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229 蛻變吸血鬼


  
  王蠢的進步之神速讓許纖纖震撼無比,她無法理解這種學習的速度,要知道許纖纖從小到大,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但是,和王蠢比起來,她的優秀顯得微不足道。
  “蠢哥,你真聰明。”許纖纖一臉崇拜的看著王蠢。
  “呵呵,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厲害,只要你按照我說的訓練方法,你也可以擁有這種能力。”
  “哦蠢哥,我好累,我先休息一會。”
  許纖纖精神越來越無法集,她與王蠢說話的時候,總是會把目光落在王蠢脖上的大動脈上面,那嗜血的感覺蠢蠢欲動,她只要看到王蠢,就會忘了自己所說的話,她仿佛能夠感受到王蠢血管里面流淌的美味鮮血,她不得不花絕大部分的精力克制身體里面那原始狂野的力量。
  “嗯,你去睡吧。”
  王蠢正專注學習,壓根就沒有意識到許纖纖正在吸血鬼蛻變的邊緣掙扎。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房間里面只有王蠢學習英語的聲音。
  卷縮在床上的許纖纖并沒有睡覺,當然,并不是因為王蠢的聲音鬧到她了,而是她的身體越來越冷,冷到刺骨,而且,她內心嗜血的**越來越強烈,她只能緊咬牙關支撐著。
  “纖纖,你怎么啦?”王蠢無意之間抬頭,看到了被下面瑟瑟發抖的許纖纖,連忙問道。
  “蠢哥,我好冷。”許纖纖牙床碰擊著。
  “我摸摸啊這么冷!”
  王蠢一摸許纖纖的身體,仿佛摸在了冰塊上面一般,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掌心按在許纖纖的胸口,一絲靈氣源源不斷的渡入了許纖纖的身體。
  “抱緊我,蠢哥。”
  王蠢的那一絲靈氣,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讓許纖纖迷糊的神智恢復了一點,慘白的臉色,也稍微有了點血色,但是,身體依然瑟瑟發抖。
  “沒事的,沒事的。”
  王蠢不停的催動著靈氣,引導著許纖纖那一絲微弱的靈氣,兩股靈氣糾纏在一起,形成一股一股的暖流在許纖纖的奇經八脈里面梳理不停。
  一種奇異的感覺在一次在兩人的身體里面形成,仿佛,兩人變成了一個整體。
  熱血在兩人的身體里面澎湃不止。
  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兩人的衣服都脫了,**裸的滾在了一起,房間里面,發出令人血脈賁張的呻呤,當兩人身體合二為一的那一瞬間,許纖纖有一種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這種感覺,并不是男女之間的歡愉那么簡單,而是讓她從新找到了做人的感覺。
  許纖纖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但是,她在拼命的排斥,她害怕黑暗,討厭黑色,但是,有一種強大到無法抗拒的力量,正在一點點的把她推入萬劫不復的黑暗深淵之
  翻云覆雨。
  云歇雨收。
  精力充沛的王蠢擁抱著閉眼睡覺的許纖纖,他并沒有睡覺,他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在第一次和許纖纖**之后,王蠢累得像死狗,而之后的兩次,都讓他精力旺盛充沛,仿佛渾身有無窮無盡的力量。
  難道這就是傳說的雙修?
  與王蠢一樣,許纖纖也是精力充沛,,她也沒有睡覺,她只是閉著眼睛假寐而已,她原本冰涼的身體再一次恢復了溫度,不過,許纖纖依然在煎熬之,王蠢的靈氣只是讓她恢復了人的感覺,并沒有解決根本問題,她內心對鮮血的渴望依然很強烈,她不得不拼命的克制著咬破王蠢脖的沖動。
  王蠢并不知道許纖纖沒有睡覺,輕輕的松開許纖纖起床,戴上耳機繼續學習英語。王蠢不知道,他這個動作,讓許纖纖長長松了一口氣,因為,王蠢躺在她身邊,讓她內心那狂野的**越來越強烈,她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為了確保自己不會失去理智,纖纖起床梳理。
  “纖纖,你真美!”
  看著梳理的許纖纖,忍不住偷看的王蠢發出由衷的贊嘆。
  只是兩天的時間,許纖纖已經沒有了那種病態的瘦,身材也勻稱了很多,特別是那原本慘白的肌膚,也有了一絲淡淡的粉紅。王蠢把這些都歸功于他告訴許纖纖的修煉方法,他并不知道,許纖纖臉上的血色,是來之于拉納姆小鎮上舊時鐘旅館的肥胖女人身上的鮮血。
  當然,除了肥胖女人的鮮血,也不能抹殺王蠢的功勞。
  兩人在行魚水之歡的時候,王蠢充斥著強大陽剛之氣的靈氣渡入了許纖纖的身體,滋潤了許纖纖這些年因為疾病而近乎干涸的身軀。
  “蠢哥,你的嘴最甜了,纖纖最愛聽。”
  “要我說句你不愛聽的嗎?”
  “我倒要看看蠢哥能夠說出多難聽的話。”許纖纖從王蠢后面摟住他的脖,舔了舔舌頭,兩顆尖利牙齒無法遏制的露了出來。
  “你知道嗎!我看到你的時候,生怕你將來餓到孩。”
  “什么意思?”許纖纖一臉茫然,因為分心,原本露出的尖牙,又收了起來。
  “你的胸太小。”
  “啊蠢哥你真壞。”許纖纖頓時一臉羞紅,嬌嗔的用一雙粉拳捶打著王蠢。
  “哎,我就搞不懂,為什么你這么傾國傾城的女孩,居然沒有追求者,最后卻是被我這個不學無術的流氓糟蹋了。”王蠢長嘆一聲。
  “蠢哥,你這是驕傲還是自嘲?”許纖纖輕輕撫摸著王蠢強壯的胸膛。
  “不是驕傲,也不是自嘲,只是你太優秀了。”
  “蠢哥,在我眼里,你是天底下最優秀的男人,不是之一!”許纖纖一字一頓道。
  “有這么好嗎?”王蠢一臉驚訝,他從未曾獲得過如此高的評價,哪怕是為他發狂的蘭,也沒有這么說過。
  “有這么好!”許纖纖非常肯定。
  “那那那你不能拒絕我哦”看著許纖纖那千嬌百媚的臉,色心大起的王蠢攔腰把許纖纖抱在懷里,一雙魔爪攻城略地,探入衣襟,一下抓住了飽滿的山峰。
  “別蠢哥晚上”許纖纖嬌柔無力的推拒著,發出蝕骨**的呻呤。那沒有絲毫瑕疵的臉上紅霞彌漫。
  “你覺得,你能夠逃出本大爺的魔掌嗎?”王蠢發出夸張的奸笑聲。
  “嚶”許纖纖看著王蠢的脖,那狂野的力量瞬間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彌漫,“蠢哥,不要,晚上!”
  “纖纖”
  “不要!”
  許纖纖的抵抗的動作非常堅決,這讓王蠢仿佛被潑了一盆冷水,熊熊的火焰熄滅。
  “蠢哥,我想出去走走。”
  “嗯。”王蠢垂頭喪氣。
  “蠢哥,晚上我陪你。”
  許纖纖站起,抱住王蠢的額頭,親吻一下,原本熄滅了熊熊火焰的王蠢一下激動起來,剛準備摟抱許纖纖那細腰,但許纖纖卻是早有所備,身一閃,靈巧的避開王蠢的手,刮起一陣令人熱血沸騰的馨香,在銀鈴一般的笑聲走到門口。
  “小妖精,晚上看我不整死你!”王蠢感覺血管里面的血液在狂奔,卻無處發泄,只能憤憤不平。
  “就怕蠢哥不行。”
  許纖纖朝王蠢嫵媚的一笑,那高挑纖細的身體閃了出去。
  “”
  看著許纖纖的回眸一笑,王蠢感覺身體里面仿佛有萬馬在奔騰一般,卻是無計可施,只能不停的深呼吸,平復那熊熊燃燒的原始**,開始凝神學習英語。
  關上房門的一瞬間,許纖纖那嫵媚的笑容消失,代之的是無比的沉重。
  和王蠢這個人類在身邊,她無法控制自己咬斷王蠢脖的**。
  此時,許纖纖已經感覺到了王蠢在她丹田種下的靈氣,而且,她也感覺到靈氣能夠讓她恢復人的感覺,甚至于,能夠抵抗陽光的照射,但是,靈氣無法改變她是吸血鬼的事實,她無法遏制吸血的沖動,血液,已經成了她唯一的食物。
  離開王蠢!
  必須要離開王蠢!
  內心陷入糾結的許纖纖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游蕩,她要做出艱難的選擇。
  許纖纖感覺到,自己無法控制骨里面那狂野的嗜血力量,只要這股力量存在,她與王蠢在一起,一旦失控,就會咬斷王蠢的脖,她絕不想讓這種情況出現。
  許纖纖是一個不輕易欠別人人情的人,從她拒絕別人的幫助就可見一斑,她一旦欠下了人情,就會銘記終身。
  對王蠢,許纖纖無法分辨愛還是不愛,也不知道王蠢是否愛他,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蠢從未曾想過傷害她,哪怕是和她**,王蠢一直是處于被動。另外,王蠢所教她的治病方式,的確是有效,不僅僅是能夠療傷,甚至于能夠讓她抵抗陽光的燒炙,而非她開始所想的神棍。
  毫無疑問,王蠢是個厚顏無恥的人,但是,在那厚顏無恥的背后,還有一些讓人敬佩的東西。
  許纖纖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花瓶,以前不是,以后也不是,她有自己的**的想法,也有著清晰的思維,而且飽經滄桑,看盡了世態炎涼,正因為這些原因,許纖纖對王蠢的感情有著感恩的成分,與王蠢其她女人有著本質的不一樣。
  感恩化為了忠誠,哪怕是已經蛻變為了吸血鬼,許纖纖依然用堅強的意志力克制住內心的強烈嗜血**。
  如果換了一個新蛻變為吸血鬼的人,王蠢早就被吸成了人干。
  在吸血鬼的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為出了一個吸血鬼而導致全家人死亡的案列,在吸血鬼的世界,除了那些擁有數百年生命的人吸血鬼能夠用智慧和意志力控制**之外,絕大部分的吸血鬼,是無法控制對人類鮮血的渴望,他們必須要大量的鮮血才能夠維持生命,在黑暗的掩護之下狩獵,不停強大。
  許纖纖討厭自己吸血鬼的身份,她不僅僅是不想吸王蠢的血,更不想把王蠢變成同類。當然,許纖纖作為一個新的吸血鬼,還沒擁有把人類變成吸血鬼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