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86 *

在這些人里面,反復梳理之后,王漢朝又把曹酥酥和柳笑笑排除。
  理論上,曹酥酥和柳笑笑與王蠢同居,而且曹酥酥冒死提醒王蠢,應該是最佳人選,但是,王漢朝并不這樣認為。
  通過情報分析,王漢朝認為,曹酥酥和柳笑笑與王蠢的關系并不好,曹酥酥冒死提醒王蠢,也只是因為通風報信引發愧疚而做出的正常反應。
  韓冰。
  葉蘭。
  歐陽卿卿。
  這三個女人,似乎都與王蠢有點不清不白,糾纏不休。
  從誰下手?!
  反復斟酌之后,王漢朝又把葉蘭和歐陽卿卿排除。
  根據手機的通話記錄顯示,葉蘭和歐陽卿卿與王蠢的聯系并不是很密切,而且,葉蘭與歐陽卿卿是同性戀,這意味著,她們其實與王蠢是清白的。
  剩下的就只有韓冰。
  韓冰是柳大的一校之長,位高權重,以她的身份,沒有道理與王蠢聯系,唯一解釋的就是,他們之間有曖昧。
  一個小時后,韓冰被帶到了王漢朝的房間。
  韓冰并沒有像個潑婦一般又哭又鬧,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冷冷的看著身披浴袍的陌生男人。隱隱約約之間,韓冰估計是與王蠢有關系。
  王漢朝也在觀察面前這個姿色驚人的少婦。
  不愧是校長,面臨這種情況,依然能夠保持冷靜。
  “坐。”王漢朝朝韓冰點了點頭,“咖啡還是茶?”
  “白開水,謝謝。”韓冰緩緩坐下。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你不用問,因為,我不會回答你。”王漢朝倒了一杯水放在韓冰的身前。
  韓冰捧起水杯,輕輕喝了一口。
  “你也可以放心,我不會傷害你,我只是需要你配合,找到一個人。”王漢朝深邃的目光盯著韓冰,仿佛要看穿韓冰的五臟六腑一般。
  “誰?”韓冰心神一緊。
  “王蠢!”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韓冰早就有心理準備,語氣平靜。
  “不,你知道!你的眼神出賣了你。”王漢朝很紳士風度的微微一笑。在不知不覺中,王漢朝開始模仿王漢博的一言一行,舉手投足之間,都有王漢博的影子。
  一直以來,王漢朝都希望取代王漢博,在他的骨子里面,他其實是很崇拜王漢博的淵博知識和翩翩風度,那是一只骨子里散發出來的氣質。
  “我真不知道。”韓冰搖了搖頭。
  “你自己決定,十分鐘之后,我就會報警,說吳子健與吳萬國的死都與你有關。”王漢朝原本微笑的表情變成了陰冷之色。
  “啊。。。。。。”韓冰終究是女人,臉上赫然變色。
  女人就是女人!
  王漢朝暗自嘆息了一聲,其實,他壓根就不知道吳子健和吳萬國的死與韓冰有什么關系,他只是通過手中所掌握的情報分析出來的結果來訛韓冰。
  毫無疑問,王漢朝成功了。
  韓冰的表情足以說明,吳子健和吳萬國的死亡與她脫不了關系。當初,王蠢轉移吳子健的尸體,其實也就是覺得讓一個女人保守秘密有些不靠譜。
  有人說,男人靠得住,母豬都上樹,而讓一個女人保守秘密,比母豬上樹估計要困難千百倍。
  “我真不知道。”韓冰有一種被對方吃得死死的感覺,她很清楚對方報警之后的后果,她將失去所擁有的一切。如果對方真的知道整件事情,那毫無疑問,她被掌握了命門。
  “你有辦法的。”王漢朝死死的盯著韓冰的眼睛。
  “我沒有。”
  韓冰并沒有說謊,她的確是沒有王蠢的下落,王蠢不僅僅是一直沒有上班,給她的手機號碼,也處于長期關機狀態。
  可惜,王漢朝并不相信。
  在王漢朝看來,一個名校校長,沒有道理和一個小小的保安有密切的聯系,唯一的可能就是有超出非同尋常的男女關系,何況,韓冰一直都是單身,一切,都顯得合情合理。
  “每一個女人,都希望在危險的時候,自己的男友會從天而降,那么,我們今天做一個測試,看看你的男友會不會從天而降!”
  王漢朝走到韓冰面前,托起韓冰的下巴,一臉令人戰栗的殘酷獰笑。
  “他不是我的男友。”韓冰搖了搖頭。
  “呵呵,那你就讓他過來證明。”
  王漢朝緩緩抽出一把鋸齒匕首,匕首上面的鋒利鋸齒,在橘黃的燈光下面,散發出妖異的光芒,仿佛無數猛獸的眼睛。
  “我聯系不上。”
  “尊敬的校長,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經研究過滿清十大酷刑,我也曾經多次試驗過,還沒有人能夠堅持過一種,你,是否有興趣嘗試!”王漢朝的目光宛若刀鋒。
  “你殺了我沒有用,我不知道。”
  “不不,我不會殺你,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王漢朝慢條斯理,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刀背。
  王漢朝并不想真的用刑,對于他來說,摧毀一個普通女人的意志力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犯不著用刑。
  毫無疑問,韓冰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不過,王漢朝沒有想到一個問題,韓冰的確是不知道王蠢的下落。
  “我不知道王蠢在哪里,但是,哪怕我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要殺要刮,隨便你。”韓冰咬著牙關,閉上一雙美麗的眸子。
  “你確定?!”
  韓冰那無視生死的表情激怒了王漢朝。
  “你威脅我也沒有用的,你酷刑也好,報警也罷,總之,我是不知道王蠢的下落。”韓冰臉上露出一絲不屈之色。
  對王蠢,韓冰心懷感恩,如果沒有王蠢,她這輩子,都將生活在吳萬國父子的陰影之下。
  “好好好好,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王漢朝發出一陣如同夜鷹一般的獰笑聲,令人毛骨悚然。
  “蓬!”
  王漢朝突然出掌,一掌砍在韓冰的脖子上。
  韓冰暈倒。
  一杯冷水潑在韓冰的頭上,韓冰醒來,醒來的韓冰發現她已經無法說話,因為,她的嘴和四肢,都被纏上了膠帶。
  這個陰冷的男人,并不只是恐嚇她,看著那雙惡狼一般的目光,韓冰有一種掉入冰窖的感覺。。。。。。
  。。。。。。
  “這是什么?”石小寶接過王蠢遞給他一團薄如蟬翼軟軟的東西。
  “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石小寶嚇了一跳,接過面具,好奇的翻看。
  “是的,面具,戴上后,別人就認不出我們了。”王蠢邊說邊戴上人皮面具。
  “真的?你先戴上試試。。。。。。啊。。。。。。哈哈哈。。。。。。哈哈哈。。。。。。”當王蠢戴上面具之后,石小寶頓時捧腹大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有什么好笑的。。。。。。”
  王蠢摸出一面小鏡子,借著路燈的光芒一看,頓時石化。鏡子里面,是一個五官妖媚的女人,但是,那妖媚的臉和他的發型一點都不相襯,整個人看上去怪怪的,無法用筆墨形容。
  “人妖,哈哈哈。。。。。。泰國人妖。。。。。。”石小寶似乎突然想到了這個名字,笑得直拍大腿。
  “還好還好,這樣子,走在那王漢朝面前,估摸著也認不出我們了。你快帶上,我們要行動了。”王蠢催促石小寶。
  “真要戴。。。。。。”
  “別啰嗦,有難同當,有福同享,老子戴了你為什么不戴?”
  “那。。。。。。那好吧。。。。。。”石小寶把人皮面具戴在臉上。
  “啊。。。。。。哈哈哈哈哈。。。。。。”
  看著妖嬈的石小寶,王蠢也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相公,我漂亮嗎?”石小寶做了一個搔首弄姿的動作。
  “哇……”王蠢有想吐的沖動。
  在馬路邊的路燈下,兩個體型壯碩的絕色美女發出粗獷的笑容,惹得行人紛紛駐足觀看。
  王蠢這兩幅面具,乃是秦始皇為他留下眾多的寶貝之一,他這次出門帶在身上,總算是派上了用場——雖然有些不盡人意。
  兩人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太詭異了,一副強壯的體格加上一身男性化的裝扮,卻有一副千嬌百媚的臉,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們走。”
  見有人圍觀,王蠢連忙拉起石小寶逃之夭夭,消失在夜幕之中。
  理論上,王蠢應該要換一身女性化的裝扮,但是,兩人只是想著掩人耳目,加上此時也無處購買化妝用品,自然是懶得去花心思,直奔金龍玉鳳國際大酒店。
  2708號房間。
  王蠢和石小寶約定了被沖散之后的見面地址之后,便開始大搖大擺的走進酒店大堂。
  好在的是,此時已經是深夜,酒店除了門口有保安巡視以及大堂前臺有人之外,基本沒有人出入了,兩人走進酒店,甚至于都沒有人多看他們一眼。
  “我們先在周圍轉轉。”
  王蠢見酒店的保安工作如此松懈,膽子頓時大了,帶著石小寶在酒店里面溜達了一圈,確定了樓梯口和電梯位置之后,兩人直接上了27樓。
  不得不說,王蠢的運氣好。
  文靜曾經說過,王蠢這個人的心思,無法琢磨,他有自己的一套為人處世的準則和底線,一旦底線被打破耍橫的時候,他會滿地打滾,生氣的時候,更是奮不顧身。
  王漢朝的埋伏讓王蠢感到了生命的威脅,所有,他毫不猶豫的決定除掉王漢朝。
  在王漢朝看來,此時身負重傷的王蠢,應該是如同喪家犬一般狼狽逃竄躲藏,不可能有殺上門來的膽魄。
  王蠢有!
  如果說石小寶有點神經質,那么,王蠢則是有點不顧一切。
  王蠢隱藏著骨子里面的冒險精神迸發出來,這對于他的敵人來說是出其不意,并不是一件好事。
  王漢朝壓根就沒有想到王蠢敢如此膽大妄為殺傷門來,他絕大部分手下都被派出去追殺王蠢,留在酒店的人手,也因為累了一天正在休息。另外,王漢朝審問韓冰也不想保鏢看到,他不想自己的陰暗一面暴露在一群保鏢面前。
  到達27樓之后,王蠢徑直走到了2708房間敲門。
  “誰?”房間里面,響起王漢朝的聲音。此時,王漢朝正準備給韓冰施刑。
  “咚咚咚咚。。。。。。”
  “誰?”
  “咚咚咚。。。。。。”
  外面沒有人回答,只是有節奏的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