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72 雷符

“葉蘭!”當王蠢回到呂嬌出租屋的時候,居然看到葉蘭守在門口。
  “你果然在這里。”葉蘭一臉幽怨的看著王蠢。
  “你來干什么?”王蠢連忙打開房門,把葉蘭讓進去。
  “你和呂嬌同居了嗎?”葉蘭咬著嘴唇低垂著頭不進門。
  “姑奶奶,你胡思亂想什么啊!”王蠢怕引起別人的注意,硬是把葉蘭拉進門。
  “你的電話為什么打不通?”葉蘭一臉傷心的看著王蠢。
  “我出了一點問題,一言難盡。”王蠢把手中的東西放到餐桌上。
  “你為呂嬌做飯吃嗎?”葉蘭盯著王蠢手中的雄雞,溫柔的臉上露出一絲醋意。
  “暈……呂嬌都出國了,我只是幫她郵寄一些行禮,看這房子閑置,反正也交了房租費,也就暫住幾天。”
  “呂嬌出國了?”葉蘭眼睛瞪大,看著王蠢,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驚喜。毫無疑問,呂嬌出國對于葉蘭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因為,她一直視呂嬌為最大的競爭者。
  “是啊,不會回來了。”王蠢感覺提到呂嬌的時候,他胸口就堵得慌。
  “不會回來了?!”葉蘭嘴角泛起一絲一絲笑意。
  “嗯。”王蠢點了點頭。
  “王蠢,這是歐陽卿卿讓我給你的。”葉蘭從包里摸出厚厚一疊資料。
  “哦……謝謝,對了,你如何知道我在這里?”王蠢頓時大喜,小心翼翼的結果資料放在茶幾上。
  “學校里面誰不知道你和呂嬌好。”葉蘭輕輕嘆息。
  “哦……這……”王蠢突然發現,這地方其實也不安全。
  “你最近忙啥呢?錢伯都說很久沒有看到你了。”葉蘭對失去王蠢的下落依然耿耿于懷。
  “出去了一趟。對了,歐陽卿卿怎么樣?”王蠢岔開話題。
  “她……她好像有點悶悶不樂,整個人都變了,變得越來越不愛說話,越來越孤僻了。”
  “哦……”
  想到和歐陽卿卿那個瘋狂的晚上,王蠢心中還是有一絲愧疚,好好地一個拉拉,硬是把人家扳直了。
  因為歐陽卿卿的原因,王蠢最近都不敢聯系葉蘭。葉家,可不是好惹的,上次,王蠢與柳大五虎比賽的時候,可是見識過葉家的厲害。
  兩人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的時候,王蠢抓緊時間忙碌起來。
  當覺得呂嬌的出租屋也不安全之后,王蠢有爭分奪秒的緊迫感。
  與此同時,他正在絞盡腦汁的想著盡快把葉蘭打發走,萬一把葉蘭卷入到這場風波里面,那他可就真成了千古罪人。葉家哪怕是再厲害,也只是C市里面橫,和王家這種世界頂尖級的大家族比起來,根本就不在一個位面。
  讓王蠢吐血的是,葉蘭絲毫沒有離開的跡象。
  王蠢也沒有辦法,只好一邊敷衍著,一邊準備著畫符的材料。
  “蠢哥,你這是干什么?”葉蘭見王蠢殺雞,好奇的問道。
  “最近打牌老是輸,走霉運,畫幾張符箓隔一下邪氣。”
  “你好像不打牌……”
  “最近和同事無聊的時候玩了幾次,老是輸。”
  “哦……我最近老是失眠,能不能夠治失眠?”
  “失眠……哦,想起來了,我這里有塊玉,辟邪安神,有助睡眠,你戴著,記住,一定要帶在脖子上,不能取掉。”王蠢拿出一塊四相古玉,掛到葉蘭白皙修長的脖子上。
  “謝謝蠢哥。”葉蘭第一次收到王蠢的禮物,非常高興,微微閉著眼睛,讓王蠢為她掛上。
  陣陣幽香漬入鼻端,縷縷發絲拂過面龐,柔軟的嬌軀、顫抖的身體,王蠢只覺柔情萬千。
  王蠢眼睛珠子一轉,輕輕握住葉蘭柔潤冰涼的小手,堅決而有力地往自己的懷里一帶,葉蘭來不及反應,小嘴“啊……”地一聲輕叫,充滿彈性的胴體就跌到了王蠢寬闊的臂彎,王蠢趁勢緊緊地摟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緊貼,壞笑的臉充滿柔情地貼靠在葉蘭白皙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著女體動人的清香。
  葉蘭修長的脖子白玉般泛著誘人的光澤,胸脯挺挺的,在薄薄的白襯衫下形成兩個渾圓尖挺的隆起,象兩座優美的小山峰。
  腰肢纖細而柔軟,很自然地向下形成完美的臀線,挺翹的屁股在緊身的牛仔褲包裹下更是誘人心弦。
  比較起來,王蠢更喜葉蘭穿絲織的連衣裙,柔柔地、緊緊地貼裹在修長的胴體上,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豐腴的臀丘若隱若現,不時還顯現出臀丘中間的凹陷,弧度完美,曲線誘人。
  裙擺飄蕩飛舞間,那羞澀的紅暈,更顯得風情萬種。
  遺憾的是,因為天氣轉冷,今天的葉蘭穿著牛仔褲,不過,王蠢依然沉醉在葉蘭那種獨特的韻味之中不能自拔。
  看著面前的可人兒,色迷心竅的王蠢輕輕一攬,把懷里的葉蘭狠狠貼在自己身上。
  左手緊捏著葉蘭柔若無骨的小手,右手緊緊地摟住葉蘭纖細柔軟的腰肢,臉也有意無意地靠向葉蘭白嫩光滑的臉蛋。
  葉蘭顯然迷醉在王蠢濃烈的男人氣息之中,臉蛋酡紅,嘴唇嬌艷,發出細細的嬌喘。一陣一陣的體香傳過來,王蠢心都酥了,一陣蠢蠢欲動。
  乘著一個旋轉的動作,王蠢終于把葉蘭緊緊地摟在了懷里,右手緊把著葉蘭渾圓豐滿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壓,胸膛也緊貼住葉蘭尖挺而有彈性的山峰上,感覺柔軟而彈性十足,王蠢心神俱醉,忍不住緊緊按住了葉蘭渾圓的屁股,趨勢揉摸起來。
  葉蘭嬌柔地對他說:“你……你……貼得太緊了!”
  王蠢微微地對著葉蘭的小耳朵吹口氣,曖昧而又有磁性的聲音飄進葉蘭的耳朵:“蘭蘭,你太漂亮了,我……我喜歡你,太喜歡你了!”葉蘭一下子臉蛋更加紅艷,眼神都有些迷茫了。
  王蠢半抱半扶地把葉蘭弄到了沙發上,葉蘭迷迷糊糊地靠坐在沙發上。望著嬌羞的葉蘭,王蠢有一種要爆炸的感覺。
  此時,葉蘭烏黑的長發披散在雪白的后頸上,高聳誘人的胸部隨著呼吸輕輕起伏,優美的身體曲線也在輕柔地顫動,光澤瑩瑩的踝關節露在牛仔褲下面面,更顯得光滑柔嫩。黑色的高跟鞋、細細的鞋帶勾勒出兩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令王蠢更加撩起欲火。
  “你先喝口茶,我去洗澡。”王蠢為葉蘭倒了一杯茶。
  失魂落魄的葉蘭輕輕喝了一口水,嘴唇潤濕了一下,看上去更加紅艷欲滴、嬌潤誘人。王蠢怔怔地看了一會兒,恨不得馬上撲上去猛啃幾口。葉蘭看王蠢呆呆地盯著自己的嘴唇兒看,紅暈上臉,越發的嬌美誘人。
  “你一定要等我,先洗澡去了!”
  王蠢松開葉蘭,火急火燎的沖向洗手間。
  很快,洗手間里面就傳來王蠢洗澡的聲音。
  當王蠢洗澡去后,迷迷糊糊的葉蘭也清醒了不少,看著衣衫不整的自己,頓時一臉羞紅,連忙提起包包逃走……
  ……
  “葉蘭!葉蘭!”
  王蠢坦坦蕩蕩赤條條的走出來,鬼鬼祟祟的喊了幾聲,哪里還有葉蘭的影子。
  “終于走了!”
  王蠢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伸出舌頭,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王蠢雖然好色,但是,他很清楚,現在可是生死攸關的時候,自然不會沉迷在女色之中,何況,葉蘭家里的老偵察兵和六個葫蘆娃,始終就是懸在他脖子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另外,讓葉蘭留在這里,也讓王蠢無法集中精神畫符,而且,還很有可能把葉蘭卷入,節外生枝。
  略施小計趕走葉蘭之后,王蠢開始投入了制作符箓的工作之中。
  與上次在京都制符不一樣的是,這一次,王蠢是制作戰斗的符箓,而非治療疑難雜癥。
  攻擊類的符箓,目前,王蠢只能制作“雷符”。
  理論上,“雷符”和“電符”是公婆不分家,但是,現在王蠢無力讓符箓表現出雷電兩種物理攻擊。
  很多人凡人認為,根據物理特性來說,雷電原本就是為一體,而事實上,兩者還是有區別的。
  雷,本身就能夠用聲音產生威懾作用,讓敵人害怕,畏懼。另外,雷在爆炸的時候,本身會在空氣之中產生震蕩的物理作用,具有強大的殺傷力。
  至于閃電,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它是用溫度和電流來對敵人造成殺傷。
  目前,王蠢的法力還無法讓雷與電形成連環的攻擊,所以,退而求其次,選擇威力略遜的雷符作為人生的第一道攻擊類符箓。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王蠢選擇從最低點的實驗,確定成功之后再加大威力。
  當然,所謂的加大威力,也就是在王蠢的力量范疇之內,并不是無止境的加大。
  “哈哈,大功告成!”
  王蠢狠狠的一頓一挫,一張用朱砂含著靈氣的符箓誕生了。
  “去!”
  王蠢心中念念有詞,中指猛然一彈,符箓從掌心射了出去。
  轟!
  一聲輕微的爆裂聲,那張符箓凌空炸開,消失無形,在客廳之中,形成了一個小范圍的沖擊波,仿佛一圈一圈的漣漪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