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267 偷食酥酥果

靈氣!
  是靈氣!
  王蠢赫然清醒過來,猛然催動身體的靈氣,試圖鯨吞空氣中逐漸蒸發的靈氣,但是,讓他感覺詭異的是,那些靈氣明明就在身邊,卻好像在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一般,一點點的消失,距離慢慢變得越來越遙遠。
  王蠢折騰了一番,半點靈氣都沒有吸收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靈氣憑空消失。
  “可惜,這些靈氣不能吸收。”王蠢一臉沮喪。
  “可能是直接食用吧。”曹酥酥盯著火紅火紅的酥酥果。
  “不知道能不能吃,萬一有毒怎么辦?”王蠢搖了搖頭。
  “可以吃一點點試試看嘛。”曹酥酥一手摸在酥酥果上,蠢蠢欲動。
  “啊??????你別吃,要吃還是讓我先吃吧,我是修真者,普通的毒也毒不死我。”王蠢連忙制止,他可不想半夜三更節外生枝瞎折騰。
  “嗯,你先吃,如果沒毒,我們就一人一半的分吃??????王蠢,你說,如果吃了這些酥酥果,會不會突然飛升成仙?”曹酥酥有點興奮莫名,一臉潮紅。
  “還沒睡你就開始做夢了!你以為那些傳說中的仙果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夠種植,如果真能夠成仙,地球上就沒有凡人了。”王蠢可以斷定,這些果實不可能讓人成仙得道,因為,種子是秦始皇送給他的,如果真能夠成仙,秦始皇早就成仙了。
  “有道理。”曹酥酥一臉失望。
  “我先吃點,如果有什么不對勁的,你就打120電話。”王蠢有點不放心的交代曹酥酥。
  “嗯嗯,放心。”曹酥酥連連點頭。
  王蠢小心翼翼的摘掉一顆酥酥果,檢查了一下,果蒂并沒有破裂,里面的果液不會流出來。
  “我吃了。”王蠢有點忐忑不安,他總覺得秦始皇送他這些種子有什么陰謀。
  “先吃一點點試試。”
  “嗯嗯。”
  王蠢咬了咬牙關,嘴唇貼在滑不留手的果皮上,用牙齒輕輕一咬,果皮破裂,芳香撲鼻,一股甜甜的液體流入嘴中,美味無法用筆墨形容,四肢舒坦,飄飄欲仙。
  原本準備用舌頭舔嘗一下的王蠢變得停不下來,狠狠一吸,原本就只有指頭大小的酥酥果立刻吸成了一個干癟的果皮。
  “你吃光了?”曹酥酥驚叫道。
  “咳咳??????太好吃了,我忍不住。”王蠢訕笑道。
  “很好吃嗎?”
  “我沒法形容,反正,要超過你所吃到的任何水果。”王蠢吞了吞口水,舔了一下嘴唇,一臉意猶未盡之色。
  “我要吃。”曹酥酥伸手就要摘果子。
  “等等。”王蠢連忙拉住曹酥酥的手,“先等等,看看有什么反應再決定,萬一是慢性毒藥豈不是害了你。”
  “哦??????那我等等。”曹酥酥捧著下巴,呆呆的看著王蠢。
  “你看我干嘛?”
  “我看你會不會中毒。”
  “??????”
  “有什么反應沒有?”曹酥酥問道。
  “沒有??????奇怪,我沒有感覺到靈氣,剛才明明靈氣四溢的??????”王蠢檢查著身體里面的火紅液體,讓他感覺奇怪的是,剛才喝進去的液體居然沒有進入胃部,而是直接被食道吸收,進入了奇經八脈之中,更加奇怪但是,這種融合,并沒有絲毫的靈氣波動,就像水滲透到了干涸的沙漠一般,沒有一點點的痕跡。
  “管那么多干嘛,只要身體沒事就好了,我還等著嘗鮮呢,這可是我辛辛苦苦養大的水果。”曹酥酥一臉迫不及待的表情。
  “暫時沒事,就是很奇怪的感覺??????怎么說呢,就是有點飄忽不定??????”
  “什么意思?”
  “我說不上來,就是它們明明在身體里面,我卻沒法感受到它們??????其實,也不是沒法感受到,就是無法確定??????”
  “說了半天等于沒有說。”曹酥酥白了王蠢一眼。
  “你還是等等。”
  “等多久,我都要睡覺了,明天還要上課,不像你這個無業游民。”曹酥酥打了個哈欠。
  “我不是無業游民好不好,我還是柳大的保安。”王蠢對“無業游民”這幾個字并不待見,他的母親雖然很少管他,但是,為數不多的教育里面,都會讓他自食其力,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王蠢從小到大,一直沒有閑著,總會找一份工作糊口度日。
  “呸,你都多久沒有上班了?估計早就把你開除了。”
  “不會。”王蠢想到了韓冰那火辣辣的身體,下意識的瞄了一下抱著布娃娃的曹酥酥,曹酥酥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雖然不暴露,但是因為蹲著,雪白的乳溝顯得極為奪目。在柔和的燈光下更映托出她雪白的肌膚,低低的領口下隱約露出深深的乳溝。山嵐高聳,睡衣下面一雙雪白的大腿修長而豐潤,她的臉蛋兒白里透著紅暈,一雙水靈靈的媚眼嬌嗔婉轉。。
  “我要吃了,困死了。”曹酥酥并沒有看到王蠢的目光,又打了個哈欠。
  “再等等吧。”王蠢吞了一口口水,遏制住心頭的**,收回目光。
  “為什么你能吃我不能吃?”曹酥酥郁悶道。
  “我是修真者好不好!晚了,不耽誤你休息了,干脆明天吃吧,哪怕是真有什么三長兩短的,有我以身試毒,明天效果也出來了。”王蠢長身站起來,他怕呆在這里受不住曹酥酥身體的誘惑,又干出禽獸的事情。
  “那??????好吧。”
  曹酥酥似乎是困了,哈欠連天的把王蠢送到門口。
  “你一個人睡怕不怕,如果怕的話,我不介意陪你睡。”王蠢嘿嘿輕佻一笑,用手指頭托起曹酥酥光潔的下巴。
  “想得美。”
  曹酥酥癟了癟嘴,一巴掌把王蠢托在她下巴下面的手打掉,然后把王蠢推了出去,“呯”的一聲,把門關上。
  “你別偷吃酥酥果,等一晚上??????”
  “你放心,不會啦。”
  聽著王蠢的腳步聲離開,剛才還哈欠連天的曹酥酥一下變得精神了,嘴角泛起一絲得意的笑容,躡手躡腳,鬼鬼祟祟的跑到酥酥樹邊,毫不遲疑的摘掉了一顆酥酥果。
  感受著滑不留手的酥酥果在手掌中滾動,曹酥酥用鼻子問了又聞,終究還是忍不住誘惑,貝齒輕咬,立刻,一股清涼的感覺立刻滲透了她的毛孔。
  “哇,太好吃了!”
  曹酥酥停不下來,左右開弓,又摘了幾顆,迫不及待的吸了起來,只是數息之間,便被她吸了十幾個酥酥果,她感覺自己吐出來的氣息都帶著芳香,陶醉不已。
  “好熱??????”
  就在曹酥酥又摘下一顆酥酥果的時候,突然,身體里面一股燥熱如同潮水一般奔涌。
  難受。
  難受!
  “難道真的中毒了?!”曹酥酥一臉驚恐。
  曹酥酥有點意識模糊,最后一絲清明讓她想到了向王蠢求助,跌跌碰碰的開門沖向王蠢的房間??????
  ??????
  “蓬!”王蠢剛洗漱完畢脫衣上床,門外傳來一身悶響。
  “誰?”
  “我??????是我??????救我??????”門外,傳來曹酥酥微弱的呼救聲音。
  “酥酥!”
  王蠢話音剛落,人已經如同彈簧一般從床上彈起,閃電一般的掠了出去,打開門,只見曹酥酥眼神迷離,衣衫不整的倒在門口。
  “你怎么啦?”王蠢連忙把曹酥酥抱起放在穿上。
  “我吃了酥酥果??????我??????好難受??????”曹酥酥可憐兮兮的看著王蠢。
  “吃了多少?”
  “十幾個??????”
  “十幾個!!”
  王蠢失聲大叫,欲哭無淚,想死的心都有,自己猶猶豫豫忐忑不安想了半天,這才決定吃一個,曹酥酥可好,一下就干掉了十幾個。
  “太好吃了,我停不下來。”曹酥酥扭動著身體,一臉難受的表情。
  “哦……”王蠢呆呆的看著床上扭動的曹酥酥。
  此時,曹酥酥在王蠢的床上,懷里居然還抱著那個布娃娃,可能是因為難受,螓首完全陷在布娃娃,半靠在床頭上。
  曹酥酥一雙迷離的俏目水波流轉,抿著嘴似笑非笑地歪頭打量王蠢,也不說話,似乎在等王蠢先開口。但那撩人的眼神,已將她風騷的神態表露無遺。
  剛剛沐浴不久的女孩,粉面如花,涼被外的香肩和玉臂,更是粉嫩得能滴出水來。僅僅是這一點裸露的肌膚,就已經讓王蠢快看傻了。
  柔和的燈光、巧笑嫣然的面容,再加上粉嫩的柔膚,一片曖昧而又夢幻的臥室場景,就像一張桃色的蛛網,蛛網中間那媚眼如蘇、欲遮還羞的蜘蛛精,正釋放著令人無法抵御的誘惑,等待著被吸引過來的飛蛾……
  王蠢癡癡的愣在門口,一時都忘了該說什么,死死盯住曹酥酥那驚心動魄的曲線。
  曹酥酥的痛苦,在眼里錯覺成了無盡的誘惑。
  “王蠢,救我,我好難受……”曹酥酥雙眼迷離的看著王蠢,身體嬌柔無力。
  “哦……”
  王蠢鬼使神差的跪在床上,輕輕伏下,嘴唇吻在曹酥酥的臉上。
  “啊……蠢哥!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放開我!!”曹酥酥驚恐的盯著王蠢,拼命的掙扎。
  “啊……”
  王蠢赫然清醒過來,一巴掌狠狠的甩在臉上,“啪”的一聲脆響。
  房間里面突然陷入了安靜。
  曹酥酥似乎也被王蠢自己的一巴掌給嚇到了,呆呆的看著王蠢。
  “對不起,我我……我……你太漂亮了……”王蠢低垂著頭不敢看曹酥酥。
  “算了。我好難受怎么辦?”曹酥酥感覺渾身好像要燃燒起來一般,身體有無意識的扭動起來,一臉無助的看著王蠢。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