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280 拿錯衣服


  “滴滴滴滴滴”
  就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之際,王蠢的電話響了起來,一開始,王蠢壓根就沒有理,但是,電話鈴聲不依不饒,一直響,這讓王蠢有些抓狂。。。早知道如此,應該把鈴聲調成浪漫的曲子。
  毫無疑問,毫無情趣的刺耳電話鈴聲破壞了王蠢與韓冰之間的氣氛。
  “王蠢,你的電話。”韓冰一臉羞紅,不敢睜開眼睛。
  “誰啊?!”王蠢號碼也沒有看,直接接通大吼一聲。
  “王蠢救我”電話里面響起曹酥酥奄奄一息的聲音。
  “酥酥,半夜三更的,你干嘛?”王蠢氣急敗壞道。
  “救我”曹酥酥的聲音無比的虛弱。
  “救你啊酥酥果!”
  王蠢赫然驚醒過來,他色迷心竅,居然把曹酥酥的事情給忘落蹤影了。
  曹酥酥食用了十幾顆熔巖果,他必須每天都要為酥酥用靈氣煉結晶體,一直到完全煉化,要不然,曹酥酥身體就會成為晶體化的植物人。
  從曹酥酥的聲音看,她肯定是發作了,要不然,以她高傲的性格,絕不會這個時候打電話向他救命。
  “我馬上就來!”穿著褲衩的王蠢掛斷電話,胡亂抱起一團衣服就往樓下跑,邊跑邊對韓冰大喊:“冰冰,我有點事情,必須要馬上去,搞定之后,我馬上就過來。”
  韓冰沒有回答,一臉死灰,她聽到了電話里面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此時十萬火急,關系著曹酥酥的生命,王蠢已經風馳電掣的沖下了樓,壓根就沒有看到韓冰那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韓冰的別墅雖然在市區,但是,通常別墅區并不繁華,凌晨時分的士幾乎絕跡
  王蠢并沒有打的,而是往柳大旁邊的出租屋狂奔。
  在c市的凌晨時分,出現了驚世駭俗的一幕,一個穿著褲衩的年輕人在夜色之下風馳電掣的狂奔,身后的殘影,就像憑空劃了一道虛線,拖了數十米,害得一個開著巡邏車的警察以為自己眼花,揉了半天的眼睛。
  王蠢的修真境界已經達到了“心動”之境,這在地球上的修真者之中,已經屬于高手存在,而且,王蠢所修煉的無上仙道秘笈,根本不是普通修真者所能夠比擬的,往往在遇到極端情況之下,會爆發出驚人的潛力。
  毫無疑問,王蠢此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心動”之境的修真者。
  五分鐘,王蠢就趕到了出租屋,這樣的速度,絕對輕輕松松奪得奧運會所有牽涉到跑步的項目冠軍。
  情急之下,王蠢也沒有用鑰匙開門,凌空飛奔跨越了高高的圍墻,直接落在了二樓陽臺之上。
  曹酥酥房間的門虛掩著,王蠢直接沖進去了,當他沖進去的一瞬間,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曹酥酥似乎已經昏迷過去,卷縮在門口,身上的衣服都撕得稀爛,裸露出來的肌膚上到處都是擦傷,渾身通紅,仿佛被火燒一般,居然冒出白色的煙霧,房間里面凌亂不堪,物品滿地都是,仿佛被千軍萬馬蹂躪過一般。
  光從眼前的一幕就可以看出,曹酥酥已經承受了非人的折磨。
  “酥酥”
  王蠢把曹酥酥抱上床。
  “蠢哥救我難受我熱難受”曹酥酥驚醒過來,一雙眼睛火紅,仿佛在燃燒一般,極為恐怖。
  “沒事,我來了,你別動!”
  王蠢此時也顧不上紳士風度了,兩手一分,曹酥酥身上原本就撕裂的衣服立刻被直接撕掉了,如同燒紅的鐵塊一般的身體暴露在了空氣之中,毛孔也變得粗大,隱隱約約之間,仿佛有東西在里面涌動,觸目驚心。
  靈氣奔涌,如同長江大河。
  王蠢催動身體里面已經被煉化的靈氣,一雙手掌按在曹酥酥吃了的肌膚身上,開始按摩。
  澎湃的靈氣通過王蠢的掌心借助曹酥酥的幾乎為媒介,一點點的煉化著曹酥酥身體里面熔巖果化成的結晶體。
  王蠢發現,熔巖果在發作的時候,就像火山爆發一樣,溫度奇高,而靈氣,恰好可以通過這種溫度,煉化結晶體。
  在按摩之間,王蠢細細的思索。
  似乎,熔巖果的溫度,本身就是為了煉化結晶體而生一般。
  難道,熔巖果本身就是一個完美的循環?
  這種可能性很大,因為,通常植物和人類的身體也是一樣,維持著陰陽調和,理論上,熔巖果是霸烈的屬性,而結晶體卻是良性,如果以正常的思維判斷,這兩種現象應該不會存在于一種靈果之中,就像火山口不會有冰雪一樣。
  想到這里,王蠢想到了無上仙道。
  這段時間,王蠢修煉的其實并不是無上仙道,而是玉簡里面的一些修煉方式,因為,王蠢覺得,無上仙道和玉簡的修真其實是很雷同的,而玉簡里面的修真方式,比無上仙道里面的修真則更通俗易懂,所以,王蠢多是修煉玉簡里面的功法,只是偶爾查看一下腦域之中那些如同象形文字一般的符文。
  莫非,俗世流傳的一些修真秘笈,都是從無上仙道上面演化衍生出來?
  如果自己的猜測成真,那么,也就意味著,人類修真,就是以無上仙道為發源。
  赫然,王蠢靈光一閃,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因為,玉簡里面繁多的修煉方式,似乎都無法脫離無上仙道的修真模式。
  如果所有的修真秘笈都是從無上仙道上面衍生,從秘笈里面尋找到與無上仙道相符的蛛絲馬跡就并不稀奇了,這就像是母親生了很多孩子,哪怕孩子的數量再多,孩成千上萬,孩子的身上,也會有母親的遺傳基因
  王蠢一心二用,一邊在曹酥酥的身上按摩,一邊梳理著無上仙道,那千千萬萬如同象形文字的符號在大腦里面活動起來,形成一些連貫的動作,根據這些連貫動作,王蠢結合玉簡里面的修真方法,舉一反三,受益匪淺。
  這一次,王蠢對無上仙道有了一個全新的感悟。
  無上仙道并不僅僅是修真秘笈,它乃是修真的鼻祖,里面所涵蓋的內容極為豐富,不僅僅是有修真,還有煉器煉藥之類的,而其具體的細節力量,也會根據學習者的天賦千差萬別。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王蠢渾然不知曹酥酥已經好了,那原本火紅的肌膚,已經恢復了雪白細膩,就連那些因為在房間里面發狂而留下的傷痕,也奇跡的消失了。
  一切如常,但是,曹酥酥不敢動,因為,王蠢一雙手掌,依然在她身上游弋著,山嵐,丘陵沒有一處放過。
  曹酥酥身上的火紅雖然消失了,其臉上,卻如同火燒云一般,羞得一臉通紅。
  曹酥酥自然是不知道王蠢正在神游萬里,她只是覺得自己已經恢復了,但是,王蠢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讓曹酥酥郁悶的是,王蠢微閉著眼睛,非常專注,而正因為王蠢專注的眼神,讓曹酥酥認為王蠢正一門心思的為她療傷。
  但是,事情總要結束。
  “蠢哥蠢哥”曹酥酥感覺到王蠢又落在了胸口,似乎要給她再來一遍,頓時忍不住了。
  “啊”王蠢一驚,睜開眼睛,立刻看到了玉體橫陳的曹酥酥,而他,一雙手正擱在曹酥酥的雙峰之上,那挺拔的玉峰在他手中變幻中形體。
  “我好了。”曹酥酥不敢看王蠢的目光,弱弱道。
  “哦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王蠢一雙手在曹酥酥雙峰上又捏了兩把,這才戀戀不舍的收回,而他這一捏,卻是讓曹酥酥紅到了脖子,因為,她明白,這一捏,可與按摩治病,完全是兩種感覺。
  這一捏,讓曹酥酥感覺到了一種曖昧。
  心如鹿撞的曹酥酥連忙抓起床頭一套睡衣穿上,這才松了一口氣。
  “感覺怎么樣?”這個時候,王蠢才發現,自己居然穿著褲衩,連忙四下找自己的衣服。
  “沒事了,謝謝。”曹酥酥這才注意到王蠢居然脫得只剩下條褲衩,露出了一身強健的肌肉,忍不住心中嘖嘖稱贊。
  “哎呀,我的衣服呢?”王蠢抖著自己抱來的一堆衣服,卻沒有看到長褲子,里面卻是掉下一條粉紅色的短褲,還有一件粉紅色的內衣,王蠢想也沒有想,把短褲和內衣扔給了曹酥酥,“酥酥,這是你的。”
  “我的”
  曹酥酥接過短褲內衣一看,原本一臉羞紅的臉色頓時變成了綠的,內心是萬馬奔騰,把短褲和內衣劈頭朝王蠢砸過去。
  “怎么啦啊冰冰的衣服”
  王蠢赫然清醒過來,撿起短褲和內衣,落荒而逃,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混蛋!”
  “呯”的一聲,曹酥酥猛的把房門關上,她有想殺人的沖動。
  對于曹酥酥的反應,王蠢沒有絲毫的興趣,他關心的是韓冰此時的想法,他幾乎可以想象,自己脫掉韓冰的衣服,然后又把她孤零零的甩在家里,韓冰絕不會感謝他。
  “沒好事也要去!”
  王蠢咬了咬牙,穿好衣服,把韓冰的內衣揣在懷里,硬著頭皮出門了。
  聽到外面鐵門的聲音,曹酥酥又是一陣無名火起,卻又無處發泄,只能在床上咬著牙關翻來覆去,把枕頭想象成王蠢,一雙粉拳狠狠的擂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