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294 青春永駐

“飄渺云山,奶奶的,光聽這名字就不好找。”王蠢暗罵了一聲,他現在面臨的問題就是,哪怕秦始皇有什么目的,他也必須要去,畢竟,無上仙道對他的誘惑力太大了。
  如果秦始皇有目的,無異于是給他安排任務,那么也就意味著,如果他不完成這個任務,他也就別想拿到無上仙道的第二卷,更別提第三卷了。
  一直,王蠢就覺得秦始皇對她懷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因為無上仙道的原因,王蠢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正如王蠢對曹酥酥所說的,修真就像吸毒,只是無上仙道的上卷,就讓王蠢感受到了強大的力量,如果有機會獲得無上仙道的中卷和下卷,自然是不愧善罷甘休。
  飄渺云山。
  王蠢不停的掃描著腦海里面的地圖,暗自哀嚎,這可是幾千年前的地圖啊!幾千年的歲月,滄海桑田,如果不是一些風景名勝,壓根就沒有資料可以查證,而王蠢的腦袋中,從未曾聽說有“飄渺云山”這個風景區。
  如果是呂嬌還在,自然就好辦一些,因為,呂嬌本身就是研究古代文學的,對古代的人文歷史都有一定的了解,而現在,呂嬌在美國,想讓她幫忙都不行。
  不行,一定要找個人幫忙。
  找誰呢?
  蘇雪正忙著幫他收購新東方武校,肯定是沒有時間,等她忙完了這些,到時候邀她一起去票摩云山倒是不錯,畢竟,她的經驗豐富,而且,本身就是修真高手。
  曹酥酥倒是方便,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但她的專業好像與古代地圖沒什么關系。
  葉蘭?
  葉蘭的專業也與古代地圖沒有什么關系,而且,葉蘭現在每天招呼小小咖啡屋,很是忙碌。
  韓冰?
  韓冰可是一校之長,最近王蠢每天晚上都會過去呆一陣子,她的電話幾乎就沒有停,除了學校的公務要處理,應酬也特別多,找她肯定不行。
  歐陽卿卿!
  歐陽卿卿雖然是數學老師,但是,她屬于學者型的,背后有一個龐大的專業團隊,找出一個兩個這方面的人才應該不難,而且,這事情關系與歐陽卿卿也算是息息相關,因為,歐陽卿卿背后的團隊一直都想要無上仙道的下卷,找他們幫忙,可謂是名正言順。
  想到這里,王蠢頓時釋然。
  下班之后,王蠢早早的趕到韓冰家里蹭飯吃。
  兩人一番溫存之后,才坐到餐桌邊吃飯。
  “王蠢,新東方武校的事情差不多了。”韓冰就像妻子為丈夫一般的為王蠢夾菜。
  “我知道,蘇雪已經告訴我了。”
  “有些小麻煩你知道嗎?”
  “知道,沒事,我搞得定。”王蠢攬住韓冰的纖纖玉腰,在韓冰臉頰上親了一口,一只手在韓冰豐滿的胸口抓了一把。
  “好好吃飯。”韓冰一臉嬌羞,推了一下王蠢。
  “冰冰的做的菜是天下最好吃的菜,我吃一輩子都不會厭的。”王蠢一邊埋頭大吃,一只手在韓冰身上也沒有閑著,上下其手。
  “可惜你吃不上了。”韓冰輕輕道。
  “為什么?”王蠢一愣。
  “我父母明天就過來和我一起住,不方便叫你過來吃飯了。”
  “沒事,有機會再做給我吃。”
  韓冰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笑了一下,那笑容之中,是一絲難以言喻的惆悵。
  吃飯完畢之后,韓冰對王蠢表露出前所未有的溫情,兩人一直纏綿到晚上十點多,巫山**,梅開若干度,王蠢才離開韓冰的別墅。當王蠢離開的時候,韓冰站在窗前,一直目送著王蠢消失??????
  ??????
  最近,因為曹酥酥的原因,王蠢已經養成了回出租屋睡覺的習慣。
  原本,今天王蠢是準備找歐陽卿卿,但考慮到曹酥酥有可能還有危險,決定還是先回家觀察觀察,萬一他沒有在家的時候曹酥酥變成了水晶人,那他可就真成了千古罪人。
  上了二樓陽臺,王蠢聞到從曹酥酥房間里面飄出來的茶香。
  “喝茶嗎?”曹酥酥似乎知道王蠢就在門外,隔門喊道。
  “有好茶葉嗎?”
  “愛喝不喝。”曹酥酥沒好氣道。
  “嘿嘿??????天寒地凍的,喝一杯暖暖身子也好。”王蠢輕輕一推門,才發現,門只是虛掩著,根本就沒有上鎖。
  “這湖南安化黑茶可是好東西,補充膳食營養,助消化、解油膩、順腸胃,降脂、減肥、軟化人體血管、預防心血管疾病,抗氧化、延緩衰老,延年益壽,、抗癌、抗突變,降血壓,、改善糖類代謝,降血糖,防治糖尿病,殺菌、消炎,利尿解毒、降低煙酒毒害。”曹酥酥如數家珍,不遺余力的介紹黑茶的好處。
  “哈哈哈,雖然有些夸大其詞,不過,才一天,就知道這么多,了不起!”王蠢豎起大拇指贊揚。
  “你覺得,我真的是請你喝茶嗎?”曹酥酥突然話鋒一轉,明亮的目光盯著王蠢。
  “啊??????不請我喝茶??????你想干什么?你下毒了?!”王蠢嚇得臉上赫然變色。
  “神經病。”曹酥酥白了王蠢一眼。
  “我就知道酥酥最善良最可愛,絕不會下毒的。”王蠢嘿嘿笑道。
  “哼,那可說不定,那天你得罪了我,我就給你喝毒鼠強。”曹酥酥裝出一副兇狠的樣子。
  “喂喂,你可別嚇我,我這小心臟可是不經嚇。”王蠢很配合的裝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你好好想想,我為什么要請你喝茶?”曹酥酥冷哼了一聲,追問道。
  “為什么?”王蠢一臉茫然。
  “好好想想!”曹酥酥似乎生氣,一臉漲紅,大有一言不合便要拔刀相向的感覺。
  “我真不知道啊!”王蠢哭喪著臉道:“是你請我喝茶,我咋知道你要干什么?”
  “王蠢,你說的話是放屁嗎?!”曹酥酥氣得猛然站起,柳眉倒豎,怒視著王蠢。
  “我說了什么?”
  “你你??????你??????你說過教我修真的!”曹酥酥用指頭狠狠的戳王蠢的額頭。
  “暈,大姐,你早說嘛,繞來繞去的,你不累啊!”王蠢一臉無辜的表情。
  “我繞了嗎?!你自己說過的話不算數,你可是說過等我的結晶體煉化之后,就教我修真的。”曹酥酥一臉氣憤。
  “這點小事,別生氣,氣壞了身子無所謂,修真靜不下心來走火入魔可就不得了。”
  “一句話,你教不教?”
  “教!”王蠢斬釘截鐵道。
  “嘻嘻,好好,我們現在就開始。”曹酥酥頓時眉開眼笑。
  “喂,酥酥姐,教你修真,你也得弄個拜師大禮什么的,譬如,磕頭啊,燒香啊,買點禮物什么的,或者是請我吃一頓大餐也行??????”
  “啊??????還要磕頭燒香?”曹酥酥睜大眼睛盯著王蠢。
  “要不然,為什么平白無故的教你修真?”
  “拜師??????如果拜師,那我豈不是你的徒弟了?”曹酥酥臉上陰晴不定,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當然。徒兒,快給師父行大禮,準備個大大的紅包。”王蠢哈哈大笑。
  “我不學了。”曹酥酥搖了搖頭。
  “為什么不學了?”王蠢一愣,驚訝的問道。
  “不學就不學,關你什么事!”曹酥酥突然無名火起,沖王蠢罵道。
  “??????”王蠢有點莫名其妙。
  “我要睡覺了。”曹酥酥站起來下逐客令。
  “酥酥??????”王蠢實在是搞不懂這個女人為何如此反復無常,剛才還好好的,突然就翻臉不認人。
  “快走。”曹酥酥眼睛里面突然留下了兩行清淚,把王蠢拼命的往門外推。
  “酥酥,我是開玩笑的,不用拜師。”看著曹酥酥居然流淚,王蠢一下就懵了。
  “啊??????真的?”曹酥酥的身體一下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王蠢。
  “你不是又騙我吧?”
  “絕對沒有,”王蠢肯定的點頭。
  “混蛋王蠢,壞王蠢,老是騙人,騙子,你個大騙子??????”曹酥酥喜極而泣,一雙粉拳在王蠢身上擂個不停。
  “你再打可就真要拜師了,你這可是毆打師父,大逆不道??????”王蠢不敢反抗,只能哭喪著臉,忍著讓曹酥酥暴打。
  “大騙子,大騙子,大騙子??????”
  曹酥酥一邊抹著淚水一邊喃喃自語,返身坐到茶幾邊。
  “還留不留我喝茶?”王蠢站在門口,一臉尷尬之色。此時,王蠢可不敢激怒曹酥酥,他總覺得曹酥酥最近有點喜怒無常,稍微開一下玩笑便發火,還是不要招惹為妙。此時,王蠢已經決定,以后和曹酥酥保持距離的好。
  “愛喝不喝。”曹酥酥紅紅的眼睛瞪了王蠢一眼,一臉嗔怒。
  “我喝,我喝??????好吧,我現在就教你修真,我們聊聊修真,讓你了解一下??????”
  王蠢開始為曹酥酥講解修真史的一些趣事,包括修真界的一些實力等級劃分。
  “什么!!光是筑基就要窮其一生?!”曹酥酥睜大眼睛盯著王蠢,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的,很多普通人一輩子就在筑基期反復折騰,無法寸進。”
  “那??????那??????那豈不是白白浪費光陰?”
  “也不一定,通常,只要是修真,哪怕是一直在筑基期徘徊,也是能夠延年益壽的,基本上,只要專注修真的人,活一百歲是沒有問題的,比跳廣場舞的效果好多了。”
  “我不要活一百歲,我要青春永駐就好了,哪怕是我死的那一天,都要漂漂亮亮最好。”曹酥酥摸了摸光潔的臉上,一臉神往之色。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