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279 韓冰的迷茫

兩人攔了一輛的士,經過一家還在營業的小超市時候,買了幾包濕巾卸妝。
  “蠢哥,我看今天還是不去姐姐家了,滿臉都是傷,萬一被破相了可就糟糕了,我還是先去醫院”歐陽媚媚用濕巾卸妝,擦拭到臉上的傷,疼得直咧嘴。
  “你看你看,花季少女,整得就像個小太妹,這次吃虧了吧!別動,我幫你看看!”
  王蠢一臉痛心疾首的打開后座的燈,幫歐陽媚媚檢查臉上的傷勢。歐陽媚媚臉上的傷勢雖然不重,但是青一塊紫一塊,腫得像包子,估計沒有個三、五天是不會消腫。
  當然,這難不倒王蠢,因為,他是達到了“心動”之境的修真者!
  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的歐陽媚媚臉上突然感覺到王蠢的手在她臉上輕輕的撫摸
  一股奇異的感覺在歐陽媚媚的臉上脈動著。
  當王蠢的手掌離開了歐陽媚媚臉上的時候,原本紅腫的臉上,已經變得光潔無比,如同剛剝殼的雞蛋。
  “好了。”
  “啊什么好了?”歐陽媚媚正微閉眼睛感受那奇異的感覺。
  “臉上的傷好了。”
  “啊哇,真的好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歐陽媚媚一摸,立刻感覺到原本浮腫的臉上光滑無比,頓時驚喜的問道。
  “我小時候跟一個道士學了幾天氣功,治療這種外傷有奇效。”王蠢隨口敷衍道。
  “哦”
  “你吸毒嗎?”王蠢突然問道。
  “我”
  “吸,還是不吸?!”王蠢一臉嚴厲。
  “就就是偶爾偶爾玩玩”歐陽媚媚特別害怕王蠢表情嚴肅的時候,頓時變得結巴起來。
  “嗯,我相信你!”王蠢點了點頭,他也懶得說什么威脅之類的話,對于真正的癮君子,任何威脅都是沒有意義的,要想讓歐陽媚媚以后不接觸毒品,唯一的辦法就是盯緊一點。目前,歐陽媚媚應該還沒有上癮,而且,她特別害怕歐陽卿卿知道,如果只是偶爾玩玩,要戒掉也不難。
  王蠢在帝都跟隨丁老馮老學醫的時候,對毒品有些了解,他很清楚,真正的吸毒者,基本是無可救藥,任何意志力堅定的人,只要碰了毒品,一輩子也就完蛋了,絕不會有僥幸。
  兩人一路無話,很快,就到了柳大的單身公寓樓。
  “咚咚咚”王蠢敲門。
  “誰?”
  “是我。”
  “都什么時候了?”歐陽卿卿并沒有開門。
  “姐姐,我。”
  “啊媚媚,你怎么啦?”歐陽卿卿聽到歐陽媚媚的聲音,立刻打開房門,看到穿著一只鞋子狼狽不堪的歐陽媚媚,驚叫道。
  “她和幾個同學出來吃宵夜,被幾個小流氓調戲,恰好被我看到了。”王蠢淡淡道。
  “姐姐”歐陽媚媚不敢與歐陽卿卿的目光對視,可憐兮兮的低垂著頭。
  “快去洗澡,快去!”歐陽卿卿心疼的連忙找出睡衣,把歐陽媚媚送進了衛生間。
  歐陽卿卿沒有注意到,就在歐陽媚媚走進衛生間的時候,還感激的看了一眼王蠢。
  在歐陽媚媚眼里,王蠢無疑是一個守信用的人。
  “這次多虧了你。”歐陽卿卿為王蠢倒了一杯白開水。
  “恰好遇到而已。對了,為什么不讓歐陽媚媚和你一起住?”王蠢問道。
  “我說了很多次,她說喜歡集體生活,其實,這里離一中也很近的,但是,她就是不聽,非要住在學校。”
  “你得說服她,一個女孩子,如果長期沒有人管著,很容易學壞的。”
  “什么意思?”歐陽卿卿本身就是老師,立刻聽出弦外之音。
  “沒什么意思,只是讓你多花點心思在自己的妹妹身上。”王蠢一臉淡定。
  “哦我會的。”歐陽卿卿一臉若有所思,沒有追問。
  “晚了,我先走了。”
  王蠢怕歐陽卿卿追問,言多必失,干脆閃人。
  “謝謝你。”
  歐陽卿卿把王蠢送到門口,心中卻是越發奇怪,每次王蠢過來,拖拖拉拉,攆都攆不走,今天居然主動離開,有點不合常理。
  歐陽媚媚只是想著王蠢可能知道媚媚什么,但是,她絕對想不到,此時王蠢滿腦子都想著韓冰。
  如果歐陽媚媚不在這里,王蠢肯定會想著碰碰運氣看能不能留下來和歐陽卿卿共度春宵,但歐陽媚媚在這里,王蠢壓根就沒有機會,自然是把心思放在了韓冰身上。
  離開歐陽卿卿家里之后,精蟲上腦的王蠢徑直就打的殺往韓冰的別墅。
  韓冰的別墅其實也在市區,此時已經到了凌晨時分,馬路上車輛行人稀少,很多地方的紅綠燈也關閉,的士一路風馳電掣,平時要半個多小時的路程,此時只花了十幾分鐘就到了。
  別墅的客廳里面,還亮著溫暖的燈光。
  看到燈光,王蠢頓時松了一口氣。
  這夜深人靜的,王蠢不方便大喊大叫開門,免得驚動鄰居影響韓冰的聲譽,便撥打韓冰的電話。
  韓冰穿著一件性感的短裝,獨自坐在客廳里面,呆呆的看著茶幾上的手機。
  已經到了凌晨,王蠢也沒有來,電話也沒有響。
  只從王蠢白天說晚上要過來之后,韓冰就一直在糾結之中,她內心在矛盾之中掙扎。
  到底讓王蠢進不進來?
  這個問題,韓冰思考了一天,始終沒有一個答案,但是,讓她隱隱不悅的是,現在已經到了凌晨,說好了過來的王蠢居然還沒有來,就連電話也沒有一個。
  韓冰的不悅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她今天下班之后,推掉了很多應酬,早早回家,甚至于,她還給自己化了一個精致的淡妝,當然,她的所作所為,都是一種無目的的潛意識。
  “我這是怎么啦?!”韓冰狠狠的搖了搖頭,起身關掉客廳的暖氣,準備睡覺。
  “嘀嘀嘀嘀嘀嘀”
  就在韓冰關掉暖氣轉身的一瞬間,茶幾上面的手機突然響了,韓冰立刻沖過去,一把抓起手機。
  “冰冰,我在門口了。”
  “我這就給你開門”
  “嗯嗯。”
  當王蠢掛斷電話之后,韓冰赫然驚醒,整個人實話了,手機還舉在耳朵邊。
  自己為什么會答應?
  自己當初可是很明確的拒絕過他的!
  韓冰一邊后悔答應太快,一邊又鬼使神差的下樓給王蠢開門。
  “外面好冷,凍死我了。”站在門外的王蠢搓著手。
  “我開了暖氣。”見王蠢凍得瑟瑟發抖,原本不準備讓王蠢進門的韓冰又鬼使神差的把王蠢讓進了屋。
  “冰冰,讓我取取暖,好冷啊!”王蠢的臉皮之厚堪稱一絕,趁著上樓之際,一把就摟住了韓冰纖細溫暖的腰肢。
  韓冰只是象征性的拒絕了一下,她了解王蠢的無恥,知道抵抗也沒有什么作用。王蠢最強大的地方就是,他能夠讓身邊所有的女人把他的無恥習以為常而逐漸適應。
  到了二樓客廳之后,韓冰擺弄茶具,這才擺脫王蠢的騷擾。
  王蠢發現韓冰今晚身穿一襲黑色的緊身短裙,使她看起來就像貴婦人般顯得十分典雅華麗,薄薄的衣料裹住她豐滿成熟的肉體。王蠢壓根就沒有更深層的推敲,此時這么晚了,韓冰為什么還要穿著這種衣服,而不穿隨意的居家服?
  正所謂是女為悅己者容,王蠢做夢都不會想到,韓冰為了等他,刻意準備了幾個小時的時間。
  或許是因為暖氣開太高,也或許是因為即將到來的王蠢讓她有點緊張,韓冰那沒有絲毫瑕疵的臉色微紅,香汗漸出,體溫升高,不自覺解開兩顆領扣在王蠢來后也忘記扣了,乳溝半露,豐滿微顫,越加顯得成熟性感,看得王蠢的眼睛都直了。
  趁著韓冰為他倒茶,王蠢在一邊飽盡了眼福,韓冰并沒有注意到王蠢那雙仿佛長了鉤子的眼睛,她正在柔和的燈光下清洗茶具,那雪白的肌膚,低低的領口下隱約露出深深的乳溝讓王蠢心馳神搖。
  此時進屋,王蠢自然也就不急了,好整以暇的欣賞著韓冰裙下一雙雪白修長而豐潤的大腿,她的臉蛋兒白里透著紅暈,一雙水靈靈的媚眼偶爾看著王蠢,卻是帶著小女兒的嬌嗔。
  終于,狗改不了吃屎的王蠢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激情,把手扶在了韓冰雪白的肩頭上。
  韓冰沒有躲閃,只是白了王蠢一眼,她渾身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氣讓王蠢迷醉,把頭俯下去,輕輕地吻著她的脖頸,當王蠢的唇觸到她滑潤的肌膚時,韓冰的呼吸急促起來,柔若無骨的身體靠在了王蠢的身上。
  倆人似早有默契,王蠢和冰冰略一對視,就緊緊地擁吻在一起
  過了許久,韓冰氣喘吁吁地在對王蠢耳邊說道:“水開了,我要泡茶了。”
  王蠢沒說話,繼續抱住她溫軟的身軀,一邊吻她的櫻唇,一邊輕摟她坐到柔軟的腰肢上,吻她嬌嫩的臉蛋兒,吻她的耳際。韓冰似乎有些清醒了,嬌羞的躲閃,無奈她那柔軟的身體已被王蠢緊緊摟住,絲毫不能動了。
  王蠢趁美麗性感的韓冰疑惑驚慌之際,伸出一只龍抓手摸向高聳的山峰“嗯”韓冰嬌羞的一聲嚶嚀,芳心一緊,羞紅了臉,“你別這樣,放放手不”。
  此時,韓冰芳心一陣迷茫,這幾年的時間,她從未曾和男人親密過,而王蠢,是唯一親近過她的,雖然她認為王蠢有些厚顏無恥,一度決定要與王蠢保持距離,但是,當她真的近距離接觸到王蠢之后,依然無法抵御王蠢的男性魅力。
  對于很多女人來說,跨出了第一步,第二步就不難了,在韓冰潛意識看來,她與王蠢,已經不存在距離。
  看著韓冰那嬌俏的小瑤鼻呼吸越來越重、越來越急促,那美麗羞紅的頭不再死命地擺動,漸漸變得溫馴起來,王蠢不禁有一絲得意,盡情地親她、吻她、揉摸她,渾身軟若無骨韓冰已經意亂情迷,除了呻吟開始不停地回吻王蠢,一張羞紅的臉蛋更加迷人。
  一切不用多言,已經是水到渠成,何況,這并不是第一次。
  韓冰的身體躺在沙發上,就像一尊完美無缺的藝術品,她嬌羞地閉上了她那夢幻般多情美麗的媚眼,等待著王蠢的侵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