,絕不拖泥帶水,苗頭不對,立刻遠遁。
  在王蠢看來,如果到了饑不擇食的時候,他寧愿選擇蘇雪,至少,蘇雪不是那種要死要活的人,以蘇雪的性格,哪怕是吃虧了,也只會安靜的走開,不會撒潑打滾自尋短見。
  “咦……為什么沒有動靜了?”
  胡思亂想的王蠢收斂心神,側耳傾聽隔壁,隔壁落針可聞,安靜得令人窒息。
  難道她又自殺了?
  王蠢內心一陣打鼓,但旋即,他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他可是安排了小黑盯著曹酥酥,如果曹酥酥有什么事情,小黑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他,畢竟,小黑與他,只是一墻之隔,完全能夠做到隨時通知。
  想了想,王蠢還是不放心,決定過去看看。
  當王蠢輕手輕腳的推開房門,頓時目瞪口呆,只見小黑一屁股坐在床沿邊,一只巨大的腳掌正在曹酥酥的背部有節奏的輕輕敲擊,就像哄嬰兒睡覺一般,而原本要死要活的曹酥酥,居然真的睡了,而且睡得特別沉,發出微微的鼾聲,臉頰上,還掛著眼淚。
  小黑的另外一只腳掌沒有閑著,不停的從茶幾上面抓零食吃,從茶幾上擺放的零食可以推斷,應該是曹酥酥幫它找出來的。
  當小黑看到王蠢推門進來之后,張開血盆大口直笑,露出滿嘴鋒利的牙齒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一只抓著食物的腳掌朝王蠢招手,示意王蠢一起吃……
  ……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