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83 驅鬼符


  不好!
  聽到慘叫聲,正順著圍墻墻壁靠近靈草的王蠢猛然彈起,沿著墻壁狂奔數米,然后,一個急劇的變向轉折,原路狂奔。
  就在王蠢身體彈起的一瞬間,圍墻上“呯呯呯”幾聲悶響,打碎的圍墻水泥塊四處飛濺,王蠢手中的花缽也被打得粉碎。
  王蠢膽戰心驚,哪里還顧得了靈草,亡命的逃竄。
  呯!
  呯!
  呯!
  ……
  一連串的子彈射擊在王蠢的前面,擋住了王蠢的去路。
  很明顯,狙擊手已經占據了有利的地勢,無論他朝那一個方向跑,都無法避開狙擊手的射擊。
  “完了完了……”
  如同喪家犬一般在院子里面亂竄的王蠢情急之下,掏出一疊符箓扔了出去。
  其實,此時扔符箓并沒有什么意義,因為,狙擊手的距離都很遠,王蠢的符箓攻擊力還無法達到遠距離攻擊的效果。
  當然,王蠢此時是病急亂投醫,試圖用巨大的聲音和濃煙來干擾狙擊手。只是,王蠢忘記了,這里可不是封閉的共和大酒店里面,雷符產生的一點濃煙,根本無法起到掩護身體的作用。
  “嗷嗷……”
  就在王蠢扔出符箓之后,并沒有他期待的巨大爆炸聲,卻是傳來一陣陰風,陰風之中,摻雜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
  在空中,突然出現一頭異獸,張著血盆大口左右盤旋。
  “驅鬼符!”
  王蠢這才意識到,他情急之下,居然不是使用的雷符,而是驅鬼符。
  驅鬼符是符箓引出異獸,對妖魔鬼怪和陰魂之類的形成恐嚇,從而達到不戰而退的效果。
  與雷符一樣,驅鬼符看起來嚇人,并沒有什么實際戰斗力。
  王蠢所使用的驅鬼符,更是最低級的符箓,召喚的靈獸,都沒有具體的形體,除了一個碩大的腦袋和血盆大口,頸部之后,就變得虛無,給人一種滑稽的感覺。
  當然,在這黑咕隆咚的夜晚,這異獸卻是威猛無比,那虛無的后半身,就像黑色的鬃毛,越發顯得威武雄壯。
  呯!
  呯!
  呯!
  ……
  幾個狙擊手嚇得拼命的射擊,當然,此時他們的射擊目標已經不是王蠢,而是空中那張牙舞爪的黑色靈獸。
  “嗷嗷……”
  黑色靈獸被子彈射擊,吃疼不住,身體在空中不停的扭曲,發出低沉的咆哮聲,大地都仿佛在震動一般,氣勢駭人聽聞。
  不過,駭人聽聞的氣勢只是維持了極短的時間,在狙擊步槍子彈的射擊之下,威猛的黑色靈獸,轉眼便是煙消云散,了無蹤跡。
  一開始,王蠢看到符箓居然真的能夠召喚靈獸,頓時大為驚喜,但發現靈獸只是須有其表的張牙舞爪之后,知道靠不住,也顧不上花壇邊的靈草,立刻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你跑不了了!”
  就在王蠢剛準備轉身逃走的一瞬間,一個冰冷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是王漢朝。
  王漢朝手中的手槍對準王蠢,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就像一具沒有生命的木乃伊。
  “你殺了我,永遠也別想得到王家的重用!”王蠢嘿嘿一笑。
  王漢朝心神一動。
  王蠢等的就是王漢朝心思動搖的這一瞬間,手中的雷符一彈,一道黃色的光芒射向王漢朝。
  “呯!”
  “蓬!”
  王漢朝開槍,與此同時,王蠢的雷符也在王漢朝身前爆炸,宛若平地驚雷,地動山搖,伴隨著巨大聲音的是猛烈的狂風,吹得王漢朝搖搖欲墜。
  “蓬!”
  “蓬!”
  “蓬!”
  ……
  王蠢手中的雷符一道接一道的射了出去,一連串的炸響,地動山搖,聲勢驚人。
  “呯呯呯……”
  眼看著王蠢沖到圍墻邊,王漢朝居然奮不顧身的沖入雷符之中,急追王蠢的背影,不停的開槍射擊。
  可惜的是,王漢朝終究還是沒有把王蠢射殺當場,王蠢的身體就像幽靈一般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殺死你的!”一臉冷酷的王漢朝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王蠢,王蠢,你在嗎?”
  黑暗之中,響起了柳笑笑呼喚的聲音。
  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
  “王蠢,我知道你在車庫后面。”柳笑笑輕聲道。
  “是的,我在。”
  王蠢嘴角浮出一絲苦笑,是的,他在車庫后面,他壓根就沒有逃走,而是從車庫的后窗爬進了車庫。
  很顯然,柳笑笑在監控屏幕上面看到了他的行蹤。
  “他們都走了。”聽到王蠢的聲音,柳笑笑松了一口氣。
  “啊……你受傷了?”柳笑笑看著黑暗之中王蠢步履蹣跚的走出來,驚呼道。
  “沒事。”
  “我已經報警了,救護車很快就會來。”柳笑笑試圖攙扶著沉重的王蠢,她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啊……報警?”
  “是啊,酥酥受傷了。”
  “重不重?”
  “被子彈打傷了肩膀,流了很多血。”
  “警察來了我就死定了……不行,不行,你快去把朝天椒扶下來,我們離開這里。
  “可是,她受傷了啊!”
  “沒事,我能夠治好她,快去,再遲,我就走不了了。”
  “……酥酥必須要去醫院,你走吧,這是我的車鑰匙。”
  柳笑笑沉默了一下,把自己的車鑰匙遞給王蠢。
  “我不會開車。”王蠢哭喪著臉道。
  “那我幫不了你,酥酥需要我。”柳笑笑搖了搖頭。
  “笑笑,相信我,我能夠治好酥酥的傷,保證比醫生還強。”王蠢喘著粗氣,央求道。
  “我……”
  “笑笑,相信我,我再不走,就會死在這里,哪怕是警察來了,他們也救不了我。現在王漢朝正在追殺我,他肯定封鎖了這一帶,等一會而,他發現我沒有逃走后,就會回來找我的,如果警察趕到了,還會禍及警察,他們草菅人命,根本不會怕警察的。我需要你開車送我出去。”王蠢呻呤著。
  “你的傷很重……啊!”柳笑笑打開車庫的燈,發出一聲尖叫,此時王蠢,已經是渾身浴血,身上的衣服都被鮮血浸透了。
  “笑笑,我的命就在你手中了。”
  “我……我……我送你出去……”柳笑笑手忙腳亂的打開瑪莎拉蒂的車門,把王蠢扶進去。
  “帶上朝天椒,我能夠治好她,相信我!”王蠢艱難的爬到了后座。
  “嗯嗯……”
  眼看著渾身浴血的王蠢,柳笑笑已經六神無主,急急忙忙的跑上樓,把朝天椒扶了下來。
  “王蠢,你受傷了?”朝天椒一臉惶恐的看著王蠢。
  “沒事。你呢?”
  “我沒事……嗚嗚……王蠢,是我對不起你,如果我不把你看植物的事情告訴王漢朝,他就不會在這里等你。”朝天椒忘記了傷痛,追悔的抽泣著。
  “沒事,還要感謝你提醒救了我,沒事,別哭,等離開這里,我再給你療傷,你把這個吃了。笑笑,你別開車燈,車庫門和大門要一起打開,打開之后,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里,千萬不要停留。”王蠢忍著劇痛,遞給朝天椒一把丹藥后對柳笑笑叮囑道。
  “嗯。”
  柳笑笑深深吸了一口氣,按下遙控,車庫門緩緩的升起。
  “等等,我的靈草!”
  “什么靈草?”
  “啊……我不能出去,笑笑,麻煩你幫我把栽在花壇的植物挖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惦記。”柳笑笑責怪道。
  “笑笑,他們一時半會還不會回來的,再說,警察也要到了,他們多少也會有些忌憚,麻煩你,幫幫忙,我現在行動不便。”
  “笑笑,幫幫他,求求你了。”朝天椒對王蠢心懷愧疚,連忙幫王蠢說情。
  “好吧,真服了你們。”
  “動作要快!咦……差點忘記了,用塑料袋兜點泥土,千萬別忘了!記得旁邊有個鏟子嗎?!”王蠢艱難的從背包里面拿出一個塑料袋遞給柳笑笑。
  “我知道,我記得鏟子的位置。”
  藍色的馬薩拉蒂在黑暗之中,就像幽靈一般緩緩開出了車庫,停到了院子里面,此時,院子的大門電動閘門也在緩緩打開。
  柳笑笑下車之后,不敢啰嗦,直奔那株嫩綠的植物。
  好在的是,因為當初王蠢每天都要照看檢查植物,柳笑笑好奇之下,偶爾也會看看,這讓她記住了植物的位置,要不然,黑燈瞎火的,要找到那株植物真不容易。
  植物旁邊有一把小鏟子,是王蠢除草施肥時候用的。
  奔到植物邊后,柳笑笑立刻拿起鏟子挖出植物,用塑料袋兜住植物的泥土,轉身上車。
  “哈哈,我們走!”
  王蠢接過柳笑笑的手中的靈草,忘記了傷痛,得意忘形的哈哈大笑。
  車燈打開。
  雪亮的車燈刺破重重的黑暗。
  一張猙獰的臉出現在大門口。
  王漢朝。
  搜索了一圈之后,王漢朝沒有找到王蠢的下落,他決定回來查看一下尋找線索,卻是恰好遇上正要離開的眾人。
  王漢朝手里提著槍,當雪亮的車燈突然亮起的一瞬間,他似乎有點意外,下意識的用手擋住刺眼的燈光。
  “撞他!”看著王漢朝突然出現在門口,王蠢嚇得魂飛魄散。
  “啊……”
  “撞他!”王蠢歇斯底里的咆哮。
  “撞他!”朝天椒也尖叫。
  柳笑笑牙齒一咬,狠狠的踩下油門,藍色的瑪莎拉蒂發動機發出恐怖的咆哮聲,狠狠的向王漢朝撞過去,此時,王漢朝正舉起手中的槍。
  就在撞上王漢朝的電光火石之間,王漢朝雙手在車頭上一撐,整個身體凌空飛了出去。
  在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音之中,藍色的馬薩拉蒂轉彎,沖上了街道,在轉彎的一瞬間,朝天椒還不忘用遙控把院子的電動閘門關閉。
  遠處,傳來凄厲的警笛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