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301 老兵會議

王漢朝沒有死!
  這個消息,讓王蠢內心的震撼無以復加,要知道,他可是親眼看到王漢朝被血族親王一手捅穿了身體,在那種情況下,沒有人能夠活下來。
  而王漢朝,偏偏沒有死!
  “你怎么啦?”蘇雪想不到王蠢的反應居然這么大,因為,她并不知道王蠢親眼看到王漢朝被血族親王殺死。
  “沒事沒事??????”魂不守舍的王蠢狼狽的爬起來。
  “你也不用過于擔心,因為你的表現引起了王家的關注,我想,王兆有父子應該會暫停對你的報復。”蘇雪安慰道。
  “我知道了。”王蠢依然失魂落魄。
  “如果吳家提出來的附加條件你沒有異議,那么今天下午,我就通知錢伯簽署合約,下周星期一,可以完成交接,到時候,你就可以接管新東方武校了。”
  “我沒有問題,你和錢伯聯系吧。”
  “那我走了。”
  “嗯。”
  “??????”
  蘇雪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王蠢,張了張嘴,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
  王漢朝!
  王漢朝!
  王蠢滿腦子都是王漢朝那是死不瞑目的猙獰笑容。
  “奶奶的,這仇可是越結越深了。”
  王蠢越想越六神無主,坐立不安,立刻撥打文靜和石小寶的電話,但是,兩人的電話都顯示關機,根本沒法聯系上。
  王蠢想到了少年,以少年無所不在的能力,肯定有辦法聯系到文靜和石小寶,但問題是,王蠢壓根就聯系不上少年,只能被動的等少年聯系他。
  對于蘇雪的話,王蠢并不認同。
  在血族古堡看到王漢朝的時候,王蠢就感覺王漢朝似乎變了,變得歇斯底里,變得瘋狂冷血,看情形,王家要想約束王漢朝并不容易。
  最為關鍵的是,王漢朝似乎與植入者有著不明不白的關系。
  如果王漢朝與植入者勾結,任何事情都將變得無法預測。
  毫無疑問,王蠢是個得過且過死于安樂的人,但是,一旦他面臨危險的時候,整個人就會變得格外的警惕,就像野外的兔子,稍有風吹草動,便會落荒而逃,而現在的問題是,王蠢無路可逃,他只能面對。
  當王蠢看到王漢朝被血族親王殺死之后,他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美好了,也正是這個原因,他才迫不及待的跑回C市上班,每天吃得飽飽的躺在躺椅上睡覺,無聊了便站在校門口看美女大腿,這就是王蠢所向往的生活。
  王蠢的美好生活被死而復活的王漢朝打破了。
  現在,王蠢不僅僅是面對王漢朝的威脅,還有吳家用新東方武校的名義舉行的“太陽山武林大會”,可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麻痹的,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王蠢無心上班,請了個假,打了個的士,向小小咖啡屋奔去,一路絞盡腦汁的想著對付王漢朝和吳雄的辦法。
  目前,王漢朝的事情暫時沒有辦法解決,趁著王漢朝才回來的時間差,先得解決新東方武校的事情,然后,再集中精力對付王漢朝。
  對付吳雄,王蠢首先就想到了老偵察兵的一群部下。
  當然,此時王蠢是臨時抱佛腳,其實他對老偵察兵的那群部下并不抱希望,他雖然看到過“手術刀”的恐怖身手,但當時手術刀所對付的只是一些普通的混混,他并不認為一群老兵能夠對付那些職業武術高手??????
  ??????
  老偵察兵果然在小小咖啡屋。
  與上次不一樣的是,老偵察兵居然穿著一套小小咖啡屋服務員的服裝,配上那張冷肅的臉,讓人感覺無比的滑稽。
  “??????你??????你??????”王蠢進門,就看到了正在小廳里面收拾的老偵察兵,頓時一臉目瞪口呆,在吧臺里面的葉蘭則是掩嘴偷笑。
  “有問題?”
  “沒沒。”王蠢自然是不敢提意見,連忙擺手。
  “什么時候可以接手新東方武校?”老偵察兵放下手中抹布。
  “今天下午簽約,下周一就可以完成交接手續了。”
  “好好,效率不錯,我那群老部下在賓館都快要發霉了。”老偵察兵頓時眉開眼笑。
  “我們有麻煩了。”
  王蠢把新東方武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老偵察兵。
  “你知道有哪些人參加比賽?”老偵察兵皺眉問道。
  “具體的參賽人員名單我還沒有拿到,不過,據說有少林寺一些大門派的人參與,還有陳家溝的人。”
  “我對武術界不熟,要不,我們去酒店問問,看他們有什么對策。”
  “好好。”
  “喂喂,老爸,你翹班是要扣工資的!”葉蘭追出來大喊道。
  “資本家都是靠剝削勞動人民致富的。”王蠢回頭道。
  “??????”
  “說得好!”
  老偵察兵一臉欣賞的朝王蠢豎起大拇指。
  兩人很快到了一群老兵所住的酒店。讓王蠢大吃一驚的是,二十個老兵,居然才住五間房,一問,才明白,他們是在節約錢。
  果然淳樸!
  因為二十多人太多,臨時開了個套房開會。
  除了“手術刀”之外,這里絕大部分人都是王蠢第一次看到,他發現,這些人年齡都偏大,最小的也有近四十歲了,最大的,超過了六十歲,一個個面向質樸木訥,不善言辭,一看就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
  這些老兵都非常尊重老偵察兵,有的稱呼為老偵察兵為“團長”,有的稱呼為“連長”,也有稱呼為“司令”和“老領導”之類的,顯然,這些老兵都是老偵察兵各個時期所帶的兵。
  “這些人能夠當教練嗎?”看著這些老弱病殘,王蠢心中哀嚎。
  “你看不起我們?”手術刀盯著王蠢。
  “咳咳咳??????沒有沒有??????好了,大家都到齊了,我就講講我們目前的情況??????今天下午,我們就會與吳家簽約,完成收購計劃,下周一,我們就進駐新東方武校,完成交割手續??????不過,我們目前面臨一個巨大的困難??????”
  王蠢把“太陽山武林大會”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包括自己所掌握的可憐資料。
  房間里面一陣沉默,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老偵察兵的臉上,似乎在等待著他發話。
  “大家有什么話都可以說。”老偵察兵點了點頭。
  “我學過太極拳。”最先發言的是手術刀。
  “我在少林寺學過武術。”
  “我學過截拳道。”
  “??????”
  ??????
  聽著一群人發言,王蠢有快瘋了的感覺,他發現,這些人都不善言談,所說的話更是言簡意賅。
  “好吧,我們能夠詳細點不!譬如,知道少林寺的人說說少林寺。知道陳家溝的人說說陳家溝。還有,我要的不僅僅是了解,還要知道,你們能不能夠打過他們!”王蠢打斷眾人的話,一字一頓道。
  “三十年前,我在少林寺曾經學過武術,少林寺高手如云??????不過??????”手術刀遲疑了一下。
  “手哥,都這個時候了,你就別扭扭捏捏的,有什么話就直說吧!”王蠢忍不住吐槽了。
  “我個人認為,少林寺的頂級高手應該不會參加這勞什子的太陽山武林大會,而普通的少林寺高手缺乏實戰經驗,多是表演形式的功夫,不足為慮??????不過??????我是不會與少林寺為敵的。”
  “放心,你不想與少林寺為敵,可以與武當山陳家溝為敵。”王蠢沒好氣道。
  “這個可以。”手術刀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好吧,說說陳家溝吧,聽說陳家溝的太極拳挺牛逼的,但是,我經常在公園看一些老大爺老大媽練太極拳,一個個都是要死不斷氣軟綿綿的樣子??????”
  “誰說陳家溝的太極拳是軟綿綿的?!”一個矮壯的老兵赫然站起,怒視著王蠢,一臉漲紅。
  “隕石,坐下!”老偵察兵不怒自威。
  “是,連長。”矮壯的老兵坐下,一臉嚴肅,坐在床沿邊就像一塊磐石。
  “隕石??????好名字。”王蠢看了一下老兵那矮壯的身材,“那你就說說陳家溝的情況。”
  “沒什么好說的,太極拳能人輩出,我只是一個小角色,總之,我是不會與陳家溝的人為敵,讓我打少林寺的那群禿驢沒有問題!”隕石甕聲甕氣道。
  “如果你都是小人物,那世界上可就真是沒有幾個大人物了,我可是記得,你一夜摸哨三十七人。”
  “殺了?!”王蠢瞪大眼睛看著老偵察兵。
  “殺了。”
  “一夜殺了三十七人??????”王蠢倒抽了一口冷氣,莫名的,他感覺到了老實巴交的隕石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冰冷殺氣。
  “這里的人,誰沒有幾條人命。”老偵察兵一臉風輕云淡。
  “好好好??????就這么辦,到時候,就讓陳家溝的打少林寺的,少林寺的打陳家溝的,嘿嘿??????”王蠢一臉奸笑。
  “你們有把握嗎?”老偵察兵鋒利的眼神掃了一群老兵。
  “有!”
  老兵們轟然應答,擁擠的套房里面殺氣騰騰,熱血奔涌。
  “我沒有把握。”手術刀搖了搖頭。
  “為什么?”老偵察兵皺眉盯著手術刀,一群老兵也是一臉狐疑的看著手術刀。
  “擂臺賽有很多限制,我們學的是殺人的武功,不是比賽的武功。”
  “??????”
  一群老兵面面相覷,很顯然,他們認同手術刀的看法。
  “如果打敗了會出現什么情況?”老偵察兵目光落到了王蠢身上。
  “對于我來說沒有什么損失,最多也就是把新東方武校的地皮開發房地產,不過??????”
  “新東方武校就會倒閉?”老偵察兵打斷王蠢的話。
  “是的。”王蠢聳了聳肩,一臉無能為力的表情。此時的王蠢,就是要激起這群老家伙的戰意,畢竟,他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還畏手畏腳,必敗無疑。
  “只能勝,不能敗!”老偵察兵一臉嚴厲的看著一群老兵。
  “是!”
  一群老兵轟然答應,聲音之中,充滿了破釜沉舟一往無前的決心,很顯然,他們知道,只要敗了,他們就要背起包袱滾蛋。
  “放心,你們都敗了,還有我!”王蠢嘿嘿笑道。
  “??????”
  所有的老兵都是一臉愕然的看著王蠢,就連老偵察兵也是一臉目瞪口呆。
  “喂喂,看不起蠢哥我?”王蠢大聲抗議。
  “呵呵,你是絕世高手,而且,你是我們的大老板,怎么好意思讓你出手呢!”老偵察兵呵呵笑道。
  “??????”
  看著一群老兵那玩味不屑的笑容,王蠢氣得吐血,恨不得立刻發威,把這群老弱病殘打得滿地找牙??????
  ??????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