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80 錯綜復雜


  “什么地方?”王蠢問道。
  “保密。”石小寶一臉神秘兮兮。
  二十多分鐘后,別克商務車到達了市區,選擇了一個沒有監控系統的地方,三人棄車打的離開。
  “為什么要棄車?”王蠢發現,那女孩子居然連車鑰匙都沒有抽掉。
  “別克商務車是在出租公司用假身份租的。”
  “哦……是她?!”
  當那女孩子從別克商務車的駕駛室里面出來,立刻就從體型辨認出是誰了。
  女孩子并沒有取掉口罩,朝王蠢笑了笑,上了一輛停下來的的士。
  的士在大街小巷傳授,最后,停在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住宅區。
  石小寶果然是有安排。
  進入住宅區,步行幾分鐘,就到了石小寶的臨時出租屋,這出租屋在二樓,前面是小巷子,后面是自建的私人住宅,密密麻麻,地形極為復雜,絕對是藏匿的好去處。
  王蠢不知道,昨天到晚上,石小寶一直在安排藏匿之地。
  作為一個出師的殺手,選擇藏匿之地是選修的科目之一。
  到了房間里面,女孩子才取掉口罩,果然是石小寶暗戀的女孩。女孩子有些矜持,只是和王蠢點了點頭后,便去廚房燒熱水。
  王蠢把鼻青臉腫的石小寶扶在床上躺下。
  房間里面,陷入一陣沉默。
  王蠢為石小寶檢查了一下傷勢,的確是心臟受損,需要靜養。
  “王蠢……”石小寶看著眉頭緊鎖的王蠢,自然是看出王蠢正因為他暴起傷人而生氣。
  “小寶,你和她在這里養傷,這塊玉你要戴在身上,絕不能取下。”王蠢把石小寶胸口有裂紋的四相古玉取掉,為他又戴上一塊四相古玉。
  “你要走?”石小寶呆呆的看著王蠢。
  “有些事情,我必須要說清楚!”王蠢表情嚴肅,一字一頓。
  “你能夠說清楚嗎?!”石小寶受不了王蠢的語氣,猛然跳起大聲大聲咆哮,卻是牽扯到了傷口,疼得一臉扭曲。
  “小寶……”
  “小寶小寶個屁啊,你如果把我當兄弟,就不會瞞著我去與王家的人見面,你個蠢貨,難怪你媽給你起名王蠢,你就是個大蠢貨,幻想王兆有放過你!”石小寶歇斯底里的大罵。
  “我快成功了。”王蠢一臉郁悶。
  “成功了嗎?!那王兆有老混蛋從頭到尾都是眉帶殺氣,你丫的能夠說服他嗎?哪怕是你那便宜老爸護著你,但是,有什么意義?人家可是兒子成了植物人,心里頭有股子邪火,而你,又洗不清自己,只要你認為他們放過你了,我保證,你活不了一個星期!”
  “……”王蠢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蠢哥啊!你是當局者迷,我是旁觀者清,你和王漢博他老爹,已經勢同水火,要想講和,已經不可能了。”石小寶苦口婆心道。
  “你就要殺人?!”王蠢苦笑道。
  “蠢哥,你難道還沒有搞明白嗎?殺了王兆有,斬草除根,一了百了,哪怕是王家的人對你不滿,但是沒有了苦主,等風頭過后,加上你便宜老爸從中撮合,到時候,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還有一個王漢朝。”王蠢就像看白癡一般的看著石小寶。
  “我呸,什么狗屁王漢朝,我已經打聽到了,王漢朝只是王兆有的養子,平時跟隨在王漢博身邊當小跟班。”石小寶嗤之以鼻。
  “這你也知道?”王蠢驚訝的看著石小寶。
  “大哥啊,我可是當了幾個月殺手,這點小事都打聽不到,當個屁的殺手。”石小寶一臉敗走的表情。
  “哦……我忘記了。”
  “蠢哥,你也別糾結了,等我們殺了王漢朝,這事兒,就結了,到時候,你就敲鑼打鼓的回家繼承千億資產。”石小寶嘿嘿笑著,又怕幅度太大扯到傷口,一臉詭異的表情。
  “希望如此吧。”
  王蠢嘆息了一聲,石小寶這個單細胞動物,把事情看的太簡單了。
  從今天的會議就可以看出,王家是一個巨無霸的家族,擁有繼承者身份的年輕人恐怕不下二十個,要想繼承王家的產業,絕不會是殺了王兆有一家人能夠做到的。
  按照一些大家族的行事風格,實際上,王蠢已經被剝奪了繼承的權利。
  王蠢幾乎可以預見,接下來,就是王家的追殺。
  目前的局勢,哪怕是王杰想護他也是護不了,畢竟,王家并不是王杰一個人說了算,何況,王杰上面,還有個老不死的王步碩,王步碩可是對王蠢沒有什么好印象。
  但是,王蠢也不忍責怪石小寶的魯莽,畢竟,石小寶是為了他。
  其實,王蠢對石小寶的做法是認同的。
  正如石小寶說的,只要把王兆有干掉,因為他是王杰兒子的身份,這報仇的事兒,肯定會不了了之,畢竟,沒有誰會愿意得罪王杰。
  當然,要排除王漢朝。
  在偌大的王家,唯一有理由追殺王蠢的只有王漢朝,而且,王杰也不好阻攔,畢竟,人家可是為了哥哥和父親報仇雪恨。
  現在安不安全,就看王漢朝報仇的想法強不強烈了。
  如果王漢朝不追究,王家的人,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
  王蠢忽略了一個人——王兆有。
  王兆有并沒有死,他只是受了重傷。
  石小寶的匕首查進了王兆有的心臟,但是,一塊古老的玉佩護住了王兆有的心脈。
  王兆有身上戴的玉佩雖然比不上王蠢的四相古玉,但是,還是讓王兆有獲得了一線生機。
  “殺了他!”
  在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虛弱的王兆有盯著王漢朝,一雙眼睛卻是充斥著瘋狂的眼神,令人心悸。
  “是。”
  王漢朝一臉木然的點了點頭,目送著王兆有被推進手術室,然后,大步離開。
  “他走了。”王杰鋒利的目光盯著王漢朝消失的方向。
  “你還是懷疑他?”王杰身邊的老人一臉淡然,他,正是對王蠢手下留情的修真者。
  “以王蠢的性格,絕不會害漢博,也沒有動機,有這個動機的,只有漢朝!”王杰一字一頓。
  “動機!什么是動機?王蠢膽大包天,連叔叔王兆有都敢殺,他還有什么事情不敢做的?”修真者微微一笑。
  “……咳咳,那是他的同伴干的,與他沒關系。”王杰尷尬的笑了笑。
  “萬幸兆有沒事,不然,事情就變得不可收拾了。”老人嘆息了一聲。
  “呵呵……”
  王杰不知道如何應答,只能苦笑,對于他來說,王蠢是他的骨肉,而王兆有,則是他的同袍兄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現在可謂是自相殘殺,讓他這個在商業帝國跺跺腳就能夠震動全球經濟的人物,也感到無所適從。
  “其實,那個石小寶很有趣的。”老人突然道。
  “有趣……”王杰皺眉,腦海里面出現了石小寶那鼻青臉腫的形象。
  “是的,殺伐果斷,富有冒險精神,而且,他知道王蠢所面臨的困境,嚴格的說,他是對的,要想破局,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兆有身上下手,只要他死了,這事兒,想必就不了了之了,這人,不可小視!”
  “一個小偷而已。”王杰不以為然。
  “還是殺手。”
  “三流殺手。”
  “是的,一個三流殺手,差點把兆有殺死。”
  “……”
  “此子非池中之物,如有機會,必定龍飛九天。”
  “王蠢呢?”王杰對石小寶并不感興趣,他關心的是老人對王蠢的評價,因為,這個老人,可是王家的元老級人物,就連父親王步碩也要給面子。
  “王蠢……他……我無法評判,他很可能是茅山道士,也可能是修真者。”
  “茅山道士?”王杰合不攏嘴。
  “他使用的符箓是雷符……不過,我更懷疑他是修真者。”
  “為什么?”
  “沒有茅山道士會把奢侈到制作數百丈雷符防身的,雷符的制作需要靈氣,對于茅山道士來說非常困難,通常,茅山道士只會用雷符驅邪,而不會用雷符戰斗。像王蠢這種動不動就消耗數百張雷符的場景,絕對不會在一個茅山道士身上出現,那么,唯一能夠解釋的是,王蠢是一個懂得制作符箓的修真者。”
  “原來如此。”王杰雖然不修真,但因為身份的原因,還是知道一些修真史上的秘辛。
  “我已經安排了專機,等兆有出來,我們就離開這里。”
  “這么急?”
  “你老爺子步碩心臟病犯了,這里的醫療條件跟不上,而且,我們留在這里干嘛?協助王漢朝追殺王蠢?”老人淡淡道。
  “王漢朝……”
  “別擔心,無論王蠢是修真者還是茅山道士,都不是王漢朝能夠對付的,何況,王蠢身邊還有一個社會閱歷極為豐富的殺手小偷。”
  “現在我也無能為力,幫不了他們,聽天由命吧。”王杰一臉頹然。
  “沒事的。”
  老人自然是知道王杰的難處。
  王蠢終究還是沒有拋下石小寶。
  為了讓石小寶快點康復,王蠢讓女孩子去中藥鋪買了一些藥材,開始煉丹。
  王蠢沒有丹爐,但是,他有高壓鍋。
  用高壓鍋煉丹,可謂是開了煉丹之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