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88 小石飛刀

一本一本的修真書籍讓王蠢欣喜若狂。
  這些書籍,并非古籍,很多是印刷品,但是,這些書里面,對于王蠢來說卻是無價之寶,而且,在很多書里面,還有一些筆記。
  王蠢充分發揮了死記硬背的技能,飛速的翻閱。
  當然,王蠢也非囫圇吞棗,他從一些書籍的磨損判斷這些書籍的價值,磨損越大的,說明其價值越大,所以,王蠢的囫圇吞棗也是極具針對性的。。。。。。
  。。。。。。
  “王蠢,王蠢,快過來!”就在王蠢忘我閱讀的時候,外面傳來石小寶興奮的聲音。
  “咋了?”王蠢只能放下書,因為他知道石小寶的性格,如果他不出去,他會一直這么叫下去,叫到海枯石爛也不罷休。
  “你看!”
  石小寶沖王蠢舉起一把寒光閃閃的小刀。
  “我靠,一把刀而已,用得著大驚小怪嗎!”王蠢罵道。
  “不是不是,蠢哥你看!”
  石小寶獻寶似得的兩個指頭一捏,手中的刀居然變成了一把七把刀,就像一把打開的扇子。
  “咦,有些古怪。”
  王蠢接過石小寶手中的刀一看,頓時一臉驚訝。
  七八刀一模一樣,冰冷刺骨,薄如蟬翼,兩邊開鋒,鋒利異常,疊合在一起,立刻變成了一把刀,做工極為精良,渾然一體,肉眼居然看不到絲毫的縫隙,最為神奇的,只要尾部輕輕一錯,原本天衣無縫的刀身立刻變為七把刀。
  “蠢哥,這刀有古怪。”石小寶興致勃勃道。
  “是的,只是。。。。。。這刀分成七把有什么意義呢?”
  王蠢把七把到一把一把的錯開,仔細檢查對比,發現,這七八刀的刀身都有微不可查的下凹,而這些下凹,恰好可以讓另外一把刀嵌合,形成一個整體。
  王蠢又測試,發現小刀任性極強,彎曲成了半圓形也能夠立刻恢復原狀,彈性驚人。
  直覺告訴王蠢,這鋒芒畢露的小刀,肯定有特殊的用途。
  “試試這刀鋒利不。”石小寶興致勃勃的四處尋找合適的目標試刀。
  “嗯。茶幾上有本三國。”
  “嘿嘿,這書夠厚。”
  石小寶嘿嘿笑著拿起一把刀,二話不說,就是一刀剁在書上。
  王蠢和石小寶都石化了。
  兩指厚的三國被薄如蟬翼的小刀直接剁成兩截,截面整整齊齊。
  如果僅僅只是書被剁斷,石小寶和王蠢也不至于這么大的反應,主要是,小刀把書籍下面的茶幾,也削掉了一只角,要知道,那茶幾,可是堅硬的實木。
  “好鋒利!”
  王蠢倒抽了一口冷氣,檢查了一下刀鋒,刀鋒毫發無損,沒有絲毫卷曲。
  “有古怪有古怪!”石小寶從王蠢手中拿過一把刀,反反復復的檢查,試圖找出其中的奧秘。
  “咦。。。。。。小寶,你發現沒有,這刀前面厚,后面薄!”王蠢對著燈光道。
  “對對,我也發現了,前面有沉甸甸的感覺。。。。。。”
  “哈哈,我知道這刀的用途了!”王蠢突然哈哈大笑。
  “我也知道了!”石小寶手舞足蹈。
  “我們一起說。三,二,一!”
  “飛刀!”
  王蠢和石小寶異口同聲道。
  “嘎嘎嘎嘎嘎。。。。。。”王蠢和石小寶得意的桀桀怪笑。
  “怎么啦?”穿著厚厚浴袍的韓冰用干毛巾搓著頭發從浴室里面出來,見兩人怪笑不止,好奇的問道。
  “嘿嘿,我們發現寶貝了。”石小寶舉起手中的刀在空中搖了搖。
  “喜歡就拿去,這別墅里面的東西,多是吳子健的,我也沒有什么用,如果你們喜歡,盡管拿就是。”
  “真的?”石小寶眼睛睜得像燈籠。
  “真的。”韓冰笑了笑。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蠢哥,你可別和我搶,這飛刀是我的了。。。。。。不不。。。。。。我們兄弟一場,你三把,我四把,嘿嘿。。。。。。”
  “我不需要,你喜歡就拿著吧,再說,這飛刀是一套,如果分離,合攏的時候,就沒有那么飽滿了。”
  “哇哈哈。。。。。。謝謝蠢哥,謝謝蠢哥,我就笑納了。。。。。。等等,我得給這飛刀起個威風的名字。。。。。。威風的名字。。。。。。小李飛刀,蠢哥,小李飛刀威風不?”石小寶笑得合不攏嘴。
  “。。。。。。威風。”
  “還是不好,小李飛刀的主人是李尋歡,我姓石,還是叫小石飛刀吧。”石小寶喃喃自語。
  “小石飛刀。。。。。。”王蠢一臉敗走的表情。
  “嘻嘻,小石飛刀,朗朗上口,挺不錯的,就這么決定了,這七把飛刀的名字就叫小石飛刀。。。。。。小石飛刀,例不虛發!石小寶之飛刀,快而準,專治壞人;武林中之壞分子,莫不聞風膽破,石小寶又名六如公子,一、貪酒如命;二、嫉惡如仇;三、愛友如己;四、揮金如土;五、出刀如飛;六、視死如歸。瀟灑的小石往往為了兄弟情義,碎盡天下紅顏之心。。。。。。”
  “碎盡天下紅顏心。。。。。。噗嗤。。。。。。”王蠢忍不住噴了出來。
  “笑個屁,我會讓天下女人都愛上我石小寶!”
  石小寶瞪了王蠢一眼,自顧自到廚房里面搬出一塊砧板,又把客廳里面那副氣勢磅礴的山水畫取掉揉成一團扔在垃圾桶里面,把砧板掛上,開始準備練習飛刀。
  “寶哥,這可是一副古畫啊!”王蠢一臉心疼的把山水畫從垃圾桶里面撿起來。
  “古畫啊。。。。。。送給你了。”
  奪!
  石小寶看都懶得看一眼,用盡力氣,狠狠的朝掛在墻壁上的砧板甩去一把飛刀,飛刀化為一道流光,盯在了離砧板至少有半尺遠的墻壁上,發出一陣嗡嗡的顫抖聲,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看著那釘在墻壁上的飛刀,原本準備取笑石小寶的王蠢頓時一臉石化。
  與王蠢一樣的是,石小寶也是一臉石化。
  甚至于,就連正用吹風機吹頭發的韓冰也是一臉呆滯。
  墻壁上的飛刀,已經沒至刀柄。
  太匪夷所思了。
  愣了半晌之后,石小寶小心翼翼的把刀從墻壁上抽出來,刀身依然如用一泓秋水,刀鋒,毫發無損,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芒。
  “我撿到寶了!”
  石小寶一臉癡迷的輕輕撫摸著冰冷的刀身。
  “撿到寶了。。。。。。我也去看看。。。。。。”
  王蠢如大夢初醒,連忙沖到書房搜尋起來,希望能夠找到吳子健父子遺落的好東西。
  “你找什么?”韓冰已經跟進來問道。
  “隨便看看。”
  “修真的東西嗎?”
  “啊。。。。。。”王蠢的表情頓時凝固,他想不到韓冰居然都知道修真。
  “子健一開始的時候,對我還是挺好的,就是開始修真之后,戾氣越來越重,性格也越來越暴虐。。。。。。之后。。。。。。之后,我們就離婚了。。。。。。”韓冰一臉黯然。
  “哦。。。。。。”王蠢不知道如何接話。
  “王蠢,我勸你不要修真,那些書,讓人性情大變。。。。。。”
  “沒事的,我只是在研究,還談不上修真者。”王蠢敷衍道。
  “王蠢,我給你看一些東西。”
  “哦。”
  王蠢跟隨著韓冰到了二樓,進入臥室之后,按下一個花瓶下面的按鈕,一面墻緩緩的移動,露出了一間密室。
  當門緩緩打開的一瞬間,王蠢有一種頭皮發炸的感覺,好像有一股陰寒之氣在密室里面回旋一般。
  “他曾經在這里修煉過一段時間。你看。”
  韓冰回頭看了一眼王蠢,示意他看周圍的墻壁。
  墻壁之上,是一些斑駁的黑色痕跡,觸目驚心。
  “血?!”王蠢莫名的背脊生寒。
  “是的,血。他修煉的時候經常會發狂,所以,他修建了這間堅固的密室把自己關起來修煉,短暫十天半月,長則數月。”
  “數月出來?”王蠢合不攏嘴,他無法想象一個人數月不吃飯是一個什么狀況。
  “是的。”
  “他吃什么?”
  “什么都不吃,他只要玉器。。。。。。你看,這些玉,都是他購買的,就是因為他花錢購買了太多的古玉器,加上他無心打理生意,新東方武校入不敷出。。。。。。最后,他的性格越來越暴躁,動不動就打罵。。。。。。”
  “沒事了,沒事了,他已經死了。”
  王蠢沿著韓冰所指的方向這才發現,在墻壁之下,一大堆顏色暗淡的玉器,很顯然,這些玉器的靈氣都已經被吳子健吸收。
  莫名的,王蠢一陣后怕。
  從這些玉器就可以看出,吳子健的修為已經非常深厚,自己能夠殺死他,完全是靠運氣。
  看來,修真完全是高大上的運動,絕非普通屌絲能夠模仿。
  想到這里,王蠢暗自警惕。
  如果沒有足夠的財富支持,沉迷修真的結果很可能就是性情大變,最后變得眾叛親離。
  “這些血跡是如何來的?”王蠢有些疑惑。
  “他經常因為無法領悟而自殘,偶爾他心情好的時候會告訴我,修真會不停的遇到瓶頸,每一次遇到瓶頸的時候,如果進展順利的話還好一點,如果不順利,就會焦躁……”
  “……”
  看著墻壁上呈放射狀的斑駁血跡,王蠢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可以幻想出當時吳子健是多么的瘋狂和歇斯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