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252 血族公爵

一直以來,文靜對自己的身手都充滿了信心,但是,當他看到王漢朝不借助任何工具,隨隨便便一跳就是數米之高,這讓他相形見絀。
  文靜自然是不知道,王漢朝不僅僅是有著一只機械臂,還有著一只機械腿,他的力量,已經有了一個質的飛躍,另外,為了激發人體潛能,王漢朝已經在腦部植入了芯片,成為了一個半機械植入者。
  “嗷”
  血族公爵似乎被王漢朝的狂妄所激怒了,雙臂一張,居然如同蝙蝠一般撲向了凌空躍起的王漢朝。
  “蓬!”
  兩人的身體在空中相撞,發出一聲令人心悸的悶響,還沒有等人們看清楚發生了什么,王漢朝和血族公爵已經在空中分開,同時掉落在草坪上。
  “嗷嗷”
  血族公爵掉落在草坪上之后,發出一陣陣驚心動魄的咆哮聲,顯然,剛才他與王漢朝之間的戰斗并沒有討到好處。
  “該你了!”
  王漢朝突然朝文靜說了一聲,原本站在草坪上的身體毫無征兆的朝古堡一陣狂奔,速度之快,驚世駭俗,身后跟著一串數不清的殘影。
  “呯呯呯”
  古堡上面響起一陣槍聲,密集的子彈如同鋪天蓋地的落下,但是,王漢朝絲毫不懼,居然悍不畏死的冒著槍林彈雨沖近了古堡。與此同時,樹林里面的植入者早就做好了準備,開始用火力掩護王漢朝。
  眼看著雙方又混戰起來,文靜站在草坪上不敢動彈,當然,他所站的角度與那血族工具成了一條線,非常巧妙,古堡上面的保鏢,是不會輕易朝他這個方向射擊,當然,如果被流彈射死,只能怨自己命苦了。
  血族公爵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文靜手中,在他手中,有一支槍。
  如果是平素,血族公爵自然是不會把文靜手中的槍放在眼里,但是,今天不行,天空炙熱的陽光讓他的力量迅速的退化,他甚至于都沒有力氣追趕那個擁有機械手的人類。
  現在,文靜手中的特制手槍,變得致命,這讓血族公爵不敢輕舉妄動。
  其實,公爵不僅僅的面臨文靜的死亡威脅,還面臨著森林里面那些植入者的威脅,公爵發現,他站在文靜的面前是最安全的,至少,樹林里面那些人不會朝他射擊。
  此時,文靜和血族公爵都抱著同樣的想法,結果,兩人形成了奇異的一幕,都屹立在草坪上一動不動,如同兩尊沒有生命的雕塑,而他們的周圍,卻是打的熱火朝天,子彈橫飛。
  當然,兩人都不好受。
  文靜生怕被流彈射中,而血族公爵則是被炙熱的陽光照射在身上,度日如年,無比的煎熬。
  終于,血族公爵往后退了一步,他想退到古堡的陰影下面。
  眼看著血族公爵后退一步,文靜也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兩人仿佛有著某種默契一般,同時往后退著身體。此時,森林里面的植入者和古堡里面的保鏢,都在舍生忘死的戰斗,沒有人注意到草坪上的吸血鬼和人類。
  眼看著面前越來越虛弱的血族公爵,文靜血管里面的血液躁動不安起來。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對于文靜來說,一生之中都不一定有殺死公爵級別吸血鬼的機會,而現在,機會就在眼前。
  “呯呯呯”
  終于,文靜還是壓不住眼前的誘惑,在即將退入森林的一瞬間,槍口朝血族公爵猛烈開火。
  “嗷嗷嗷”
  血族公爵此時已經虛弱到了極點,被子彈打得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咆哮聲,他似乎為文靜打破兩人之間的默契而極度憤怒,當然,他還沒有失去理智,并沒有沖向文靜與之拼命,反而加快速度,沖向古堡的陰影下面。
  “蓬!”
  血族公爵終究是沒有跑到古堡的陰影下面,數十米的距離,成了天塹,那雄偉巨大的身軀轟然倒下,身上還在冒著青煙,就好像是一堆焚燒的垃圾,慘不忍睹。
  “希望能夠殺死他!”
  文靜暗自默念著。
  沒有人比文靜更了解吸血鬼這個種族,他們是一個遵守契約的種族,也是一個極度記仇的種族,在這方面,足以與石小寶媲美,如果今天這個血族公爵不死,以后,必定要糾纏文靜,不死不休。
  文靜并不懼怕吸血鬼,他本身就是吸血鬼獵手,但是,他也不想讓一個公爵級別的吸血鬼惦記著他。
  “嘎!”
  “吼!”
  突然,一頭巨大的黑熊憑空出現,龐大的身軀朝前面發足狂奔,大地都仿佛在震動。
  “小黑!”
  “轟!”
  還沒有等文靜反應過來,那如同小山一般的黑熊狂奔到古堡的一扇窗戶下面,一雙巨掌發狂的轟擊厚重的古堡墻磚,一時之間,磚石飛濺,塵土飛揚。
  巨大的聲音讓整個古堡都在搖晃,立刻,古堡上有人朝黑熊開槍,但是他處于古堡的墻壁下面,加上塵土飛揚飛沙走石,開槍的效果并不好。
  在小黑的蠻力之下,那古堡硬是被它生生拆出了一個黑洞洞的洞口,透過煙塵可以依稀看到,那只看起來傻大黑粗的黑熊居然在清理一些磚石,讓那門洞顯得更平坦寬闊。
  “它干什么?”
  文靜自然是認識小黑,也知道小黑與王蠢的關系,小黑出現,也就意味著王蠢在周圍了。
  王蠢這廝到底要干什么?
  他不會幼稚的認為靠小黑就能夠攻陷這座擁有千年歷史的古堡吧?
  就在文靜胡思亂想之際,一輛油罐車突然沖進了古堡,開進了古堡的草坪,不停的發出刺耳的剎車聲,直奔小黑的方向。
  “石小寶!”文靜驚訝的看著油罐車里面那貼滿了符箓的腦袋,他太熟悉石小寶了,哪怕石小寶被貼成了木乃伊,他依然能夠一眼就認出來。
  在文靜呆滯的目光之下,油罐車在草坪上狂飆車,一直開到那黑熊打開的洞口不遠處,然后,猛打方向盤一個急剎車,那重達數十噸載滿的汽油的油罐車轟然倒下,草坪上的泥土四濺,草皮碎屑在空中飛舞。
  頂上早就打開的蓋里面的汽油“咕嚕咕嚕”的流淌了出來,因為古堡地勢的原因,加上小黑堵住了疏通的下水道,汽油一股腦的朝古堡的消防通道涌了進去。
  石小寶在傾斜的駕駛室里面拼命的求神拜佛油罐車不要燃燒爆炸,萬幸,在這么劇烈的翻車之中,裝滿了汽油的油罐車居然沒有燃燒起火。
  不知道什么時候,原本正在古堡下面清理的小黑已經不見蹤影,不過,古堡另外一邊傳來的巨響聲立刻讓文靜明白小黑跑哪里去了。
  “別開槍!”
  眼看著王蠢從駕駛室里面跌跌碰碰的爬出來,文靜立刻反應過來,用英語大聲朝一群植入者喊叫。
  一群植入者雖然分不清敵我,但是看到油罐車側翻在古堡墻角下,立刻以為是王漢朝計劃的一部分,紛紛停止開槍,免得油罐車爆炸炸死開車的人,再說,他們的首領王漢朝還在里面,投鼠忌器,也不敢貿然開槍了。
  古堡上的人也停止了開槍。
  在這里,沒有人是弱智,空氣中嗆人的汽油味讓古堡上面的保鏢們意識到開槍就是自殺,一個個爭先恐后的往樓下跑,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原本密集的槍聲突然停止。
  整個古堡陷入了一陣令人窒息的死靜之中。
  倒在草坪上的血族公爵還在陽光下掙扎,不時舉起衣衫襤褸千瘡百孔的手臂,在青煙之中發出凄厲的哀嚎聲音,慘不忍睹。
  “嘎!”
  在令人窒息的死靜之中,又一輛油罐車開了進來。
  沒有人攔截。
  沒有人敢開槍。
  油罐車如入無人之境,一路開進了古堡的另外一側。
  因為油罐車的出現,此時大勢已去,古堡里面的仆人和保鏢們,已經放棄了抵抗,只是亡命的四散逃竄,希望盡快逃出古堡,有些古堡頂上的槍手,直接從近二十米高的樓頂上跳下來,運氣好的沒事,運氣不好的,當即便摔得腦漿四溢。
  “蓬!”的一聲巨響,大地仿佛都在震動。文靜雖然看不到古堡的另外一側,但是,他可以肯定,那輛油罐車也被王蠢開翻在了古堡的消防通道出口。
  空氣中的汽油味彌漫。
  “小寶,這里!”文靜見石小寶正在四處觀望,躊躇著往哪里跑,連忙大喊。
  “啊哈哈文土豪!”
  渾身貼滿了護身符的石小寶聽到文靜的聲音,頓時大喜,朝文靜的方向狂奔。此時,王蠢也聽到了文靜的聲音,繞過古堡,跑了過來與文靜會合,在經過那哀嚎不止的血族公爵的時候,石小寶忍不住踢了一腳,卻是被血族公爵一把抓住了腿,摔倒在地上,嚇得哇哇大叫,萬幸王蠢旋風一般趕了過來,一腳踢斷血族公爵的手臂,拖著石小寶沖進了樹林,跑到樹林的時候,石小寶的腿上,還掛著血族公爵的手臂
  三兄弟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文土豪就是文土豪,出手就是大手筆,果然不凡!”石小寶一把扯掉臉上的幾張護身符,看了一眼周圍荷槍實彈的植入者,一臉佩服的朝文靜豎起大拇指。
  “我是人質。”文靜臉上一紅。
  “人質?”王蠢一愣,朝周圍的人仔細一看,頓時一臉震驚道:“植入者!”
  “他們是王漢朝的人!”文靜壓低聲音。
  “王漢朝!”王蠢和石小寶異口同聲,一臉驚駭的看著文靜。
  “嗯。”
  “他來這里干什么?”
  “不知道。”文靜搖了搖頭。
  “他人呢?”王蠢急問道。
  “在古堡里面。”
  “古堡里面!”王蠢和石小寶對視了一眼。
  “是的,才進去不久。”
  “把槍給我。”石小寶一把奪過文靜手中的槍。
  “干嘛”
  “呯呯呯”文靜的話還沒有落音,石小寶已經朝油罐車射了一串子彈。
  “啊許纖纖也在里面!”文靜一把抱住石小寶,可惜,已經遲了,“轟”的一聲巨響,大地都是一陣震動,油罐車燃燒了起來,熊熊的大火升騰數十丈,哪怕是遠隔二百多米,也能夠感覺到逼人的炙熱。
  很快,整個古堡都陷入了火海之中,不時有渾身著火的仆人和保鏢從火海里面沖出來,在草坪上翻滾哀嚎,其慘烈情景,讓人不忍目睹。
  至于一些跑出來的吸血鬼,還沒有來得及撲滅身上的火,剛暴露在陽光之下,立刻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