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226 吸血鬼纖纖


  面對脫了衣服的許纖纖,王蠢會產生一種錯覺,總覺得她是另外一個人。
  微弱的光芒之下,許纖纖的肌膚更是水嫩光滑,看上去就好像剝了殼的雞蛋一般,而且,微微泛著紅色,根本不會像是一個身罹絕癥的女生。
  再看許纖纖那精致的臉龐,不但有著吹彈可破的臉蛋,更好似能工巧匠用精致的刀具,將她的臉雕刻出來的一般,而且許纖纖雪除了人美,更有著一種骨子里的驕傲,看上去不像是平凡之人。
  王蠢從許纖纖臉上移開,看著曲線驚人的身體,仿佛在做夢一般。
  王蠢可以說是閱女無數,不知道見了多少完美無瑕的身體,呂嬌的,蘇雪的,葉蘭的,歐陽卿卿的,還有校長韓冰的,她們之間各有千秋,但是,都總有一些雷同,唯獨許纖纖不一樣,瘦弱無力的嬌軀,有著一種罕見的骨感美。
  如果僅僅只是骨感,王蠢并不喜歡,他和石小寶一樣,喜歡豐腴類型的,但是,許纖纖并不是那種瘦骨嶙峋的瘦,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
  “蠢哥”
  微閉雙眼的許纖纖見王蠢半天沒有行動,忍不住睜開眼睛一看,卻是看到王蠢一臉猥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的身體看,頓時羞得一臉通紅,嬌嗔道。
  “啊”
  王蠢赫然醒來,像一頭惡狼般撲了上去。
  “嚶蠢哥,輕點”許纖纖發出一聲蝕骨**的呻呤。
  “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
  “蠢哥你真壞。”許纖纖是個極度保守的女人,何曾聽過這種情話,一臉紅霞,柔弱無力的身子承受著王蠢兇猛的沖擊。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怎么說都是你的理嚶”
  顛龍倒鳳不便細說,一番鏖戰下來,王蠢已經累趴了,初承雨露的許纖纖,更是香汗淋漓,就像一只貓卷縮在王蠢的懷里。
  “蠢哥說的沒錯,果然是只有累死的牛!”許纖纖臉上泛起酡紅,抿嘴輕輕偷笑。
  時間一點點過去,黎明慢慢到來。
  王蠢已經熟睡了過去,而許纖纖,精神卻反而越來越好,毫無睡意。
  許纖纖側躺在王蠢的身邊,呆呆的看著熟睡的王蠢嘴角泛起的一絲壞壞笑容,他夢見了什么?
  世事無常,許纖纖自己都沒有想到,她會和一個相識不到三天的男人上床,奉獻堅守了二十多年的貞潔,而且如膠似漆。
  許纖纖無法解釋自己為什么會和一個近乎陌生的男人上床,但是,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非常享受與這個男人在一起的歡愉,那是一種充實,溫暖且安全的感覺,這個壞壞的,有點猥瑣的男人,言語之間,讓她安全且興奮。
  冷!
  許纖纖發呆之際,感覺渾身一陣冰冷,好像窗戶打開了一樣,忍不住朝窗戶看去,關得好好的。
  寒冷的感覺在許纖纖的每一寸肌膚蔓延。
  許纖纖一臉慘白,她感受到身體里面一股力量正在蘇醒,那力量,狂野而充滿了殺戮。
  身體有點僵硬的許纖纖莫名其妙的舔了舔舌頭,目光,落在了王蠢的脖子上。
  微弱的光線之下,許纖纖嘴里,長出了兩顆尖利的獠牙。
  血!
  血!
  血!
  許纖纖的目光之中露出恐慌之色,她有一種強烈的**,她想咬王蠢的脖子,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強烈。
  不!
  不要!
  許纖纖拼命的掙扎著,想要驅走腦海里面那邪惡的念頭,一雙玉臂,凸起了青筋,觸目驚心。
  那蘇醒的力量狂野無比,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把許纖纖的理智一點一點的淹沒。
  許纖纖的身體,微微前傾,兩顆鋒利的獠牙,離王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睡夢中的王蠢升起一絲警兆,他仿佛夢見一頭兇殘的猛獸正要咬斷他的脖子。
  王蠢醒來。
  猛獸沒有,卻是不著寸縷的許纖纖正半躺在他身邊準備親吻他的脖子,那高挑光滑的身體在晨曦之下露出瑩瑩的白光。
  “纖纖。”王蠢輕輕摟住許纖纖細細的腰肢。
  “啊”許纖纖身體僵硬,一臉驚駭之色。
  “嘿嘿,你想偷偷摸摸親我,被我抓住了吧!”王蠢猛然翻身,把許纖纖壓在身下,一臉淫笑的看著許纖纖。
  此時,許纖纖抿著嘴,一臉無助的看著王蠢。
  “你的身體好涼。”
  王蠢感覺到許纖纖身體冰涼,連忙把手覆蓋在許纖纖豐滿的雙峰之上,一絲靈氣渡入許纖纖的奇經八脈之中。
  在輸入靈氣的時候,王蠢感覺許纖纖身體里面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吞噬著許纖纖的身體,不過,王蠢并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是認為那是癌細胞的力量,只要許纖纖按照他的方式堅持修煉,癌細胞終究會消失的。
  王蠢做夢也沒有想到,許纖纖已經成為了一個吸血鬼,而就在剛才,許纖纖兩顆尖利的獠牙差點就插入了他脖子上脆弱的大動脈。
  “蠢哥”許纖纖聲音有點顫抖,伸展一雙玉臂,摟住王蠢。
  “我來了”
  “啊”許纖纖的聲音之中,有些痛苦,卻又充滿了莫名的充實,在那結合的一瞬間,身體里面那邪惡的力量被驅走,嘴里的尖牙也消失。
  “男人早晨都是有需要的,誰叫你挑逗我。”王蠢得意洋洋的撫摸著許纖纖的臉。
  “蠢哥,我喜歡,如果我們永遠能夠這樣就好了。”許纖纖臉上,露出一絲哀傷。
  “暈,沒有男人能夠一輩子做這事兒的。”
  “你不是很厲害嗎?”許纖纖抿嘴笑著,眼角卻是流下了淚水。
  “哭什么?你又不會死,放心,只要你每天修煉一會兒,就不會死的,活一百歲沒問題,等你病好了,就不會理蠢哥了。”王蠢擦拭著許纖纖眼角的淚水。
  “不,蠢哥,只要你需要纖纖,纖纖隨時愿意。”許纖纖淚水卻是越擦越多。
  “隨時可以要你?”王蠢一臉狐疑,忍不住用力聳動一下。
  “嚶嗯蠢哥只要喜歡,不管是什么時候,纖纖都是蠢哥的人,現在是,以后也是,今生今世都是”許纖纖發出蝕骨**的呻呤,雙手抱住王蠢,卻已經是淚流滿面。
  “我”王蠢停止了動作,他突然感受到了莫名的壓力。
  王蠢自詡風流多情,但是,他不喜歡承諾,無論是呂嬌還是葉蘭,或者是韓冰蘇雪她們,王蠢從未曾承諾過只言片語。
  “蠢哥,葉蘭能夠擁有你一晚上已經滿足了。”許纖纖輕輕的抽噎著。
  “纖纖”王蠢已經無心歡愉,翻身要下來。
  “不要,我喜歡這種感覺,我喜歡這讓我有活著的感覺”許纖纖抱住王蠢強壯的身體,不讓他下來。
  “你喜歡就好。”
  “蠢哥,別胡思亂想,上次我們聊天,你不是說過,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還有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對,人生苦短,如白駒過隙,萬一那天我王蠢被車撞死了,豈不是悔之晚矣。”王蠢連連點頭
  “是的,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
  許纖纖擦了擦淚水,笑顏對著王蠢,那精致的五官,雪膚櫻唇,杏眼桃腮,微笑時梨窩若隱若現,顧盼間秋波流轉含情。
  此時行動,勝過千言萬語。
  王蠢就像一頭老黃牛,辛勤的耕耘著才開荒的土地,晨曦籠罩的房間里面,婉轉嬌啼。
  在這種歡愉之中,許纖纖能夠感覺到,她的身體逐漸恢復了溫度。
  許纖纖并不知道是王蠢和她身上的靈氣作用,她只是感覺特別好,這種感覺,讓她找回了做人的味道,她不喜歡那種僵硬冰冷嗜血的感覺,她害怕,她害怕成為一個吸血鬼,她害怕成為一個只知道吸血的冷血動物
  陽光刺破晨曦。
  許纖纖睜開眼睛,眼睛下意識的瞇起,彎腰坐起。
  王蠢還在熟睡之中,顯然,通宵達旦的鏖戰,已經讓他筋疲力盡,那原本棱角分明的五官,就像嬰兒一般。
  看著王蠢的脖子,許纖纖一陣莫名的焦躁。
  嘴里尖利的獠牙緩緩的長了出來。
  許纖纖感覺自己要瘋了,她害怕這種嗜血的感覺,她寧愿絕癥死亡,也不要這種冷血的永生。
  不行!
  不行!
  看著熟睡的王蠢,許纖纖嗜血的渴望越來越強烈,這種強烈的**讓許纖纖手忙腳亂的穿好了衣服,不顧一切的沖了出去。
  許纖纖不知道會發生了什么,但是,還有一絲清明的理智告訴她,她必須要離王蠢遠一點。
  沖出門后,許纖纖在石小寶的房門口略微停頓了一下,遏制住腦海之中瘋狂的想法,發瘋的沖下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