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78 暴起傷人

能夠成為王家的保鏢,無一不是刀尖上打滾,千里挑一的好手,自然是有些眼光。
  就在一群保鏢警惕的盯著石小寶的時候,那個被石小寶抓住命根子的墨鏡保鏢一臉狼狽的用英語向王杰匯報情況。
  “你要參加我們王家的家族會議?”王杰淡淡的看著石小寶。
  “我不管王家李家,關我個屁事,總之,今天王蠢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誰想攔住我,就先要我這條命!”鼻青臉腫的石小寶一臉惡狠狠道。
  “我不介意要你一條命。”站在老人身邊一直沉默的王兆有冷冷道。
  王兆有一句話,整個大廳里面空氣好像突然降低,一群保鏢,赫然殺氣騰騰。
  如果說一開始石小寶與一群保鏢的爭端只是流于制度的矛盾,受一點委屈也無所謂,而現在就不一樣了,因為,王兆有是一群保鏢的衣食父母。
  正所謂是人微言輕,反之,達到了王兆有這種級別的人物,其分量可見一斑了。
  王蠢意識到不妙,立刻站到石小寶的身邊。
  此時,王蠢無需語言,他只需要一個態度就夠了。
  王兆有并沒有發作,不過,其眉宇已經皺在一起,表情越發嚴肅。
  “王蠢。”王杰也皺起眉頭。
  “要殺,就一起殺!”王蠢斬釘截鐵。
  “讓他參加。”一直沉默的王步碩突然出聲。
  “謝謝爺爺,謝謝爺爺!”王蠢頓時大喜。
  “我們走。”王杰深深的看了一眼鼻青臉腫的石小寶,朝周圍看了一眼,立刻,一群虎視眈眈的保安散開。
  “你個蠢貨!”
  王蠢低聲罵了一下石小寶。此時,王蠢只能讓石小寶跟著了,因為,他擔心王兆有會對石小寶下毒手。
  “他是王漢博的老爸?”石小寶看著扶著老人轉身的王兆有,一雙賊眼發亮。
  “應該是的。”
  王蠢拉著石小寶跟上眾人,上了酒店的電梯。
  一行人在電梯里面各懷心思,沉默不語。
  很快,電梯就到了頂樓,進入了一扇打開房門的房間,在房門口,站著兩個沒有絲毫表情的白人保鏢。
  “哇!”
  進入房間,鼻青臉腫的石小寶發出一聲夸張的驚嘆聲音。
  這是一間總統套房。
  總統套房色調和暖及設置多個藝術品,室內裝潢帶亞洲風格。充滿時尚設計的寬敞間距予人豪華舒適的感受。客廳墻壁均鋪上富品味的布料及木板,巧妙地布置了漂亮的時髦梳化、舒適的座椅及花卉,在奢華之中,又給人一種清新高雅的藝術氛圍。
  無論是石小寶還是王蠢,都是不折不扣的土包子,看到這奢侈的總統套房,自然是眼珠子都掉出來了。
  房間里面人不少年輕人,各自坐著,當王步碩進來之后,所有的人都站起,目光落在了石小寶和王蠢進來兩人身上,當看到兩人臉上的表情,一個個臉上露出鄙夷之色。
  當然,在眾多的目光之中,有好奇,有仇恨,還有一臉木然到看不出任何感情。
  沒有人意識到,他們的表情都一一落在了王蠢眼里。
  王蠢雖然震驚于總統套房的奢華,但是,他還沒有忘記是來干什么的,何況,他曾經經歷過與蔡家人見面的事情,自然不會重蹈覆轍。
  “各位哥哥好。”王蠢不動聲色,一臉諂媚的個周圍的年均俊杰打招呼。
  “好。”眾人勉強應了一聲,稀稀落落。
  總統套房有個小會議室。
  并沒有人為王蠢介紹,眾人簇擁著老人走進了會議室,而王杰,似乎想說什么,但礙于人太多,只是望了望王蠢,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眾人在會議室落座,王蠢和石小寶緊挨在一起。
  突然一陣安靜。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王蠢身上。
  “咳咳……我……”
  “王蠢,誰是王漢朝?”王蠢剛準備開口,石小寶扯了一把王蠢的衣袖,壓低聲音問道。
  “我也不認識……”王蠢想不到石小寶居然當著這么多人和他說悄悄話,尷尬的干咳了幾聲。其實,兩人并不知道,王漢朝并沒有參加今天的會議,因為,王漢朝本身也是嫌疑人。
  “哦……”石小寶一臉失望,一雙賊亮的眼睛不停的在掃描著王家的人,幾乎是所有的人都皺起了眉頭。
  “我是王蠢!”
  王蠢站了起來,他很清楚,這陣沉默,是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我知道。這次大家都趕到C市是因為王漢博變成……變成……好吧,我就說說這些天我在干嘛。”王蠢停頓了一下。
  “說!”王兆有聲音冷冰冰的。
  “這些天,我是去京都,探望我一個生病的同學徐芯,之后,徐芯被其家人送到美國治療,然后,我一個人在京都,無聊,想著徐芯的病情,恰好知道幾個偏方,便四處晃蕩,希望買到一些藥材……在然后,我到了鶴年堂,遇上了丁老先生,丁老先生對我的偏方很感興趣,如是,我便在丁老先生家里居住了幾天……”
  王蠢把在京都的行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其實,王蠢的行程對王家的人來說并沒有什么秘密,所以,王蠢把時間地點說得很詳細,免得因為描述不清徒增煩惱。
  “這些我們都知道,主要是你回來之后。”王杰看了一眼王步碩和王兆有,開口道。
  “想必大家也知道我的登記時間和下機時間,等我回到出租屋的時候,王漢博已經變成……變成了植物人……”王蠢看了一眼王兆有,他感覺到王兆有的情緒似乎開始變得激動,臉上的肌肉緊繃。
  “嗯,誰有問題?”王杰威嚴的看了一眼周圍。
  一群年輕人你看我看你,都沒有說話。
  從眾人的表情看,似乎有很多問題,但是,礙于王杰的身份,都克制住了審問王蠢的欲望。
  “我有!”王兆有緩緩的站起,冷冷的盯著王蠢。
  “說吧。”王杰嘆息了一聲,點了點頭。
  “你的意思是,除了你和身邊的石先生,沒有人知道王漢博變成植物人?”
  “……是。”王蠢遲疑了一下才回答。王蠢知道,他現在每一個回答,都關系到他的生死。
  “也就是說,除了石先生,沒有人能夠證明你是無辜的?”
  “是的。”
  “你如何證明你是無辜的?”王兆有一雙眼睛鋒利無比,仿佛要刺穿王蠢的五臟六腑。
  “不能。”
  “好吧,我們先假設你不知道王漢博變成植物人,甚至于,我們也相信石先生是清白的,但是,我一直不解的是,你們在沒有把王漢博送到醫院的情況下,為何下結論說王漢博是植物人?為何不第一時間把王漢博送到醫院?”王兆有一字一頓,字字千鈞。
  “啊……”王蠢張了張嘴,居然無法回答,他自然不能說自己是修真者,那樣,只會越描越黑,因為,修真者是有能力把一個人變成植物人的。
  如果王蠢修真者的身份曝光,那幾乎是坐實了證據。
  但是,王蠢又無法解釋自己為何知道王漢博變成了植物人,更不能解釋為何不第一時間把王漢博送到醫院。
  王蠢的額頭上,滾落了汗珠。
  “請回答!”王兆有聲音冰冷。
  “我無法回答。”王蠢深深的呼吸,一臉頹然。
  會議室一陣漫長的沉默。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王蠢無論如何都脫不了干系。
  “我還想說幾句。”王蠢打破了沉默。
  “說。”這次,是王步碩開口。
  “我知道,我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是,的確不是我干的,我沒有做就是沒有做,所以,我站在這里盡力的辯解。首先,我沒有讓王漢博變成植物人的動機;其次,我沒有讓王漢博變成植物人的能力;最后,王漢博變成植物人,對我沒有絲毫好處。請問大家,我為什么要害王漢博?”
  “漢博變成植物人,你就有可能成為王家的接班人,這是動機;你有沒有讓漢博變成植物人的能力,沒有誰能夠證明;王漢博成為植物人,不僅僅是可以讓你成為王家接班人的候選人,你還可以報仇,可謂是一箭雙雕。”王兆有聲音依然冰冷陰沉。
  “我……好吧,我暫時喊你一聲叔叔,我承認,我喜歡錢,但是,我對你們王家的錢沒有一點興趣!至于能力,我可以發誓,我的確是沒有讓一個人變成植物人的能。說到報仇,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王漢博差點撞死你!”
  “叔叔……”
  “我靠,你兒子居然想撞死蠢哥?”一直安靜的石小寶突然出聲。
  “閉嘴!”王兆有眼皮一跳。
  “好你個老賊,你兒子想撞死王蠢的時候你在哪里?好吧,就算你當時不知道,之后你知道了,有什么表示?你他媽的現在兒子變成了植物人,就跳出來唧唧歪歪,你算什么東西!”石小寶大罵道。
  眾人都是一臉愕然,沒有人想到石小寶會突然口不擇言的破口大罵。
  “放肆!”王兆有怒發沖冠,赫然站起。
  “放肆個屁,子不教,父之過!你他娘的養個兒子在外面闖禍,自己變成了植物人還栽贓嫁禍給別人……”
  石小寶突然躍起,一下跳到了桌子上,身體蹲下,抽出小腿上的匕首,居高臨下投擲了出去,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不可!”
  王蠢臉上赫然變色,準備拉石小寶,但是,他還是遲了,石小寶似乎早有準備,速度極快,等王蠢伸手的電光火石之間,那把雪亮的匕首已經化為一道令人心悸流光。
  不僅僅是王蠢沒有想到石小寶會突然出手,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石小寶會在這種場合暴起傷人。
  “啊……”
  王兆有恰好站起,匕首目標極大,直接釘在了他的胸膛上,發出一聲慘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