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308 媚媚的仇恨

終,王蠢答應會繼續尋找那些神秘的數據,之后,幾人又聊了很長的時間,王蠢趁機請教了很多宇宙空間知識。
  王蠢發現,在交流之中,歐陽卿卿對三人一直都保持著一種非常尊敬的態度,言談舉止之間,只能用敬仰來形容。
  在很久之后,王蠢才知道,這三位老人,可是國際上聲名赫赫的科學家,在數學領域,物理領域和空間科學方面,可謂是德高望重,名滿天下,很多人能夠和其中任何一位拍個照都引以為榮,而王蠢,一次性就見了三個。
  不過,王蠢壓根就沒有想太多,他自認不學無術,如果不是因為無上仙道的原因,他這一輩子也不會與這些馳名中外的科學家發生交集。
  三位老科學家雖然不善言談,但是,當牽涉到他們的專業時候,立刻變得不同,無論是動作語言表情,都讓人升起敬意,哪怕是王蠢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情況之下,也懷有恭敬之心。
  通常,越沒有文化的人對有知識有文化的人總是莫名的敬畏,而此時的王蠢,正是這種心態。
  聊天持續了近三個小時,一直到夜幕降臨,眾人才散了。
  歐陽卿卿執意要請三位長者吃飯,而王蠢心中有事,便借故溜了。
  王蠢并不是借故,他的確是有事。
  為了歐陽媚媚,王蠢決定直接干掉喜哥。王蠢不知道歐陽媚媚與毒梟喜哥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從歐陽媚媚那驚恐的樣子可以肯定,喜哥絕對不是什么好鳥。
  王蠢第一次殺死植入者的時候,慌張了幾天,之后,他又接連殺人,把吳子健都干掉了,在英國血族古堡的時候,更是殺人不少。現在的王蠢,已經完全度過了殺人的心理障礙,對于他來說,遇到難題,第一反應就是述諸武力。
  其實,任何一個修真者,在遇到麻煩的時候,多會選擇武力解決,相比于其它的方式,武力的效率更高,而修真者,通常又不愿意浪費時間。當然,這并不包括一些實力雄厚的大家族,對于大家來說,修真者類似于核武器一般的存在,不在生死存亡的時候,不會輕易動用。
  原本,王蠢還想押后幾天再解決毒梟喜哥,但考慮到最近事情太多,要接受新東方武校,又要參加太陽山武林大會,還要去尋找秦始皇留給他的無上仙道中卷,干脆把喜哥干掉,一勞永逸,免得總是惦記著這事兒徒增煩惱。
  “嘀嘀嘀……”王蠢剛掏出手機準備給板凳打電話的時候,手中的手機就響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誰?”
  “蠢哥,是我。”電話里面,響起了歐陽媚媚的聲音。
  “你怎么知道我的號碼?有事么?”
  “蠢哥,我要親手殺死喜哥!”歐陽媚媚咬牙切齒,聲音充滿了無盡的怨毒。
  “啊……小女孩子家的,別整天喊打喊殺!”王蠢擺出一副長輩的模樣教訓道。
  “蠢哥,你不讓我殺他,我就自殺,然后,我留遺書給姐姐,說你想強暴我。”
  “我操!你當蠢哥是嚇大的,還敢威脅蠢哥!”王蠢破口大罵。
  “好吧,我會讓你后悔的。”
  “喂喂……”王蠢連忙喊,但是,歐陽媚媚已經掛斷了電話,“我操,不會真自殺吧?”
  王蠢連忙回撥過去,但是,電話打通自后,歐陽媚媚并不接聽。
  “姑奶奶,你接電話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蠢一邊撥打電話,一邊攔了一輛的士,直奔歐陽卿卿的家里。沿途,王蠢撥打了一遍又一遍,但是,歐陽媚媚至始至終都沒有接電話。
  到了柳大后,王蠢趁著黑暗,一路飛奔,風馳電掣的沖向歐陽卿卿的單身公寓。
  “咚咚咚……”
  “媚媚,開門,開門!”王蠢不停的大喊敲門,但是,歐陽媚媚的并不開門。
  “嘀嘀嘀……”
  就在王蠢考慮要不要破門而入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一看,是歐陽媚媚打過來的,連忙接通。
  “小祖宗……”
  “你先聽我說!”歐陽媚媚打斷了王蠢的話。
  “好吧,姑奶奶,只要你不自殺,我都聽你的。”王蠢不敢激怒歐陽媚媚,低聲下氣道。
  “蠢哥,我已經寫好了遺書,如果你不答應我,我就自殺了,等姐姐回來,就會知道是你把我逼死的,我們之間有通話記錄,警方也會懷疑你的,還有,剛才你拼命的敲門,隔壁的鄰居肯定會給警方作證……”
  “小姑奶奶,我同意你就是,開門吧!”
  “你發誓!”
  “好吧,我發誓,我什么都答應你,如果做不到,天打雷劈,天誅地滅!”把發誓當吃飯喝水一樣的王蠢自然無所謂,立刻指天發誓。
  王蠢剛發完誓言,門就開了一條縫,王蠢掛斷電話,立刻擠進去。
  “啪!”王蠢關上門,一巴掌甩在歐陽媚媚的臉上,大罵道:“你個小婊砸,居然還敢威脅蠢哥,奶奶的,老子現在就給你姐打電話,讓她回來看看是不是我逼死你的,奶奶的,乳臭味干,要屁股沒屁股,要胸部沒胸部,還想被強暴,你想得倒美啊!”
  歐陽媚媚怔怔的看著王蠢沒有說話,眼淚在眼眶里面打轉,顯然,她沒有想到王蠢會立刻翻臉。
  “你看什么看,老子現在就打電話讓你姐回來。”王蠢被歐陽媚媚看的頭皮發麻,生怕她有什么辦法自殺,連忙掏出電話要通知歐陽卿卿,等歐陽卿卿回來,歐陽媚媚要死要活就不關他屁事了。
  “蠢哥,你先看看再打電話。”歐陽媚媚靜靜的看著王蠢。
  “看什么……喂喂,你脫衣干嘛?我說你沒屁股沒胸,也沒有必要脫給我看,別脫了,蠢哥可是鐵骨錚錚的正人君子,絕不會受你這小妖精誘惑,啊……”
  看著歐陽媚媚解掉衣服的扣子,王蠢大驚失色,連連后退,此時萬一歐陽卿卿回來,他可就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蠢哥,你看……”歐陽媚媚脫掉了內衣,一對雙峰傲然聳立在空中。
  王蠢的目光就像被磁鐵吸住了一般,落在了歐陽媚媚袒露的胸前。
  王蠢并不是因為那少女冰清玉潔的身軀而呆滯,而是因為雙峰那縱橫交錯的深深疤痕而震驚。
  如果僅僅只是疤痕,王蠢還不至于如此震驚,因為,他也曾經看到過韓冰被吳子健虐待的累累傷痕遍布全身。
  歐陽媚媚的疤痕和韓冰身上的傷痕不一樣,因為,韓冰被稱之為疤痕,而歐陽媚媚身上的是傷痕,觸目驚心的傷痕,令人膽戰心驚的疤痕,縱橫交錯,遍布在那豐腴的山峰之上,有些地方還結著黑痂,恐怖異常,就像一條一條的蚯蚓附著在上面,原本令男人神往的山峰,反而給人一種惡心嘔吐的感覺。
  “喜哥干的?”王蠢雙拳緊握,努力的控制著心中的怒火。此時,他終于明白歐陽媚媚眼里為什么會有那種驚恐到骨髓的眼神。
  “他是變態……變態……”歐陽媚媚一雙眼睛,仿佛要射出火焰一般。
  一直安靜的歐陽媚媚終于克制不住情緒,捂著臉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沒事,穿上衣服!”王蠢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撿起地上的衣服,把歐陽媚媚扶起來,“我們現在就去殺了她!”
  “真的?”歐陽媚媚猛然抬起頭。
  “蠢哥說話,一言九鼎!”王蠢一臉嚴肅。
  “一言九鼎……”歐陽媚媚突然破涕為笑。
  “咳咳……偶爾說說謊,不經常的,不經常的……”王蠢立刻反應過來,他剛才還騙過歐陽媚媚的。
  “我們真的現在就去殺喜哥嗎?”歐陽媚媚好像能夠隨時控制情緒一般,立刻從悲傷之中走出來。
  “當然,快穿上衣服。”王蠢催促著歐陽媚媚,把手中的衣服阻擋住她那恐怖的胸部,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歐陽卿卿突然回來,特別是現在這種情況之下。
  “是不是好難看?”歐陽媚媚低頭看了一眼疤痕交錯的山峰,臉色變得難看。
  “啊……”
  王蠢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很顯然,說好看和不好看都不好。
  “我知道,你不用回答。”歐陽媚媚一臉黯然的穿上衣服。
  “別擔心,蠢哥有辦法治好你。”
  “蠢哥,別騙我了,我已經問了醫生,說疤痕太深,哪怕是植皮,也不可能恢復了。”歐陽媚媚搖了搖頭,一臉心灰意冷。
  “相信蠢哥,等我們殺了喜哥,再想辦法治療。”
  “真的可以?”
  看著王蠢那信心滿滿的表情,歐陽媚媚燃起一線希望。
  “快點,等你姐姐回來了,你就別想出去了。”
  “啊……等等,我不能穿睡衣出去,我換套衣服。”
  “嗯,換套顏色暗一點的,我們是去殺人,不是參加派對。”
  “嗯嗯……”
  ……
  只是兩分鐘不到,歐陽媚媚換了一套深色的衣服,從臥室里面沖了出來。
  “這么快!”
  王蠢深知女人換衣是一件多么耗時的事情,正慢條斯理的倒了一杯茶,坐在沙發上,準備慢慢享受的時候,屁股還沒有坐熱,歐陽媚媚已經沖了出來。
  “我姐發信息問我吃什么,估計快要回來了。”
  歐陽媚媚心急火燎的沖到門邊換鞋子。
  “啊……快走快走,別被抓住了……”王蠢突然有一種生怕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覺,臨走之際,還把那杯沒有來得及喝的茶倒了,免得留下蛛絲馬跡。
  兩人匆匆忙忙出門,為了避免與歐陽媚媚碰頭,繞到柳大的后門溜走。
  “我覺得你應該給你姐發個信息,免得她擔心。”
  “發了,我說去同學家里玩一會,晚上回來睡覺。”
  “她會相信嗎?”
  “她認識我那同學,而且,我讓那同學給她打電話了。”
  “學壞果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王蠢嘆息。
  “蠢哥,你以后要對我好,要不然,哼哼!”
  “哼哼什么?”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喜歡我姐姐啊!”歐陽媚媚眼睛里面露出一絲狡黠之色。
  “啊……你……你知道了……”王蠢目瞪口呆。
  “傻子都看得出來好不好,你每次看我姐姐的時候,眼睛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惡心死了。”
  “……”王蠢無語。
  “如果你對我好,我就會給你們制造機會,懂不懂?”歐陽媚媚得意洋洋的要挾道。
  “沒用的,你姐喜歡女人。”王蠢不以為意。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