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79 逃之夭夭

猝不及防之下,幾乎是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而這一愣,至少有零點五秒。
  對于普通人來說,零點幾秒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對于一個小偷和殺手來說,零點幾秒,卻是可以干很多事情。
  擲出匕首之后的石小寶,居然奮不顧身的朝王兆有的方向撲了過去,等眾人反應過來,石小寶已經撲到了王兆有倒下之處的會議桌邊。
  這是王家的族人會議,就連王漢朝都沒有參加,所以,不沒有人提防石小寶會暴起傷人。
  但是,王家這種家族,本身就有修真者。
  最先反應過來的自然是修真者。
  就在王兆有中了飛刀之后,坐在中間位置的一個老人一聲怒叱,如同大鳥一般躍起,一掌凌空向撲向王兆有的石小寶擊去,空中,赫然刮起一陣狂風。
  排山倒海的力量洶涌向桌子上的石小寶,而此時,石小寶手中,居然摸出了一支精巧的手槍,準備朝倒下的王兆有射擊,但是,那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一下就把石小寶手中的手槍打掉,石小寶嘴里發出一聲慘叫,摔倒在會議桌上,居然噴出了一口鮮血。
  血霧彌漫。
  “我和你拼了!”
  吐出一口鮮血的石小寶猛然從桌子翻身站起。
  “拼你個毛啊,快跑!”
  王蠢猛然一聲暴喝,以一個極為丑陋的動作扒在會議桌上,左手抓住石小寶的腿,只是輕輕一用力,石小寶就被拖了下來。
  與此同時,王蠢的右手擲出了十幾張雷符。
  雷符脫手之后,立刻化為數十幾道黃色的光芒。
  王蠢的目標是那位修真者。
  蓬!
  蓬!
  蓬!
  ……
  一連串的炸雷憑空響起,小小的會議室好像被千千萬萬的烈馬蹂躪一般,人們被沖擊波推動,紛紛后退,一個個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如果說沖擊波還能夠讓人承受的話,那一連串的炸響,卻是讓人膽戰心驚,有幾個膽小的,居然直接鉆到了桌子底下。
  在這千鈞一發的危機時刻,王蠢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一把拉起地上的石小寶,朝會議室外面沖出去。
  因為王蠢地位太低的原因,他和石小寶的位置,就在總統套房會議室的門口,十幾張雷符扔出去之后,王蠢顧不上看效果,一腳踢開會議室的大門,如同龍卷風一般沖到了總統套房里面。
  可能是聽到了爆炸的聲音,總統套房外面的保鏢正紛紛涌進來,王蠢也不啰嗦,劈頭就是一疊雷符砸向一群保鏢,在一連串驚心動魄的爆炸聲中,一群保安為把巨大的聲音震得頭昏腦脹,奢華的總統套房被沖擊波掠過,慘不忍睹,一些名貴的裝飾品東倒西歪……
  ……
  總統套房的門已經被保鏢們打開,王蠢和石小寶,亡命的逃竄了出去。
  “抓住他們!”
  在總統套房里面,響起一聲歇斯底里的咆哮聲。
  與此同時,一道黑影如同閃電一般掠了出來。
  修真者。
  感受到背后強烈的危機,王蠢也不回頭,隨手又是一把雷符扔了出去。
  此時,王蠢所依仗的也只有雷符。
  萬幸的是,王蠢身上的雷符數量極大,接連不迭的狂扔,在身后形成了一個令人恐怖的雷區,爆炸的聲音此起彼伏,沖擊波更是一波接一波,那咆哮的修真者居然硬生生的被隔離在后面。
  沖出總統套房之后,王蠢并沒有逃走,反而守住總統套房的門,不停的扔雷符。
  雷符的威力遠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強大,所以,王蠢唯一的辦法就是扼守在門口,一張接一張的扔,形成屏障,讓那群保鏢和修真者無法沖出來。
  “去按電梯……你干嘛?”王蠢松開石小寶,這才發現,石小寶居然在打電話。實在是太不可思議的了,在這危險的時候,這廝居然還打電話。
  “嗯嗯……喂,我們下來了!”石小寶一邊點頭,一邊沖到電梯邊,這是一部專用電梯,電梯就停在這個樓層,按鍵之后立刻打開,石小寶連忙大喊:“電梯來了。”
  “好!”
  王蠢一聲暴喝,左右開弓,雷符如同雨點一般扔進總統套房。
  轟!
  轟!
  轟!
  轟!
  ……
  一連串的爆炸聲中,地動山搖,仿佛整棟樓房都會坍塌一般。
  此時,總統套房里面已經是濃煙滾滾,伸手不見五指。
  王蠢一個箭步沖進了電梯,在電梯即將關閉的一瞬間,還扔了數十張雷符出去,立刻,劇烈的震蕩席卷了酒店的走廊。
  電梯門關閉,王蠢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回頭一看石小寶,只見石小寶一臉萎靡不振,臉色慘白。
  “你怎么樣?”王蠢扶住石小寶。
  “沒事。”石小寶摸出一瓶跌打酒,仰脖子灌到肚子,“外面會有人在大堂門口接應我們。”
  “你不是一個人打的來的嗎?”王蠢一愣。
  “我早有安排。”石小寶強自振作精神,一手抓住王蠢的肩膀,搖搖欲墜,仿佛隨時會倒地一般。
  “快到了,小心!”
  王蠢看著電梯的位置已經快到了,顧不上看石小寶,一把把石小寶拉到身后,緊貼在電梯的門邊。此時,王蠢恨不得身體變成一張紙貼在墻壁上。
  “呯!”
  “呯!”
  “呯!”
  “呯!”
  ……
  電梯門剛開,外面就響起密集的槍聲,如同爆竹一般。
  與此同時,王蠢手中的雷符扔了厚厚一疊出去。
  轟轟轟轟……
  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音中,電梯外面已經是濃煙滾滾,但是,外面的槍聲依然沒有停。
  王蠢不敢冒險,只能龜縮在電梯里面不停的扔雷符。
  “不要開槍,抓活的!!”
  突然,外面傳來一聲咆哮,充滿了威嚴。
  槍聲戛然而止。
  “走!”
  王蠢連忙扔出幾張雷符,借著濃煙的掩護往外面沖,剛沖出電梯,王蠢突然感覺后面沒有石小寶的聲音,連忙又沖到電梯里面,石小寶居然已經癱軟在了地上。
  王蠢顧不上檢查,彎腰把石小寶扛在肩膀上,猛的甩出數十張雷符,趁勢沖了出去。
  “站住!”
  一聲暴烈的咆哮,正是那喊不要開槍的人。
  修真者!
  王蠢嚇得魂飛魄散,朝那聲音扔了幾張雷符,發足朝酒店門口狂奔而去。
  “哼!”
  一聲冷哼響起,王蠢感覺一股磅礴浩瀚的力量席卷而來,讓他感覺奇怪的是,這力量陰柔無比,居然讓他扛著石小寶的身體輕盈無比,他有一種如虎添翼的感覺。
  心思電轉之間,王蠢已經沖到了酒店門口。
  “快上車!”酒店門口停著一輛別克商務車,車窗里面探出一個戴著口罩的女孩子沖王蠢大喊。
  王蠢拉開車門把石小寶塞進去,又朝酒店大門里面扔了厚厚一疊符箓,這才轉身上車。
  “蓬!”的一聲,車門關閉。
  與此同時,車的發動機發出強勁有力的轟鳴,在別克商務車輪胎劇烈的摩擦聲音中,車就像一支離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只是數秒,風馳電掣的別克商務車已經消失在酒店的范圍。
  煙霧散盡,一遍狼藉。
  一個灰頭土臉的老人緩緩走到大門口,看著別克商務車絕塵而去的方向,微微嘆息了一聲。
  “現在只能靠你自己了。”
  老人掃了一眼周圍的保鏢,冷哼一聲,負手朝電梯走去。
  “小寶,小寶,你怎么啦了?你別死啊,你醒醒,你可別嚇我啊!”心急火燎的王蠢不停的搖晃著石小寶,不時用手指探一下石小寶的鼻息。
  “蠢哥,不死也會被你搖死。”石小寶勉力的睜開眼睛。
  “啊……哈哈哈,你沒死,你沒死,哈哈哈……”王蠢笑出了眼淚。
  “蠢哥,離死不遠了。”石小寶摸著胸口,他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因為,當時那個老人朝他凌空劈的一掌,就像千斤巨石一般砸在了他的胸口。
  “我看看……”
  王蠢赫然清醒過來,他可是修真者,而且跟隨著兩個藥師界泰斗人物學了整整一個星期,會療傷的。手忙腳亂之間,王蠢扒開石小寶的上衣,只見石小寶的胸口,一個通紅的巨大掌印,極為清晰,就像胎記一般。不過,在掌印中間,恰好是四相古玉,在四相古玉的位置,那紅色的痕跡明顯的淡了很多。
  “還好有四相古玉。”
  看著裂紋遍布的四相古玉,王蠢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如果沒有四相古玉,石小寶此時恐怕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體。
  王蠢掏出幾顆丹藥的半成品硬塞進石小寶的嘴里,想到那陰柔的力量,王蠢突然明白,那老人,是刻意送他一程。如果是老人放水讓他走,他不讓保鏢們開槍也就能夠理解了。
  他為什么要放水?
  王蠢百思不得其解。
  為了確保石小寶無恙,王蠢又用靈氣檢查了一遍,雖然感覺到石小寶的心臟受損,但卻是沒有性命之憂,吃點丹藥修養修養就沒事了。
  “那老家伙,我是不會放過他的!”石小寶低頭摸著胸口,咬牙切齒道。
  “你最好是不要惹那個老家伙,他可是修真者,還有,如果不是他放我們一馬,我們根本就逃不出來。”王蠢苦笑道。
  “什么是修真者?”石小寶好奇的問道。
  “這個以后我慢慢和你解釋。我們現在去哪里?”王蠢看了一眼戴著口罩的女司機,問道。
  “我已經安排了地方。”石小寶嘿嘿一笑,卻是牽動了胸口的傷口,疼得直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