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223 血族

“嗷嗷”
  “嗷嗷”
  另外三頭巨狼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聲,聲浪席卷了倉庫,倉庫一陣搖晃,好像要坍塌一般,令人驚心動魄。
  三個變身的狼人似乎知道單打獨斗不是那吸血鬼的對手,居然同時跨前,形成了一個環形的包圍圈,一步一步的逼向吸血鬼。
  令人奇怪的是,吸血鬼身后雖然是偌大的倉庫,卻并不后退,如同磐石一般屹立不動。
  看著吸血鬼和狼人的距離越來越近,石小寶暗自叫苦。
  三個變身的狼人和吸血鬼都在倉庫門口,似乎,三頭狼人怕吸血鬼逃走,而吸血鬼似乎也想靠近倉庫門,這讓石小寶想趁亂逃走都沒有機會。
  石小寶最擔心的就是倉庫塌陷,如果這偌大的倉庫塌陷,他這條小命就活不了了,哪怕是不被活活壓死,也要變成殘疾或者弱智。想到可能成為一年四季流著鼻涕的弱智,石小寶內心就無比的焦慮。
  “蠢哥,殺得這么熱火朝天的,你為啥還不來啊!”石小寶求神拜佛祈禱著王蠢聽到聲音后來救駕。此時,石小寶壓根就沒有想到王蠢來了,也可能應付不了現在這種情況。
  “蓬!”
  就在石小寶求神拜佛的時候,三個狼人同時躍起,朝那鐵塔一般的吸血鬼撲了過去。
  吸血鬼似乎被激怒了,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露出嘴里鋒利的獠牙,沒有絲毫回避,硬生生的撲入三頭狼人之中。
  這是最原始血腥最野蠻的搏殺。
  無論是吸血鬼還是狼人,他們都沒有武器,他們的武器就是嘴里的獠牙和鋒利的利爪,當然,還有強壯的四肢。
  但是,這種戰斗更為兇殘狂暴,三頭巨狼和一個吸血鬼在倉庫里面纏斗在一起,發出一陣陣令人膽戰心驚的撕咬聲音。
  看著面前殘酷的戰斗,石小寶卻有想笑的沖動。
  石小寶想起了群狗斗毆的場面。
  面前的戰斗,就像是一群惡狗正在瘋狂的互相撕咬。
  “嗤”
  不過,石小寶想笑的沖動很快就沒有了,他看到,一頭巨狼的爪子在地上居然在硬化地面上劃了一條深槽,頓時背脊一陣發冷。
  如果這利爪抓在身體上,恐怕腸子都要被撕扯出來。
  只是數息之間,三個狼人和吸血鬼身上已經是遍體鱗傷,特別是吸血鬼,身上的皮衣已經被撕成無數細條掛在身上,看起來慘不忍睹。
  當然,三個狼人也不好過,那厚實的皮毛上留下一道一道的痕跡,肌肉翻卷,鮮血淋漓,令人心悸。
  “我的媽啊!”
  石小寶蹲在裝載機的車頭上,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咦,那些英國年輕人呢?
  石小寶連忙搜索,發現,一群英國年輕人不知道從哪里找出了一些鐵棍等武器,形成的一個半圓形的包圍圈,虎視眈眈的盯著狼人和吸血鬼,大有隨時撲殺去戰斗的趨勢。
  他們為什么不害怕?
  難道他們想幫助吸血鬼?
  很顯然,這些英國年輕人是不會幫那些殘暴的狼人,那么,他們只有可能幫助吸血鬼。
  他們和吸血鬼很熟嗎?
  突然,石小寶想起那些年輕人一開始看到吸血鬼的時候雖然害怕,但是,卻沒有對死亡的恐懼,看向吸血鬼的目光,也是充滿了一種敬畏,特別是那英國妞給吸血鬼吸血的時候,目光中有狂熱之色。
  還有,那吸血鬼自始至終都不后退,其實是在保護一群人類。
  難道這個小鎮的人都是吸血鬼的人?
  想到這里,石小寶一陣發冷,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么,很有可能,王蠢和許纖纖,也會遭遇到吸血鬼。
  三頭狼人和吸血鬼還在瘋狂的戰斗,一個個雖然遍體鱗傷,卻是越來越兇猛,悍不畏死,每一次攻擊,都是地動山搖,排山倒海
  許纖纖感覺渾身發冷,下意識的伸展玉臂抱王蠢,卻感覺自己的雙手仿佛被千斤巨石壓住一般,動彈不得。
  “蠢哥”許纖纖嬌聲喊低呤,睜開了迷離的眼睛,“啊”
  一聲驚聲尖叫響起。
  這是一座巨大空曠的地下宮殿,宮殿裝修奢華,金碧輝煌,卻給人一種陰森冰冷的感覺,偌大的空間之中,仿佛有一股極寒的冷氣不停的飄蕩。
  許纖纖的身體四肢不能動彈,她唯一能夠動彈的是頭部和眼睛。
  偌大的宮殿空蕩蕩的,沒有人,金黃的水晶吊燈,散發出一種夢幻般的的光芒。
  許纖纖發現,她躺在一張床上,床擺放在大廳的正中間。
  詭異的氣氛在空氣中彌漫。
  “蠢哥蠢哥你在哪里,別嚇我蠢哥”許纖纖不敢大聲呼喊,壓低聲音不停的喊王蠢,她希望王蠢突然從黑暗的角落走出來,臉上浮現著一絲壞笑告訴她,這只是一個玩笑。
  沒有人回答,她的聲音就像在溶洞里面一般,產生經久不息的回音。
  許纖纖的恐懼無以復加。
  許纖纖雖然患絕癥,但并不代表她沒有恐懼,事實上,她此時比一個正常人更害怕死亡。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坦然面對死亡。
  歷史上那些名垂千古的英雄豪杰,他們面對死亡的時候毫無懼色,那并不意味著他們不害怕死亡,他們不懼死亡,只是沒有選擇而已。
  “叮當叮當”
  突然,寬廣的大殿中,傳來一聲細微的金屬撞擊聲。
  “誰?”
  沒有人回答許纖纖,但是,在巨石堆砌的墻壁上一扇鏤雕著精致花紋的實木門打開,一個戴著腳鏈手銬,身材佝僂,衣衫襤褸的老人在兩個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紳士押了出來。
  老人雖然帶著腳鏈手銬,身材佝僂,一雙眼睛卻是閃爍著令人驚心動魄的寒芒,舉手投足之間,威勢逼人。
  老人的威勢,并不是外在的,而是一種發至于內心的威嚴,哪怕是他身后兩個身穿燕尾服的紳士,在看向老人背影的時候,目光之中,也充滿了敬畏之色。
  在許纖纖驚懼的目光下,老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到許纖纖面前,腳鏈手銬發出驚心動魄的撞擊聲,令人背脊發冷。
  許纖纖拼命的想掙扎,但是,她除了頭部能夠搖動,身體四肢就好像失去了直覺一般,任憑她如何努力,也沒有絲毫反應,就像一頭待宰的羔羊。
  “處女之血!,桀桀桀桀”老人一臉貪婪張開口,露出一對鋒利的獠牙,發出夜鷹一般的獰笑聲。
  “請享用,先生!”一個身穿燕尾服的紳士微微欠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哼!”
  老人冷哼一聲,緩緩走到許纖纖的身前,微微傾斜身體,用鼻子嗅著許纖纖細嫩的肌膚。
  “嗷”
  老人赫然仰天長嘯,地下宮殿一陣搖晃,頂上的吊燈劇烈的抖動,好像隨時都要掉下來一般。
  與此同時,宮殿周圍陰森森的走廊里面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只是數個呼吸之間,大殿里面,已經涌來了數十個身穿燕尾服的紳士,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臉緊張,如臨大敵,嘴上露出了兩顆尖尖的獠牙,目光之中,是無盡的驚懼之色。
  “尊敬的先生,他是處女嗎?”老人回身,一臉暴怒的看著背后的紳士。
  “是是”那紳士的身體在顫抖,身體下意識的連連后退。
  “呼!”
  紳士結結巴巴的話還沒有說完,那老人的身體突然如同閃電般的動了,刮起一陣狂風,紳士還沒有反應過來,老人那雙枯槁嶙峋的手抓住了紳士的脖子,“咔嚓”一聲令人心悸的骨折聲音,紳士的腦袋垂落在了肩膀上,一雙藍色的眸子里面,充滿了絕望。
  “別別別殺我”另外一個紳士箕張十指,再也無法維持風度,腳步踉蹌著往后腿。
  “桀桀桀桀桀桀”
  老人又是一陣夜鷹一般凄厲的笑聲,一雙攝人心魂的目光死死的盯住那紳士,一步不逼過去,完全無視周圍潮涌過來的吸血鬼。
  “住手!”
  突然,傳來一個厚重的聲音,那聲音仿佛極為遙遠,又好像近在眼前,給人一種無法捉摸的感覺。
  “桀桀桀桀桀桀”
  突然,老人停住了身形,身軀一抖,腳鏈手銬仿佛突然之間灌注了無窮的力量,立刻騰空而起,宛若鵝毛漂浮在空中一般,詭異無比。
  大殿里面,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
  數十個吸血鬼,圍繞成一個巨大的圓圈,把老人包圍在中間,在老人的背后,只有許纖纖孤零零的躺在床上。
  沸騰的殺氣到了頂點,在偌大的空間激蕩。
  終于,一個身穿黑色呢子大衣,戴著金邊眼鏡,嘴里叼著煙斗的中年人緩緩的走了進來,從容不迫,顯得氣度不凡。
  中年人身形并不是很強壯,身形修長,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有一種溫文爾雅的氣質。
  “尊敬的閣下,如果你想死,我隨時都可以成全你!”中年人取下嘴里的煙斗,一雙深藍的眼睛仿佛湛藍的天空,深邃且潔凈。
  這個中年男人仿佛充斥著一股神奇的魔力,當他出現后,原本如臨大敵劍拔弩張的吸血鬼們,神情緩和了很多。
  “我要她!”老人一雙目光鋒利無比。
  “她已經是閣下的人了。”中年男人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