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73 是不是兄弟


  呼!
  聲音雖然只是比掌聲略大,但是,卻狂風撲面,客廳里面一些書籍紙張紛紛被卷起,仿佛平地刮起一道龍卷風。
  王蠢感覺自己的臉上,仿佛有無數鋒利的刀子刮過一般。
  “我靠,這么大威力!”
  王蠢大喜過望,他已經把威力減了又減,卻想不到依然有如此驚人的力量。按照力量疊加的概念計算,如果全力以赴的制作雷符,炸死個把人,乃是輕而易舉。
  想到這里,王蠢忍不住得意洋洋起來,升起“一符在手,天下我有!”的豪邁。
  毫無疑問,王蠢是個懶惰的人,懶惰的人,你讓一個懶惰的人反復做實驗,那無疑是要他的命。
  在確定了雷符的威力之后,王蠢干脆就把所有的符箓能量調制到最大,也就懶得一張張去實驗了,畢竟,這里是單身公寓,可不是射擊場。
  王蠢卻是不知道,他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以王蠢這種級別的修真者,所制作的符箓,壓根就談不上殺傷力,而他所制作的第一張雷符,其實就已經達到了頂點,區別在于,聲音小一點而已……
  ……
  原本,王蠢還準備制作一點丹藥防身,可惜,他沒有丹爐,秦始皇留給他的丹爐太小,華而不實,加上他也沒有藥材,只能作罷。
  當然,王蠢也并非一無所有,他離開丁老家里的時候,臨走之際,把一些半成品的丹藥都席卷而來,效果雖然不一定靠譜,但至少也有東西傍身,聊以自慰。
  王蠢卻是不知道,他的不告而別,讓馮老和丁老兩人破口大罵,當發現王蠢把一些半成品丹丸洗劫一空后,更是把他罵得狗血淋頭。
  當然,罵歸罵,連個老家伙,對王蠢還是心存感激的,畢竟,王蠢可是毫不藏私,如果換個位置,兩個老人也做不到。
  看到兩個老人對王蠢破口大罵,卻是惹得丁智慧掩嘴偷笑不已,她自然是看得出,兩個老人對王蠢的真正態度。想到王蠢那鬼鬼祟祟色迷迷的樣子,丁智慧嘴角總是浮現一絲笑意,這種明目張膽偷東西的事情,這個世界上,估計也只有王蠢做得出來。
  想到煉丹,王蠢突然想起,他在出租屋的院子里面還種了幾顆不知名的種子,因為王漢博的事情讓他心亂如麻,壓根就沒有想到查看。
  得找個機會回去看看……
  ……
  王蠢一發不可收拾,畫了數百張雷符,又用黑狗血和雄雞血畫了一些“驅鬼符”之類的稀奇古怪的符箓,不過,這些符箓需要在晚上才能夠看到效果,王蠢也沒有辦法實驗,就當畫著玩。
  晚上的時候,石小寶回來了。
  石小寶似乎心事重重,回來之后,便躺在沙發上發呆,對鬼畫符的王蠢不聞不問。
  “小寶,你干嘛?”王蠢此時已經畫得差不多了,一邊收拾一邊問道。
  “沒事。”
  “失戀了?”王蠢嘿嘿笑著湊過去。
  “沒,你別理我,我在想事兒。”石小寶不耐煩的把王蠢踢開。
  “我靠,當了幾天殺手,高大上了!”王蠢怒罵一聲,掏出一塊四相古玉套在石小寶的脖子上。
  “這是什么玩意兒?”石小寶摸了摸四相古玉,皺眉問道。
  “別問那么多,戴著就是,可以療傷,比你那跌打酒的效果還要好。”
  “這么厲害?”石小寶從褲腿下面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在四相古玉上面敲了敲,“咦,音質不錯。”
  “啊……我靠……你小心點,這玩意兒可是價值上億,敲破了你賠不起!”王蠢嚇了一跳,一把奪過石小寶的匕首。
  “價值上億……你當寶哥我是鄉巴佬啊!”石小寶鄙夷的看了一眼王蠢,搶回自己的匕首,又插到了綁在小腿的刀鞘上。
  “你為啥要帶武器?”王蠢一臉疑惑的看著石小寶,他記得,石小寶是從來不來武器的。
  “我不僅僅是梁上君子了。”石小寶好像有點心神不寧。
  “嗯,你還是人見人怕的殺手,好了好了,我們休息一會兒,養精蓄銳,等天黑之后,我們就離開這里。”
  “為什么要離開這里?”石小寶一愣。
  “剛才我一個朋友都知道能夠在這里找到我,說明這里不安全,萬一被王漢博的弟弟王漢朝知道,他肯定會痛下殺手的。”
  “你確定他會痛下殺手?”石小寶原本就陰沉的目光,變得越發陰冷。
  “無法確定,但是,可能性很大,畢竟,他是王漢博的弟弟,總得做點什么,還是先避一下風頭的好,等他們的氣消一點,加上我那便宜老爸王杰從中撮合,或許會有一線轉機的。”
  “今天變成植物人,明天他們就來消失無蹤,氣能消嗎?”
  “管他的,明天見面再說,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干脆光棍一點。對了,你以后不要和別人說你曾經和王漢博一起住過。”
  “為什么?”。
  “他們殺我,或許還有些顧忌,殺你,可就沒絲毫壓力了,這事兒,我一個人先扛著就是,免得……”
  “我明天和你一起。”石小寶搖了搖頭,打斷了王蠢的話。
  “不行!”王蠢斷然拒絕。
  “我們是不是兄弟?”石小寶盯著王蠢。
  “這與是不是兄弟沒有關系。”王蠢搖頭。
  “如果你們王家真的是你嘴里說的那樣強大,你認為,他們查不到我與王漢博同居?”
  “這……還是不行,如果你去了,我很難保證他們不遷怒于你。”
  “一句話,我們是不是兄弟?!”石小寶赫然站起。
  “……”
  “是不是?”王蠢張了張嘴,一臉頹然。
  “好,是兄弟就陪我去見一個女人。”石小寶原本冷峻嚴肅的臉突然變成了阿諛諂媚之色。
  “啊……咳咳……”王蠢一時無法適應石小寶的這種跳躍思維,剛剛還在說生死攸關的事情,立馬就變成了風花雪月。
  “去嘛去嘛!”石小寶拉著王蠢的手臂,一臉乞求之色。
  “我認識嗎?”王蠢看了一眼外面暗下來的天色,干脆收拾東西。
  “不認識。”
  “干什么的?”
  “不知道。”
  “姓什么?”
  “不知道。”
  “……”
  “……”
  王蠢呆滯的看著一臉訕笑的石小寶。
  “奶奶的,服了你,我們走吧!”
  王蠢背起雙肩包出門,興高采烈的石小寶緊隨其后。
  兩人選擇了小區的側門離開,從側門離開雖然要繞道很遠,但是,從安全系數上看,要大了很多。
  一路繞來繞去,終于離開了柳大的范圍。
  對于王蠢來說,最危險的莫過于柳大,因為,柳大的人幾乎都認識他,如果王家的人要找到,肯定也會從柳大入手。
  正因為這個原因,王蠢回來后,對錢伯都是避而不見。
  王蠢名字里面有個蠢字,但是,他并不蠢,他很清楚,在與便宜父親王杰見面攤牌之前,是最危險的時候,此時,王漢博的父親和弟弟,很可能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之中,從而不計后果的殺死他。
  哪怕王家的人相信王漢博變成植物人的事情不是王蠢干的,王漢朝也有一千個理由殺死王蠢。
  干掉了王蠢,王漢朝不一定能夠得到王家的重用,但是,毫無疑問的是,沒有了王蠢這個潛在的競爭者,機會肯定會更大,這是無須質疑的……
  ……
  兩人七彎八拐的離開柳大范圍之后,直接攔了一輛的士,直奔唯一柳岸的別墅區。
  “她住在這里?”王蠢屹立在湖邊的氣派別墅,一臉愕然。
  “是的。”原本興沖沖的石小寶變得唯唯諾諾起來。
  “你怎么與她見面?”王蠢問道。
  “她……她每天天黑的時候,都會在湖邊散步……”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們還不認識?”王蠢大張著嘴。
  “認識……也不認識……有點很難說清……要不……算了,我們不見了……”石小寶事到臨頭又打退堂鼓的老毛病又犯了。
  “不行,既然來了,見是肯定要見的,不過,蠢哥我可不敢保證能夠成功哦。”
  “嗯嗯,那好,我們翻墻進去……”石小寶有王蠢打氣,立刻精神一振,擼起袖子就要爬墻。
  “大哥,我們是去與美女邂逅,又不是偷東西,翻什么墻?”
  “……”
  王蠢鄙夷的瞪了石小寶一眼,大搖大擺的朝小區的大門走去,石小寶只能悶悶不樂的跟隨在身后。
  王蠢的形象高大英武,加上干保安多年,自然是明白保安的心理,毫無壓力的混入了小區。
  “蠢哥牛逼!”石小寶朝王蠢豎起大拇指,一臉崇拜。
  “寶哥,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大大小小也是個殺手了,拜托,別總是想著爬墻鉆洞的,明明有路也不好好走。”王蠢大模大樣的教訓石小寶。
  “蠢哥說的是,蠢哥說的是!”石小寶馬上要用王蠢,忍住怒火,點頭哈腰,任王蠢損他也是一臉的低聲下氣。
  兩人一邊侃一邊走,很快,就到了別墅區的湖邊。
  湖邊,是一排茂盛的柳樹,柳樹下面,有一些休息的椅子,兩人找了一個長椅子坐下,靜候石小寶的女神出現。
  在王蠢的追問之下,石小寶終于支支吾吾的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王蠢。當然,石小寶隱瞞了偷空女孩家里保險柜的事情。
  “這也行……”
  見多識廣的王蠢都被石小寶的神奇經歷給驚到了。
  “感覺還不錯。”石小寶嘿嘿笑。
  “不過,我覺得,她可能只是崇拜你的偷……技藝,而不是喜歡你這個人。”王蠢開始一貫的潑冷水。
  “不會,我感覺到她的愛慕……”石小寶的聲音明顯有點底氣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