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285 治療晶體

(www.booksrc.netE小說),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你可算是回來了,嚇死我了。。。”曹酥酥殷勤的為王蠢倒了一杯水。
  “以后記住,這是熔巖果,如果吃多了的話,就會像冷卻的巖漿一樣在身體里面結晶,一天一顆!”王蠢走到果樹邊摘掉一顆熔巖果扔到嘴里,砸吧著嘴,一臉回味無窮的樣子。
  熔巖果比起前兩天,口感更好,入口即化,口齒留香,沿著喉嚨進入食道,仿佛一股清流。
  “什么熔巖果,是酥酥果!”曹酥酥鼓著腮幫子不滿道。
  “是熔巖果”
  “酥酥果!”
  “好吧,是酥酥果。”王蠢回到沙上坐下,脫掉外套。和韓冰家里一樣,曹酥酥房間里面的暖氣很暖和。
  “我好想吃。”曹酥酥忍不住舔了舔舌頭,吞咽著口水。
  “如果你愿意讓我一直摸下去,我不介意你多吃幾個。”王蠢嘿嘿笑道。
  曹酥酥頓時一臉通紅,低垂著頭,坐在床沿邊默不作聲。
  “我們什么時候開始?”王蠢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
  “早點開始吧。”曹酥酥的聲音如同蚊子的嗡嗡聲,微不可聞。
  “是我幫你脫還是你自己脫?”王蠢嘴角泛起一絲壞笑。
  “笑笑笑,都是你害的!”曹酥酥抬頭恰好看到王蠢嘴角的那一抹壞笑,頓時無名火起。
  “暈酥酥姐,我可是叮囑過你的,不能怪我”王蠢被冤枉,自然是要辯護。
  “你明明知道我是個吃貨,還把酥酥果放在我房間里面,這不擺明是坑我嗎?”曹酥酥一臉氣憤道。
  “”
  “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故意的?”曹酥酥越想越氣,越想越多,居然認為這是王蠢的陰謀。
  “大姐,我也是第一次吃,你是知道的。”面對不可理喻且脾氣暴躁的曹酥酥,王蠢只能委曲求全。
  “哼。”
  “等會我把酥酥果搬過去,免得你又嘴饞偷吃。”
  “不準搬,那可是我看著一點一點長大的。”曹酥酥立刻拒絕。
  “好吧,不搬不搬,不過,酥酥姐,你到底脫不脫?”
  “我自己脫,你閉上眼睛!”曹酥酥咬牙切齒的低頭解開自己衣服的扣子,脫掉外套抬頭之際,卻看到王蠢直勾勾的看著她,心情又不好了,“你看什么看?我讓你閉上眼睛的!”
  “摸都摸光了,還不能看啊”
  “你”曹酥酥氣得一臉通紅。
  “反正我是不會閉上眼睛的。”王蠢一副你能夠把我怎么樣的無賴表情。
  “流氓!”
  曹酥酥罵了一聲,卻是無計可施,只能在王蠢瞪得像燈籠一樣的眼睛下面磨磨蹭蹭的脫衣,終于脫得只剩下內衣了。
  “哇,身材真好。”看著曹酥酥那驚人的曲線和雪白的肌膚,王蠢都快掉哈喇子了。
  “你會瞎眼的。”曹酥酥卷縮在床上,惡狠狠的詛咒王蠢。
  “皮膚好白啊,酥酥,我覺得,你在柳大,絕對可以排在前十,為啥各年級的校花沒有你?”王蠢舔著舌頭問道。
  “要你管!”曹酥酥一臉厭惡的看著王蠢,心里卻是喜滋滋的,畢竟,任何一個女孩子都喜歡聽男人夸獎。
  “你為什么不脫了?繼續啊!”王蠢見曹酥酥居然停下了。
  “我我”曹酥酥看著王蠢那瞪得大大的眼睛,一臉羞紅,硬是沒有勇氣解掉胸口的內衣。
  “酥酥啊,你把我當一個醫生看就是了,腦瓜子里面不要有邪念,明白嗎?”
  “你才有邪念!”曹酥酥沒好氣道。
  “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具醫學標本”
  “你才是醫學標本!”曹酥酥氣得吐血。
  “你脫不脫,不脫我幫你脫。”王蠢起身站立。
  “不不我自己脫”看著王蠢虎視眈眈的樣子,曹酥酥莫名的害怕,連忙拒絕。
  “好吧,你自己慢慢脫,我反正又不急,長夜漫漫,能夠欣賞欣賞免費的脫衣舞也不錯。”王蠢嘿嘿奸笑。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曹酥酥磨磨蹭蹭,終于是把胸罩脫了下來,一對雪白豐滿的豐腴一下彈跳出來,曹酥酥連忙用雙手捂住胸口,臉上的紅暈,已經彌漫到了耳根和脖子上面。
  那雪白豐滿的山嵐雖然是稍縱即逝,王蠢依然看得清清楚楚,頓感一陣熱血沸騰,連忙閉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才睜開眼睛。
  “開始吧!”曹酥酥低垂著頭輕輕道。
  “你還沒有脫光。”
  “等會”
  “等會你神志不清,就脫不了了。”
  “好吧。”曹酥酥咬了咬牙,準備脫衣。
  “其實,你可以關燈的。”
  “啊你為什么不早說?”曹酥酥又羞又氣。
  “我以為你不喜歡黑暗。”王蠢撇了撇嘴,一臉無辜的表情。
  “混蛋王蠢,你幫我把等關一下”
  曹酥酥起身準備關燈,卻現自己與床頭燈有一些距離,如果伸手關燈的話,她的雙臂就沒有遮擋住胸前的春光了。
  “喂,蠢哥我喜歡光明,又不喜歡黑暗。要關你自己關。”王蠢嘿嘿笑道。
  “王蠢!”羞憤的曹酥酥大聲咆哮。
  “好吧好吧,我關就是,女孩子家的,別動不動就脾氣,很容易衰老的。”王蠢知道曹酥酥的性格,不能過度刺激,要適可而止。
  “啪”的一聲,燈關了,溫暖的房間陷入了黑暗之中,曹酥酥頓時感覺好多了。
  其實,也不是完全黑暗,外面的路燈依稀能夠照射進來,可以看到曹酥酥那婀娜的剪影。
  “脫光了?”王蠢問道。
  “脫光了。可以開始了。”
  曹酥酥的聲音有些顫抖。昨天晚上,前兩次王蠢幫她煉化結晶體,都是她處于一種極度痛苦的狀態,在那種狀態之下,壓根就沒有想到羞恥之心,而現在,她安全處于清醒的狀態,且當著一個大男人寬衣解帶,脫得一絲不掛,這對于一個還未嘗男女之事的單純女孩子來說,無疑是巨大的心理挑戰。
  “開始吧。”
  王蠢深呼吸了一下,摒除雜念,借著外面依稀的燈光,摸到床沿邊,脫掉鞋子上床,曹酥酥緊張得抱著被子,卷縮成了一團,就像一只受到驚嚇的貓。
  “你這樣抱著被子我沒法給你治療。”
  “我我松開”
  曹酥酥松開被子,那光潔的嬌軀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在黑暗之中仿佛散著一層瑩瑩的白光。
  “嗯,我開始了!”
  王蠢一雙手,毫不客氣的按在了那豐滿之處,因為,人體的血液都要經過心房,要想煉化酥酥果的結晶體,就必須要從從這個位置入手,然后,循著心臟的脈絡,慢慢延伸到肢體
  黑暗之中,曹酥酥的身體顫抖著。
  王蠢催動靈氣,輕輕的在豐滿上面搓動,但是,讓他奇怪的是,他的靈氣如同石沉大海,居然沒有絲毫反應,那些結晶體也沒有出現。
  為什么會這樣?
  王蠢有點茫然,因為,他記得清清楚楚,前兩次給曹酥酥治療的時候,她的身體里面,遍布一些細微的結晶體。
  難道必須要等作的時候才能夠治療?
  想到這里,王蠢赫然開朗。
  顯然,熔巖果的結晶是有時間段的,要想煉化它們,也需要結晶體形成的時候,平素,它們完全溶解在血液里面,如果不煉化的話,不僅僅是每天晶體化的時候生不如死,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可能某一天,曹酥酥的身體在一夜之間,就會變成類似于水晶一樣的結晶體木乃伊
  “酥酥,現在還不能煉化。”
  “什么意思?”
  “酥酥果是在身體里面是有結晶時間的,而結晶時間,才能夠煉化,也就是說,必須要在你感覺到難受的時候才有效果。”
  “那怎么辦?”曹酥酥一臉茫然。
  “還能夠怎么辦!等等啊,估計也要不了多久了,等會作的時候,你記一下時間,明天就知道了。”
  “哦放開我”曹酥酥感覺到王蠢的一雙手還在他胸口揉捏,力度完全不一樣了,很明顯的是在褻玩她,頓時羞得一臉滾燙,一下推開王蠢,就要起身穿衣服。
  “你干嘛?”王蠢看著下床的曹酥酥那婀娜影子,吞了一口口水。
  “穿衣服。”
  “你神經病啊,剛脫了又穿,等會又脫,昨天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估計也沒有幾分鐘了,到時候又要麻煩,萬一你失去了神智,一身衣服豈不是又要撕稀爛。”
  “啊”曹酥酥一呆,王蠢說的很有道理,昨天,她的衣服就被撕爛了幾件,讓她心疼不已。
  “你睡床上,蓋上被子不就行了。弱智!”
  “你才弱智!”曹酥酥恨恨的罵了一句,繞到另外一邊,鉆進被窩里面,只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面。
  黑暗之中,王蠢摸索著脫掉自己的衣服。
  “你脫衣干嘛?”曹酥酥大驚,渾身因為緊張而繃緊,就像一張拉到極致的弓弦。
  “素素姐,我熱行不行?!還有,我穿這么多在床上也不舒服啊!”
  “你可以坐沙上去。”
  “你為什么不坐沙上去?”
  “我”
  “放心,蠢哥我雖然想上你,也不會趁人之危,再說,蠢哥的女人大把大把,不多你一個,也不少你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