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250 兩輛油罐車

“算你狠!”
  文靜寧愿出去一搏,也不愿意在這里窩囊的被亂槍打死,轉身大步朝草坪外面走了出去。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就在文靜跨出去的一瞬間,古堡上面激烈的槍聲停止了,只有樹林里面傳來槍聲。
  沖出樹林的文靜左閃右閃,規避子彈,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大傻逼,因為,壓根就沒有人朝他開槍。
  似乎有一種默契一般,后面樹林的槍聲也停止了,不過,從窸窸窣窣的聲音可以判斷,拉文納姆小鎮的居民并沒有離開,而是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原本打得熱火朝天的古堡,彌漫著一股怪異的氣氛,仿佛有一股冷空氣在空氣中流動。
  不知道什么時候,古堡那巨大的陰影下面,屹立了一個身穿一套皮裝的男人,他好像一直就站在那里。
  這個男人身材巨大,肩膀寬厚,幾乎比普通人寬了一倍有余,哪怕是站在雄偉的古堡下面,也給人一種令人窒息的威壓感覺。
  這個人男人,正是在倉庫里面大戰狼人的吸血鬼。
  “蓬!”
  “蓬!”
  “蓬!”
  身材巨大的吸血鬼突然動了,從古堡陰影里面一步一步走了出來,每一步,大地都仿佛在震動,就像一頭數十噸的大象一般,威勢嚇人。
  “公爵!”文靜臉色變得慘白,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與普通人不一樣的是,文靜作為一個文家的人,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能夠甄別血族和他們的等級。
  文靜雖然是一個吸血鬼獵手,但是,他獵殺的主要目標是剛剛初擁,被稱為末代血族還未被引薦得到家族親王的承認的吸血鬼,他們基本上沒有什么能力,是吸血鬼獵人選的獵殺對象。
  獵殺末代血族的風險不大,卻可以打擊血族勢力的膨脹,這是文家最喜歡的獵殺目標。
  除了末代血族,男爵子爵和伯爵也是文靜獵殺的目標,這些吸血鬼的價值要大得多,通常,殺死一個男爵或者子爵伯爵之類的,也就意味著鏟除一個血族的聚集點。
  除了那些存在于古老傳說中的吸血鬼,男爵子爵伯爵之后,就是侯爵和公爵,再高一個等級,就是親王級別了。
  侯爵是家族的主要戰力,一切斗爭的主力。支撐起龐大的家族體系,力量很強大。
  而公爵則是家族的高手,因為一個家族只能有一個親王,因此很多家族中的一些公爵往往具有接近親王的實力,他們中往往會出現頂尖高手,力量恐怖,家族的長老一般也是公爵。
  親王乃是一家之長,掌握家族大權,擁有極其恐怖的實力,是血族現有社會構架中的頂級塔尖,每一位親王都會繼承本家族的傳承之力,即便是一個伯爵,只要他繼承了傳承之力都能夠在瞬間提升到親王級的實力。每個家族傳承之力的大小不同,但之間相差不大。
  在文靜不長的吸血鬼獵人生涯之中,所接觸到的絕大部分是末代血族,偶爾會碰到男爵子爵,唯一一次碰上伯爵,還差點喪命,至于公爵和親王,更是聞所未聞,哪怕是上次被囚禁在古堡里面,所見到最高級別的血族成員也只是伯爵
  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文靜居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王蠢和石小寶,他實在是想不通那兩個蠢貨為什么一路打打鬧鬧就能夠把他從這藏龍臥虎的古堡中救出來。
  公爵啊!
  哪怕是對整個文家來說,公爵都已經是極為恐怖的存在了,而王蠢和石小寶,居然在一個擁有公爵的古堡里面如入無人之境。
  “奶奶的,人比人,氣死人!”想到王蠢和石小寶狗屎運,文靜內心就是萬馬奔騰,想死的心都有,人家王蠢和石小寶半夜三更摸到古堡也沒有看到一個侯爵以上的吸血鬼,而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卻是看到了一個公爵。
  “為什么?!”
  就在文靜胡思亂想之際,那身穿皮套裝的吸血鬼身形一晃,突然站在了文靜面前,就好像他一直就站在文靜面前一樣。
  “如果我回答說是被槍口脅迫到這里,你相信嗎?”文靜舔了舔舌頭,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到公爵級別的血族,這讓他忘記了恐懼,戰意熊熊。
  “相信。”公爵看了一眼樹林,藍色的目光又落到了文靜身上,“你是血族獵人?”
  “是!”文靜挺了挺胸膛,血管里面的血液仿佛在燃燒一般。
  “那你也該死!”
  公爵話音剛落,身形突然消失。
  “呯呯呯呯呯”
  與此同時,文靜也動了,手中的特制手槍接連射擊。
  文靜有著與血族豐富的戰斗技巧,他的射擊極為特別,他并沒有追著公爵的影子射擊,而是朝著一些既定的方向射擊。
  讓人奇怪的是,那些子彈,恰好射中了瞬間移動的公爵,出一陣“噗噗”的聲音,仿佛射在干木頭上面。
  “還不錯。”
  公爵第一波攻擊硬生生被子彈阻擋,沒能靠近文靜,但是,那些專殺血族的特制子彈,射在他身上仿佛沒事一般,看起來依然閑庭信步,紳士風度。
  文靜肌肉緊繃,沒有出聲。
  事實上,文靜此時已經處于一種極度警戒狀態之中,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畢竟,他所面對的是血族公爵,是他從未曾遇到過的強敵,而且是以這種正面相抗的方式,公爵那強悍的戰斗力如同一座大山,壓迫得他呼吸都困難,更別提說話了。
  很快,文靜現,公爵雖然和他說話,其實目光并不是看著他,而是看著他的背后。
  與此同時,文靜現,他身上的壓力突然劇減。
  文靜有意識的緩緩移開身體。
  果然,王漢朝出現在了他的身后,那只鋼鐵手臂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形成一種精致狂野與力量的完美結合。
  熊熊的戰意在空氣中沸騰,空氣都好像要燃燒起來一般。
  雄渾的力量翻滾,風起云涌。
  四面八方的烏云迅匯集,如同千軍萬馬正在奔騰一般。
  原本驕陽似火的天色,黯淡了下來,烏云就像巨大的鍋蓋罩在了朗朗天空。
  沉悶的空氣仿佛隨時都會下一場暴雨
  “寶哥,你可要小心點,這可是油罐車,萬一爆炸了,連骨頭渣子都沒有的。”王蠢把被打暈的油罐車司機拖到公路旁邊的草叢中,回到駕駛室。
  “蠢哥,我的駕駛技術比你強好不好!”石小寶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在檔位上摸來摸去。
  “問題是,你的樣子總給我不靠譜的感覺。”
  “滾!”
  “要不,我們開一輛油罐車去就可以了”
  “不行!”石小寶斬釘截鐵的拒絕,“那古堡很大,地下空間也很大,一輛油罐車不能趕盡殺絕,兩輛油罐車剛好可以堵住兩個消防通道的出口。”
  “可是”
  “蠢哥,我都不擔心你,你擔心個毛啊!”石小寶飛起一腳,把王蠢從副駕駛踢了下去。
  “好吧,你小心點。”王蠢把副駕駛的門關好。
  “蠢哥,我有個問題。”
  “嗯?”王蠢攀在窗口。
  “如果拉文納姆小鎮的人攔截我們怎么辦?如果我們想要把油罐車開進血族古堡,拉文納姆小鎮可是我們的必經之路。”
  “這只能硬闖,反正我們開的油罐車,他們也攔不住。”王蠢咬牙切齒,因為許纖纖的原因,他對拉文納姆小鎮的居民是恨之入骨。
  “如果他們開槍呢?”
  “”
  “怎么辦?”石小寶雖然是報仇心切,卻也是貪生怕死,畢竟,油罐車如果爆炸,他這小身體肯定不夠燒
  “這是個問題,管他的,見機行事,實在不行我們下次找機會。”
  “嗯嗯,對了,我的四相古玉上次被子彈打碎了,把你的給我吧,反正你是修真者,不怕子彈。”
  “喂喂,誰說修真者不怕子彈了?”王蠢罵道:“再說,我就是想給你也沒有,我的那一塊,已經給文靜那忘恩負義的家伙了。”
  “啊我忘了。”石小寶一臉失望。
  “沒事,我這里有些還有些符箓,多給你貼幾張在駕駛室,擋幾顆子彈應該沒有問題。”
  “哈哈哈好好,多貼點”
  在石小寶的一再要求之下,油罐車里面貼滿了黃色的符箓。
  “寶哥,不能再貼了,再貼的話,你也不用去報仇了,我保證你在路上會被撞死。”
  “呸呸,烏鴉嘴!”石小寶看了一眼貼得滿滿的駕駛室,一臉滿意之色。
  “我跟在你后面,你小心點。”
  “別啰嗦,快三點了,再拖拉,天黑后吸血鬼就要出來了。”
  “”
  王蠢回到后面的油罐車上。
  兩臺裝滿數十噸汽油的油罐車緩緩啟動,朝拉文納姆小鎮進。
  不得不說,兩人的運氣好到了極點,兩人在網上搜索了附近的加油站之后,居然立刻就找到了目標——兩輛裝滿了汽油的油罐車。
  很多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但是,很多事情,也總是出人意料。
  兩個沒有駕照,第一次開右盤車的人開著兩輛巨大的油罐車以烏龜賽跑的度趕到拉文納姆小鎮的時候,還遠隔數里,就聽到了密集的槍聲和爆炸聲,遠遠可以看到,古堡上空濃煙滾滾,仿佛二戰戰場。
  “我操!英國農民起義了?”
  石小寶停下車,一路小跑到王蠢的車邊。
  “大哥,你停車的時候麻煩你打個轉向燈行不行?”王蠢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一臉后怕的看著前面的油罐車車尾。
  “蠢哥,你懂不懂交通規則?你跟這么近還有理了!”
  “好吧,你有理。”
  “現在咋辦?”
  “會不會是文靜那廝干的?”王蠢跳到車頂觀望,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你當文土豪三頭六臂啊,一個人能夠搞出這么大的動靜!”
  “那倒是我們小心一點,有什么不對勁的就逃之夭夭。”
  “嗯嗯。”石小寶深以為然。
  “寶哥,你把符箓貼在臉上干嘛?”
  “有安全感。”
  “”
  兩人跳上油罐車往拉文納姆小鎮開去,讓兩人意外的是,拉文納姆小鎮靜悄悄的,很多居民家里門洞開著,一個人影都沒有,開了數十米,兩人唯一看到的是一個草坪上停著的嬰兒車里面傳出撕心裂肺的啼哭,卻依然沒有人照料,越顯得詭異無比。
  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之勢,兩人都覺得已經是萬事俱備,不想半途而廢,開著車,朝古堡開去。
  突然,激烈的槍聲停止了。
  原本,王蠢想停下車觀察觀察情況,但是,石小寶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加朝古堡的方向開去。
  眼看著前面的油罐車越來越遠,王蠢也只能硬著頭皮踩油門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