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93 狹路相逢(9月1號上架)


  “對,吃飽再說。”
  石小寶的光棍影響了王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懶得想那么多,先填飽肚子再說。
  “呯呯呯□”
  就在兩人猛吃的時候,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自助餐廳門口,出現了五六個身著制服的保安,其中,還有兩個人身著高速交警制服。
  一群人跑到兩個司機邊,兩個司機的目光落到了王蠢身上,立刻,一群人朝王蠢沖了過來,把兩人團團圍住。
  王蠢和石小寶互相看了一眼。
  不需要說話,兩人的默契就夠了。
  毫無征兆,兩人胸前的盤子飛向保安和警察,與此同時,兩人身體彈起,各自抬腳踢向最近目標的下體。
  人們沒有想到兩人居然如此囂張,在他們人數絕對劣勢的情況也也動手,猝不及防,立刻就被踢翻了兩人。
  為了避免糾纏,王蠢速戰速決,用玉扳指激發身體里面的靈氣,三拳兩腳,一群保安和兩個警察就被揍翻在地上滿地找牙。
  不過,王蠢和石小寶也不敢久留,因為,他們的動靜太大,驚動了服務區的工作人員和休息的司機,人們紛紛過來觀看。
  在離開之際,石小寶沖到拖橘子的貨車老板和司機面前,把兩人的飯菜全部掀翻,這才解氣的逃之夭夭。
  其實,石小寶掀桌的時候,拖橘子的貨車老板和司機已經嚇得躲到廚房里面去了,他們沒有想到兩個毛頭小子居然如此生猛□
  □
  “蠢哥,為什么服務區吃飯要先買單?我都還沒吃飽呢!”潛伏在高速公路綠化帶的石小寶摸著肚子憤憤不平道。
  “估計是怕我們這樣的人吃霸王餐吧。”王蠢一邊往前走,一邊抬頭觀察高速路上的情況。
  “奶奶的,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沒事,前面不遠有個陡坡,貨車上坡速度很慢,我們找個貨車爬上去搭便車。”
  “哦。”
  兩人沿著高速公路的綠化帶走了數百米,前面傳來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兩人爬上高速公路一看,陡坡上有一輛重型貨車正在爬坡,兩人趁黑一路狂奔,趕上貨車。
  “小寶,你干嘛?”王蠢見石小寶跑到車尾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連忙大喊。
  “我要坐駕駛室。”
  “□”
  王蠢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因為,他知道,哪怕是他喊破喉嚨,也無法改變石小寶這個賤人的決定。
  “停車!”
  石小寶攀到門邊,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的手中多了一塊堅硬的石頭,作勢欲砸。看來,這廝是早有預謀。
  副駕駛坐著一個肥胖的女人,嚇得尖叫,但是,她并沒有開門。
  “呯!”石小寶的石頭在玻璃上輕輕一敲,警告一下。
  “開門開門!”司機連忙叫那女人開門。司機清楚,此時正在爬坡,速度不快,根本沒法逃脫,開門和不開門的結果是一樣,干脆開門,免得把玻璃窗砸壞。
  對于司機來說,最壞的打算也只是劫財,而他們身上,壓根就沒有多少錢了,犯不著和兩個亡命徒拼命。
  “我們身上沒帶多少錢□”胖女人顫顫巍巍的把一疊鈔票遞給石小寶。
  “到里面去!”石小寶推開錢,示意胖女人爬到駕駛室后面休息的空間。
  胖女人在石小寶的威脅之下沒法,肥胖的身體努力的爬到了后面,讓出了位置,石小寶和王蠢都上車了。
  “我們不要錢,就搭一截順風車。”王蠢安慰司機。
  “哦□”司機見兩人并不是劫財,不禁長長松了一口氣,畢竟,司機沒有考慮過兩個年輕人會劫色,老婆那重量級的體重,應該是不會讓人產生興趣的。
  氣氛沒有了開始劍拔弩張,四人不著邊際的閑聊起來。
  胖女人是司機的老婆,兩人是夫妻搭檔跑長途。
  司機挺能聊的,天南海北,奇聞異事,見識廣闊,就連睡在后面的胖女人,也忍不住寂寞,不時插一句。
  很快,幾人就便熟絡了。
  有意無意之間,司機還想套王蠢和石小寶兩人的口風,看兩人是干什么的,但是,他所面對的是成精的石小寶,石小寶把自己形容成一個孤兒,房子被拆了,還被黑社會追殺云云,總之,把夫妻搭檔聽得義憤填膺,恨不得立刻到石小寶的居住地為民除害□
  “司機大哥,你能夠告訴我們開車嗎?”王蠢突然異想天開。
  “啊□不行不行,這車副駕駛沒有剎車,而且載貨太重,太危險了。”司機嚇了一跳。當然,司機也是怕王蠢學會了開車把他們的車搶走。
  “這樣啊□要不,你把原理告訴我們一下就行了,你放心,我們絕不會碰你們的車,這車在高速公路上,又不是一塊手表一部手機能夠裝在口袋里面,我們搶了也弄不走,再說,我們是在逃避那些黑社會的追殺,弄一輛大貨車開著,目標太大,你就別擔心了。”王蠢自然是看出端倪,連忙打消他的顧慮。
  “□好吧。”
  貨車司機的身份轉變成了教練身份,不停的為王蠢和石小寶掃盲,踩離合,換擋,加油,忙得不亦樂乎。
  毫無疑問,貨車司機的角色轉變是非常成功的,他言傳身教,動作很規范,王蠢和石小寶在旁邊就像木偶一樣模仿著他的動作,稍有不對,立刻受到嚴厲的斥責□
  □。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失,到了天亮的時候,慢吞吞的貨車都開了幾百公里。
  原本應該換班睡覺的貨車司機毫無睡意,眉飛色舞,吐沫橫飛,過了一把教練的癮,而王蠢石小寶一口一個“師傅”,越發滿足了他的虛榮心,如果不是為了安全,他早就把駕駛位置讓給兩人了練手了。
  天蒙蒙亮的時候,前面堵車了,堵成了一條長龍,足足半個小時,依然沒有動的跡象。
  “我們去看看。”
  石小寶最是性急,你讓他一路學開車,聽司機講解,倒也坐得住,但是,讓他干坐,他就不干了。
  “我和你一起去。”
  見石小寶下車,王蠢怕走失,連忙跟上。
  “喂喂,你們還來不來?”司機連忙探出腦袋大喊。
  “我們在前面等你,如果通車了,你盡管開就是。”王蠢朝司機揮了揮手。其實,他壓根就不準備坐這輛貨車了,萬一貨車司機報案,在服務區的一幕又將重演。
  “好好。”
  司機眉開眼笑,他可是真心實意的,這兩個年輕人,極為能侃,妙趣橫生,能夠有他們作伴,路途也不會那么寂寞,至少,要比自家半天不放一個屁的蠢胖婆娘好多了。
  車堵了足足兩公里,高速公路臉邊都是司機出來活動筋骨。
  兩人一問,原來,前面出了車禍。
  很快,兩人就趕到了車禍現場。
  “我靠!”
  當兩人趕到車禍現場,頓時被眼前的慘烈一幕給驚到了。
  一輛大貨車與越野車相擦,越野車已經四腳朝天,車上有三個人都已經爬出了越野車,坐在應急車道上,兩個只是受了輕傷,一個重傷,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貨車可能是避讓的時候方向盤打得太急,整輛車已經翻倒,橫在公路之上,一滿車的橘子都被傾倒在地上,空氣中,彌漫著橘子的味道。
  “是他們!”
  王蠢和石小寶看了一眼貨車的車牌,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露出幸災樂禍之色。
  “救命,救命啊□”突然,被卡在中間隔離帶的貨車車頭里面傳來微弱的聲音。
  “嘿嘿,這可真是狹路相逢啊!”石小寶一臉壞笑,考慮著要不要落井下石。
  “我去看看。”王蠢雖然幸災樂禍,但總覺得不是那么一回事,畢竟,他也算是半罐子的藥師,而藥師,本身就是以懸壺濟世為己任。
  “看個毛啊,這兩個家伙不是好人,死了更好!”石小寶罵罵咧咧,正是這兩個司機,害得他沒有吃飽飯,白白浪費了六十大洋。想到沒有吃飽,石小寶的肚子又咕咕叫了起來。
  “我也算是半個藥師,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王蠢還沒有忘記丁老和馮老的教誨,“對了,小寶,把你身上的丹藥給我一顆,你也順便幫那越野車的傷者喂一顆。”
  “□好吧。”石小寶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一把丹藥遞給王蠢,給自己嘴里扔了一顆,轉身去給那越野車的傷員喂丹藥,臨走之際,彎腰在地上撿起幾個橘子,算是報復那頓自助餐沒吃飽。
  “小兄弟,別過去,挺慘的,去了也幫不上忙,等會救援的和120就要過來了。”一個圍觀司機好心勸說王蠢。
  “沒事,看看。”
  王蠢繞過地上散落的橘子,到了另外一面,擠進人群,只見貨車車頭已經嚴重變形,門也無法打開,兩個司機都被卡在里面,其中副駕駛的一個滿頭鮮血,昏迷不醒,另外一個則是被壓在下面一點空隙里面,正發出微弱的呼救聲。
  王蠢爬上車門,用手扳了扳。
  “喂喂,小兄弟,那門變形卡主了,你沒有專業器材,沒用的。”
  “是啊,救援的人馬上就要到了。”
  “□”
  圍觀的司機們紛紛勸說王蠢。
  “蓬!”
  眾人的話音未落,一聲悶響,那扇變形的車門,硬生生的被王蠢扳掉了,就連與車體相連的鉸鏈,也生生被扯斷。此時,王蠢急于救人,也就顧不得暴露身份了。
  突然安靜了。
  人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目瞪口呆的看著站在車頭上的王蠢,無不是一臉驚駭之色。
  這要多大的力量啊!
  可能是翻車的時候鉸鏈本身就斷裂了吧!
  幾乎是所有的人都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