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09 *

“我知道啊,但是,她現在改變了。”
  “沒有。”王蠢一臉氣餒。
  “我每天和姐在一起,難不成你比我還清楚?”歐陽媚媚撇了撇嘴。
  “好吧,好吧,我會對你好的……等等,應該是你對我好,我可是zhǔnbèi幫你殺人,還要幫你治療你的……你的……你的小籠包……”王蠢下意識的瞄了一眼那充滿了青春活立的飽滿山峰。
  “誰是小籠包!”歐陽媚媚一臉氣憤的挺了挺胸膛,可能是想到上面那惡心的傷痕,旋即又是一臉黯然。
  “放心,我會幫你治好的。”王蠢自然是明白歐陽媚媚在想什么。
  “如果你能夠幫我治好,讓我干什么都行。”歐陽媚媚低垂著頭,聲音微不可聞,就像蚊子的嗡嗡聲。
  “我先打個電話。”
  看著歐陽媚媚那婀娜多姿的身材,王蠢心神一蕩,心中又是yīzhèn破口大罵,他自然是不信這小妖精的話,這擺明了jiùshì色誘他,真幫她治好了,以她那小太妹當著她姐一套,背著她姐又是一套的不羈本性,絕對是翻臉不認人的主。
  當然,如果歐陽媚媚不是歐陽卿卿的妹妹,王蠢絕對不會放過這塊“肥肉”,畢竟,從目前觀察,這小婊砸盡認識一些亂七八糟的人,壓根就不在乎什么貞操,不上白不上,上了也白上。
  在王蠢心中,早已經把歐陽媚媚打入了壞女人的行業,如果不是給歐陽卿卿面子,他才不會管這些閑事,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正義感爆棚的俠客。
  可惜不能和媚媚啪啪啪啪!
  一路暗自遺憾的王蠢找了個綠化帶的草坪坐下,掏出手機zhǔnbèi給板凳打電話。
  “我們不是殺人去嗎,坐在這里干嘛?”歐陽媚媚做夢也沒有想到王蠢正滿腦子的齷齪想法,一臉yíhuò的問道。
  “我給板凳打個電話,問一下喜哥的行蹤。”
  “我知道喜哥的行蹤,不過,你還是叫上板凳哥,讓他多帶點人手和武器。”歐陽媚媚頓時一臉欣喜之色。
  “咦,板凳哥板凳哥的,叫得很親熱,你認識板凳?”
  “上次在酒吧之后,我可是打聽過,板凳可是C市大名鼎鼎的老大,很多夜場都是他罩的!”歐陽媚媚一臉崇敬之色。
  “老大有什么了不起的,還不是要聽我的。”王蠢皺眉看著歐陽媚媚,他感覺到,歐陽媚媚身上,有一股子濃濃的江湖氣息,這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哼,你就別騙我了,板凳哥會聽你的!”歐陽媚媚嗤之以鼻。
  “你在潮人酒吧門口,不是看到了嗎?”
  “人抬人高,水漲船高,那是人家板凳哥當著眾人給你面子,江湖上都是這么干的,你還真以為我不知道啊。”歐陽媚媚一臉不屑之色。
  “……”
  “你還磨蹭什么?快打電話讓板凳哥叫人來啊!”歐陽媚媚一臉狂熱的催促。
  “如果你知道喜哥的行蹤,那么,我們就沒有必要聯系板凳,因為,我們是殺人,越少人知道越好。”王蠢一臉嚴肅道。
  “就我們兩個人?!”歐陽媚媚大張著嘴看著王蠢,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的。”
  “可是,喜哥很多手下……”
  “蠢哥一個人,能當千軍萬馬!”王蠢嘿嘿一笑,“說吧,喜哥在哪里?”
  “……在東門。”看著王蠢臉上的獰笑,歐陽媚媚莫名的背脊yīzhèn發冷。
  “喜哥的人都認識你,你得偽裝一下,萬一被人認出來了后患無窮。”
  “要不我化個妝……我沒有帶包。”
  “對了,我這里有個好定西……你在這里等等我,我去里面上拉泡尿。”王蠢突然急急忙忙朝綠化帶的深處走去。
  “齷齪,難怪姐姐不喜歡你!”歐陽媚媚沖王蠢的背影啐了一口。
  走到綠化帶深處的樹林后,王蠢召喚出小黑,從小黑身上取了一塊人皮面具,人皮面具是上次從那個女植入者身上繳獲,都是女性化的面具,王蠢一直沒有用,今天算是派上了用場。
  小黑出來之后,碩大的nǎodài在王蠢身上磨蹭,親熱無比,死活不想huíqù,直到王蠢發火,狠狠的踢了它幾腳,小黑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進入異空間。
  趕走小黑之后,王蠢暗自哀嚎,小黑這廝身材太大了,不僅僅是當寵物不方面,哪怕是當個“儲物柜”也不方面,萬一那天在鬧市遇到危險,總不能把它召喚出來取武器吧!
  想到這里,王蠢決定有機會的時候,好好研究一下那異空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好是不用小黑,就能夠直接召喚物品。
  不知道這俗世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須彌戒或者是空間戒指?
  如果有那玩意兒,簡直是太好了,吃的穿的都可以放進去,如果空間足夠大,弄一點坦克之類的重武器,遇到強大對手的時候,直接開一輛坦克用大炮轟……
  ……
  王蠢一路走出來一路意淫,意淫到高潮的時候,嘴都裂開了,一臉像盛開的花奪。
  “你笑什么?”歐陽媚媚看著興高采烈的王蠢問道。
  “一泡尿拉得酣暢淋漓啊!”
  “……惡心!”歐陽媚媚啐了王蠢一口。
  “我這里有快人皮面具,你戴上看看。”
  “人皮面具……哇……這什么材料做的,這么薄?!”歐陽媚媚接過薄如蟬翼的人皮面具,一臉驚嘆。
  “先戴上,看看héshì不héshì。”
  “嗯嗯……”歐陽媚媚攤開人皮面具,就像貼面膜一樣的貼在臉上,一點一點的擠掉里面的kōngqì,lìkè,人皮面具與歐陽媚媚的臉融為一體。
  “這么神奇……”
  看著面前陌生的面孔,王蠢yīzhèn發呆,如果他不是親眼看著歐陽媚媚帶上人皮面具,哪怕是他與歐陽媚媚面對面走過,他也不會認出來。
  人皮面具不僅僅是陌生的面孔,做工也極為精湛,因為面具太薄,在晚上,肉眼根本無法分辨肌膚與面具的連接之處,如果是稍微化妝,王蠢相信,哪怕是大白天,也看不出一點問題。
  “真的可以?”歐陽媚媚沒有鏡子,只能不停的摸著自己的臉。
  “沒問題,我們走吧。”
  東門離兩人所在之地大約有五公里zuǒyòu,因為時間尚早,王蠢決定不打的,沿著河邊,避開監控視頻,慢慢吞吞的朝東門走去。
  一路上,歐陽媚媚不停的問著王蠢一些江湖上的事情,但王蠢腦瓜子里面正想著如何殺死喜哥,并不熱衷,隨口敷衍著歐陽媚媚。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zuǒyòu,兩人到了東門。
  東門是整個C市最為復雜的地方,因為,這地方接近郊區,又有幾個老廠和一個巨大的蔬菜批發市場,各方勢力云集,三教九流,魚龍混雜,哪怕是C市一些有名氣的混混,在這里也要收斂,不敢肆無忌憚的撒野,免得橫尸街頭。
  喜哥在東門是頂尖級的老大,他不僅僅是個毒梟,還開有幾間地下賭場,可以說是黑白通吃。
  根究歐陽媚媚所描述的,喜哥在東門蔬菜批發大市場里面有一個賭場,主要是經營“鯊魚機”,還有自動麻將機之類的賭具,生意非常好,市場里面的一些老板在做生意的時候都抽空去賭幾把,晚上收攤很多人都會去他的賭場里面打鯊魚機。
  喜哥住在賭場的樓上。
  賭場并不大,一百多個平方,內外有兩層鐵門,如果不是認識的人,里面是不會開門的,而到喜哥所住的樓上,必須要精guò賭場,而賭場里面,除了客人之外,至少會有兩個看場的和一個收銀的。
  除了賭場里面,在賭場外面,遇到風聲緊的時候,也會安排一些人手,稍有風吹草動,賭場里面的人就會從后門或者是二樓一哄而散……
  ……
  王蠢已經在喜哥賭場附近坐了足足半個小時,他和歐陽媚媚緊挨在一起,偽裝成情侶,其中賭場有人過來看了一眼,但并沒有引起對方的注意。
  賭場所處的wèizhì是一棟筒子樓改造的,在原本是墻體上面開了個洞,樓梯口的大鐵門平常都是鎖著的,根本就沒有別的地方進入。
  二樓則是一排窗戶,都裝了防盜網。
  如果王蠢一個人去殺喜哥,隨便找個窗戶破窗而入,但是,他現在帶著歐陽媚媚zhègè累贅,最要命的是,歐陽媚媚非要親自手刃喜哥,這就使得王蠢必須要想個萬全之策。
  “蠢哥,怎么樣?”歐陽媚媚依偎在王蠢的懷里,臉上露出一絲羞澀,萬幸她戴著人皮面具,根本就看不到。
  “媚媚,你看那里!”王蠢并沒有注意到歐陽媚媚的羞怯
  “什么……啊……真沒素質。”
  歐陽媚媚循著王蠢的目光望過去,只見遠處黑暗之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個男人正站在批發蔬菜的攤位邊拉尿,淅淅瀝瀝,不停的抖動。
  “你等等我。”
  王蠢嘿嘿一笑,松開媚媚,身體突然動了,還沒有等歐陽媚媚醒悟過來,王蠢已經化為一縷青煙消失,轉眼便到了那拉尿的男人身邊,只見他手臂輕輕一揮,那人便倒下。
  又是一瞬間,王蠢出現在了歐陽媚媚身前。
  “你……你殺了他?”歐陽媚媚驚恐的看著王蠢。
  “沒有,我只是借了他的手機。”王蠢得意的舉起右手中的手機。
  “你要手機干嘛?”
  “報警!”
  “報警?”歐陽媚媚目瞪口呆。
  “我裝成是記者,說這里有人聚賭,警察肯定會過來,警察一過來,這里的人都會走,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趁亂混進去了。”
  “你真聰明。”歐陽媚媚一臉敬佩的看著王蠢。
  “不過,也不一定能夠成功,聽你所說的,那喜哥很能吃的開,估計警局內部有人與他勾結,通風報信。”
  “那怎么辦?”
  “沒事,哪怕是有人通風報信,我說是記者暗訪,喜哥也會讓那些賭徒離開,停止營業,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安安靜靜下手了。”一臉惡狠狠的王蠢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蠢哥,我怕……”
  “怕的話,我們就huíqù。”
  “不,我一定要殺了他!”歐陽媚媚銀牙緊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