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248 巧遇王漢朝


  送葬的人群進入了古堡的大門,文靜停止了跟蹤,因為,他已經被古堡私人保鏢發現,并且有兩個荷槍實彈的警衛朝文靜的車走了過來。
  看著送葬的隊伍進入古堡,文靜只能望洋興嘆,掉轉車頭離開。
  當然,文靜并沒有離開,而是選擇了一條隱蔽的小徑,用望遠鏡遠遠的觀察著,這個位置,離古堡足足有二公里之遠,處于拉文納姆小鎮的背后,越野車停在灌木叢中,不會引起任何的人注意。
  文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留下來觀察,仿佛有一種魔力驅使著他留下來。
  當文靜離開的時候,躺在棺材里面的許纖纖并不知道,她躺在尸體的上面,感覺極度的惡心,她無法理解吸血鬼居然要長期生活在棺材里面的感受。
  許纖纖的思維活活躍無比,她能夠感覺到了人群進入了地宮之中,她感覺到了熟悉的黑暗氣息。
  在一陣禱念之中,響起了輕微的碰撞,棺材放落在地上。
  又是一陣響動后,陷入了一陣極度的安靜之中。
  “咔嚓!”一聲輕微的響動,棺材蓋被許纖纖掀開,許纖纖從棺材里面爬了出來。
  當許纖纖從棺材里面爬出來,縱然是身為吸血鬼的她,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是一座巨大的地宮,地宮中擺放著密密麻麻的棺材,仿佛看不到盡頭一般。
  棺材的款式非常豐富,且擺放極為整齊。
  從棺材的材質和新舊程度看,歲月的跨度至少有數百年之久,其中,就有很多中世紀的經典款式。毫無疑問,這些棺材里面的死者,曾經都是吸血鬼的狂熱信徒,他們在生的時候沒有變成吸血鬼,死了卻與吸血鬼作伴。
  地宮的墻壁上,有搖曳的燭火,燭光射在棺材上面,投下一致卻又明暗不定的陰影,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陰森感覺。
  許纖纖雖然獲得了高級別吸血鬼的初擁,卻沒有繼承這古堡的建造結構,只能在龐大的地宮之中慢慢搜索。
  這是一個繁瑣的搜索過程,因為,許纖纖也不知道該隱左手藏在什么地方,她甚至于都不認識該隱左手長什么樣子。
  讓許纖纖欣慰的是,她并不需要提防吸血鬼,因為,此時正是正午時分,陽氣最盛之時,在沒有特殊情況之下,哪怕是在陰暗的地宮之中,吸血鬼也不會貿然出現,多是躺在棺材里面睡覺
  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送葬的隊伍已經從古堡里面出來,但是,許纖纖依然沒有出現。
  文靜有點矛盾,他自己都無法理解現在的行為舉止。
  就在文靜糾結是不是要繼續監視的時候,突然,后面傳來一陣發動機的咆哮聲,文靜回頭一看,頓時頭皮一陣發麻,在百米之外,十幾輛威猛強悍的越野車狂奔而來。
  無路可逃!
  看著那呈現扇形的包圍圈,文靜心如死灰,他現在可是上天無門,因為,對方的越野車,可不是他的城市越野車,而是真正的越野車,在這荒野之中如履平地。
  嘎!
  在一陣刺耳的剎車聲之中,十幾輛巨大充滿了力量感的越野車在三十米之外停了下來,形成了一個直徑五十米左右的包圍圈。
  當看到車上跳下數十個攜帶著重武器的強壯男人之后,文靜放下了武器,舉起了雙手。
  識時務者為俊杰!
  文靜很清楚雙方勢力的懸殊,對方所攜帶的那些重武器,隨隨便便都可以把他和車都轟成渣。他所面對的不是一個二個人,而是一支足以和軍隊媲美的武裝暴徒。
  “中國人?”一輛黑色的悍馬上跳下一個相貌冷峻的年輕人,一雙犀利的眼睛盯著文靜。
  “是。”看著對方東方面孔,聽著純正的中國話,文靜頓時大喜。
  年輕人朝周圍揮了揮手,立刻,周圍的人朝文靜圍攏過來。文靜發現,年輕人舉起的右臂是金屬手掌,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屬的冰冷光澤,極為刺目。
  很快,文靜和他的車都被搜索了一遍,非常專業,所有的武器都被擺在了地上,無一遺漏。
  “你是吸血鬼獵人?”相貌冷峻的年輕人看了一眼地上的武器。
  “是。”
  文靜想不到對方一眼就認出他的身份,干脆光棍的承認。
  “您好,我是王漢朝。”冷峻的年輕人伸出自己的金屬右臂。
  “您好,文土豪。”文靜伸出手,握住了那冰冷的手掌。此事,文靜的內心是翻江倒海,因為,他從石小寶那里已經知道了王蠢的家庭背-景和經歷,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會在英國碰上王蠢的生死仇敵王漢朝。
  “文土豪……”王漢朝一愣,他沒有想到,這么一個溫文爾雅的年輕人,居然會有這么一個俗氣的名字。當然,王漢朝估計這名字是假名,也懶得追問,畢竟,一個吸血鬼獵手,本身就是神秘的存在。
  “是的。”文靜一臉冷漠。文靜和王蠢石小寶不一樣,他雖然冷靜,卻并不善于偽裝自己的情緒,面對好兄弟的仇人,他自然是沒有好臉色。
  當然,在王漢朝眼里,文靜的冷漠是個性。
  通常,越有本事的人越有個性,就像蘋果的創始人喬布斯和香港的喜劇演員周星馳一樣,他們才華橫溢,卻沒有幾個朋友。
  “我們目標一致,可以做朋友。”王漢朝沒有想到會在這異國他鄉遇上c市三大杰出青年之一。
  “目標一致?”文靜緊皺眉頭。
  “殺光這座古堡里面的吸血鬼!”王漢朝一字一頓,殺機凜然。
  “就憑你們?”文靜看了一眼周圍荷槍實彈武裝到牙齒的數十人,目光中的藐視一閃而逝。
  “你認為我們做不到?”王漢朝微微一笑,并沒有因為文靜的看輕而生氣,畢竟,被一個吸血鬼獵手鄙視,并不是什么丟臉的事情。
  “如果憑你們就能夠干掉這座古堡里面的吸血鬼,這座古堡也就不會屹立千年不倒。”文靜冷冷道。
  “我們已經打聽清楚了這座古堡的情況,里面的人類保鏢超過了一百人,吸血鬼也超過了一百,在人數上面,我們并沒有什么優勢,但是,我們的優勢是偷襲,而且是在吸血鬼無法反抗的白天,所以,我們的成功率超過了百分之七十。”
  “百分之七十還不夠。”文靜搖了搖頭。
  “七十,只要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就可以冒險了。”王漢朝嘴角浮現一絲陰冷的笑容。
  “這里面的很多吸血鬼都能夠在白天發動攻擊,你們的武器殺不死他們!”
  “呵呵,兄弟們,給他看看我們的武器彈藥!”
  “是!”
  一群彪熊大漢立刻跨前一步,把自己的武器展示給文靜看,同時,還把脖子上掛的十字架露出來。
  刻有符文的銀質子彈。
  改裝的榴彈炮和沖鋒槍。
  教堂祝福過的銀質匕首。
  ……
  看著琳瑯滿目的武器,文靜一臉震驚,這些重型武器本就已經夠夸張了,他沒有想到,這些武器都是從教廷購買,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文靜暗自警惕,這個王漢朝的能量,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怎么樣?”王漢朝見文靜一臉震驚之色,嘴角浮現一絲滿意之色,他很享受文靜的表情。
  “還不夠。”文靜搖了搖頭。
  “還不夠?”王漢朝一愣。
  “是的,還不夠。”文靜非常肯定的回答。
  “看來,你沒有興趣參加了?”王漢朝自然是聽出了弦外之音,一臉遺憾之色。
  “我可以為你們殿后。”
  “殿后!這里只有一座古堡,我們不需要殿后。”王漢朝搖了搖頭。
  “你們會需要的。”文靜淡淡道。
  “我們不需要!”
  王漢朝一字一頓的回答文靜后,朝眾人揮了揮手,立刻,數十個大漢返回越野車,開始從上面抬下一些沉重的箱子。
  “你們不現在行動?”文靜一愣。
  王漢朝搖頭不語,凝望著遠方古堡外面的叢林,一臉思忖之色。
  “因為有叢林掩護,遮擋視線,你們無法遠距離精確打擊古堡。”文靜看出王漢朝在想什么。
  王漢朝依然沒有回答,不停的觀察著周圍的地形,不時站到越野車車頂用望遠鏡觀察。
  文靜發現,自始至終,都有兩個全副武裝的槍手跟隨在他身邊。
  這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文靜很快就對王漢朝給出了評論,這個人,在確定了他吸血鬼獵手的身份之后,依然沒有放松警惕,其警惕性之高可見一斑。
  隨著那些箱子的打開,文靜依然忍不住頓時瞪目結舌。
  那些沉重的箱子,居然是幾門迫擊炮。
  火箭筒沖鋒槍和重狙已經夠夸張了,現在,又出現幾門迫擊炮,這武器配置之豪華,讓見慣了世面的文靜都嘆服得五體投地。
  目前,王漢朝的武器配置,已經遠遠超越了同等人數的職業軍隊。
  文靜依然不看好王漢朝。
  沒有人比文靜更了解吸血鬼的強大。
  在沒有教廷或專業人士的支持之下,人類和吸血鬼的正面對抗,勝率非常低,更何況,這里是吸血鬼的老巢之一,擁有上千年的歷史。
  而對于教廷來說,只要吸血鬼不太過分,絕不會采取這種大規模的圍剿活動。在數千年的歲月之中,教廷與吸血鬼,早就形成了一種默契,互相克制,不挑起大規模的殺戮……
  當然,文靜并不想提醒王漢朝,因為王蠢的原因,他與王漢朝本身就處于敵對關系。對于文靜來說,王漢朝死了最好,一了百了。
  現在,文靜最擔心的是王漢朝的行動牽連到他身上。
  同樣,文靜也擔心王蠢和石小寶會出現在這里與王漢朝狹路相逢。與此同時,文靜突然明白為什么自己一直在這里逗留的原因了,他是擔心王蠢和石小寶來這里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