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215 上帝瞎了


  當初,王蠢被秦始皇時代的修真者種下了種子,至此,修真者大門為他打開,理論上,王蠢也可以為許纖纖種下修真的種子。
  修真者可是百邪不侵,煉化癌細胞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如果讓許纖纖修真,許纖纖將進入一個她完全不知道的世界,就像王蠢所遇到的一樣,修真者,植入者,鬼魂,白毛女魃,還有狼人和吸血鬼,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殺伐世界,讓文文弱弱的許纖纖進入這么一個崇尚叢林法則的世界,充滿了未知的風險。
  但是,有什么風險超過死亡呢?
  許纖纖的壽命已經只有一個多月,哪怕是回到國內讓鶴年堂的丁老治療,估計也就是多活個三年五載,畢竟,許纖纖的身體已經虛弱到藥石無法治愈的地步,只有讓她本人通過修真來改變體質。
  通常,體質的改變是由內到外,就就像中醫里面的陰陽調和一個道理,如果一味的通過外部的改變,也是治標不治本。
  許纖纖的身體太過虛弱,除了她自己修煉之外,除非達到大羅金仙法力的修真者幫她重塑身體,就像當年哪吒自殺身亡后,他的師父太乙真人為了使他復活,用荷藕做他的骨骼,荷葉做他的肌肉,最終使哪吒起死回生。
  當然,許纖纖和哪吒不一樣,因為,許纖纖還有肉身存在,所以,她不需要外界的力量重塑造肉身,她只需要自己修煉,恢復身體器官的機能。
  任何一個修真者的修煉,其本質就是激發身體的潛能,讓身體變得堅韌強大,所以,許纖纖修真能夠治愈疾病并不是空想。
  其實,很多商賈富豪,閑暇之余,都會修煉一些簡單的法門,他們并不是為了當神仙,而是讓身體健康長壽。
  修真世界本身就有著一個非常殘酷的事實——窮人無法修真。
  在修真史上,普通老百姓極少有修真者,偶爾有之,也是因為機緣巧合,但是,對于一些大門閥大世家來說,修真就像吃飯穿衣一般。
  大凡一些超級富豪,壽命都相當長,他們除了得益于科學保健,其主要原因還是修真,譬如香港邵逸夫之類的存在,他們在很多普通人的眼里,就是不死的傳說,很多人從小到長大成人最后死亡,邵逸夫還活得好好的,雖然他最終還是死了,但是,不得不說,他比普通人壽命長了一倍,這足以讓普通老百姓頂禮膜拜。
  許纖纖這樣的普通女孩子,如果沒有機緣巧合,根本就不可能會成為修真者。
  今天,許纖纖迎來了她人生的最大轉折點。
  現在,王蠢需要說服許纖纖修真,因為,王蠢并不是法力高深的修真者只需要動一下指頭就能夠為普通人種下靈氣,他只是一個初涉修真世界法力淺薄的愣頭青,他要為一個百病纏身的普通人種下靈氣,就必須要讓普通人相信修真,產生一種類似于信仰的精神力量。
  “纖纖姑娘,你愿意成為修真者嗎?”王蠢一臉鄭重的盯著許纖纖的眼睛,許纖纖雖然精神萎靡,但是,一雙眼睛卻是極為清澈,就像一泓秋水。
  “修真者是什么?”
  許纖纖緊貼著王蠢強壯的胸膛,王蠢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男人氣息讓她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她很喜歡這種感覺,如果不是因為女孩子的矜持,她很想擁抱著王蠢,她對王蠢談不上感覺,但是,她希望在臨死之前,能夠感受一下戀愛的感覺,現在,她身邊沒有其他的男人,而王蠢,成了唯一的選擇。
  “能夠治愈你的癌癥。”
  “你在安慰我嗎?”許纖纖噗嗤一笑。
  “咳咳你笑什么?”原本嚴肅的王蠢被許纖纖的笑聲攪亂了。
  “你的表情就像一個神棍。”許纖纖抿嘴笑著。
  “不,我是認真的。”王蠢抓著腦袋。
  “修真者是不是能夠像孫悟空一樣上天入地翻云覆雨?”
  “可以這么說”
  “嘻嘻,如果真能夠翻云覆雨,一定要殺很多很多人。”
  “為什么你會有這樣的想法?”王蠢一愣,他無法理解許纖纖這么一個柔弱女子居然會有這種恐怖的想法。
  “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我付出汗水和艱辛,努力的活著,卻無法活得體面一點,還要受疾病折磨。而有些人,好逸惡勞,卻可以大富大貴長命百歲,你覺得,這公平合理嗎?”
  “不合理”
  “如果有上帝,我相信,上帝的眼睛肯定是瞎了!”
  “”
  “蠢哥,我看過檢查報告,我是胃癌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我已經查閱了相關資料,哪怕是切掉整個胃,也活不了三個月,與其生不如死的活三個月,還不如開開心心的活一個多月。”
  王蠢低頭不語,他被許纖纖的話所深深震撼。
  “如果有上帝,我相信,上帝的眼睛肯定是瞎了!”這句話,讓王蠢有一種莫名的震撼。
  許纖纖是一個社會最底層的人,因為其家庭的拖累,她的社會地位甚至于要比當初的王蠢還要低,因為,她是一個女人。
  在這個世界上,男女平等只是一句空話,任何時候,女人都處于劣勢的地位。
  作為一個垂死的社會底層,接受過高素質教育的女人,對人生哲理的剖析,更加直白深入,一針見血。
  “蠢哥,抱緊我。”
  許纖纖的背已經完全靠在了王蠢的懷里,頭靠在王蠢的肩膀上,微微上仰,原本瘦弱的身體,居然露出了驚人的曲線,那白皙脖子下面的鎖骨,性感而充滿了誘惑。
  王蠢輕輕摟抱著許纖纖,他沒有絲毫的邪念。
  不知道為什么,面對這個外表脆弱,內心卻如同鐵石一般堅強的女人,王蠢升不起絲毫的褻瀆之心,哪怕是他的雙手感受到那纖細身體里面的渴望——女性對男性的渴望。
  莫名的,王蠢有一絲恐懼。
  兩個沒有絲毫關系的男女,在這細雨朦朧的夜晚依偎在小河的石橋上,這讓王蠢都感覺到不正常。
  通常,王蠢泡妞,會有一個前奏的鋪墊過程,整個過程都會充滿了曖昧誘導,或者是陰謀,之后,才會是上床。
  王蠢一開始對許纖纖就沒有動心,或者說是因為許纖纖的病情讓王蠢轉移了注意力。
  如果許纖纖沒有絕癥而如此的主動,以王蠢的作風,早就把許纖纖弄上床行巫山**了,先斬后奏再說。
  現在,王蠢做不到。
  王蠢不知道許纖纖會不會拒絕和他上床,但是,哪怕是許纖纖答應,他也會有一種深深的罪孽感。
  “可以吻我嗎?”許纖纖的聲音就像夢囈一般。
  “不可以。”王蠢搖頭。但是,當王蠢說出來后,立刻后悔了,他應該委婉的拒絕,他這樣的回答,對許纖纖來說無疑是一種沉重的打擊。突然之間,王蠢發現,原本多情的自己,居然會變得如此的冷酷無情,這讓他自己都有點不可思議。
  王蠢自己都不知道,他骨子里面的驕傲在作祟,他不屑于在這種落井下石的環境之下得到女人的身體。
  “我們回去吧。”
  果然,許纖纖一臉慘白,瘦弱的身體一陣莫名的顫抖,突然推開王蠢的身體,踉蹌著腳步往舊時鐘旅館的方向疾走。
  “纖纖”王蠢一把拉住許纖纖。
  “我沒事。”
  許纖纖低垂著頭,眼淚,已經無法遏制的流了下來。對于許纖纖來說,她對王蠢談不上什么感覺,既沒有好感,也沒有惡感,她只是需要一個男性感受一下,而王蠢,恰好就在她身邊。
  僅僅只是感受一下,而這個小小的要求,卻被無情的拒絕了。
  一直,許纖纖認為王蠢是那種隨便就可以和女人上床的男人,昨天晚上,王蠢去她房間的時候,她就看到了王蠢目光之中的**,但是,她沒有想到,王蠢會拒絕她,粉碎了她最后一絲尊嚴。
  許纖纖并不恨王蠢,她從來就覺得自己生活在卑微之中,而現在卑微到向一個男人索取一個吻都無法滿足,這也顯得有點合情合理。
  “纖纖,你是個美麗堅強動人的女孩子,如果是平時,你只要向我略微露出一點好感,我保證,我會像惡狼一樣撲上來。你生病了,如果我這樣做,就是落井下石,我王蠢雖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卻也有自己的底線。如果你沒病,我會采取一切的手段把你弄上床,灌酒,下藥,強暴都可以,但現在,不行!”
  “你強暴過別的女孩子?”許纖纖睜大眼睛驚訝盯著王蠢,淚痕未干的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啊咳咳沒有”王蠢頓時一臉尷尬。
  “灌酒下藥呢?”
  “”王蠢張了張嘴,只能選擇沉默。
  “我該感謝你還是恨你?”許纖纖輕輕抹了抹眼淚,輕輕笑道。
  “我希望你康復,然后,我再選擇灌酒下藥強暴追求你。”
  “你等不到了。”許纖纖又勾動了心思,眼淚又流了下來,修長的雙臂環抱住王蠢的虎軀,輕輕抽泣著。孤單的她,太需要一個男人作為她最后的精神支柱,如果身邊沒有王蠢,她早就精神崩潰了。
  “相信我,我是真有辦法,這個世界,與你所認識的世界完全不一樣!”王蠢輕輕推開許纖纖,一臉嚴肅的盯著許纖纖,現在,他必須要說服心如死灰的許纖纖。
  修真,需要極強的信心,如果一個人相信自己會死,外界的努力將失去作用。
  當年太乙真人救活哪吒,也是因為哪吒有著強烈的求生**,如果哪吒沒有求生**,哪怕是太乙真人,也無法扭轉乾坤。
  王蠢從與許纖纖的交流之中可以推測出,許纖纖是一個無神論者,要說服一個無神論者修真,本身就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