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310 一枝梨花壓海棠


  因為歐陽媚媚帶著人皮面具,王蠢看不到歐陽媚媚的真實表情,但是,他能夠從歐陽媚媚那雙眼睛里面感受到刻骨銘心的仇恨。
  王蠢雖然沒有目睹喜哥如何虐待歐陽媚媚,但是,他能夠從歐陽媚媚那些恐怖的傷痕猜測到歐陽媚媚當時所遭受的痛苦,也正因為這樣,王蠢才毫不猶豫的答應幫歐陽媚媚殺人。
  王蠢無法想象一個男人會對一個花樣少女干出這種辣手摧花的禽獸事情。
  王蠢先是用“順”來的智能手機搜索了幾個派出所的電話號碼后,便接連打了幾個報警電話。
  果然!
  在王蠢撥打電話不到十分鐘,賭場的鐵門打開了,里面的人一哄而散,等賭徒們離開之后幾分鐘,賭場出來幾個男人,把鐵門從外面關上離開了。
  “喜哥在那些人里面嗎?”王蠢問歐陽媚媚,他擔心喜哥隨眾人離開,要不然,他所有的計劃都被打破了。
  “沒有看到。”歐陽媚媚搖了搖頭,“他這個時候一般都在樓上干……干……壞事……”歐陽媚媚吞吞吐吐道。
  “嗯。”
  兩人在黑暗之中又等了二十幾分鐘,期間,來了一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停在了筒子樓的下面。
  “奶奶的,都跑光了,還抓個屁啊!”王蠢暗罵。
  “蠢哥,那就是喜哥!”
  就在警車離開的時候,歐陽媚媚突然變得激動起來,指著筒子樓的二樓,在依稀的月光之下,可以看到二樓有一個**著上身的男人正打開窗戶,手里拿著電話,顯然,他正和通風報信的人通話。
  “別急,等警車離開就動手。”王蠢嘿嘿笑道。
  警車關閉警燈,上面下來兩個人,在周圍轉了一圈,便上車離開了。筒子樓二樓的窗戶也關上了,可以看到,厚厚的窗簾也拉上了。
  “我們走!”
  王蠢牽起歐陽媚媚的手,大搖大擺的朝賭場走去,就在歐陽媚媚一頭霧水的時候,王蠢催動靈氣,打開門鎖,直接拉開了賭場的鐵門,如入無人之境。
  “鐵門沒有關嗎?”歐陽媚媚驚得合不攏嘴。
  “我可是鼓上騷時遷的弟子……弟子的朋友……”王蠢想了想,覺得石小寶應該不會認他這個師兄,臨時改口為朋友了。
  “哦……”歐陽媚媚看著前面的王蠢,突然之間,她發現,這個看起來猥瑣又好色的家伙充滿了神秘。
  王蠢示意歐陽媚媚噤聲,把歐陽媚媚脖子上的圍巾取掉,在鐵門上擦拭指紋,然后用圍巾蒙住臉,掏出一張餐巾紙放在門把上,輕輕的關上鐵門。
  賭場里面并不黑暗,因為,在靠墻壁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金魚缸,金魚缸里面的觀賞燈亮著,為賭場提供了足夠的光明,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些電子游戲機和一些自動麻將桌。
  可能是走得比較匆忙,賭場里面顯得很凌亂,一些椅子亂七八糟的放著,地上到處都是煙頭瓜子殼之類的垃圾。
  在歐陽媚媚的帶領之下,兩人走到里面,打開一道門,是一個改造的樓梯間,樓梯間也用鐵門鎖著。
  兩人沿著樓梯上去,沿途打開了三道鐵門才上二樓,每打開一道門,王蠢都會用餐巾紙包住門把手,避免在金屬上留下指紋。
  終于,到達了二樓的走廊。
  這棟筒子樓有些歷史的,中間是走廊,兩邊是房間,從走廊墻壁上掛的一些銘牌可以看出,這里應該是市場管理處的辦公室。
  兩人站在了一間房間門口,王蠢感覺到到緊貼著他身體的歐陽媚媚正在顫抖,顯然,她非常緊張。
  王蠢拍了拍歐陽媚媚的肩膀。
  “蠢哥,我怕……”
  “沒事,敲門。”
  “咚咚咚……”歐陽媚媚鼓起勇氣敲門。
  “誰啊?”
  “我。”
  “你是……”門打開了,一個**著上身,渾身雕龍畫鳳滿面橫肉的大漢站在門口,一臉狐疑的上下大量著戴了人皮面具的歐陽媚媚。
  “喜哥,我我……我……”歐陽媚媚被大漢氣勢所壓,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喜哥,你好。”王蠢從一邊閃了出來。
  “你是……”
  喜哥的話還沒有落音,王蠢的拳頭如同閃電一般落在了他的腦袋上,干凈利落,他的身體一下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王蠢還沒有等大漢倒下,身形一晃,已經從大漢側面沖進房間,當他沖進房間的時候,整個人都呆滯了。
  在王蠢面前,是兩個房間改建的大廳,近百平方米,非常寬敞,鋪著厚厚的地毯,巨大的真皮沙發,開著暖氣,看起來就像一個ktv包間,在沙發和地上,東倒西歪的躺幾個迷迷糊糊的少女,她們無一不是渾身**,從她們那迷離的眼神可以看出,一個個應該是嗑藥了。
  在沙發上,還有一個**著上身的精瘦年輕人正伏在沙發上一具雪白的身體上做著活塞運動。
  當王蠢沖進去的一瞬間,那精瘦的年輕人警覺,赫然回頭,一雙充滿了血絲的眼睛瞪著王蠢。
  王蠢沒有猶豫,身子如同獵豹一般撲了過去,動作迅猛,充滿了勢不可擋的氣勢。
  那精瘦的年輕人突然站直身體,精赤的身體轉過身,朝王蠢撲過去。
  “好結實的身體!”
  看著那精瘦的身體上一塊塊輪廓分明的肌肉,王蠢一陣贊嘆。
  “蓬”的一聲,那精瘦的年輕人拳頭居然與王蠢的拳頭相撞,發出一聲令人心悸的悶響,空氣之中,靈氣奔涌。
  修真者!
  精瘦的年輕人與王蠢同時停住了身體,兩人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震驚的表情,顯然,兩人都沒有想到對方能夠扛住這必殺的一拳,更沒有想到在這種地方,都會遇到修真者。
  “朋友,我是一枝梨花壓海棠,都是道上的,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
  “我是……”
  王蠢嘴一張,劈頭一拳砸了過去,與此同時,小黑那碩大的身軀憑空出現,與王蠢朝那精瘦的年輕人夾擊而去,刮起一陣兇猛的狂風。
  “靈獸……”
  那精廋的年輕人看到房間里面突然出現一頭大黑熊,頓時發出一聲驚怒的咆哮,肘關節猛擊小黑,凌空一腳踢向王蠢,兇悍絕倫。
  “撲!”
  小黑承受了那精瘦年輕人的肘關節攻擊,卻是紋絲不動,一雙巨大的腳掌狠狠拍在了精瘦年輕人的肩膀上,還沒有等他的腳踢到王蠢,“咔嚓”一聲骨折聲音,就已經被小黑直接一巴掌拍暈在地上。
  戰斗結束了!
  王蠢身形飛掠,把幾個眼神迷離的**少女打暈,而此時,歐陽媚媚已經嚇傻了,一雙眼睛呆呆的看著大廳里面那頭巨大如同一座小山的黑熊。
  “小黑,快走!”
  王蠢連忙召喚小黑離開,但是,小黑好不容易出來活動筋骨,那肯立刻就回去,反而手舞足蹈的跑到王蠢身前,圍繞著他跳來跳去撒歡,興奮異常。
  “奶奶的,你也嗑藥了,信不信老子閹了你!”王蠢不停的躲避那張滿口獠牙的巨嘴大罵。
  “嗚嗚……”小黑低頭嗚咽了幾聲,心不甘情不愿的消失了。
  “媚媚。”
  “啊……”歐陽媚媚赫然清醒過來,一步一步往后退,一臉驚恐的表情。
  “你干嘛,快殺了喜哥,我們離開!”王蠢催促道。
  “蠢哥……你……你是妖怪……”
  “你才是小妖精,蠢哥是人,貨真價實的人。如假包換!”王蠢身形一晃,一下站在了歐陽媚媚的面前,嚇得歐陽媚媚尖叫,卻被王蠢捂住了嘴。
  “媚媚,你不殺我就殺了。”王蠢把門關好,這才松開歐陽媚媚。
  “你真不是妖怪?”歐陽媚媚內心的震驚無以復加。
  “不是,我只是學了一點茅山道術。”
  “茅山道術?”歐陽媚媚瞪大眼睛。
  “是的。”
  “你……”
  “別你啊我的,一句話,殺不殺?不殺我們就閃人。”王蠢在茶幾下面找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我殺!”
  歐陽媚媚看著昏迷不醒的喜哥,深入骨髓的仇恨讓她瞬間失去了理智,一個箭步沖到王蠢面前,接過匕首,沖到喜哥身邊,匕首狠狠的朝喜哥胸口插下去。
  “等等。”王蠢一把抓住歐陽媚媚的手腕,“姑奶奶,你這么一刀下去,等會回家的時候渾身都是鮮血。”
  “啊……”
  “可以了,等會別抽匕首。”
  王蠢在房間里面找了一條大毛巾蓋在喜哥的胸口,然后,又用一條毛巾裹在歐陽媚媚的手臂上。
  “我……我怕……”原本一門心思要報仇的歐陽媚媚突然又膽怯了。
  “給我。”
  王蠢嘆息了一聲,搶過歐陽媚媚手中的匕首,手起刀落,直接一刀插進了喜哥的心臟,匕首沒至柄,喜哥抽搐了幾下,便沒有了聲息。
  “啊……”歐陽媚媚捂住嘴,嬌軀一陣顫抖。
  王蠢還沒有等歐陽媚媚反應過來,他又找出一把水果刀,直接插入了那精瘦男人的心臟。
  “你……你殺他……干什么?”歐陽媚媚看著王蠢那從容淡定的表情,聲音都在發抖。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家伙很厲害的。”王蠢自然是不便說這個精瘦的年輕人是個修真者。
  這個自稱“一枝梨花壓海棠”的年輕人才過筑基期,進入開光期,比王蠢低了幾個等級,但是,他的外功卻非常厲害,居然能夠憑借強橫的身體與王蠢的靈氣對抗,其外功之強橫可見一斑。
  王蠢從來就不是心慈手軟的人,通常,他不喜歡冒險,而現在,他已經殺了喜哥,和精瘦年輕人之間已經沒有了回旋的余地,最好的辦法就是殺人滅口。
  現在的王蠢,已經非以前懵懵懂懂的王蠢,他很清楚,這個年輕人年紀輕輕就過了筑基期,背后絕對有一個巨大的世家,其本人也是個天賦驚人的修真者,萬一留下蛛絲馬跡,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干脆殺了以絕后患。
  一個王漢朝已經把王蠢搞得焦頭爛額,他可不想又多一個人整天追殺他。
  檢查了一下房間里面有沒有監控視頻后,又仔細擦拭了一下有可能留下指紋的地方,王蠢才拉著失魂落魄的歐陽媚媚消失在黑暗之中……
  ……rg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