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61 兩個同居男人


  不過,無論朝天椒多么的看蘇雪不順眼,在王漢博面前,她還是要裝出知書達理的樣子。
  蘇雪和王漢博被朝天椒請了房間,睡在床上的柳笑笑朝朝天椒不滿的皺了皺眉頭,也不和蘇雪和王漢博打招呼,蒙上輩子繼續睡。
  “很抱歉這么晚了還打擾你們,請問,王蠢回來了嗎?”王漢博和朝天椒客套一番后,徑直問道。
  “沒有。”朝天椒不停的看著蘇雪,猜測著她與王漢博之間的關系。
  “石小寶還在嗎?”
  “還在,他整天神神秘秘的,不知道鼓搗一些什么玩意兒。”提到石小寶,朝天椒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遇到了困難,需要他的幫助,能夠幫我叫一下他嗎?”王漢博自始至終都保持著禮貌。
  “哦……”
  朝天椒唯唯諾諾,她對兇巴巴的石小寶可是有點害怕,她總覺得石小寶不是個好人。
  但是,朝天椒對溫文爾雅的王漢博沒有一點抗拒力,只能硬著頭皮去敲石小寶的們。
  房間的遮陽窗簾拉著,但是,門縫里面依稀能夠看到燈光,里面還傳出“吱嘎吱嘎”的響聲,石小寶應該還沒有睡。
  “咚咚咚咚……”朝天椒回頭看了一眼身材高大的王漢博,忐忑不安的心情算是好了一些。
  “誰?”房間里面響起石小寶喘著粗氣的聲音,聲音有點不耐煩。
  “我……”朝天椒弱弱的回答。
  “半夜三更的干嘛?”房間里面傳來石小寶那奇怪的聲音。
  “有人找你。”
  “哦……來了。”
  門打開,穿著一條褲衩的石小寶站在門口,手里拿著一團紙巾正在搓手。
  “你好,王漢博,王蠢的堂兄。”王漢博禮貌的伸出手。
  “王蠢的堂兄?”石小寶伸出手握住王漢博的手,一臉驚訝,要知道,他可是從沒有聽說王蠢還有親戚的。在石小寶的記憶里面,王蠢就一個單身媽媽。
  “是的,堂兄,如假包換……這是……”王漢博抽回手,感覺手掌黏糊糊的,頓時皺起眉頭。
  “啊……沒事沒事,擦擦就好。”石小寶連忙把手中的紙巾遞給王漢博,一臉熱情的把王漢博讓進來。
  蘇雪跟隨王漢博進來,好奇的打量著這間房子,她可是第一次來。
  朝天椒并不想在這滿屋子方便面氣味的房間里面久留,但是,她的白馬王子王漢博還在這里,也就只好賴著臉皮站在一邊。
  “晚了,你早點休息去吧,謝謝你。”
  “哦……”讓朝天椒吐血的是,王漢博居然直接讓她回去,只好悻悻然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睡覺。
  等朝天椒走后,王漢博把黏糊糊的紙巾扔到發出惡臭的垃圾桶里面,往后面走去。
  “你干嘛?”石小寶仿佛被針刺一般,一下跳到王漢博面前擋住。
  “洗手啊!”王漢博一臉不解的看著石小寶,他不明白石小寶為什么這么激動。
  “你等等,等等……”
  石小寶嘿嘿奸笑幾聲,彎腰開始在墻壁地上折騰。
  饒是王漢博見多識廣,見到石小寶撤掉的機關陷阱,也是一陣頭皮發麻。看來,有關石小寶的情報并不是很準確,要知道,情報里面壓根就沒有提到石小寶懂得布置陷阱。
  “可以了。”
  足足忙碌了十幾分鐘,石小寶才松了一口氣。
  “你自己上廁所怎么辦?”王漢博洗手出來問道。
  “小號這里就可以解決。”石小寶指了一下床邊一排礦泉水瓶。
  “大號呢?”看著一排渾濁的礦泉水瓶,王漢博一陣惡心,但強烈的好奇心讓他忍不住繼續問。
  “大號一般是憋到白天去肯德基上的,既省了水,還不用帶紙巾。”石小寶一臉得意洋洋道。
  “你太有才了!”
  王漢博和蘇雪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正所謂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這石小寶乃是王蠢的好兄弟,王蠢的德性,也可見一斑了。
  “我是王蠢的堂哥……”
  “我知道,就你這鳥樣,認識王蠢的都知道你們是親戚。”石小寶從床底下摸出兩瓶礦泉水,擰開之后遞給王漢博和蘇雪。
  王漢博和蘇雪還真有些口渴了,但是,想到床頭那一排渾濁之物和石小寶那臟兮兮的手,打死兩人也不會喝。
  “我想在這里……這里……”王漢博突然發現,在這里住兩天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你是王蠢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有什么困難盡管說就是,只要寶哥有一口飯吃,就不會餓著你!”石小寶一臉義薄云天的拍了拍胸膛,從枕頭下面摸出一堆零零碎碎的鈔票,挑出幾張大額的就往王漢博身上塞。
  “咳咳……我……我有錢……我只是暫時沒地方住……”王漢博被石小寶的熱情搞得措手不及,連連躲避石小寶那雙黏糊糊的手。
  “沒地方住?這床睡我們兩個倒是問題不大,但是,加上你的馬子……不過,我可以睡地上……”石小寶看了一眼蘇雪,又看了一眼不寬的床,臉上先是露出為難之色,旋即,又是猥瑣的一笑。
  “她不會住這里。”王漢博連忙解釋道:“而且,她是王蠢的馬子,不是我的馬子……不是馬子,是女人……”
  “哇……你是王蠢的馬子?”石小寶猛然跳到蘇雪面前,一臉夸張的上下打量蘇雪。
  “我……”蘇雪一臉通紅,不知道如何回答。
  “哎,好白菜都被豬拱了,王蠢那蠢貨就是這么好命,女人換了一撥又一撥,寶哥我還是處男一個……嗚嗚……”石小寶一臉人間不公的哀嚎。
  “處男……”
  王漢博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床頭下面滿簍子的紙巾。
  此時,蘇雪已經一臉漲紅。
  蘇雪乃是豪門閨秀,自幼就受到嚴格的教育,知書達理,所認識的人也大多像王漢博一樣溫文爾雅,像石小寶這種人,還真不容易遇上,遇上之后,立刻就亂了方寸。
  其實,不僅僅是蘇雪這個女生亂了方寸,就是王漢博,也有一種無力的感覺,他想不通那個三流殺手為什么會收石小寶這樣的人做徒弟,畢竟,三流殺手也是殺手,在三流之后,還有四流五流六流七流八流九流,算起來,三流其實已經很厲害了,要收徒,隨隨便便也能夠收到不錯的徒弟。
  在王漢博看來,面前的石小寶,實在是沒有用一點殺手的覺悟。
  當然,石小寶壓根就不知道,眼前這個禮貌的年輕人對他的根底已經查得一清二楚,要不然,依然不會如此從容。
  在石小寶眼里,王漢博就是一個投奔親戚的窮光蛋,因為,此時的王漢博可以說是有點狼狽,不僅僅是臉上有污跡,一身名牌西裝也因為逃跑的時候變得皺巴巴的,顯得很是狼狽。
  “我先走了。”蘇雪不敢久留,連忙告辭。
  “好走好走,仙女妹妹,你一定要給小寶介紹個女朋友啊,小寶下半輩子的性福,就靠你了。”
  石小寶殷勤的把蘇雪送到門外。
  一丘之貉!
  蘇雪離開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丘之貉”這個成語。
  王漢博住了下來。
  石小寶曾經與王蠢住過幾天,兩人也算是相安無事,因為,兩人不僅僅是性情想近,就連生活習慣也是一樣。
  但是,王漢博就不一樣了。
  王漢博很講究,雖然還沒有達到潔癖的地步,但是,也無法容忍石小寶的一些陋習。
  然后,半夜三個,就出現了如下一幕。
  王漢博脫掉外套,開始清理遍地的垃圾,順便把一排裝著渾濁之物的礦泉水瓶也裝進了垃圾袋。
  清理一切可以清理的垃圾之后,王漢博拉下臉皮敲隔壁的門,叫醒迷迷糊糊的朝天椒,借了個拖把,因為,王蠢的房間里面,壓根就沒有拖把。
  借了個拖把之后,王漢博把里里外外拖了七八遍,然后,又把洗手間徹徹底底的洗刷完畢,等到搞定這些,天色已經微亮。
  就在王漢博忙碌得熱火朝天的時候,石小寶則是睡得鼾聲大氣。
  天色剛亮,石小寶就起床了。
  “我靠,你還讓不讓人活啊?!”看著一塵不染的周圍,石小寶感覺渾身不自在。
  “有問題嗎?”累得滿頭大汗的王漢博一愣。
  “問題可大了……算了……寶哥還要有事,懶得和你計較……哎,不容易啊,又多了一張嘴。”
  “這么早你出去干嘛?”
  “早起的蟲兒有鳥吃!”
  石小寶嘿嘿一笑,瀟灑的關門走了。
  “早起的蟲兒……”
  王漢博知道石小寶的底細,但他認為石小寶做了幾個月殺手,眼光應該高一些了,偷雞摸狗的勾當應該是不會干了,而看情形,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這樣,石小寶,已經重操舊業了。
  石小寶出門找食不提,話說還在京都的王蠢。
  這兩天,吃住都在丁家的王蠢可是忙壞了,他除了吃飯睡覺,整天都是跟隨著丁老馮老學習辨認藥材。
  當然,王蠢也付出了很多,他把所知道的一些古藥方都毫無保留的告訴了兩個老藥師。王蠢所告知的也僅僅只是藥方,并不包括一些符箓咒語。
  對于兩個藥師來說,符箓咒語也沒有什么意義,藥方才是重點,畢竟,他們不是修真者。
  王蠢對于藥材的認識基本是等于零,不過,這難不倒他,因為,他已經達到了旋照的聚靈之境