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243 血的記憶

“蠢哥,我我我不敢”
  “我知道你吃飽了,我只是讓你記住我鮮血的味道,一旦哪天你失控,你會循著我的鮮血味道尋到我,然后,蠢哥讓你吸個飽,不過,你要記住,不能吸太多,蠢哥還想活著泡妞,蠢哥的目標可是千人斬,等等,我算算”王蠢扳指頭開始計算。
  “你算什么?”
  “我算算千人斬還差多少。”
  “啊蠢哥,你真壞。”許纖纖嬌嗔的捶打著王蠢的胸膛,輕輕呢喃道:“我就喜歡蠢哥這么壞還坦坦蕩蕩。”
  “蠢哥本就不是好人,死的時候,估計也要下第十八層地獄。”王蠢嘆息一聲。
  “不,蠢哥才是大大的好人,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有點好色。”
  “哈哈哈哈有個勞什子的名人,說一輩子沒有多大的愿望,就是想多日幾個女人。”
  “是國學大師季羨林說的,原話是‘今天看了一部舊小說,《石點頭》,短篇的,描寫并不怎樣穢褻,但不知為什么,總容易引起我的**。我今生沒有別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日幾個女人,各地方的女人接觸。’”
  “大師的理想果然偉大,我要向大師看齊!”王蠢一臉貪婪的看著許纖纖的身子。
  “你好猥瑣。”許纖纖臉頰通紅,狠狠的擰著王蠢的肌膚。
  “嘿嘿,你這是勾引我嗎?”
  “啊你還行?”許纖纖瞪大眼睛看著王蠢。
  “男人不能說不行!”
  王蠢翻身壓上許纖纖,一臉惡狠狠的盯著許纖纖。
  “蠢哥最行!”隨著王蠢的身體聳動,許纖纖發出夢囈一般的聲音。
  “來,嘗一口蠢哥的血,記住蠢哥的味道!”王蠢把手臂放在許纖纖的嘴上。
  “蠢哥”
  “吸!”王蠢肯定的點了點頭。
  “嗯”
  許纖纖微微張開嘴,兩顆尖牙緩緩長了出來,輕輕的咬在王蠢的手腕上。
  熱血緩緩的流淌在許纖纖的嘴里。
  房間里面,出現詭異的一幕,男人壓在女人的身上求歡,而女人,則是吸著男人身上的鮮血。這如同遠古畫卷的荒誕一幕,卻是真實的存在。
  香甜可口的血液!
  許纖纖眼睛里面露出一絲迷離,閉上眼睛,盡情的享用著王蠢的鮮血,婀娜的身子在王蠢身下扭動著,就像一條蛇。王蠢看著身下的許纖纖,眼睛之中,一絲寒冷的光芒在閃爍,一旦許纖纖控制不住,他將痛下殺手。
  沒有人能夠理解王蠢此時的想法,只有王蠢自己知道。
  王蠢并不是個偉大的人,在他看來,這個世界多一個吸血鬼少一個吸血鬼根本沒有什么問題是,他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吸血鬼對他有沒有惡意,會不會找機會殺死他。
  如果許纖纖變成了一具沒有七情六欲的殺人機器,王蠢會毫不猶豫的殺死許纖纖。
  現在,王蠢正用自己的鮮血來測試許纖纖。
  這一瞬間,時間變得格外的漫長,墻壁上的石英鐘發出“滴答滴答”的輕微聲音,也變得如同大槌在巨鼓上擊打,震人心魄。
  “夠了!”許纖纖突然松開王蠢的手腕。
  “感覺怎么樣?”王蠢長長松了一口氣。
  “蠢哥的血是我所吸過的味道最好的鮮血。”許纖纖一臉意猶未盡之色。
  “還吸一點。”
  “不,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許纖纖搖了搖頭,微閉雙眼,輕輕的迎合著王蠢。
  此時無聲勝有聲。
  一夜溫柔。
  等到天亮時分,又免不了一番纏綿,直到石小寶和文靜敲門,王蠢應了一聲后,才抱著許纖纖到浴室里面洗鴛鴦浴。
  “還好,偉大的蠢哥還活著。”聽到王蠢的聲音,石小寶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也許王蠢也變成了吸血鬼。”
  “啊我靠,不會!”石小寶頓時一臉緊張起來,下意識的摸出了小石飛刀。
  “你這玩意兒殺不死吸血鬼。”
  “對對,是殺不是吸血鬼,你可是殺吸血鬼的專家,有沒有什么好武器?”
  “還有一會,我的武器就要到了。”
  “你的武器就要到了?”石小寶一愣。
  “嗯,我在歐洲,有專門的渠道。”
  “我靠,這么牛逼啊!”
  “你這飛刀,只要稍微改造一下,也能夠殺死普通的吸血鬼。”
  “厲害的吸血鬼呢?”
  “厲害的呵呵,別說是你,就是我也殺不死,這次你們去那古堡之中能夠活著出來,除了歸結于運氣好,我找不出其它的理由了。”
  “我呸,一群傻傻的吸血鬼而已。”石小寶不以為然道。
  “傻傻的吸血鬼?你知不知道,那古堡里面,住著兩個超過了五百年的老家伙,他們的力量已經強大到了你無法想象的地步,像我這種專門獵殺吸血鬼的獵手,在他面前也如同螻蟻一般。”文靜苦笑道。
  “我們還不是輕輕松松把你救出來。”石小寶嗤之以鼻。
  “這就是我覺得奇怪的地方,你們弄出那么大的動靜,居然沒有驚動那些老家伙,實在是有點匪夷所思啊!”
  “我管他什么老家伙嫩家伙的,今天晚上我要去報仇,奶奶的,居然敢用槍射寶爺,不想活了!”石小寶憤憤不平道。
  “什么!你要報仇?”文靜身軀一震,他可是知道石小寶的脾性,既然說出來,絕不是開玩笑。
  “別一驚一乍的,不就是個古堡嗎!小爺一把火燒了。”石小寶反其手臂摸了摸傷口,傷口雖然經過四相古玉一晚上的治療,依然隱隱作痛。
  “那古堡都是石頭做的,而且里面的裝修都是防火材料,別說是放火,哪怕是讓你點火,也燒不燃的。”
  “這倒是”
  “你們干嘛?”王蠢打開門,就看到石小寶抓著頭皮一臉思考的樣子。
  “啊站住,別動!”王蠢突然開門,把石小寶嚇了一跳,跳后一步,一臉警惕的看著王蠢,“張開嘴巴!”
  “你干嘛?”
  “快張開嘴,要不然,我可要扔飛刀了!”石小寶揚了揚手中的小石飛刀。
  “別扔別扔,我張開就是。”王蠢嚇得連忙張開嘴巴。
  “咦沒有尖牙,還不是吸血鬼。”石小寶松了一口氣,放下小石飛刀。
  “吸血鬼的尖牙是可以藏起來的。”文靜淡淡道,
  “啊”石小寶立刻揚起手中的小石飛刀。
  “你他媽神經病啊!讓開,王大爺肚子餓了,要吃飯去。”
  王蠢突然飛起一腳,把石小寶踢得哇哇大叫,摔倒在地上,大步朝外面走去,而許纖纖則是牽住王蠢的衣襟,緊緊的跟隨在王蠢的身后,一雙美目,不停的看著文靜,眼神之中,充滿了畏懼之色。
  三人帶著許纖纖,打打鬧鬧到了酒店的自助餐廳。
  在無數人的目光之下,王蠢和石小寶端著堆積如山的食物,大馬金刀的坐下狂吃了起來。
  文靜知道王蠢和石小寶的德性,早就端著食物坐的遠遠的,眼不見為凈。
  許纖纖原本是跟隨在王蠢身后,但看到王蠢和石小寶胸前堆積如山的食物,連忙換了一張桌子,坐到了王蠢的背后,假裝不認識他們。
  餐廳里面的幾個侍者,眼睛都快滴血了,有幾個家伙自始至終都盯著王蠢和石小寶,一旦他們不吃完,就要發難。
  讓一群侍者吐血的是,兩個家伙不僅僅是把胸前堆積如山的食物掃蕩得一干二凈,還又端起盤子添加了很多食物,而且,大多都是昂貴的海鮮之類的食品
  這些英國土鱉自然是不知道,王蠢和石小寶此時是抱著為國爭光,吃垮老板的想法。
  “蠢哥,我要報仇!”
  “啊”王蠢猝不及防,嘴里的食物噴到了石小寶的臉上。
  “我要報仇!”石小寶也不擦臉上的飯菜殘渣,一臉惡狠狠道。
  “我們好不容易逃出來,還報個毛的仇啊!”王蠢罵道。
  “又不是你中槍了,你當然不用報仇!”石小寶憤憤道。
  “你不會是認真的?”王蠢氣急敗壞道。
  “我的樣子長得像是開玩笑的嗎?”石小寶冷冷的盯著王蠢。
  “好!”
  王蠢一臉頹然的癱軟在椅子上。
  沒有人比王蠢更了解石小寶,如果不表示一下,他會痛苦一生。
  在報仇上面,石小寶絕對是個奇葩,他并不信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而是堅持有仇不報非君子,且堅持不能有隔夜仇。
  當然,石小寶所謂的報仇,完全是沒有標準的,譬如,他可以殺氣騰騰的去找仇家,到了仇家門口,很可能有后悔,立刻打道回府,這樣的情況,在c市的時候經常出現,當初,王蠢和文靜為石小寶在高山街找上巖滾的時候,石小寶也差點打了退堂鼓,要不是文靜王蠢堅持,那報仇的事兒,基本上也是不了了之……
  ……
  無論怎么樣,石小寶就是這么一個古怪的人,他可以臨時后悔打退堂鼓,但是,他在受了大委屈后,必定是要采取一些行動,只有這樣,才能夠平衡心中的怨氣。
  “什么時候動手?”王蠢垂頭喪氣的問道。
  “事不宜遲,打鐵要趁熱,就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
  王蠢赫然站起,見吸引了周圍的目光,連忙又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