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286 淬煉結晶體

你??????你??????你還能更無恥一點不?面對王蠢這種無賴的德性,曹酥酥有一種抓狂的感覺。
  能!
  王蠢猛然一扯被子,也鉆了進去。
  啊??????你干嘛?出去啊,出去!曹酥酥想推王蠢,但因為她沒有穿衣服,不敢動彈。
  神經病啊,我又不碰你,我只是覺得這樣躺著舒服一點。王蠢從曹酥酥頭下面扯過一個枕頭,墊在自己的背后,舒舒服服的靠在床頭。
  你不準碰我。曹酥酥無計可施,只能妥協。
  如果我想碰你,早就碰你了,莫非,你認為能夠抵擋住我?王蠢嘿嘿笑著,摸了摸曹酥酥的秀發。
  不??????不能??????曹酥酥松了一口氣,王蠢這句話,讓她產生一種莫名的安全感,甚至于,她對王蠢撫摸她的秀發也不排斥了。
  一陣漫長的沉默。
  王蠢輕輕撫摸曹酥酥秀發的這個動作,讓氣氛突然變得曖昧起來。
  酥酥,如果是封建時代,我們有肌膚之親,你可就是我王蠢的人了。王蠢嘆息一聲,把毫不容易建立的曖昧氣氛給破怪了。
  那你可要建個大大的后宮。曹酥酥諷刺道。
  咳咳??????
  王蠢,我適不適合修真?曹酥酥岔開話題。
  不知道,等我幫你把酥酥果的結晶體煉化之后,在仔細幫你檢查一下身體??????
  反正也是閑著,為什么不現在檢查?曹酥酥總感覺王蠢是在敷衍她,很是不滿。
  也行,把手給我。
  哦??????曹酥酥伸出自己修長的玉臂。
  手好嫩滑??????王蠢愛不釋手的摸著曹酥酥修長柔軟的手。
  你干嘛?我又不是要你摸骨。曹酥酥狠狠的打了王蠢的手一下。
  嘿嘿,馬上就檢查,馬上。王蠢訕笑著催動靈氣,開始為曹酥酥把脈,查看曹酥酥的身體。
  怎么樣?
  還不錯。
  還不錯是什么意思?曹酥酥追問。
  還不錯就是不錯,如果修煉得法,無病無災,輕輕松松活個一百歲是沒有問題的。
  就是多活一點時間?曹酥酥一臉失望的仰望著王蠢。
  是的。
  那你呢?
  我,很難說。
  為什么很難說?曹酥酥追問。
  我不一樣,很難解釋清楚。
  好吧,就說直接的,你能夠活多久?
  我真不知道,可能是一百歲,也可能是兩百歲,也可能不會死,一切都是個未知數。
  如果只是為了多活些時間,那花大把的時間修真又有什么意義?曹酥酥郁悶道。
  是啊,很多人就是你這種想法,譬如,花三十年的時間修煉,多活了三十年,而修煉的三十年卻是青春年華,這個時間修煉,會失去很多東西,包括親情,友情,愛情等等,而獲得的,卻是殘喘人生。
  你有沒有什么辦法幫我?曹酥酥輕輕的問道。
  目前我也在摸索之中,等我摸索出了經驗,一定告訴你。
  真的?曹酥酥驚喜道。
  憑我們兩人這同床共枕的關系,我也要告訴你啊。王蠢把胸膛拍得震天響,一副義薄云天的樣子。
  為什么你的嘴這么賤還討女生喜歡?曹酥酥嘆息一聲。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你看現在打光棍的,都是一些老實巴交的男人,你什么時候看到壞男人缺少女人了?王蠢笑道。
  這倒是,我們學校,那些油嘴滑舌的富二代官二代每天都換女朋友,老老實實學習的,就找不到。
  呵呵,女人嘛,嘴里說要找一個踏踏實實的男人過日子,真要讓她們找到一個這樣的男人,又不甘心了。
  是啊。曹酥酥深以為然。
  你想找個什么樣的男朋友?
  我??????我還沒有想過,一切看緣分吧。
  你說,我們這算不算緣分?王蠢側躺下來,看著只露出腦袋的曹酥酥。
  不算。曹酥酥感覺到王蠢吐出的熱氣,一陣慌亂,抓緊胸口的被子。
  那算什么?王蠢壞笑道。
  什么都不算。曹酥酥死死抓緊被子,她感覺自己身體變得滾燙。
  我看,反正我們也肌膚相親了,同床共枕了,干脆,你就暫時做我的女朋友算了。看著曹酥酥那緊張的表情,王蠢調戲道。
  你想得美。曹酥酥感受道王蠢離她的臉越來越近,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就臨時客串客串嘛,譬如,就抱一抱,親一親的,就像這樣??????王蠢在曹酥酥的臉上親了一口。
  別這樣??????。曹酥酥弱弱道,一臉羞紅,身上燥熱無比。
  酥酥,你真漂亮,如果誰有你這樣的女朋友,短壽都愿意。王蠢盯著曹酥酥精致的五官,輕嘆道。
  你就會哄女孩子開心。曹酥酥嬌嗔道。
  不是哄,如果你讓我親一下,我愿意少活十年。把誓言當水喝的王蠢自然不介意少活十年,畢竟,他是修真者,十年的壽命根本就無所謂。
  如果你每親一個女生就少活十年,你現在??????啊??????唔??????
  曹酥酥剛要說話,王蠢的嘴已經覆蓋在了她的嘴上,轟的一下,曹酥酥感覺自己腦袋里面仿佛有炸彈炸開一般。
  別??????別??????唔??????曹酥酥掙扎著,但是,王蠢何等人物,他早就察覺曹酥酥有些動情,對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都不把握住,那他也就不是市三大杰出青年之一了。
  王蠢的猿臂,已經靠近曹酥酥,把她柔若無骨的身體攬在了懷里,一雙大手在曹酥酥身上揉捏著。
  與幫曹酥酥療傷煉化結晶體比起來,現在完全是兩種感覺,因為,療傷的時候,王蠢雖然可以一心二用,但也不可能動。
  嗯??????曹酥酥嬌羞的一聲嚶嚀,芳心一緊,羞紅著臉掙扎,你??????別??????這樣??????,放??????放手??????不??????。
  曹酥酥芳心一陣迷茫,她墮入了一個巨大的泥沼之中,掙扎沒有絲毫的意義??????
  ??????
  唔??????蠢哥??????不要??????我好熱??????難受??????意亂情迷的曹酥酥突然死命地推拒著王蠢那雄壯如牛的身軀。
  啊??????發作了!
  王蠢心神一震,立刻凝神靜氣,原本已經握住的豐盈之處開始催動靈氣,立刻,澎湃的靈氣開始幫曹酥酥梳理煉化那遍布身體的結晶體。
  立刻,曹酥酥就緩解了很多,潮紅的臉看著心無旁騖的王蠢,高聳的胸部急劇的起伏著。此時,曹酥酥還沒有從剛才動情之中完全醒悟過來,眼神之中,有一絲迷離。萬幸的是,王蠢正在專注的為她療傷,要不然,光是看到曹酥酥那嫵媚誘惑的眼神,恐怕就把持不住了。
  人體的細胞如同天上的繁星,結晶體的數量雖然沒有達到海量,但是,其接觸面遍布曹酥酥的每一個身體細胞,王蠢不得不大費周章的一點一點的梳理。
  王蠢發現,這一次的煉化,比上一次輕松一些,曹酥酥的反應也沒有那么大,但是,卻更耗費體力,因為,那些被煉化的結晶體居然形成了一種無形的抗力,不停的干擾著王蠢的靈氣??????
  ??????
  隨著時間推移,王蠢所耗費的靈氣越來越大,這讓他不得不同時煉化自己上次在血族古堡純粹在身體里面的能量,來補充靈氣的不足。
  和前兩次的治療不一樣的是,因為王蠢及時的介入,曹酥酥自始至終都處于清醒的狀態,她能夠感覺到王蠢所花的力量,她也能夠通過窗外微弱的光明看到王蠢額頭上滾落的汗珠。
  此時,王蠢整個人已經濕漉漉的,就像從大雨里面淋過一般。
  曹酥酥身體里面那些結晶體,就像一個個漩渦,王蠢感覺自己就像在泥沼之中掙扎一般。
  體力的消耗已經到了極限,但是,那遍布的結晶體還在組合,擴散,分裂,形成無數個新的結晶體,王蠢必須要不停的煉化它們,讓它們變成能量融合到曹酥酥的血脈之中,要不然,結晶體與結晶體一旦合攏,將會形成類似于血栓一樣的存在。
  終于,數不勝數的結晶體被王蠢的靈氣煉化,停滯了下來,然后,神奇的完全消失。
  原本坐著的王蠢整個人一下崩潰了,一下推金山倒玉柱的倒在床上。
  蠢哥,蠢哥!你沒事吧?曹酥酥見王蠢突然倒下,嚇得一臉慘白,顧不上渾身,驚慌失措的搖晃著王蠢雄壯的身體。
  我沒事。王蠢極度虛弱,連動一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真沒事?
  沒事,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下。王蠢掙扎著想坐起來,卻是又重重的摔在床上。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